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370

  第370章 来客

  科莫对敌石鼎,本就处于上风,现今又有Zhou Jia 四人前来相助,瞬间把局势牢牢控制。

  “小心!”

  他御使十八枚宝珠,放出道道灵光,把石鼎困住原地,身形却不进反退,面上更露出谨慎:

  “提防他狗急跳墙。”

  几人会意。

  Qian Jizi 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现如今胜券在握,自不必冒险。

  ”Ah!”

  石鼎仰天怒吼,身上的气息越发不稳。

  元磁Yin-Yang Mirror 在他的操控下,several li 之地磁场混乱、Overturning Heaven and Earth ,化作一处混乱无序所在。

  不论是灵光、thunder 、sword qi ,尽皆不能靠近。

  “定!”

  “风雷!”

  Zhou Jia 口吐真言,summon thunder strikes ,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的thunder 与混乱的Magnetic-Essence Force 碰撞出无数光屑。

  也轰的石鼎连连后退。

  相较于莫氏夫妇、云海棠,他的攻势已经能够威胁到对方,却依旧生出一股无力感。

  那扭曲的Magnetic-Essence Force ,好似一切源术的克星,单凭风雷Heavenly Book 上的记载的,几乎impossible 攻破。

  主攻之人,还是科莫。

  五阶!

  Ancient God 域的五阶,每一位都是六边形、flawless 、全方位的expert ,更有secret technique 、玄兵在身。

  即使单方面稍弱,也绝非fourth rank 可比。

  “轰隆隆……”

  石鼎怒吼,元磁Yin-Yang Mirror 绽放灰蒙蒙光晕,化作道道光柱横扫,逼得众人不停的躲闪。

  ”Ah!”

  “黑暗永存!”

  他双目圆睁、身躯前冲,电闪般扑向Zhou Jia 、莫氏夫妇。

  “一起死吧!”

  “轰……”

  一团black light 自石鼎体内爆发,瞬间化作一个黑洞,把三人牢牢定在原地,且一点点朝内里拉扯。

  黑洞就像是Devouring All Living Things 的巨口,把投入其中的一切化作虚无。

  就连灵光、thunder ,也不例外。

  里许之内的树木拔地而起,无数碎石受其牵引,各种杂物更是汇成龙卷被黑洞吞噬。

  “定!”

  Zhou Jia 口吐真言。

  真言之力只坚持了一瞬就告崩溃,莫氏夫妇御使双剑抵挡,依旧一点点moved towards 黑洞移动。

  石鼎选择的目标很明确。

  五阶的科莫实力了得,不会受制于他的反扑,云海棠背景深厚,身上应该有life-saving method 。

  唯有Zhou Jia 、莫氏夫妇,能拉着一起垫背。

  事实也确实如此。

  面对石鼎的疯狂self-destruct ,在外围打秋风的三人一时不察,被牢牢困在,眼睁睁看着危机临身。

  那吞噬一切的黑洞,拉扯着他们一点点靠近。

  “Brother Zhou !”

  云海棠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提剑就欲帮忙。

  “别过去。”

  科莫面色阴沉,伸手虚拦:

  “这是黑暗一系的forbidden spell 大黑暗天,可吞噬一切,人多无用,反而会让它的formidable power 越来越大。”

  ”Ah!” 云海棠面泛焦急:

  “那怎么办?”

  “别急。”科莫眼神闪动:

  “大黑暗天消耗的是石鼎的本源,只要本源消耗殆尽,就会失去支撑,他们未必不能坚持下来。”

  “如果不能哪?”

  “……”

  科莫没有吭声。

  斗法,

  哪有不死人的?

  尤其是对付的还是一位五阶白银,这等存在的临死反扑,就算是他也不敢大意疏忽。

  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云海棠却已了然,心头不由一寒。

  明明大占上风,为什么还会死人?

