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89

  第289章 白银秘闻

  山野中,一男一女正自仓皇逃窜。

  男子俊逸、女性柔美,堪称一对让人艳羡的伉俪。

  只不过此时的他们,面带惊慌,衣衫开裂,身上遍布血迹,奔逃之际脚下不时踉跄。

  后方jungle 中,one after another 黑影来回闪烁,飞速逼近两人。

  “鱼哥,你先走。”

  眼见自己气力即将不支,女子不由面泛绝望,伸手一推男人,转过身持剑怒视来人:

  “我跟他们拼了!”

  “要走一起走。”男子停下脚步,转过身,面泛凄然:

  “要死一起死!”

  “鱼哥!”

  “弗妹!”

  “hehe ……”一个阴冷笑声传来:

  “果真是伉俪情深,不过我家佛爷就喜欢你们这种坚贞unyielding 的模样,如此才更加有趣。”

  ”Start!”

  随着shouted in a low voice ,十几道黑影猛冲而来,不过几个呼吸,就把一男一女给淹没在其中。

  …………

  great hall 破旧,角落里满布蛛网。

  正中矗立的Divine Idol 不知是哪位Spiritual God ,表层的漆色早已剥落,内里也尽是裂痕,看上去有些狰狞。

  Divine Idol 之前,一座肉山正自蠕动。

  肉山,

  赫然is a 活人。

  此人满身肥肉、油光满面,头顶光秃秃,脖颈上挂有佛珠,似乎是来自空门的僧人。

  单单盘坐在地上,就有about one zhang 之高,真正站立起身,更不知何等庞大。

  在他面前,放着一张桌案,桌案上摆满了酒肉。

  僧人肥圆的大手抓着一只烤好的兽腿,大口撕扯,囫囵吞咽,吃的满嘴流油,face looks sinister 。

  “咣当……”

  门扉晃动,一行black clothed person 压着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佛爷。”

  当头那人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又抓了两个人回来。”

  “你们到底是谁?”男人被人压着双膝跪地,昂首怒吼:

  “我乃英山Liu Family 三房独子,自问从未得罪过尔等,伱们难道就不怕我Liu Family 的报复吗?”

  “英山Liu Family ?”肉山一样的僧人眨了眨眼,头颅甩动:

  “没听说过。”

  “唔……”

  他扔掉手中的兽骨,满是油腻的大手在身上随便摸了摸,探身moved towards 场中的女子面颊抓去。

  僧人体型庞大,手掌比女子脸盘还大两圈,随手捏了捏就让女子发丝散落,满脸油腻。

  “骨相不错,佛宫那里应该会有人喜欢。”

  又道:

  “女的留下,男的杀了!”

  “是!”

  black clothed person 应是,上前扣住男子肩胛骨,拔出腰间兵刃欲砍。

  ”Don’t!”

  女子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急急惨叫:

  “不要啊!”

  “善哉善哉。”僧人眼珠转动,制止black clothed person 的动作:

  “mercy, my Buddha ,benefactress 想要留他性命,也无不可,只需答应本僧一个要求,你丈夫就可以保住性命。”

  “你说,你说。”女子泪珠下垂,连连nodded 。

  “弗妹,不要理他!”男子脖颈处青筋高鼓,咬牙怒吼:

  “不必管我!”

  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要求是什么,但subconsciously 让男子感觉不妙,更不信对方会放过他们。

  僧人没有理会男子,垂首said with a smile :

  “benefactress 可愿施舍fleshy body ?”

  “什么?”

  女子一愣,subconsciously 抱紧双臂朝后倒退。

  “真佛降世,需fleshy body 寄托,benefactress 若是愿意为真佛bloodline 诞下子嗣,小僧自可留下尔等性命。”

  “你休想!”男子大吼。

  “淫僧。”女子更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恶贼!”

  “这样啊……”僧人面色不变,大手轻挥。

  “彭!”

  一旁的black clothed person 猛然跺脚,踏在男子腿骨之上,巨大的力道直接让男子左腿扭曲变形。

  ”Ah!”

  惨叫声,凄厉痛苦。

  男人抱着断腿在地上打滚,口中惨叫连连。

  “如何?”

  僧人再次开口。

  女子面色惨白,两眼泪垂如雨。

  “弗妹,不要管我,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啊!”男子疼的在地上打滚,口中则是咆哮连连。

  “彭!”

  “ka-cha ……”

  black clothed person 又是一脚踏下,男子双腿断裂,几乎被痛快折磨的当场昏厥过去。

  “我答应!”

  “我答应!”

  great hall 内,传来女子凄厉的悲凉声。

  “善哉善哉!”

