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368

  第368章 陷阱

  两人身化流光,朝鸾落城periphery zone 飞去。

  “因为身份多有不便,所以Poor Daoist 把歌女、child 养在外面,也正是因此,那child 少了与人交流的经验,不通人情世故,所以才更加让人放心不下。”

  Zhou Jia nodded 表示理解。

  两人飞行速度惊人,while speaking ,就已跨过云海、飞至一片jungle 上空,Qian Jizi 伸手朝下一指:

  “到了!”

  流光当空一折,落在林间一处僻静庭院内。

  院里别无他人,仅有一位貌美女子正在竹亭下教导一个十岁出头的少年读书、认字。

  “苦儿!”

  Qian Jizi 招手,两人闻声转身。

  见到来人,少年的面上当即浮现喜色,欢呼一声moved towards Qian Jizi 奔了过来。

  “爹爹!”

  “哎!”

  Qian Jizi 笑脸相迎,很难相信,这等宠溺般的笑意会出现在一位活了大几百岁的白银身上。

  貌美女子则态度恭谨,moved towards Zhou Jia 遥遥屈身一礼,侧脸半遮面颊,一副大家闺秀做派。

  “Brother Zhou 。”

  Qian Jizi 松开少年,引到Zhou Jia 面前:

  “就是他。”

  “嗯……”Zhou Jia 审视少年,缓缓nodded :

  “根骨清奇,底蕴深厚,看来道兄很是用心啊。”

  “是。”

  Qian Jizi 轻叹:

  “老来得子,儿女们承欢膝下,谁人不想?他们母子俩,应该是Poor Daoist 最后的心结了。”

  ”en. ”

  Zhou Jia 面露沉吟,扫眼周遭后,大手一伸,闪烁着丝丝电光的雷斧神杖已然出现在掌中。

  “Brother Zhou 。”Qian Jizi face changed :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Zhou Jia 微微后退一步,眼带凝重:

  “就是……,感觉有些不对劲。”

  这里算不上荒山野岭,却也绝对是人迹罕至,妇人、少年看似正常,Qian Jizi 也是一脸溺爱。

  但不知为何,一切正常的情况下让他心生警兆。

  危险!

  天启星不知何时,开始绽放灵光,缓慢旋转。

  “道兄。”

  目视Qian Jizi ,察觉到周围的气氛越来越不对,Zhou Jia 的面色越发阴沉:

  “这是怎么回事?”

  “唔……”Qian Jizi 眼神变换,见他神情凝重,突然垂首轻叹:

  “道兄好敏锐的感知。”

  “既如此,”

  “出来吧!”

  “嗡……”

  他tone barely fell ,一团朦胧清光就已笼罩偌大庭院,上空高悬的烈日也化作一面古朴copper mirror 。

  笑意盈盈的少年、气质端坐的美妇缓缓转首,面上皮肉剥离,露出下面扭曲的腐肉。

  明明应该散发恶臭气味的腐肉,竟是隐有暗golden 泽。

  “元磁Yin-Yang Mirror !”

  Zhou Jia 目视上方,表情阴沉,又looked towards 少年、妇人,咬牙道:

  “golden armor 尸!”

  墟界的尸体,经由血月映照,会异化为行尸,随着时间的推移、Corpse Qi 的积累,行尸渐渐化作zombie 、铜尸……

  而golden armor 尸,则是堪比白银powerhouse 的存在。

  它们flying through the skies or escaping through the ground ,fleshy body 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无惧源术secret technique ,其中的Peak 存在甚至可以生撕seventh rank 白银。

  当然。

  这等存在少之又少,impossible 听从Qian Jizi 的吩咐,面前的两具golden armor 尸最多有fourth rank 白银的实力。

  反倒是上方的元磁Yin-Yang Mirror ,代表的人物更加危险。

  ”pa 啪……”

  清脆的掌声响起,不远处空气晃动,one silhouette 悄然浮现,轻击双掌、眼带赞叹看来:

  “不愧是Brother Zhou ,诚于大道,竟能一眼就察觉到异样,佩服佩服!”

  “石鼎!”目视来人,Zhou Jia 双眼收缩:

  “果然是你,你竟然还敢出现在鸾落城附近!”

  “this Shi 对别的地方不熟,唯有这边有些old friend ,也就只能在这附近厮混了。”石鼎the name speaks for itself ,身形如山石、气息似铜鼎,一步步踏来好似山峦平移,让人involuntarily 呼吸急促:

  “even more how ……”

  “现如今科莫已去,贾黯守在城内,偌大鸾落城又有几人能让this Shi 避让?就凭那个新来的little girl ?”

  他咧嘴一笑,身上气息涌现。

  五阶!

  且绝非初入五阶的realm 。

  那种黑压压无穷无尽的气息,放眼鸾落城,能够压制的怕也不过五指之数,他确实有资格口出狂言。

  短短数年,他的cultivation base 竟然增加那么多?

