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369

  第369章 无想十剑

  Qian Jizi 身躯翻滚,背后千百竹节疯狂舞动,在thunder strikes 下足足飞出hundred zhang 之远,才稳稳落地。

  虽然他反应及时,后背终究还是受了伤,皮肤一片焦黑,隐约可见内里跳动的脏器。

  “好!”

  “好得很!”

  目瞪Zhou Jia ,Qian Jizi 牙关紧咬:

  “想不到Poor Daoist 竟然看走了眼,你是怎么发现不对的?”

  Zhou Jia 耸肩。

  有着天平星善恶特质在,就阁下身上那红的发黑的恶意,只要自己不瞎,岂会看不见。

  三年前就知道你不对劲。

  只不过当时的Qian Jizi 身受重伤,对他人心怀怨恨也很正常,这次却是专门邀请自己单独过来说是有事相商。

  岂能没有防备?

  早在来之前。

  Zhou Jia 就已暗中通知了莫氏夫妇和云海棠,有备无患。

  结果……

  不出所料!

  甚至还钓出了石鼎这条大鱼。

  “道兄。”

  Zhou Jia 慢声开口:

  “你现今还未铸成大错,悔悟还来得及,不如与我们一同除掉石鼎,将功赎过回去受罚。”

  “也许,天渊盟会leave a way out 也说不定。”

  “我呸!”

  Qian Jizi 怒吐口水,全然没了往日的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怒道:

  “放伱娘的狗臭屁,Poor Daoist time is limited ,回去也是受罪等死,倒不如杀了你当祭品供奉黑暗母皇,待我实力大进未必就走不了。”

  “受死吧!”

  音落,他背后Azure Bamboo 乱舞,道道灵光飙射而来。

  天渊盟对待叛徒的做法向来残酷,而且一旦投身黑暗永无脱身的可能,他已经没了退路。

  现如今,

  唯有一搏!

  “crash-bang ……”

  about one zhang long 的Azure Bamboo 有着诸多枝节,在Qian Jizi 背后无序伸展,好似章鱼的触手,灵活摆动。

  细细看去。

  那Azure Bamboo 内部有着诸多纹路,像是经络、电路,让source power 按照一定的规律传输,乃至释放。

  就连Qian Jizi 的身体,似乎也已Azure Bamboo 化。

  整个人就像是一件精密的机器,运转复杂的程序,把白银realm 的source power 以特殊方法运转。

  进而爆发出强大的毁灭力。

  这种情况……

  有些像工族的机械改造。

  不过两者之间有着极大的不同,机械改造是舍弃fleshy body ,而Qian Jizi 则是把身体Azure Bamboo 化。

  工族的机械改造,已经can’t be considered 人。

  而Qian Jizi ,fleshy body 还是fleshy body ,只不过因为cultivation technique 之故,多了些Azure Bamboo 特性,可供source power 转换。

  两者并无高下之分,只是选择不同。

  “彭!”

  念头转动,Zhou Jia 轻顿手中的雷斧神杖,一股内藏thunder 的罡劲凭空而出,绕身旋转不休。

  百战天罗!

  战斗之初,先把自己给护住,以防sneak attack 。

  与此同时,他口吐真言:

  “定!”

  来袭的灵光陡然一滞。

  “灭!”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突然化作black and white, two colors ,灵光也无声无息分解。

  “雷云锁链!”

  手持雷斧神杖遥遥一滞,无数thunder 自虚空冒出,化作一根根巨大的锁链缠向Qian Jizi 。

  “万雷落!”

