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364

  第364章 失踪

  “淅沥沥……”

  急雨不知何时变的缓和,远处的天幕也出现了一抹亮光,漆黑夜幕被撕出一道裂口。

  叶南吟面泛茫然,looked towards 史简:

  “伯父,Uncle Liu 为什么要自杀?”

  她很不理解!

  hearing this ,史简张了张口,想要解释些什么,却最终化作无奈叹息。

  “叶小姐。”

  一人低声答道:

  “齐茂功at first 没打算得罪那位前辈,是老刘戳穿了他的隐私,他才会选择kill a witness to silence them 。”

  “可是……”叶南吟还是不理解:

  “那位uncle 伯已经杀死了齐茂功他们,难道还用害怕?”

  “不是害怕。”史简苦笑:

  “那等存在,又岂会害怕?”

  “只不过原本不愿意动手的事,被逼无奈出手,心中肯定不喜,是老刘害怕那位生气。”

  “就因为害怕uncle 伯生气,他就选择了自杀?”叶南吟小嘴大张,面上满是不可思议。

  “是啊!”

  史简音带感慨:

  “白银powerhouse divine might 难测,一旦动怒谁能保证不会祸及无辜?老刘不自杀,兴许我们都会死。”

  “他自杀,那位心中的怒气可能就会消一些。”

  而这一点点,就关系到是否能够保住其他人的性命,为此老刘不惜舍弃自己的生命。

  “叶小姐。”

  有人道:

  “对于白银powerhouse 来说,我们的生死只在对方的一念之间,稍有不慎就可能横尸当场。”

  说着,扫了眼满地的尸体:

  “像他们,只是因为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就丢了所有人的性命。”

  叶南吟还是有些难以理解,Uncle Liu 的自杀,竟仅仅为了避免对方生气,影响到心情。

  但扫眼全场,她也陷入沉默。

  白银……

  在这等存在眼中,凡人的性命几如猪狗。

  不!

  常人宰猪杀狗也会嫌弃麻烦,白银powerhouse a single thought ,就可以轻松收割诸多凡人的生命。

  难怪。

  难怪叔伯对于白银powerhouse 如此敬畏。

  如果我也能成为白银的话,爹爹就不会死,在Ye Family 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受其他人欺负。

  念头转动,叶南吟已是暗暗攥紧小手。

  *

  *

  *

  等Zhou Jia 来到偏院,客人已经等候多时。

  “科莫大使,稀客稀客。”

  Zhou Jia 面带笑意,moved towards 客人nodded 示意,同时吩咐张渐准备酒水:

  “寒舍简陋,莫要介意。”

  “客气了。”

  科莫的身高有两米出头,骨架宽大但少肌肉,看上去就像是一层皮包着骨头的骷髅。

  据说,这等体型是因为cultivation 特殊cultivation technique 之故。

  他身着绣有mysterious 金银纹理的长袍,外凸的双眼泛着灵光,以一种审视的态度打量着Zhou Jia :

  “听下人说,阁下这两个月一直在闭关?”

  “不错。”Zhou Jia nodded :

  “有什么问题吗?”

  “一个月前,Shi Family 的人找上山帮巡查院,说是自家Old Ancestor 失踪,Life Source 灵火也突然熄灭。”科莫双眼死死盯着Zhou Jia ,问道:

  “阁下那段时间,可曾出去?”

  “不曾。”Zhou Jia brows frowned :

  “Shi Family ?”

  “石鼎?”

  他似乎记得,此番外出前对方曾送来过请帖,邀请自己过去参加寿宴。

  “不错!”科莫nodded :

  “再过不久,就是石鼎四百八十岁的大寿,他impossible 在这段时间灭了自己的灵火远离。”

  “大使的意思是……”Zhou Jia 身躯前探,音带凝重:

  “石鼎出事了?”

  ”en. ”

  科莫冷着脸nodded 。

  他是天渊盟常驻鸾落城的Inspector Envoy ,负责处理此地事物,一位白银powerhouse 失踪可不是小事。

  “唔……”Zhou Jia 眼神闪动,面色渐渐变的阴沉,声音更是微提:

  “大使如此overbearing ,莫非是认为此事与周某有关?”

  “……”科莫张了张嘴,闷声道:

  “Brother Zhou 误会了,我说话的语气一直如此,不过事关重大,作为Inspector Envoy 我有责任调查清楚。”

  “知道是谁下的手,也是对诸位白银的负责,你说是吧?”

  ”en. ”Zhou Jia indifferent expression :

  “周某这段时间确实一直在闭关cultivation ,甚至若非大使告知,还不知石鼎已经出了事。”

  “此事与我无关!”