  “所以……”

  Zhou Jia 沉声开口:

  “当年Qian Jizi 从伱手中逃走,是你故意的?此番把我引来,莫非道兄也想走姓石的老路。”

  后一句,则是looked towards Qian Jizi 。

  “哎!”

  Qian Jizi hearing this 轻叹,面色复杂:

  “Brother Zhou 猜的没错,当年若非石兄show mercy ,Poor Daoist 绝难逃命,而且……,我也不想死。”

  “你不想死,就要害我?”Zhou Jia 怒道:

  “道兄,你别忘了Shi Family 的下场,因为石鼎,Shi Family 上上下下数百口可是被杀的thoroughly !”

  “是啊,我当然知道。”Qian Jizi 开口,神情轻松:

  “所以这几年我已经把Shi Family 真正重要的后人暗中送走,至于剩下的,死了也无所谓。”

  Zhou Jia 一滞。

  对方为了今天还真是煞费苦心。

  先是以重伤让人松懈,更拿出自己多年的积累广结善缘,让人以为他在处理自己的身后事。

  实则,暗中送走bloodline 后人,设下陷阱asking monarch to enter the urn 。

  为了计划完美。

  Qian Jizi 甚至装病装了三年多,三年多来obediently and honestly ,把Inspector Envoy 科莫都给熬走,才真正开始动手。

  选的人,还是孤家寡人、独来独往的Zhou Jia ,甚至带来了两头golden armor 尸和一位五阶白银。

  就连此地庭院,都设有Formation ,成绝杀之局。

  计划简直万无一失。

  就等动手!

  “Brother Zhou !”

  石鼎上前一步,道:

  “你能在cultivation 之法绝迹之地修至现今的realm ,innate talent 、努力可见一般,难道甘心life essence 耗尽?”

  “这些年,你secluded bitter cultivation ,cultivation base 又有什么增进?”

  “看着苦苦cultivation 的同道one after another 耗尽life essence 而死,那些实力不如我等的长生种、Legendary 种却能千万年不朽,你难道甘心?”

  “来吧!”

  both of his hands 伸展,面泛真诚:

  “万物终结寂灭,唯黑暗不朽,Brother Zhou 何不与我等一般,投身黑暗,获得母皇厚赐以得永恒。”

  Qian Jizi frowned ,面泛不虞,却也没说什么。

  Zhou Jia 是他挑选的祭品,以此来换取黑暗母皇的恩赐,增加cultivation base 延续寿数,可没想过要拉着对方一起投身黑暗。

  不过。

  石鼎既然已经开口,他也不敢拒绝。

  “抱歉。”

  Zhou Jia 抿了抿嘴,道:

  “石兄好意心领了,不过周某没兴趣信奉黑暗母皇。”

  “……”

  石鼎动作一顿,面泛遗憾:

  “那可真是可惜。”

  “没什么。”Zhou Jia 淡笑:

  “周某现在过的也挺好,倒是两位,未必能够如愿。”

  “en? ”石鼎挑眉:

  “怎么,Brother Zhou 难道以为自己还能逃得出去?”

  “逃?”Zhou Jia 摇头:

  “周某为何要逃?”

  “不逃?”石鼎眯眼,心中subconsciously 泛起古怪:

  “久闻Brother Zhou 实力了得,不过你要是认为只凭strength of oneself ,就能对付我等,就太过天真了。”

  Qian Jizi 更是面泛冷笑,佝偻的身体缓缓挺直,身上奄奄一息的气息也显露出狂暴之意。

  “有石兄在,周某自非对手。”Zhou Jia nodded, said :

  “好在,周某并不是一个人来的。”

  “en? ”

  “什么?”

  Qian Jizi 、石鼎hearing this 一愣,两头golden armor 尸也瞬间绷紧身体,背部微躬,口鼻冒出浓郁白烟。

  “Brother Zhou !”

  突然,一个声音从庭院外传来:

  “看来你的猜测是对的,Qian Jizi 果然有问题!”

  音落。

  一男一女并肩出现。

  更有一火红、一red white 两柄Flying Sword 娇夭而起,见过交错纵横,把此地庭院给牢牢困在其中。

  “莫山京!”

  Qian Jizi 面色一沉:

  “你们夫妇也来了!”

  “不止。”一个清脆之声响起:

  “石鼎!Qian Jizi !”

  “你们身为天渊盟白银,受盟internal strength 法,数百年来得无数资助,竟选择叛逃,还杀死同道,罪无可赦!”

  “云海棠!”

  “新任Inspector Envoy !”

  Qian Jizi 、石鼎的面色再次一变。

  “haha ……”

  石鼎突然放声朗笑:

  “好一个Zhou Jia ,好一个新任Inspector Envoy ,Qian Jizi 你这old bastard 果真靠不住,什么事都要坏在你头上。”

  “不过!”

  他双眼一缩: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拿下this Shi ,不过是痴心妄想!”