  再次口诵真言,激发源术。

  无数道lightning 破空而出,轰向下方silhouette ,一时间只听雷声轰鸣、但见电光闪耀,不见Qian Jizi 身形。

  真言、源术相继激发,体内的source power 也不由一弱,Zhou Jia 缓了口气,稍稍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庭院Formation 早已破碎。

  莫氏夫妇御使的明雪剑、三劫火先行一步攻来,sword light 交错,与一位golden armor 尸撞在一起。

  莫要看Zhou Jia 轻轻松松就把两头golden armor 尸推开,换做莫氏夫妇,远没有那么轻松。

  墟界万物沉沦。

  但凡被红月照过的尸体,都会发生异化,变成行尸。

  行尸凝聚怨气、Corpse Qi 、Yin Qi ,经由不知多少千年、万年的积累,才有机会进化为golden armor 尸。

  golden armor 尸出世,方圆百里barren 。

  无数生命的气息被其掠夺,助其成就不朽之体。

  它们的fleshy body 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力能催山裂海,速度宛如电闪,单凭身体素质就可硬抗白银powerhouse 。

  即使是明雪剑、三劫火这等锐利兵刃,也不能重创。

  “叮叮……当当……”

  碰撞声响起。

  golden armor 尸大嘴张开,獠牙嘶吼,浓郁的Corpse Qi 喷向双剑,十指锋利的爪子更是疯狂挥舞。

  刚刚冲击庭院的莫氏夫妇见状面色一沉,不得不抽身后退,在远方御使双剑与之厮杀。

  好在作为炼器expert ,明雪剑、三劫火品阶不凡,划过golden armor 尸,也能在它身上留下道道伤口。

  尤其是双剑合璧,更能斩出巨大裂口。

  只需要避开正面相撞,给予足够的时间,就可磨死对手。

  相较于他们,从另一个方向冲进来的云海棠则要轻松许多,她手持宝剑直面一头golden armor 尸。

  “无想十剑!”

  “First Style ——风无影、云无踪!”

  宝剑轻挥,silhouette 突兀disappeared ,迎面而来的golden armor 尸一愣,还未回神身上就已出现道道裂口。

  更有丝丝缕缕的sword qi ,moved towards 体内深入,欲图绞灭Corpse Qi 。

  风,

  无影无形。

  来袭之际却也无处躲避。

  此即云海棠的Sword Art ,竟如真的身化清风,sword qi 融于其中,以达到伤人而己不伤的目的。

  “ao !”

  golden armor 尸仰天怒吼,双手疯狂舞动,却触碰不到丝毫对手的影子,反到身上伤口不断增加。

  zombie 终究是zombie 。

  它们虽然fleshy body 强悍,却缺乏智慧,一切全凭本能。

  虽然实力不弱,但面对莫氏夫妇、云海棠的妙法,终究处于下风,不过要彻底斩杀也非易事。

  天空。

  科莫单手前伸,手臂上浮现十八枚圆滚滚的宝珠,伴随着宝珠闪烁,one after another formidable power 强大的源术相继激发。

  石鼎钢牙紧咬,一边御使元磁Yin-Yang Mirror 疯狂照射strikes ,一边施展movement method ,想要靠近科莫。

  两人纠缠在一起,倒是难分伯仲。

  胜局明显倾向于科莫and the others ,不提云海棠、莫氏夫妇大占上风,这边的动静肯定已经惊动鸾落城。

  待到贾黯赶来,一切都成定局。

  speaking of which 似乎Time Flow Speed 很慢,实则这一切都在Zhou Jia 扫眼的瞬间发生。

  “bang! ”

  一根根粗大木桩拔地而起,木桩彼此交错,把Qian Jizi 藏于其中挡住thunder ,同时无数光线交错袭来。

  光线细如蚕丝,来势极快,与百战天罗罡劲一触,当即发出zi zi 之声。

  Zhou Jia 定神,持杖口吐真言:

  “破!”

  言出法随,音波震荡八方,不止来袭的光线崩散,就连Qian Jizi 所在地面也被轰出个大洞。

  天音特质,用来对敌委实方便。

  这种站着不动,举手抬足、口吐真言就压制对手的手段,更是惬意,难怪都愿意当法爷。

  就连Zhou Jia ,都有些沉迷其中。

  “好一个言spirit technique !”

