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88

  第288章 科林

  trade fair 这等事,初次接触可能会感觉很稀奇,有种新鲜感,见的多了,感觉也就淡了。

  世上的事,

  大多如此!

  镇上的主街长达百米有余,两侧多是破破烂烂的房屋,或是一片狼藉,青苔杂草遍布。

  有需求的人拿源石从鬼舍Disciple 手中换个票据,就可自行寻一处地方摆上自己的摊位。

  根据自己的需求,愿意怎么摆就怎么摆,无人约束。

  一日十枚源石,对常人来说自是天价。

  但在黑铁expert 眼中,尤其是黑铁中的well-known figure ,却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

  Zhou Jia 更是一次性交了七日的源石,寻了一处临街门面,稍作打理,就支了自己的买卖。

  门面约十余平,后院坍塌,废墟中有石磨、石臼之类的东西,原来应该是一家作坊。

  仅剩的完好石案,被他架起,权当桌案。

  取出些布帛写上自己的需求挂在门前,如此以来,一个简简单单的铺子就算开了张。

  Zhou Jia 此行所需之物很明确。

  源髓、cultivation technique 、spiritual medicine ,兼寻找工clansman 的下落。

  因rich and imposing ,出价极高,at first 倒是吸引了不少人前来询问,奈何拿出的东西都不符合他的要求。

  渐渐的,门前silhouette 也稀落下来。

  他也不急。

  寻了个长椅躺在屋里,闭上眼优哉游哉神游,颇有一种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架势。

  听风特质发动,诸多往日听不到的消息,one after another 入耳。

  “听说了吗,贝洛族的Crown Prince 、Imperial Teacher 在玄水军统领的陪同下,一起出现在imperial city ,面见了当今Your Majesty 。”

  “赵伏迦,依旧闭门不出。”

  “这位到底想干什么?”

  “他如果自己想死的话,可以去外面,不要连累我们,这是要拉整个洪泽域入Fire Pit !”

  “那件事,到底true or false ?如果那位真的进阶黄金,整个洪泽域都要看我们大林王朝的脸色,未必就是坏事。”

  “宁可信其有,untrustworthy 其无。不论是玄天盟的记载,还是其他各族,都有着heavenly punishment 的记录。”

  “不错!”

  “听说赵伏迦已经没有多少年好活了,谁也不清楚,他在最后的日子里会不会变的疯狂。”

  “军部、各族,现今都对他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我不信他不怕!”

  “既然洪泽域all influence 都不想他冲击那一步,why not 干脆联手杀了他,岂非death ends all one’s troubles ?”有人音带质疑:

  “赵伏迦虽强,却也impossible 是其他所有人的对手吧?”

  “hmph! ”

  coldly snorted 声响起:

  “洪泽域number one expert 的名头,可不是平白得来的。”

  “even more how 他所在的地方极其独特,只要不出来,听说就连黄金等阶的存在都杀不死他。”

  “这个疯子!”

  “罢了、罢了,别提此事,说点放松的。”

  屋内。

  Zhou Jia 微睁双眼。

  有关赵伏迦的事,以前也有耳闻,但绝不像最近这两年那么频繁,各族Peak powerhouse 相继前去imperial city 拜访。

  看样子,形势越发紧张了。

  heavenly punishment 的存在毋庸置疑,若是真到了那一日,工族留下来的手段,就是Heavenly Tiger 帮、鹰巢的唯一生机。

  他虽强,也未必能逃得了。

  就算能逃,也仅能带少数几人上路,这无疑是最后的手段。

  “店家。”

  沉思之际,倒是忽略了有人到来,直至来人出声,他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抬眼朝来人看去。

  是个youngster 。

  带着个手段不算brilliant 的人皮面具,嗓音、体型、气场却未做遮掩,看来经历有些不足。

  黑铁Early-Stage 的cultivation base ,以这般年纪来说,还算可以。

  只是打眼一扫,来人的讯息就已了然。

  “guest 。”从椅子上撑起身子,Zhou Jia 倒也没有怠慢,慢声开口:

  “是想卖东西?还算要买东西?”

  “卖!”