  如果科莫知道她心中所想,肯定snort disdainfully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不出意外才是极少数。

  而且。

  这也不算意外。

  深不见底的黑洞越来越近。

  Zhou Jia 背后出现一根根thunder 锁链。

  锁链的一头深扎虚空,另一头把他牢牢缚住,但在前方庞大的吸力下,thunder 锁链一根接着一根断裂。

  他眼神闪烁,Sea of Consciousness 内诸多源星已经开始连续亮起,一股begin to stir 的力量,自体内涌现。

  相较于Zhou Jia ,莫氏夫妇则已面露绝望,他们距离黑洞更近,现如今已经看的清清楚楚。

  那山石、树木没入黑洞,瞬间散做虚无。

  无一例外!

  “shua!”

  突兀,一抹亮光横跨虚空。

  黑洞的吸力猛然一滞,不远处的Zhou Jia 双眼一亮,Heavenly Peng 纵横法took out ,化作一stream of light 掠过莫氏夫妇。

  流光一折,带着三人瞬间暴退several li 。

  “没事吧?”

  一个声音响起。

  “贾Hall Master !”

  “贾兄!”

  云海棠、科莫急忙朝来人施礼,面色也是一松。

  ”en. ”

  刚刚赶到的贾黯nodded ,手上那一人多高、色泽金黄的巨弓缓缓收缩,disappeared 。

  最后一刻,却是他bend bow and place arrow ,一击洞穿黑洞。

  也唯有sixth rank 白银的他,有实力做到。

  “贾Hall Master !”

  Zhou Jia 、莫氏夫妇也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朝对方遥遥拱手。

  “many thanks !”

  “应该的。”

  贾黯面无表情,伸手摄起石鼎留下的元磁Yin-Yang Mirror 等物,眼泛不屑coldly snorted :

  “叛徒!”

  “Brother Zhou 。”莫山京压下心头的惊惧,took a deep breath :

  “刚才many thanks 了。”

  若非Zhou Jia 出手,就算贾黯贯穿黑洞,他们夫妻怕也逃不掉大黑暗天最后一刻的吞噬。

  “客气了。”

  Zhou Jia 摆手:

  “两位有此一劫,还是因为周某,speaking of which 应该是在下道歉才是。”

  “不,不。”

  两人急忙谦让,倒也然彼此紧张的情绪平复下来。

  另一边。

  云海棠说明了一下情况。

  贾黯眼神闪烁,looked towards Zhou Jia :

  “此番能识破Qian Jizi 的阴谋,连带诛杀藏起来的石鼎,看来都多亏了Brother Zhou 的Divine Vision 识人。”

  “贾Hall Master 说笑了。”

  Zhou Jia 轻叹:

  “若非Hall Master 来的及时,我等……”

  说着,轻轻摇头。

  “一码归一码。”贾黯said with a smile :

  “Brother Zhou 识破黑暗母皇的计划,协助Inspector Envoy 诛杀叛逆,按规矩可得三个大功,这several decades 就不用忙碌了。”

  前来边荒的白银,都有一定的任务,需要获得功劳证明自己不是在混日子。

  有了三个大功。

  三十年内,Zhou Jia 不用为功劳操心,还能从天渊盟换些需要的东西。

  这倒是好事!

  他眼神微动,缓缓额首。

  “贾Hall Master 。”

  这时,莫夫人开口问道:

  “不知道Qian Jizi 的后代bloodline 如何处理?”

  “杀!”

  贾黯面色一沉,音带肃杀:

  “这等事,向来有杀错无放过。”

  “可……”莫夫人道:

  “Qian Jizi 这些年已经把重要的后人迁走,剩下的多是无辜之辈,Hall Master 能否show mercy ?”

  “en? ”贾黯brows slightly wrinkle :

  “莫夫人何意?”

