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84

  第284章 汇聚

  二老带着任玉枝,moved towards monster 本体所在疾驰。

  两人都是神元Perfection 之辈,一身cultivation base 已然立于白银之下的pinnacle ,实力了得,movement method 自也不凡。

  遥遥观之。

  其中一人身如鬼魅,running 之际好似融于虚空,真身肉眼难辨,仅能看到道道残影掠过。

  另一人身形较为壮硕,面色木讷。

  他手提任玉枝大步前行,上半身不动不摇,脚下则好似能Shrinking the Earth into an Inch 一般,一步踏过,就是百米之遥。

  monster 本体距离平遥镇不算远。

  两人又都是cultivation base profound 之辈,除了at first 寻找方位耽误了一些时间,其后就是一路直行。

  笼罩整个费云山的意念,不知何时已经散去。

  似乎。

  那monster 也已察觉到自己的危险,不再理会那些弱小的‘食物’,而是收缩力气严阵以待。

  “zheng! ”

  sword cry 声铮铮不绝。

  其声悠远,即使相隔十li or so ,也能听的一清二楚。

  那股震慑心神的sword intent ,更是让万兽趴伏,天际乌云荡开,也让二老的movement method 不由一滞。

  这股sword intent ……

  两人对视一眼,面色都是一凝。

  那冲霄sword intent ,昂然之势几不可挡,虽然还未曾达到白银等阶,却定然是位Peak 的expert 。

  至少,

  不必他们两人弱!

  “是剑魔史昱。”壮硕老者闷声开口:

  “我见过他出手,就是这般sword intent ,只不过相较于当初,此人的sword intent 越发凌厉、了得。”

  “是他。”另一位老者了然:

  “传闻他在费云山失踪,大半年未曾显露踪迹,世人皆传此人已死,现今看来并非如此。”

  剑魔这等称号,听起来就十分唬人,实则能以此名号冠之的,无一例外都是very ruthless 角色。

  this generation 。

  唯有一人可以用它代指。

  散人史昱!

  剑冢之魔!

  ”en. ”

  壮硕老者nodded ,目视远方,眼神凝重:

  “走!”

  “去看看,若monster 本体落入史昱手中,以他的性格,怕是就算毁了东西也不会交于外人。”

  他对两人的实力有着十足的自信。

  单对单。

  两人未必是那剑魔的对手,但二打一却稳操胜券,只要能够抢先一步,东西自落不到他人之手。

  “没那么容易。”

  另一位老者身化illusory shadow ,破空朝前飞掠:

  “这里的monster 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剑魔虽强,却也未必能得手。”

  费云山藏有monster ,此事as everyone knows ,但十多年来,从未有人得手,就连白银powerhouse 也是不曾。

  他们两人绝非弱者,为了此行,依旧找到了Legendary 法师科林的disciple 海蒂,准备了许多后手,如此尚且出现变故,其他人更是不堪。

  剑魔虽强。

  二老依旧不怎么看好。

  …………

  不久后。

  三人出现在山谷附近。

  任玉枝知道自己的实力。

  落地后,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倒退数步,甚至因为忌惮那monster 迷惑人心的能力,连往里看都没有。

  二老则是一脸凝重,直视山within the valley 里。

  within the valley 奇花晃动,花蕾含苞欲放,花径如玉枝,其上满布裂口,滴滴粘稠的液体滑落。

  轻轻一嗅,神元就是一震。

  如十全Great Replenishment Pill 入肚,source power 似乎也变的活跃起来。

  它受伤了!

  伤它的自是剑魔史昱。

  一柄看上去毫unremarkable 的long sword 斜插花卉一旁,无数根藤蔓,把一个人形物体给死死包裹。

  那物体犹在挣扎,但在层出不穷的藤蔓挤压下,挣扎的力道原来越弱,乃至几近于无。

  二old rival 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狂喜。

  剑魔史昱果真没能拿下此地monster ,反到把自己陷了进去,好在他也伤到了monster 的本体。

  如此,

  倒是便宜了他们。

  “上!”

  shouting loudly ,壮硕老者率先出手,拳如出膛炮弹,径自轰出一道肉眼可见的fist strength 气柱。

  气柱,直冲奇花所在。

  fist strength 滔滔,空气中也泛起涟漪。

  近hundred zhang 的距离,竟是被fist strength 一击轰穿。

  奇花善于蛊惑人心,操控他人神志,但明显不懂如何近身厮杀,浩瀚Divine Sense 无处借力。

  唯有依赖白银powerhouse One with the Heaven Realm ,神融Heaven and Earth ,来消磨来袭fist strength 。

  虚空中。

  好似突然有了重量,但凡靠近奇花十丈之地,任何东西都被一股无形的威压所压制。

  fist strength ,

  也悄然消散。

  不止如此。

  偌大山谷,肉眼不能辩的Divine Sense 正自疯狂肆虐,混乱、痛苦、愤怒、畏惧诸多情绪夹杂其中。

  任何一个入谷的存在,都会受到这些意念的疯狂冲击。

  若temperament 不坚,立马癫狂。

  即使是黑铁等阶的expert ,也承受不住这等恐怖Divine Sense ,转瞬就会source power 失控,爆体而亡。

  二老显然早有准备。

  入谷后,

  他们身上亮起洁white light 晕,光晕笼罩周身,如身怀Water Repelling Bead 入水,来袭的Divine Sense 尽皆被隔离在外。

  但奇花的Divine Sense 太过浩瀚。

  就如无时无刻不再遭受着疯狂撞击,饶是两人皆为神元Perfection 之辈,竟也是举步维艰。

  好在,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

  “zhi zhi ……”

  眼见自己的手段对来人用处不大,奇花疯狂颤抖,花蕾缓缓张开,内里竟探出一只粉嫩手臂。

  肥嘟嘟的粉嫩手臂,好似初生的婴儿,自带一股幽香。

  随着手臂探出,天际突然一暗,Sun and Moon lost radiance ,感知中唯有那扯动a side World 微微晃动的手臂。

  二老面色一沉,急忙停下脚步严阵以待。

  白银!