  刘石回答的斩钉截铁:

  “听说你这里收cultivation technique ,给的价钱还可以。”

  “不错。”Zhou Jia nodded :

  “但要看具体什么method ,大路货我是不收的。”

  cultivation technique 不值钱。

  至少,没有什么特殊作用的method ,卖不上好价钱,寻常cultivation technique 玄天盟巴不得人人都练。

  只要你有ability ,除了Peak method ,几乎都可以用正常手段入手。

  “放心。”刘石面带自信:

  “我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有聚气凝神之妙,Great Accomplishment 之后source power 远超同阶,根基雄厚,更容易breakthrough 关卡。”

  “是吗。”Zhou Jia indifferent expression ,伸手道:

  “容我一观。”

  他所cultivation 的神煌诀,就是注重根基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source power 倍许同阶,并不认为对方能拿出什么好的method 。

  就算有,大概率也比不得神煌诀。

  “且慢!”刘石伸手虚拦:

  “若是你看了我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却不买或者故意给个低价怎么办?”

  “我可是遇到过这种骗子!”

  “呵……”Zhou Jia 轻笑:

  “Little Brother 过虑了,放心,伱只需把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总纲给我一观即可,不必拿出完整的method 。”

  “总纲?”刘石挑眉:

  “只看总纲,你能看出些什么,难道就不怕我骗你?”

  martial arts 总纲,乃一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纲要,阐述martial arts 核心精义,多云山雾罩,没有具体cultivation method 。

  看它,对于常人来说,如看Heavenly Book 。

  “这点你放心。”Zhou Jia 道:

  “在下自能分辨一二。”

  “hmph! ”刘石眼带审视,lightly snorted :

  “口气倒是不小,就不知道有没有真ability 。”

  说着,取下背后的包裹,从中拿出一本书,cautiously 把前面两页总纲撕下递了过来。

  Zhou Jia 看着他的动作,笑而不语。

  待到接过书页,打眼一扫,不由挑了挑眉:

  “Little Brother ,这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名字是你自己起的吧,Immeasurable Sea ,倒是颇有气度,可惜这名字有些烂大街了。”

  “你懂什么。”刘石面露尴尬,强作镇定:

  “我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跟那些不同,是真正的martial arts Absolute Art ,可以……修至黑铁Perfection Realm 的method 。”

  他倒是没敢说大话。

  不然。

  修成白银也未尝不能。

  Zhou Jia shook the head ,随手翻看封面,内里秀气的文字与封面上的四个大字,气质completely different 。

  ‘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忘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

  martial arts 总纲,多云山雾罩、阐述武道,有些神乎其神的描述很正常,没从Heaven and Earth 初开写起已经算是正常。

  at first ,Zhou Jia 同样不以为然。

  但继续往下看去,他的表情渐渐变的严肃,brows frowned ,looked thoughtful ,一句话往往要看上许久才会继续往下看。

  trifling 数十言,竟是看了足有两炷香的时间,也让刘石的面色来回变换,焦躁、惊喜交错。

  焦躁的是对方看个总纲竟那么慢。

  惊喜的,自是对方如此用心,表情也那么凝重,这趟买卖most likely 是可以谈成了的。

  “唔……”

  看完最后一个字,Zhou Jia 面露沉吟,慢声开口:

  “此功了得!”

  以他现今的cultivation base 、眼界,就算是小琅岛三功六法,也未必入眼,了得二字已是极高的评价。

  至少著书之人的cultivation base ,比他要强。

  此功主修的也不是精、神,而是三宝之中的‘气’。

  当然。

  这点刘石自是不知,hearing this 只是heart relaxed 。

  买卖妥了!

  “怎么样?”他头颅微昂:

  “我这method 不错吧,店家打算出多少钱入手?”

  “此功不凡。”Zhou Jia 开口:

  “以炁入道,以静入神,在我见过的诸多‘气’功心法当中,属于unique and unmatched 的存在。”

  “不过……”

  他looked towards 对方,道:

  “你手上,应该只有半卷吧?”

  “你怎么知道?”刘石face changed ,猛的后退一步,捂住胸口书卷。

  他确实只有半卷。

  但对方只是看了个总纲,就能猜出来,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is it possible that 遇到了expert ?

  “很简单。”Zhou Jia 也不隐瞒:

  “此功立意极高,甚至涉及到白银等阶的cultivation method ,但言语中,著书人有些东西自己都未明了。”

  “以前面严谨的态度看,下卷当不在你手中。”

  若是著书人完成了下卷,定然会修改总纲,不会模棱两可。

  “书不错。”

  放下手中总纲,Zhou Jia 继续躺回椅子上,lazily 开口:

  “我可以出八十枚源晶收购。”

  如果在入手神煌诀之前,他肯定会选择cultivation 此功,但现今入手,只能当做martial arts 积累。

  不过其中涉及到白银等阶的阐述,倒是值得一观。

  “八十枚源晶?”刘石呼吸一促。

  paused ,他微眯双眼,道:

  “店家是个识货的人,不过八十枚源晶可比不得这本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真正价值,至少两百枚源晶!”