  “Hall Master 。”莫山京上前一步,拱手道:

  “我们夫妇与Qian Jizi 一个在山脚、一个在山腰,Zhang Family 逢年过节都有孝敬,有些后辈更是看着他们长大。”

  “心中,难免不忍。”

  Zhou Jia 眼神微动。

  他身边的管事张渐也是Zhang Family 嫡系血亲,不过以他的身份,庇佑一个人应该不是难事。

  “Master Mo 。”

  科莫摇头,道:

  “我知道你们夫妇心善,照拂Zhang Family 人也是好意,但谁能保证Qian Jizi 没在自家后人中留下黑暗母皇的信徒?”

  “除恶务尽,不可留有余地!”

  “可是……”莫夫人上前一步,道:

  “这其中,怕是多有无辜。”

  “en? ”贾黯开口:

  “确实会有无辜,但出了事莫夫人愿意担责吗?你们夫妇愿意保证,Zhang Family 不出黑暗母皇的信徒?”

  “……”

  莫氏夫妇complexion stiffened 。

  科莫、贾黯岂会不清楚Zhang Family 人无辜?

  他们很清楚。

  但向上面保证鸾落城的安全是他们的责任,照顾ordinary person 、无辜者的情绪,却并不是。

  有杀错,无放过。

  向来如此!

  Shi Family 同样是因为石鼎而extinguish sect ,妇女老弱一个不留。

  他们只对上面人负责。

  “贾Hall Master 、前辈。”

  云海棠beautiful eyes 闪动,道:

  “其实无需如此,可以给Zhang Family 人打下心灵奴印,让他们做些低贱差事,如此有奴印在身发现不对也可随时灭杀。”

  “岂不one move, two gains ?”

  “en? ”

  贾黯挑眉,looked thoughtful 。

  心灵奴印是一种较为常见的控制人的源术,一旦打入奴印,那人的生死都在他人一念之间。

  如此,确实可以确保Zhang Family 人不会出乱子。

  若是不愿意……

  那就直接杀了!

  科莫则是摸了摸下巴,没有吭声,他已经不是鸾落城的Inspector Envoy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并不打算在这等事上掺和。

  “东山矿脉正缺少矿工,Zhang Family 有不少高品凡阶乃至黑铁,杀了倒不如让他们出些力。”云海棠继续道:

  “以劳工赎罪,有利可图。”

  “他们如果有了后人,也可交给其他人寄养,这样Zhang Family bloodline 也没有断绝,还能显出Hall Master 您的慈悲。”

  “唔……”

  贾黯眼神闪动,良久,方缓缓nodded :

  “云姑娘是新任Inspector Envoy ,既然你如此说了,贾某自无不可。”

  莫氏夫妇hearing this ,不由面上一喜:

  “many thanks 贾Hall Master !”

  贾黯hearing this 摆手:“要谢,就去谢云Inspector Envoy ,贾某可不乐意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many thanks 云Inspector Envoy 。”两人急忙转身。

  “是两位心善,海棠没做什么。”云海棠笑着摆手。

  这边厢。

  Zhou Jia 拱手提出告辞。

  “Brother Zhou 要走?”

  对于Zhou Jia ,科莫倒是很有兴趣,还打算邀对方好好聊聊,出言相邀道:

  “此番解决了石鼎、Qian Jizi ,为鸾落城除去一害,可喜可贺,正应设宴庆祝一番才是。”

  “我就不去了。”Zhou Jia 摆手:

  “周某嘴皮子笨,也不适合这等情况。”

  “可惜。”科莫叹道:

  “Brother Zhou 打算回去做什么?”

  “闭关。”

  Zhou Jia 开口:

  “此番一战,周某有了些领悟,打算闭关cultivation 一段时间。”

  “呃……”科莫张了张口:

  “好吧。”

  对此,其他几人则已习惯,也无人多劝。

  倒是在回去的路上,Zhou Jia 朝云海棠打听了一下无想十剑,这等黄金生灵所创的martial arts 。

  “天渊盟Peak 势力中,都有类似method ,统称为神技。”

  云海棠解释道:

  “当然,完整的无想十剑才是神技,我只修了前面几剑,最多算是伪神技,formidable power 也不算强。”

  “嗯……”

  “据说,神技是唯一可以真正伤到黄金Spiritual God 的技巧,apart from this 就算是formidable power 强悍的forbidden spell 也不能真正伤到黄金。”

  神技?