  肉山一样的僧人双手合十,面泛轻笑:

  “benefactress 果真心向我佛。”

  “来人,送他们回佛宫,child 出生后总要有人照顾,我看这位男施主肯定会乐意的。”

  “是。”

  …………

  “Master 。”

  押下去一男一女,为首的black clothed person 垂首道:

  “那人还在镇子里,没有出来,我怀疑科林、鬼舍他们两个有意庇佑,接下来该怎么办?”

  抓过往男女,不过是为佛宫增添物料,寻常时候也会做,现今他们还有正事要应对。

  “无妨。”僧人眼眸低垂:

  “白银之间不得厮杀,这是洪泽域军部与六族立下的规矩,他们显然是认为我不敢强行动手。”

  “嘿……”

  他coldly smiled :

  “从来就没有一成不变的规矩,而且那人也impossible 一直留在镇子里,总有出来的时候。”

  “Master 。”

  black clothed person 抬头:

  “那我们怎么办?”

  “找人。”僧人捞起一块肥肉,朝嘴里塞去:

  “等七殿下过来。”

  “a trifling 匠人,还不值得殿下亲自动手,Legendary 法师……”

  “hmph! ”

  他lightly snorted ,意蕴不明。

  “是。”

  black clothed person 垂首。

  *

  *

  *

  “坐!”

  科林伸手示意,桌案上光晕涌动,诸多Spirit Fruit 、琼酿one after another 显现,浓郁的香气assaults the senses 。

  在济城碎片,Zhou Jia 也曾见过几位白银。

  但从未与现在一样,彼此面对面,平等相待。

  面前这位来自费穆world 的Legendary 法师,模样堪称俊美,金发碧眼,五官如刀削斧凿充满立体感。

  不过与传闻中差不多,科林相貌虽佳,却有些不修边幅,金发凌乱,面上胡须不见修整。

  好在白银生灵不生污垢,fleshy body 无瑕,即使几年不洗澡身上也不会有恶臭。

  “前几日,我收到海蒂传讯,说是有位新晋白银,想不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目视Zhou Jia ,科林双眼灵光闪动:

  “不过,看样子朋友还未真正晋升,能以黑铁之躯爆发白银之力,如此fleshy body 堪称了得。”

  “哦!”

  Zhou Jia 眼神微动,没有解释自己的实力,道:

  “正要向法师请教,在下对白银确实没有多少了解。”

  “很正常。”科林耸肩:

  “你背后没什么Great Influence ,如我当初,也是迷迷糊糊成了白银,过了十几年,才得到确认。”

  此事Zhou Jia 倒是听说过。

  据说科林早年是位书呆子,一直在研究一门forbidden technique ,Great Accomplishment 后才出关,浑然不知自己的实力。

  此后数次与人动手,都是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之势,直至遇到一位白银powerhouse ,才知道自己已成Legendary 。

  speaking of which 也是一件趣谈。

  “朋友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如果cultivation 的是贝洛族、merfolk method ,怕是已经成就白银,但你cultivation 的偏偏是大林王朝的martial skill 。”

  科林目视Zhou Jia ,道:

  “相较于Divine Sea 、元气,你的fleshy body 明显更强!”

  “大林王朝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虽然不凡,但大都cultivation 神、气,专精fleshy body 的method 不多,有也不强。”

  所谓Divine Sea ,就是Sea of Consciousness ,只不过各族称谓不同。

  费穆world 有神。

  所以称之为Divine Sea ,就连进阶Legendary 的过程,也被称之为点燃神火。

  “不错。”Zhou Jia 缓缓nodded :

  “所以在下打算以神破境!”

  “看得出。”科林取下身上的斗篷,轻柔眉心,道:

  “以你现在的神元积累,证得白银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虽走了远路,也算是因祸得福。”

  “为何?”Zhou Jia 诚心请教。

  “因为只要你以神元breakthrough ,fleshy body 也会自然而然breakthrough ,如此以来,神、精二者就同时进阶。”科林said with a smile :

  “立马就成Second Rank Legendary !”

  “到时,可比当初的我强多了。”

  “Second Rank Legendary 。”Zhou Jia 眼神微动:

  “何为Second Rank Legendary ?”

  “这是我们费穆world 的叫法。”科林耸肩,道:

  “按大林王朝的说法,进阶白银,Essence, Qi, and Spirit 三者选其一即可,以神为例,进阶后就是First Rank Legendary 。”

  “若是在精气中再有一门进阶,则为Second Rank Legendary !”

  “这样。”Zhou Jia 举一反三:

  “那如果Essence, Qi, and Spirit 全都进阶,就是third rank Legendary ?”

  “hehe ……”科林的笑意中透着股油滑,摇头道:

  “错了。”

  “错了?”Zhou Jia 愕然:

  “哪里错了?”

  First Rank 、Second Rank 、third rank ,不是如此的吗?