  这条婴儿般的手臂,赫然有着真正的白银之威。

  “呼……”

  就在这时。

  身后一股狂风骤起。

  风声裹挟着thunder ,自远处呼啸而来。

  粗大的龙卷轰入山谷,以一种肆无忌惮的狂暴姿态,生生轰碎within the valley 的Divine Sense ,直冲奇花所在。

  一道黑影隐于风卷之中,大手一探,就已逼近奇花十丈之内。

  爪劲笼罩奇花。

  “谁?”

  “住手!”

  “zhi zhi ……”

  两人变色、奇花尖叫。

  来人的速度太快,快的几乎让人回不过神来,在意识到风中有人的时候,silhouette 已经掠过二老。

  imposing manner ,更是骇人至极。

  奇花的Divine Sense 充斥在虚空之中,来人却似乎浑然不在意,如一柄尖刀,直直插入朽木之中。

  能让神元Perfection 之辈严阵以待的压力,在来人面前,宛若无物。

  眼见对方即将逼近奇花本体,更是探手去抓,二老subconsciously 出手,一掌punch towards silhouette 后背。

  奇花花蕾中探出的手臂,也轻轻摆动,击向来人。

  “唔……”

  a groan ,自silhouette 口中传出。

  前冲的silhouette 终于一滞,双足踏地,left and right hands one after the other ,分别迎向来袭的二老和那婴儿手臂。

  伴随着silhouette 出掌,刺目lightning 自他掌中涌现。

  Rushing Thunder Palm !

  “bang! ”

  来人的掌中,好似真的藏有thunder ,掌出lightning 涌动、雷声轰鸣,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之气轰然涌出。

  数掌相对,Heaven and Earth 俱动。

  “轰隆隆……”

  偌大山谷,在劲气冲击下来回颤抖,无数山石从山体脱落滑下,把偌大山谷底层填满。

  二老更是感觉一股沛然难挡的巨力涌来,不得不连连后退,长袖挥舞击溃来袭的劲气余波。

  silhouette 受到两方夹击,身形也不由一滞。

  唯有那奇花。

  花蕾中探出的手臂不动不摇,稳稳立于当场,单手轻竖,如封似闭,把来人拦在身前。

  奇花处于山within the valley 里,silhouette 立于它本体不远,二老则距离更远。

  one after another 气机隔空相撞。

  场中竟是一静。

  “阁下是谁?”

  壮硕老者微眯双眼,挥袖闷喝:

  “能硬接我们二人一击而不伤,想来也非泛泛之辈,何不come and announce your name ,我们一同商量如何拿下此花?”

  “不错。”

  另一位老者gently nodded ,道:

  “在下玄影台庞征,这位是怒涛派王充,未请教?”

  他facial expression grave ,声音低沉,双眼更是死死盯着来人的一举一动,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此人,

  很强!

  强的terrifying !

  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独挡自己与Brother Wang 联手,还有余力抗下奇花的攻击,实力比剑魔怕还要强上一筹。

  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位黑铁Peak expert ?

  “玄影台、怒涛派?”Zhou Jia 眼眉微动:

  “在下Zhou Jia 。”

  两人口中所说的地方,皆为玄天盟outer sect 三十6 meridians 之一,而且还是较为出挑之中的支脉。

  两脉实力之强,远非仅有两个黑铁后期的小琅岛所能比的。

  而庞征、王充两人,更是两脉最为Peak 的expert ,其中庞征还是玄影台上一代的脉主。

  可以这么说。

  他们两人的话,在两脉就是圣旨,无人敢质疑。

  “Zhou Jia ?”壮硕老者、怒涛派王充眼神微动,像是想到了什么,道:

  “石城Heavenly Tiger 帮的那位Zhou Jia ?”

  “不错。”Zhou Jia nodded :

  “正是周某。”

  “原来是Elder Zhou 。”庞征的面上挤出一抹笑意:

  “久闻Elder Zhou 大名,今日得见,果真了得!”

  与两人一样。

  Zhou Jia 同样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镇压石城,堪称一地霸主,除了寥寥白银powerhouse ,无人敢给脸色。

  他的话。

  在石城同样好使。

  二old rival 一眼,暗暗交流了一下各自想法。

  monster 本体就在这里,而且不能移动,有的是时间、办法解决,当务之急是如何应付Zhou Jia 。

  从刚才交手的情况看,此人的实力委实不凡。

  不曾想。

  “人,已经认识了。”

  Zhou Jia 冷声开口:

  “两位是自己离开,还是周某送你们出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