  Qian Jizi 身体趴伏,背后竹节拖拽着他的身体飞速移动,不时挥舞双手,激射道道灵光:

  “难怪在贾Hall Master 那里你的评价那么高。”

  “你也不差。”

  Zhou Jia 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言spirit technique 、风雷Heavenly Book 相继施展。

  Ancient God 域万族stand in great numbers ,Divine Ability secret technique 无穷,更有完整的白银cultivation 之法,这点远比洪泽域要强。

  此番算是他首次正式与其他白银为敌,自然十分慎重。

  相较而言。

  这里的斗法远没有洪泽域好看,那边动辄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崩山裂海,波及几十上百里乃是常态。

  这里白银powerhouse 的手段,则较为凝聚。

  灵光聚于一线、凝at one point ,看似毫unremarkable ,实则杀伤力极其恐怖。

  movement method 、martial skill 、源术,更是得到完美统御。

  同阶之间。

  洪泽域的白银远非Ancient God 域powerhouse 的对手!

  莫看Zhou Jia 身上有着诸多源星特质加持,在洪泽域动辄比肩五阶、sixth rank ,在这里却未必。

  当然。

  对付一位fourth rank ,还不难。

  “道兄。”

  Zhou Jia 挥动雷斧神杖,summon 出无边落雷moved towards Qian Jizi strikes 不断,口中悠闲道:

  “如果你只有这点ability 的话,今日怕是拿不下周某,倒是你可能会有些危险。”

  “hmph! ”

  Qian Jizi coldly snorted ,背后竹节绽放,身形瞬间分化五六个illusory shadow ,illusory shadow 真真假假,一时难辨。

  真假illusory shadow 迎面扑来,作势欲攻。

  “唔……”

  Zhou Jia 眉峰微皱,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背后虚空晃动,一根palm-size 的青玉竹片凭空浮现。

  竹片当空轻颤,猛然下击。

  “shua!”

  百战天罗的罡劲与竹片一处,Power of Thunder 爆发,竟丝毫未能阻止竹片,反到被它尽数吞噬。

  竹片来势不变,倏忽化作十zhang or so 大小,朝下fiercely 一拍。

  “bang! ”

  大地轻颤。

  地面猛然下陷三丈,内里的一切尽数压扁。

  一击击中,Qian Jizi 面上却无丝毫得意,反到silhouette 一翻,把场中的illusory shadow 尽数收拢到一起。

  更是牙关紧咬:

  “该死!”

  “又是雷Avatar !”

  “千机竹!”Zhou Jia 的silhouette 出现在半空,微微额首:

  “不愧是道兄炼制数百年的玄兵,formidable power 了得,若周某真的挨上一记,确实没把握抗下。”

  “可惜!”

  他轻举雷斧神杖,面色一沉:

  “到此为止了!”

  “风雷起!”

  天音!

  五雷!

  两种特质加持。

  风雷激荡。

  漫heavenly thunder 霆凭空浮现,如Peerless Blade 客在挥舞兵刃,one after another 弧形blade light 电闪而出,Qian Jizi 瞬间被彻底覆盖。

  ”Ah!”

  漫heavenly thunder 霆strikes 下,Qian Jizi 仰天怒吼,千机竹也折返回防:

  “不要小看我啊。”

  “千机百裂!”

  “go die for me !去死!”

  “ka-cha 嚓……”

  one after another 裂痕出现在千机竹、背后竹节之上,随即轰然碎裂,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无序激射。

  破碎的竹片,只要遇到foreign object ,就当场爆开。

  一团团斗大烈焰在场中接连爆开,好似千万梨花绽放,magnificent 却又蕴藏无穷murderous intention 。

  尤其是攻势较为集中的上方,更是遍布竹片。

  Zhou Jia 微眯双眼,雷斧神杖softly trembled 。

  瞬间。

  诸多thunder 齐齐一滞。

  随即狂风席卷,lightning 旋转而出,以Zhou Jia 为核心一层层荡开,漫heavenly thunder 霆精准无比轰向每一枚竹片。

  thunder 狂暴、难以操控。

  但在他的手中,暴躁的Power of Thunder 却柔顺如水,心动则雷至,源术至此层次已至化境。

  就连上方的科莫,见状都不由挑了挑眉。

  如此formidable power ……

  这位Zhou Jia ,实力确实已经超过fourth rank !

  “雷!”