  “确实有third rank ,但只有在某一特质达至Peak 的情况下,才可以称之为third rank ,不然就算Essence, Qi, and Spirit 同时breakthrough ,也只是Second Rank 。”科林伸出一根手指,在身前轻轻晃动,示意Zhou Jia 别急:

  “我主修Divine Sea ,不休fleshy body 、元气,也是Second Rank 。”

  “可知为何?”

  “……”Zhou Jia looked thoughtful :

  “阁下的Divine Sense 远比First Rank Legendary 要强?”

  “不错!”科林nodded :

  “进阶Legendary ,只是开始,继续cultivation cultivation base 一样会有增加,essence, qi and spirit 每一样都有third rank 。”

  “但Legendary ,总共只有third rank ,并非ninth rank !”

  Zhou Jia 缓缓nodded 。

  对方的意思其实很明确,初入白银,不论Essence, Qi, and Spirit 三宝哪一门进阶,都算是First Rank 白银。

  如果继续提升,达到一定的程度,或者另有一种特质breakthrough ,就可以称之为Second Rank 白银。

  但就算精Second Rank 、气Second Rank 、神Second Rank 合在一起,也是Second Rank 白银,只不过比寻常Second Rank 强些。

  唯有把其中一种特质修至third rank ,才算是third rank 。

  “so that’s how it is !”

  Zhou Jia 了然,又不解问道:

  “为何如此划分?”

  “因为这其中有着根本的不同。”科林轻叹:

  “third rank Legendary ,与Second Rank Legendary completely different 。”

  “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Zhou Jia 挑眉。

  能让一位Legendary ,还是Second Rank Legendary ,称之为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看来Second Rank 与third rank 之间有着很大的一道鸿沟。

  Second Rank 与Second Rank 之间,差距如此大都不见对方如此感慨。

  “洪泽域有几位third rank ?”

  “几位?”科林hearing this 咧嘴,shook the head ,道:

  “仅有两位。”

  “两位!”Zhou Jia 念头转动:

  “除了Zhao Family 那位,还有谁?”

  “Zhao Family ……”科林抿嘴,面色古怪:

  “有两位third rank 。”

  “什么?”Zhou Jia 表情一变。

  整个洪泽域一共就两位third rank ,而且还全都是Imperial Family Zhao Family 的人,这远远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关键是……

  “除了赵伏迦,还有谁?”

  “七殿下。”科林眯眼,面带凝重:

  “Zhao Family 的怪胎!”

  怪胎?

  这个称呼,Zhou Jia 曾从不少人口中听说过,本以为说的是赵伏迦,不曾想竟然是指另一人。

  七殿下?

  此人名声不显,竟是一位third rank 白银!

  定了定神,Zhou Jia 问出压在心头许久的疑问:

  “白银,真的不能进阶黄金?”

  这个问题,唯有真正的白银powerhouse ,才有资格回答。

  “……”科林陷入沉默,良久方道:

  “至少,按目前已知的方法是不成,但墟界浩瀚无边,总会有地方能够打破这个界限。”

  “赵伏迦的法子,会引来大祸!”

  “据我所知,费穆world 曾经有过Demi-God 。”Zhou Jia 试探着开口:

  “他们,当可比黄金生灵!”

  费穆world 的cultivator 有着明确的等阶划分,ordinary person 、职业者、转职者、Legendary 、Demi-God 、Spiritual God 。

  强大的Demi-God ,据说能够击杀弱小的Spiritual God 。

  “你也说了,他们是Demi-God 。”科林慢条斯理开口:

  “他们身上流淌着Spiritual God 的bloodline ,跟我们不是同一种物种,生来就有Spiritual God 赐福,比不得。”

  “唔……”

  “传闻中,倒是有一位Legendary 进阶Demi-God ,但那人之所以成功,是盗得divine blood ,转化了自身,后来引得Spiritual God 震怒被击杀。”

  总而言之。

  一如墟界,是不是黄金生灵,生来注定,任何妄图打破这个界限的存在,都会遭受Divine Punishment 。

  无一例外!

  “你对白银realm 的了解太少。”科林开口:

  “我这里,恰好有你需要的东西。”

  “唔……”Zhou Jia 眼神微动:

  “法师可是有什么想要我做的?”

  “不错。”科林straight to the point ,道:

  “我想让你保护一个人,你若答应,有关白银realm 的消息,我都会交给你,这能让你少走不少弯路。”

  “你没有白银等阶的cultivation method 吧?”

  Zhou Jia 眯眼。

  保护人?

  一介Legendary ,让自己保护人?

  “此外。”

  科林手一挥,面前桌案上出现一枚枚闪闪亮亮的东西:

  “我听说你在找源髓。”

  “这十枚源髓,也是报酬!”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