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604

  孛儿斤放下手上的东西,faint smile 看来。

  这是一个头颅。

  头颅本属于一位女子,但此时被利刃从脖颈上割下,断口涂抹草药,摆在一个盒子里。

  看得出。

  死之前女子应该饱受折磨,即使死后,表情依旧满布惊恐,眉眼间尽是难以压制的痛楚。

  略微发黑的肤色,说明头颅有毒,毒性之强甚至能隔空腐蚀wooden box ,也让人不敢触碰。

  巫九面色阴沉:

  “你这是什么意思?”

  “拿钱办事。”孛儿斤耸肩:

  “at first 的价钱,可配不上天蛮的身价,不过我既然收了钱岂能不办事,这个礼物如何?”

  “她是谁?”巫九问道。

  “周乙身边的丫鬟。”

  孛儿斤said with a smile :

  “surnamed Zhou 的不愧是外面来的人,看中的丫鬟也是这般娇滴滴,我还没使劲就受不了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巫九强压住心头怒意:

  “这般做,只会激怒一位天蛮!”

  “巫Master ,你不会是afraid right? ?”孛儿斤挑眉:

  “surnamed Zhou 的初成天蛮,而且innate talent 极低,几乎没有成为Qi Refiner 的可能,你还用得着怕他?”

  “不是怕不怕,而是值不值。”巫九面色阴沉:

  “他终究成了天蛮,不再是一个淘金奴,地位与以前不一样。”

  “那是你们的事。”孛儿斤面露怪笑:

  “入了我兜里的钱,可是没有再出去的可能,我已经拿东西交了差,咱们钱货两讫。”

  “你……”

  巫九心泛怒火,五指猛然握紧。

  他当时出钱请孛儿斤出手,要对付的是周乙,谁曾想还没来得及动手,对方就成了天蛮。

  入黑风洞一个月,又在Black Wind Mountain 山脚定居,根本没机会动手。

  他已经放弃,此来就是要个说法。

  不曾想。

  孛儿斤直接拿出来一个人头,说是交差。

  “巫Master 。”

  目视巫九,孛儿斤慢声开口:

  “你所求的不过是没人抢占生意,至于杀不杀surnamed Zhou 的无关紧要,只要这点达成即可。”

  “放心。”

  “surnamed Zhou 的不会再集市上摆摊的。”

  “哦!”巫九挑眉:

  “此话当真?”

  “我做事,你放心。”孛儿斤嘴角微翘:

  “不然的话,你也不会找上我,是不是?”

  巫九垂首,眼中looked thoughtful 。

  *

  *

  *

  无头尸体发黑、发硬,衣衫凌乱,透过破碎的衣衫,可见皮肤上各种深浅不一的伤痕。

  死前,

  定然遭受过非人的虐待。

  宝瓶儿浑然不顾尸体上的余毒,抱着宝玉儿的尸体嗷嚎大哭,声音嘶哑、满是悲凉。

  “wu wu ……”

  “elder sister !elder sister !”

  “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啊!”

  “你快回来!”

  她们姐妹俩相依为命,在这阴森冰冷的黑风洞相互慰藉、彼此搀扶,才挣扎熬到现在。

  好不容易得贵人看中,日子有所好转,未来也有了盼头。

  不曾想。

  elder sister 宝玉儿就成了眼前模样。

  宝瓶儿见过不听话的slave 被主管杖责打杀,但却从未经历过与至亲之人的生离死别。

  一时间只知道嗷嚎痛哭,直至昏厥。

  “是蝎毒。”

  康荣站在一旁,略微检查了一下尸体,低声道:

  “Brother Zhou ,下手之人是位cultivation 蝎身的天蛮,那人应该是想警告Brother Zhou ,所以才可以留下如此明显的痕迹。”

  “蝎身、天蛮。”周乙眼眉低垂:

  “康兄,你能不能查出来是谁做的?”

  “这……”康荣面露迟疑:

  “从尸体毒性看,下手之人的实力绝非初入天蛮realm ,Brother Zhou ……我觉的还是不查为好。”

  “对方朝奴婢下手,应该也是不想把事情做绝。”

  “我明白。”周乙淡淡nodded :

  “不过我也很好奇,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人?”

  “Brother Zhou 不知道?”康荣挑眉。

  “不知道。”周乙摇头。

  “这样……”康荣想了想,上前一步轻轻挑开宝玉儿尸体腿腕处的衣衫,露出下面的毒蝎印记:

  “此物,是Inner Sect Qi Refiner 博空的标志,说明下手的人归属于这位。”

  “博空是Qi Refinement Late Stage cultivator ,论地位second only to 三位真传,论实力甚至可能不比紫真Immortal Master 弱。”

  “而且这位Qi Refiner 行事作风较为霸道,最好不要招惹。”

  周乙面色一沉。

  他不傻,自然听得出对方的警告。

  “周某应该没有资格得罪一位Qi Refiner 。”

  “是。”

  康荣nodded 。

  他对周乙还算熟悉,知道这位性子沉稳,甚至可以说小心到过分,肯定不会自己找茬。

  想了想,他慢声开口:

  “我可以尝试问问,但不知能不能查到线索。”

  “有劳!”

  周乙拱手,又道:

  “我负责的那片水域产赤金沙不多,不知康兄有没有兴趣接手,每个月给几两报酬即可。”

  “哦!”康荣双眼一亮:

  “当然愿意。”

  周乙那边就算产量少,一个月也能淘一两斤赤金沙,就算自己不用,一转手也能挣不少。

  至于周乙……

  宝玉儿死后,他身边就只剩下宝瓶儿一人,自然impossible 安排到外面,所幸直接转包。

  …………

  “一个奴婢而已。”

  香沉肥硕的身体坐在石椅上,屁股上的肥肉摊开来,甚至把石椅给遮住,不留痕迹。

  “Junior Brother Zhou 如果想要,从我那里挑几个就是。”

  “是。”

  周乙nodded :

  “不过我喜欢安静,人多就算了,只是无缘无故死了个奴婢,难免心里面有些疙瘩。”

  “Junior Brother 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香沉咧嘴:

  “鲍Master 托我给你带句话,说不关他的事,还送了几瓶medicine pill 过来,看来是怕你误会。”

  说着clapped ,仆人双手托着托盘呈上几瓶medicine pill 。

  “……”周乙眼神闪烁:

  “鲍Master 客气了。”

  送走香沉,周乙扫了眼余毒未清、眼神呆滞的宝瓶儿一眼,行入静室。

  beckoned 。

  倚墙而放的棍棒当即落入手中。

  猿魔棍法:熟练(23/100)

  应该是有以前的martial arts 基础打底,他cultivation 起猿魔棍法来进步惊人,短时间就已达到熟练realm 。

  同时,

  几门spell 中,以Fire Control Art 进步最快。

  flicks with the finger ,就是一溜火线飞出,火线遇物即燃,威力同样不菲。

  至于cultivation base ……

  出了黑风洞,服用起死灵菇也就没了拘束,即使同时cultivation 长生功、凶猿变,进度也比他人快上很多。

  一个月,可增两个契合度。

  这是有望Qi Refiner 方有的进境速度。

  康荣做事很有效率。

  不久后就查到线索。

  孛儿斤!

  毒蝎assassin ,五年前成就的天蛮,不过因为innate talent 太差,不被看好,但此人并未就此罢休。

  而是想方设法增加实力。

  康荣看着周乙,静等对方回应。

  他很好奇,周乙会怎么做?

  让他失望的事,即使知道了杀人凶手,周乙面上也无变化,只是nodded 表示知道,就没了回应。

  丝毫没有打算报复的意思。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