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363

  第363章 偶遇

  急雨如注,倾盆而下。

  漆黑的山林中。

  史简complexion pale ,单手携着好友之女拼命狂奔,身后喊杀声不停,不时还会有熟悉的声音发出惨叫。

  那惨叫声,就如钢刀一记记刮在他的心上,让他表情扭曲,双目赤红。

  “姓史的。”

  一道黑影贯穿雨幕,从后方冲来,口中更是coldly shouted :

  “你们是逃不掉的!”

  “obediently surrender 吧!”

  来人手持金背大环刀,重达数百斤的兵刃在他手中轻如鸿毛,blade light 烁烁、baleful aura 逼人。

  “Old Wu 三。”

  不等史简开口,一人已经冲了出去,口中更是shouted :

  “你忘了当年是谁托的情,你才能拜入Ye Family ,现如今竟然requite kindness with enmity ,难道就不怕报应吗?”

  “ding ding dong dong ……”

  碰撞声响起。

  Old Wu 三面色阴沉,金背大环刀轻而易举把来人劈飞,闷哼道:

  “我当然清楚,收留我的是Ye Family 、是二爷,不是叶佶也非史爷,现今二爷有令做手下的岂能不从?”

  “史爷,这事本来与伱无关,你又何必自讨没趣?”

  while speaking ,他举步上前,blade light 落下,那挣扎着还想站起的silhouette ,已然被一刀斩成两半。

  这一幕,让史简和叶叶南吟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老钱!”

  “钱伯伯!”

  怒吼声中,史简放下好友之女就要转身。

  “主家。”一位大汉单手虚拦,shook the head ,语气坚定道:

  “你们快走,我们来拦住他。”

  “不错!”

  除了史简两人,场中剩下的人全都齐齐nodded ,也不再继续逃窜,拿起手中兵刃拦在身后。

  “patriarch ,您快走!”

  “就算不为了您自己,也要想一想南吟小姐,我们的命是您救的,今日就当报答了!”

  “不错!”

  “Young Master Ye 临终托孤,我们岂能让他失望?”

  “是人都要一死,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才痛快!”

  众人连连劝阻,史简面色来回变换,略作挣扎后见Old Wu 三持刀冲来,不由fiercely 跺脚,再次转身抱起叶南吟。

  “还想逃?”

  crash-bang ……

  周遭林叶晃动,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从中接连穿出。

  其中一人身着black robe 、面带黑巾,负手缓步行来。

  他走的很慢,速度偏偏快的惊人,好似脚下能Shrinking the Earth into an Inch 一般,几步跨过就已拦住史简的去路。

  在他身后,一个个black clothed person 出现,他们各自手持兵刃,把史简and the others 团团围住。

  无形murderous intention 。

  笼罩四方。

  就连急雨似乎都察觉到此地的异样,雨幕变的凌乱,在狂风吹拂下,冰冷水滴无序翻飞。

  “你……”

  目视来人,史简眼泛迟疑,随即面露惊愕,失色叫道:

  “是你?”

  “不错。”

  black robed man 闷声开口:

  “正是我!”

  “呵……”史简脚下踉跄,involuntarily 后退两步,面上露出绝望之色:

  “想不到,为了对付brother Ye 他们竟然连你都派了出来,这是must 置我等于死地才甘心啊。”

  “你明白就好。”black robed man nodded ,声音冷漠:

  “史简,你也算是康城的人杰,年纪轻轻就成就了黑铁后期,可惜太过愚蠢不懂body worth a thousand gold 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

  “叶佶不死,那位不会甘心,你又何必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插手其中?”

  说着,连连摇头,一脸惋惜。

  “是吗?”史简钢牙紧咬,怒瞪对方:

  “你们杀了brother Ye ,Ye Family 会放过你背后的那人?”

  “Ye Family 盯着他那个位置的,可是有不少人,暗中派遣杀手杀死同族bloodline ,一旦泄露你可知是什么后果?”

  “你说的不错。”black robed man 声音冷漠:

  “所以,二爷把事情交给我来做,只要处理的干干净净,就算有人怀疑没有证据也是无妨。”

  史简body trembled 。

  他很清楚,对方说的是事实。

  叶佶在Ye Family 并非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只要没有证据,那人身上最多沾染一些无所谓的污点。

  呵……

  诸多Aristocratic Family 的历Substitute Patriarch ,那位手上干净?

  如果对方做的利落,兴许在Ye Family 族老的眼中,还能得个杀伐果断的评价。

  自己早就提醒过叶佶,既然无意Position of Patriarch ,就要早早划清界限,何至于落到现如今这等地步?

  “齐兄,看在我们相识多年的份上。”目视black robed man ,自知难逃一劫的史简涩声开口:

  “放这小女孩一马。”

  “……”black robed man 眼神闪动,良久方悠悠一叹:

  “史简,你也是聪明人,你觉得可能吗?”

  场中一静。

  史简面色僵硬,眼中悲愤、绝望、不甘交织,双手紧握,十指指甲已经扎破皮肉掌心鲜血横流。

  “头。”

  就在这时,black robed man 身后一人突然举步上前,低声嘀咕了几句,同时伸手朝侧方一指。

  “en? ”

  black robed man 面色一沉,侧首看去:

  “朋友,既然看到了,何不出来见上一见?”