  伪神技?

  Zhou Jia looked thoughtful 。

  *

  *

  *

  时间流逝。

  从不以他人的意志改变。

  unconsciously 间。

  Zhou Jia 来鸾落城,已是过去了二十多年。

  这一日。

  big snowflakes 飘飞,清晨推开窗扇,地面已被厚厚的积雪覆盖,踏在上面creak creak 作响。

  “稀客。”

  Zhou Jia 披着斗篷,与两位来自渊城的老友行入一家Inn :

  “想不到,伱们竟然有时间来这里。”

  “一直都想来。”赵青萍摘下蓑衣,交由店家挂在墙上,慢声道:

  “不过坐一次Transmission Formation 可不便宜,这次也是与帝师搭伙才过来,看样子Elder Zhou 日子过得不错。”

  “还可以。”Zhou Jia 伸手示意:

  “坐!”

  “边荒不比渊城,较为贫瘠,也没有什么安全的好地方可供游玩,两位怕是不适应。”

  “还好。”布朗声音沉闷,扫眼周遭坐下,直言不讳:

  “这里确实较为落后。”

  渊城经由无数万年发展,有着诸多大城,源能技术运用到方方面面,确实非边荒可比。

  同样。

  在渊城白银powerhouse 不算什么,在边荒却属于Peak expert ,日子stronger and weaker ,还真不能一言蔽之。

  while speaking ,赵青萍、布朗也在审视Zhou Jia 。

  二十多年未见,对方越发显得苍老,虽然气息被secret technique 锁住,但Essence, Qi, and Spirit 的逸散瞒不住人。

  Zhou Jia 老了!

  cultivation base 不仅没有增进,反而有些许的后退。

  而他们,还有百十年的好日子可过,还能搏一搏。

  “speaking of which 。”Zhou Jia 为两人斟满酒水,道:

  “我来边荒的时候,帝师还未真正确定自己的去处,后来结果如何?”

  “我加入了博山堂的稽查队。”布朗耸肩:

  “托Elder Wan 的关系,一进去就是Captain ,倒是有不少地方可以捞到好处,也算过得去,就不知何时才能成Elder ,搁下手头上的差事。”

  “我运气更好。”赵青萍轻笑:

  “前些年换了个闲差,目前正尝试冲击fourth rank 。”

  Zhou Jia 笑着举杯。

  在布朗、赵青萍身上,他能看到鸾落城诸多白银身上没有的东西,那种不服输的精神。

  就算他们有了差事,乃至新的朋友,目标却都一致。

  追求更强的实力!

  那种信念,并未发生改变。

  而鸾落城的白银,追求实力之人寥寥无几,如何过的潇洒、自在、长久,才是正理。

  他们已经放弃了cultivation base 上的追求,反而寻觅在有限的生命如何精彩。

  谁对谁错?

  Zhou Jia 也不清楚。

  但他显然不愿就此停步。

  布朗、赵青萍同样是如此,如果安于享乐,他们也不会千里迢迢从Yan Clan 赶到渊城来。

  “赵伏迦什么情况?”

  “他……”布朗抬头,眼神复杂:

  “五年前,赵伏迦就已成就sixth rank 白银,据闻最慢千年,他就可以成seventh rank ,黄金也非难事。”

  “可惜!”

  他shook the head :

  “那一天,我们是看不到了。”

  “是啊。”赵青萍nodded :

  “他跟我们,已经不是一类人,近乎无限的lifespan ,总有一日,我们都将是他生命中的过客。”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