  “呵……”

  Zhou Jia 轻呵,也不多言,直接从身上摸出枚源晶放在桌上:

  “这枚源晶,当是我看你手中总纲的报酬,它值这个价钱。”

  随即轻轻挥手:

  “慢走不送。”

  “你……”刘石face changed ,眼神来回闪动,语气也不由缓了下来:

  “价钱不都是你来我往谈出来的吗?店家何必赶人,你要是愿意要,可以出个实诚价。”

  “一百八十枚源晶如何?”

  他主动让出二十枚源晶。

  “youngster 。”Zhou Jia 眼神空洞,好似神游物外,声音飘忽:

  “我不是生意人,也无意斤斤计较,你也不必在我面前耍心眼,刚才说出的价钱是没得谈的。”

  “成,就放下cultivation technique 。”

  “不成,请离开。”

  “不然,我就要赶人了。”

  说着,他moved towards 对方扫了一眼。

  刘石身躯一僵,他只觉自己被一头恐怖的凶兽盯上,心脏陡然一缩,一股寒意直冲后脑勺。

  “gu lu ……”

  事到如今,他如何不知道自己遇到了expert 。

  当即尴尬一笑,从身上取出cultivation technique ,放在桌子上:

  “八十枚源晶。”

  ”en. ”

  Zhou Jia nodded ,手一挥,石案上出现八十枚源晶,同时cultivation technique 也落在他的掌中,缓缓翻看。

  不过下一瞬,他brows slightly wrinkle ,整个人瞬间在原地disappeared 。

  *

  *

  *

  “怎么回事?”

  方逢辰牙关紧咬,双眼死死盯着地上的尸体,胸腹处急速起伏,鼻孔几乎冒出烟来。

  他所在的地方,位于镇子的边缘。

  面前是一处低矮的房屋,墙壁以源术做了修复,土墙堆叠,内里也经过简易的打扫。

  尸体是紫竹双侣中的黄朴。

  何清,

  则不见了踪迹。

  紫竹双侣毕竟是英山本地人,small reputation ,两人恩爱有加,更是惹人艳羡,不少人认识。

  此即围观众人,一个个面色铁青,怒气上涌。

  有人闷声开口:

  “阿布舍克,你们不是保证过,进入镇子的人不会出事吗?”

  阿布舍克是帝利族的白银powerhouse 鬼舍之徒,身着洁white 的长衫,兜帽遮住面容,立于不远处。

  他审视着地上的尸体,淡然开口:

  “此人进入镇子的时候,就已气息奄奄,现今没能撑过去也不例外,我不觉得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那他妻子哪?”方逢辰怒道:

  “紫竹双侣感情深厚,impossible 舍下黄兄一人离开,她来这里是求医问诊,不是找墓地的!”

  他终究年轻气盛,虽然知道阿布舍克背后是白银powerhouse ,依旧忍不住大声质问,仗义执言。

  “感情深厚?”阿布舍克声音冷漠:

  “却也未必。”

  “brother 。”场中一人肃声开口:

  “紫竹双侣是我们英山的本地人,他们两人的感情绝不掺假,这点鸠某人可以作证。”

  “黄夫人绝不会舍丈夫而去!”

  “不错!”

  “是极,是极。”

  “我们相信诸位能确保镇上无事发生,可是从未提防过外人,现今看来,还需小心些。”

  “前两日同样有人失踪,本以为是自行离去,我当时还觉得有些奇怪,现今看来那人怕是bode ill rather than well 。”

  “没有人能在这里瞒过科林法师的感知!”

  “那凶手是谁?”

  “够了!”

  这时,一个冷icy voice 响起,好似大伏天陡有一盆冰水浇在头顶,让人猛打一个寒颤。

  即使是神元Perfection 之辈,也不由禁声。

  一道黑影出现在场中。

  黑影身披法袍,阴影下五官立体,金发璀璨,相貌模糊,浩瀚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席卷全场。

  Legendary 科林!

  “镇子里没人动手。”

  他慢声开口:

  “镇子外,不归我管。”

  他的意思很明白,何清确实出事了,但不是在镇子里出的事。

  方逢辰抿嘴,心有不忿,却不敢多言。

  Legendary 之威,不可辱。

  “那位朋友。”

  这时,科林朝人群看去,声音舒缓:

  “不妨过来一叙。”

  方逢辰循声看去,双眼不由一睁。

  能让科林放缓声音,平等相待的,赫然是与他一路同行的Brother Zhou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