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361

  第361章 乍到

  莫氏夫妇与Qian Jizi 居住在同一座山,不过一者在山腰,一者在山脚,拜访恰好同路。

  与Qian Jizi 住处的风景秀丽不同。

  山脚临近Fire Vein ,靠近活水,水火相济自是锤炼兵器的好地方,环境就相对没那么好。

  简简单单的庭院,后方则是一个直通地底的炼器室。

  apart from this ,

  仅有些许给门人Disciple 准备的卧房。

  “寒舍简陋。”

  偏院,莫山京面带歉意:

  “Brother Zhou 别介意。”

  “不敢。”Zhou Jia 扫眼周遭:

  “两位伉俪情深,才真是让人艳羡。”

  莫夫人indifferently smiled ,呈上热茶后挨着丈夫坐下,两人subconsciously 牵住彼此的手。

  在墟界生存,多灾多难。

  尤其是在边荒,凶险莫测,极难遇到信得过的,能有一良伴是无数人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事。

  白银powerhouse 更甚。

  他们的实力、life essence 都远超常人,多为孤家寡人,甚至就连后代子孙,都是隔了不知多少辈。

  在送走自己的父母、儿孙后,再往下感情慢慢就淡了。

  能夫妻俩同为白银的,更是少之又少。

  Mo Family 是大族,莫夫人本是莫山京的servant girl ,两人年轻时就感情深厚,数百年下来更是宛如一体。

  “想不到,Brother Zhou 竟然还懂Artifact Refinement Technique 。”一番交谈下来,莫山京眼神明亮,兴趣大增:

  “难得有同道之人,以后有时间,当多多叨扰。”

  “算不上。”Zhou Jia 摇头:

  “只不过略知一二罢了,比不得两位。”

  他的Artifact Refinement Technique ,多来自工匠之神的bloodline descendant 索罗,之所以了解也是为了完善天罡霸体。

  天罡霸体的核心,是吞金之术。

  吞金之术来自于地进星的锐金特质。

  金:

  锋锐、坚硬,Perfection 不朽。

  依靠吞金之术把金铁之物的特性refining 入体内,虽然精妙,但physical body and mortal flesh 有着自身特性。

  一味地追求力量、强度,只会把fleshy body 炼成金属。

  唯有刚柔并济,方能Perfection 。

  而这。

  就需要理解金铁之物的特性,进而学会如何搭配,方能一步步提升天罡霸体的极限。

  墟界之大,boundless 。

  各种金属难以计数,得益于洪泽域各族技术的交融,Zhou Jia 在莫氏夫妇面前也能交流经验,相互借鉴。

  “若论坚硬,当是彩儿手中的明雪剑为最。”

  莫山京笑着一指,道:

  “彩儿cultivation 的是寒意裂天功,劲力如丝,可崩坏万物,为了能寻到合适的兵器可是废了不少功夫。”

  “至于我,cultivation 的是三劫火,对兵器的要求倒是没那么高。”

  while speaking ,两人挥袖取出各自的兵刃。

  莫夫人的兵器是一柄about one chi 来长的雪白尖锥,尖锥两头带刺、中间混元,当空飞舞游走。

  Flying Sword ?

  这等御使兵器的method ,倒是让Zhou Jia 想起曾经看过的仙侠小说。

  隔空御物!

  因为无需手持兵刃,所以运转起来更加灵活,没了剑柄,也能最大程度追求杀伤力。

  莫山京的兵器与其妻类似,不过通体火红,softly trembled 就是满屋red light 游走,灵动异常。

  双剑轻轻一触,Extreme Cold 、Extreme Hot 相汇,sword light 疏忽大盛。

  交错的sword light 瞬息间直冲高空,绞碎漫天乌云,复又轻飘飘落在二人的面前,虚立半空。

  ”pa 啪……”

  Zhou Jia 轻击双手,面带赞叹:

  “好兵器!好Sword Art !好一个联手合击之法!”

  两人的兵器锋利异常,就算是以他的fleshy body strength ,在sword qi 激发的时候,也不由绷紧身体。

  双剑合璧,威能更是暴涨。

  “周某的兵器是托一位朋友打造的,倒是与两位的路子不甚相同。”

  说着,拿出雷斧神杖放在面前石案上,同时伸手示意:

  “两位请!”

  如此独特的兵器,莫氏夫妇也是首次见到,明显是量身打造才会如此,双眼不由一亮。

  作为Artifact Refining Master ,他们对兵器的喜爱发自内心。

  “好重!”