  史简and the others face surprised ,同样侧首看去。

  jungle 中,

  伸手不见五指。

  “ka-cha ……”

  脚踏树枝的声音响起,一位披着斗篷的老者从中缓步行出,模糊的五官隐于黑暗之中。

  “抱歉。”

  Zhou Jia 慢声开口:

  “无意打扰,我只是路过。”

  嗯?

  black robed man 眯起双眼。

  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Zhou Jia 片刻,眼神不时闪动,片刻后方nodded ,伸手示意:

  “我等在这里处理些私人恩怨,既然朋友只是无意路过,自是无妨,还请离远一些免得受到波及。”

  他的语气很是客气,态度更是恭敬有礼,让人挑不出丝毫错来。

  “头!”

  但black robed man 的话,却让他背后的几人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其中一人急急道:

  “万一……”

  “住口!”

  black robed man 声音一沉:

  “这里,我说了算!”

  “……是。”

  后方那人虽面有不甘,却明显畏惧对方的威严,不敢顶撞,obediently and honestly 低下头。

  “朋友。”

  black robed man 继续looked towards Zhou Jia :

  “请吧!”

  ”en. ”

  Zhou Jia nodded ,侧身迈步。

  急雨,

  未曾有过停歇。

  black robed man 目视Zhou Jia 渐行渐远,眼神中虽然有过挣扎,最终还是压下了心头的那股冲动。

  这里远离鸾落城,荒山野岭,多凶兽出没,一位独行人岂会没点ability ?

  急雨已经下了三日三夜,那人身上的衣服却不见丝毫浸湿,面对这么多人声音也无波动。

  cultivation base 不弱。

  有一定的底气。

  关键是。

  自己看不透他的气息。

  既如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齐茂公!”

  就在这时,史简身后一人突然大吼:

  “你身为Ye Family 护院统领,却杀死主家bloodline ,现今更是妄图kill a witness to silence them ,如此ungrateful 之人。”

  “即使今日不死,他日也将遭遇横祸!”

  “你以为自己做的事,能够瞒过天下人吗?”

  “bang! ”

  “噼啪……”

  云层中电光闪耀,高空传来雷声轰鸣,jungle 中却突兀一静,漫天急雨似乎也顿了一顿。

  black robed man 眼神阴沉,扫了眼停下脚步的Zhou Jia ,随即抬手轻轻一挥:

  ”Start!”

  “crash-bang ……”

  one after another 黑影闻声前冲,blades and swords unsheathing ,砍向场中众人。

  其中三人脚踏泥泞,成品字形冲向Zhou Jia ,冲在最前头的那人手持弯刀,一刀从上而下斩落。

  后方两人各持long sword ,双剑交错,好似剪刀当胸袭来。

  “彭!”

  “pu… ”

  一声闷响,前冲的三人还没有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手中的刀剑突然倒转锋刃,把他们砍飞出去。

  发生了什么?

  持刀之人眼神迷茫,意识渐渐被无尽黑暗覆盖。

  “好手段!”

  齐茂功双眼收缩,口中loudly shouts ,整个人已如苍鹰腾空扑来,身在半空双手成爪虚扣。

  在他看来,史简and the others 不足为惧,即使自己不出手,单靠带来的手下,料理也是轻而易举。

  关键是。

  这个人听到了Ye Family 的秘密,绝不能活着离开。

  Eagle Claw Art !

  这本是一门烂大街的功夫,但此即在他的手中施展出来,却凌厉异常,漫天急雨都被其尽数收摄。

  黑铁Peak !

  若非年纪稍大,怕是都有望白银。

  Zhou Jia 微微额首,掌中浮现雷斧神杖。

  不对!

  身在半空,齐茂功双眼猛然收缩,面上更是露出骇然:

  “不,前辈饶……”

  “bang! ”

  一道儿臂粗细的thunder appear out of thin air ,无视齐茂功身上的护体罡劲,直接从上而下把他贯穿。

  ”pu 通!”

  尸体坠地,thunder 劈砍过后尸体上青烟袅袅。

  “哒……”

  一干前冲的black clothed person 猛然停下脚步,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看着地上的尸体,身体更是微微颤抖。

  “gu lu ……”

  不知是谁,咽喉滚动。

  “逃!”

  一声大喊,其他人二话不说转身就朝远处奔去。

  齐茂功是who ,他们一清二楚,这等expert 在那人面前都走不了一招,他们又算什么?

  Zhou Jia 扫眼四方,淡淡的red light 包裹着一众black clothed person 。

  想了想。

  他轻轻一顿手中雷斧神杖。

  “轰……”

  里许之地,陡有电光横扫而过。

  林木齐齐震颤,好似一道无形气浪涌动,只是一瞬就停了下来,而场中狂奔的silhouette 也齐齐一滞。

  ”pu 通!”

  ”pu 通!”

  “……”

  几十black clothed person 。

  有高品凡阶,也有黑铁,接连倒地,生机全无。

  Zhou Jia 转身,looked towards 史简几人。

  “……”

  刚才说话的那人张了张口,突然上前一步跪倒在地:

  “前辈恕罪!”

  “小人……”

  “该死!”

  音落,牙关一咬,抬手fiercely 一掌拍在自己头顶,刚猛的劲力直接轰碎颅骨、脑浆,七窍流血栽倒在地。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