  Zhou Jia 轻按雷斧神杖,一抹thunder 突兀浮现,划过漫heavenly thunder 光、烈焰,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落。

  Qian Jizi 还未回神,眼眸就被那森冷、肃杀的thunder 占据。

  完了!

  他心泛绝望,面露苦涩笑意,随即头颅微微后移,脑门正中已然被thunder 轰开一道破洞。

  脑浆、鲜血、木屑从破口飞出。

  “呵……”

  意识沉寂的最后,Qian Jizi 眼泛cold and severe 之色,心口一团清濛濛光晕随即炸开。

  “爆!”

  不好!

  身在半空距离最近的Zhou Jia immediately 察觉不对,身形一晃,Heavenly Peng 纵横法施展,朝后飞退。

  下一瞬。

  “bang! ”

  一团刺目清光在场中浮现。

  Qian Jizi cultivation 数百年的青元核心被其生生引爆。

  他那半Azure Bamboo 化的身体瞬间暴碎,清光继续扩张,不过眨眼之间,就把整个庭院包裹。

  且,

  继续朝外涌动。

  所过之处,万物俱焚。

  “轰隆隆……”

  房屋、山石在朦胧清光下粉碎,游荡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source power 也被推开,莫氏夫妇更是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而云海棠,也被生生从sword intent 中逼出真身。

  面对来袭的清光,她face changed ,再想躲避已然来不及,even more how 身边还有一头发疯的golden armor 尸。

  遭!

  心生警兆,她subconsciously 摸向胸口。

  就在这时。

  “定!”

  一个声音响起,空间猛然一滞。

  “走!”

  Zhou Jia 出现在云海棠身边,大手一带,两人瞬间闪现里许开外。

  “轰……”

  静滞的清光仅仅停顿了一刹那,就把两人之前所在地淹没,golden armor 尸也咆哮着被卷走。

  several li 开外。

  云海棠俏面发白,看着被犁平的大地,心口飞速跳动。

  刚才那等情况,她已经没有避过去的可能,死倒是不会,却会浪费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当下眼带感激looked towards Zhou Jia :

  “Brother Zhou ,many thanks 了!”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Zhou Jia 轻轻摆手:

  “先把golden armor 尸料理了再说。”

  golden armor 尸不愧是fleshy body 强悍的异类,即使是Qian Jizi 的self-destruct ,竟然也未能真正重创,还兀自狂吼。

  ”en. ”

  云海棠重重nodded ,俏面含煞:

  “我来!”

  音落,身躯电闪射出,手中宝剑斜指。

  无想十剑!

  Fourth Style ——善攻者,动于Nine Heavens 之上!

  “shua!”

  云层裂开,娇夭sword qi 当空盘旋,好似Nine Heavens 之上的Divine Dragon ,moved towards 下方的渺小silhouette 投来目光。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游荡的source power 受其感召,飞速汇聚。

  更有一股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律动传来,在空中荡漾。

  Zhou Jia 面色一凝,心中陡生惊疑不定之感。

  sword intent ?

  明明只有third rank 白银的cultivation base ,但这股强横无比,甚至让他也心惊肉跳的压力是怎么回事?

  这股力量,似乎迥异于他毕生所学。

  惊悚!

  强大!

  unimaginable !

  与洪泽域乃至这些年见过的martial skill 、源术相比,无想十剑,似乎多了一种直指根本、内核的东西。

  “受死!”

  云海棠的娇喝响起,Zhou Jia 也瞬间回神,眼眸中但见剑light flashed 而过,下方的golden armor 尸已经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无想十剑?

  这就是黄金realm 的martial arts !

  “唔……”

  Zhou Jia 面露沉吟。

  formidable power 确实了得,只可惜施展之人的实力不怎么样,若是换做他来抵挡,未必拦不住。

  这边厢。

  莫氏夫妇也已联手解决掉另外一头golden armor 尸。

  四人汇聚,也无需多说,当即腾空而起冲向仅剩的战场,thunder 、Flying Sword 先一步朝石鼎招呼过去。

  “万物终将寂灭!”

  石鼎御使元磁Yin-Yang Mirror 拼命抵挡,却已明白自己必死无疑,兀自仰天怒吼:

  “唯黑暗永存!”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