  莫氏夫妇、云海棠实力不弱,但都是Grade 3 白银,就算有secret technique 也强不了哪去,关键是这里距离鸾落城太近。

  一旦动手,定然会引来其他expert 。

  Qian Jizi 的计划已然不成,逃命应该还没问题,甚至加把力,还能把困在庭院里的Zhou Jia 杀死。

  Zhou Jia !

  想到此人,一股难以遏制的killing intent 就从两人的心头浮现。

  “是吗?”

  虚空中,一个冷icy voice 响起:

  “如果再加上我哪?”

  云层洞开,一个如高大骷髅的silhouette 从上方缓缓飘落,金银交错的灵光压向整个庭院。

  “科莫!”

  目视来人,石鼎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你没走?”

  Qian Jizi 更是面色煞白,眼中满布绝望。

  前一任Inspector Envoy 科莫有着五阶白银的cultivation base ,实力更是恐怖,因杀伐果断,在鸾落城的威望比贾黯还高。

  他,

  竟然出现在这里!

  “我如果没走,你又岂会露面?”科莫冷笑:

  “可惜,若不能彻底除掉你,我又岂会甘心离开?”

  他确实走了。

  但在得到云海棠的消息后,立马赶了回来,倒不是真的责任心够强,而是想分润功劳。

  况且,他确实恨极了石鼎,对方可是差点让他回不来渊城。

  “前辈。”

  云海棠低声开口:

  “Brother Zhou 还陷在Formation 里,先把他救出来。”

  ”en. ”

  科莫面色不变,flicks with the finger ,虚空中一团混黄之气凝结,化作一块巨大的山石轰然落下。

  源术——唤石法!

  这是一门极其普通的源术,但经由科莫之手,summon 的山石堪比小山,下压之力更是惊人。

  ”Start!”

  下方,石鼎也大吼出声。

  悬在半空的元磁Yin-Yang Mirror 照射两道灵光。

  一道把Zhou Jia 笼罩,一道轰向山石,Magnetic-Essence Force 爆发,小山般的山石当即炸成无数碎块。

  庭院内。

  两头golden armor 尸低声怒吼,脚下地面轰然炸开,silhouette 瞬间disappeared ,朝Zhou Jia 所在扑了过去。

  “ao !”

  声音还未传出,碰撞就已出现。

  元磁Yin-Yang Mirror 罩落的灵光,让Zhou Jia 欲要移动的身形猛然一滞,不得不直面两头golden armor 尸的围攻。

  “定!”

  天音!

  言出法随。

  虚空一滞,冲来的golden armor 尸slightly paused ,不过恐怖的力量转瞬轰破禁锢,逼至Zhou Jia 面前。

  但下一瞬。

  一股强悍的冲击波横扫而来。

  百战天罗!

  Zhou Jia 手持雷斧神杖,轻轻一顿地面,无数道内蕴Power of Thunder 的罡劲四下横扫,把来袭的golden armor 尸生生逼退。

  “pu! ”

  就在这时,一截Azure Bamboo 贯入罡劲之中。

  Zhou Jia face changed 。

  “bang! ”

  Azure Bamboo 爆开,好似粘稠液体般的lava 狂卷,灰尘化作蘑菇云在高空舒卷,垂下道道烟絮。

  偌大庭院,瞬间焚烧殆尽,泥土也被高温化作琉璃。

  Thunder Fire 竹!

  Qian Jizi 的看家把戏。

  百战天罗的防御毫无weak spot ,可无视来自任何方向的攻击,却也因太过完善而摊薄防御。

  Thunder Fire 竹use point to break surface ,Zhou Jia 也无计可施。

  “shua!”

  ”shua shua !”

  golden armor 尸不通源术、不动martial skill ,只是单纯fleshy body 强悍,就可与白银比肩,可想它们的fleshy body 有多强。

  力量,又该有多大?

  狂卷的lava 被它们无视,距离爆发推举着身体冲向爆炸核心,锋利的手爪当空交错。

  “pu chi ……”

  “遭!”

  “Brother Zhou 小心!”

  庭院外围。

  莫氏夫妇、云海棠刚刚轰碎此地Formation ,就见到Zhou Jia 的silhouette 被golden armor 尸切碎,面色不由大变。

  “haha ……”反倒是Qian Jizi ,面泛狂喜,从怀中拿出一枚形如眼珠的怪石,raised high :

  “黑暗母皇,虔诚的信徒在此……”

  “住口!”正在上空与科莫对峙的石鼎突然怒吼:

  “停下blood sacrifice ,他还没死,那是Avatar Technique !”

  “en? ”

  Qian Jizi face changed ,背后crash-bang 冒出无数Azure Bamboo ,好似章鱼的触手moved towards 身后某处疯狂舞动。

  one silhouette ,凭空浮现。

  silhouette 手持法杖,朝前轻轻一点,同时口吐真言:

  “雷!”

  法杖顶端,lightning 汇聚,随即朝前爆开。

  “bang! ”

  狂暴的thunder ,瞬即席卷前方一切。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