  最后一句,斩钉截铁。

  “石鼎有着白银fourth rank 的cultivation base ,贴身带着的元磁Yin-Yang Mirror 也是一件Supreme Treasure ,实力不可谓不强。”科莫却充耳不闻,继续道:

  “能杀死他的人,定然不弱。”

  “是。”Zhou Jia nodded :

  “周某曾与石兄切磋过,对他的源术深感佩服。”

  石鼎的年纪也已不小,与他、Qian Jizi 差不多,cultivation base 都已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只能打磨martial skill 源术。

  与Zhou Jia 不同。

  石鼎已经放弃挣扎,现如今安享天伦,为子孙后代谋福,算是一位harmless to humans and animals 的白银。

  想不到。

  竟然出事了!

  能杀死石鼎的,鸾落城can be counted on one’s fingers ,他恰好是其中之一,这也难怪科莫带着质疑而来。

  “Brother Zhou 。”

  科莫眼带探寻,问道:

  “以你这等年纪,闭关cultivation 怕是用处不大吧?”

  “是啊。”Zhou Jia 像是没有听出对方的unspoken implication ,揉了揉眉头,道:

  “闭关cultivation ,只是浪费时间,好在周某喜欢comprehend 各种method ,倒也不觉得枯寂、无聊。”

  “过日子,总要做些事打发时间不是?”

  “说的是。”科莫咧嘴轻笑,明明是想表达善意,奈何他的尊容让笑容透着股阴森恐怖:

  “听贾Hall Master 提及过,Brother Zhou 的言spirit technique mysterious 莫测,操控thunder 之法更是有着Ghost God 辟易之威。”

  “fourth rank 白银中,Brother Zhou 的实力可谓屈指难数。”

  “贾Hall Master 过誉了。”Zhou Jia 淡笑:

  “不过是沉浸时间久了,略有收获而已。”

  “so that’s how it is 。”科莫nodded ,随即状似随意问道:

  “其实以Brother Zhou 的实力,就算是在渊城也能寻个不错的差事,为何苦苦跋涉来这边荒?”

  “这……”Zhou Jia 迟疑了一下,方道:

  “周某想从边荒获得功劳,看能不能入手一份延寿宝药。”

  “延寿宝药?”科莫缓缓nodded :

  “看来,Brother Zhou 对自己的life essence 很在意?”

  “不错。”Zhou Jia 直言不讳:

  “我还不想死。”

  “Brother Zhou 。”科莫直起腰背,said resolutely :

  “听我一句劝,在边荒想要什么都没问题,但千万不要偏执,尤其是对你我这and the others 。”

  “黑暗母皇时刻都在诱惑着cultivation 之人,这些年,我见过太多求而不得的人投身黑暗。”

  投身黑暗,会失去自由,也往往能获得许多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东西。

  如:

  immortality !

  这对不少白银powerhouse 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诱惑,而有投身黑暗倾向的powerhouse ,对天渊盟来说就是一个随时可能爆发的炸弹。

  “这点请放心。”Zhou Jia 开口:

  “周某虽然不想死,却也更加不想成为他人的附庸、奴仆,届时生死不自由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那就好。”科莫咧嘴:

  “我就是随便问问,Brother Zhou 不要介意。”

  “对了,Brother Zhou 大概还不知道,想要投身黑暗,是需要拿东西献祭的,献祭之item 阶越高黑暗母皇的奖励也就越大。”

  “若是能献祭一位乃至多位白银的话……”

  他轻轻一笑,止住话头。

  …………

  科莫已经离开,Zhou Jia 依旧端坐不懂,面上looked thoughtful 。

  如Divine Domain 的黑暗Sovereign 。

  靠近鸾落城也有一位类似的存在,被人唤做黑暗母皇,与黑暗Sovereign 一样有着恐怖难测的威能。

  黑暗母皇不能靠近Ancient God 域。

  却指挥属于它的黑暗族裔经常侵犯,更是诱惑cultivation 之人叛逃,乃至侵蚀Ancient God 域领地。

  这些年Ancient God 域的范围一直在收缩,黑暗母皇功不可没。

  本以为,这等存在距离鸾落城还有很远,远到impossible 接触,但从科莫话里的意思来看。

  黑暗母皇的影响,everywhere 。

  “主家。”

  张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索:

  “院外来了三个人,说是答谢您的life-saving grace 。”

  “哦!”

  Zhou Jia 挑眉:

  “让他们进来。”

  片刻后。

  “史简!”

  “叶璃!”

  “叶南吟!”

  “叩见Senior Zhou !”

  下方,三人跪倒在地。

  史简complexion pale ,显然是重伤未愈;叶南吟年不过十岁,眼中可以看到有着明显的紧张。

  叶璃风华正茂,稍稍护着叶南吟。

  “Ye Family ?”

  “正是。”

  叶璃beautiful eyes 泛红,垂首道:

  “多亏前辈出手相助,才让南吟未曾遇难,若是连累了史big brother ,叶璃更是难辞其咎。”

  “我代兄长……”

  “谢过前辈!”

  说着,重重叩首。

  她听闻消息急急从康城赶来,依旧迟了一步,叶佶已经遇难。

  幸甚。

  因为史简的出手相助,侄女活了下来。

  叶南吟虽然年幼,也有样学样,以头撞地,不过眨眼功夫就把额头撞的铁青乃至浮现血丝。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