  莫夫人轻轻一掂,面上就露出诧异的表情:

  “近九千斤的重量,轻轻一挥也有数万斤之力,再有source power 加持的话,挡下可不容易。”

  ”en. ”

  莫山京轻抚斧刃,眼神闪烁:

  “好浓郁的Power of Thunder ,这件兵器就像是雷电汇聚的产物,与之相比重量倒还是其次。”

  “Brother Zhou ……”

  “应该还精通近战吧?”

  “这等爆发Power of Thunder 的手段,施展源术远比不了直接落在身上,自内而外破坏fleshy body 。”

  Zhou Jia 眼眉微挑,nodded :

  “确实。”

  这对夫妻不愧是炼器行家,仅仅是观察兵器,就能推导出兵器主人真正的对敌手段。

  两人也明显察觉到不对,这似乎是在窥探对方的隐私,讪讪一笑,放下手中的兵刃。

  鸾落城的诸位白银,可没人知道Zhou Jia 真正擅长的是近战。

  这应该是对方的秘密。

  “好兵器。”

  莫山京开口:

  “用料搭配简直resembles nature itself ,内里似乎用了某种独特材质,让兵器对Power of Thunder 天然亲近。”

  “佩服,佩服!”

  “是啊。”莫夫人则较为直接,道:

  “可惜锤炼的手法差了些,不然还能再强一分,不过兵器已成,回炉重造已经晚了。”

  “speaking of which 。”Zhou Jia 收起雷斧神杖,问道:

  “周某这段时间正需要些特殊的金铁之物,不知两位有没有出手的打算,我要的不多。”

  “我们做的就是这等生意,岂有不应的道理。”莫山京said with a smile :

  “价钱方面好说。”

  “对了,Brother Zhou 在这边还没有什么产业,可有打算?”

  “这倒不曾。”Zhou Jia 摇头。

  莫氏夫妇对视一眼。

  莫夫人道:

  “我等白银,就算想要挣取钱财,也无需亲自动手,Brother Zhou 可以先选择一方势力投靠。”

  “或者,接受他人的供奉。”

  “哦!”Zhou Jia 面色一正:

  “hope to hear the details 。”

  …………

  目送Zhou Jia source power ,莫山京面露沉吟,良久不语。

  “想不到。”

  莫夫人开口:

  “这位Brother Zhou 真正擅长的不是源术,而是近战杀伐之术,在方寸之间争胜,凶险万分。”

  “是啊。”莫山京nodded :

  “施展源术,就有fourth rank Peak 之威,近战怕就算是五阶也讨不到好处,此人不可小觑。”

  “Husband 。”莫夫人像是想到什么,brows frowned :

  “此人年纪大了,这时候不好好享受天伦,反而跑到边荒,莫不是也与半山腰那位一样……”

  “嘘!”莫山京面色一肃,制止妻子的话头:

  “莫要多言,Brother Zhou 虽然看上去老态尽显,实则还有百多年好活,比Qian Jizi 要强上不少。”

  “希望,不会有事。”

  两人对视一眼,面色都是一沉。

  Qian Jizi ?

  最近几年,这位邻居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对劲了,而且经常往外跑,不知道在做什么。

  千万别走某些人的老路。

  *

  *

  *

  叶佶牵着女儿的手,从云莱阁走出,直至回到Inn ,一路上始终阴沉不定。

  “爹爹。”

  叶南吟脆声开口:

  “我们不能回去求二爷爷吗?”

  “丫头。”叶佶摸了摸女儿头顶,face revealed a bitter smile :

  “如果求你二爷爷有用,我们也不会被扫地出门,来这里自己闯荡了,正所谓if you want something done well, do it yourself 。”

  “可是……”叶南吟虽然年幼,却很早熟,hearing this frowned :

  “咱们被人欺负,就是因为实力不强,单靠爹爹和几位叔伯有办法应付下面的商队吗?”

  “是啊!”叶佶抬头:

  “所以,我们需要让人看到我们的用处,明白帮我们度过难关,以后会有更大的好处。”

  “鸾落城能帮我们的不多。”

  “但不是没有。”

  他从衣袖中取出一封信笺,这是花大价钱从云莱阁买来的鸾落城诸多白银powerhouse 的资料。

  其中绝大部分白银,有着自己的根基,不会入眼他这小生意。

  还有些白银不喜麻烦。

  挑挑选选下来,能够一试的没几位。

  “Zhou Jia ?”

  最后一个名字,让叶佶沉吟了下。

  这位是最近才过来的白银,理应没什么根基,过去投靠也许可成,就是年纪大了些。

  在边荒。

  年老的白银,往往意味着不可测的危险。

  “嗯……”

  “留做备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