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605

  “香沉Senior Sister !”

  “Junior Brother Zhou !”

  “硕德Senior Brother ……”

  几人彼此见过,moved towards great hall 行去。

  “Senior Brother 。”

  香沉晃动肥硕的身形,低声问道:

  “你可知道这次玉书Immortal Master 紧急summon ,所谓何事?”

  “前段时间有个万灵洞的天蛮潜入我们这里,连杀数十淘金奴,现在还没找到踪迹。”硕德想了想,方道:

  “今天叫我们来,应该就是为了此事。”

  万灵洞?

  周乙心头微动。

  黑风洞附近有两great cultivator 行势力,一是千蛮山、一是万灵洞。

  与千蛮山相比,万灵洞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十分诡异,动辄就是以人命辅助cultivation ,仰或以人祭器。

  若是任由天蛮潜入滥杀一片,还不知多少人身死。

  死淘金奴,黑风洞可能不在意,但因为淘金奴的死导致赤金沙减产,却impossible 被Qi Refiner 接受。

  “坐!”

  great hall 上,玉书已经端坐正中,见到几人挥手示意:

  “and the others 来齐了再说。”

  “是。”

  几人应是,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在各自位置坐好。

  今日的玉书神态一改往日洒脱,俏面阴冷、beautiful eyes 含煞,隐隐透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意。

  众人察言观色,更是无人吭声。

  不多时。

  一应天蛮齐聚。

  “十七年轮换将至,该我们负责镇守毒院、兽院了,你们有谁愿意去?”玉书冷眼扫视众人,道:

  “镇守毒院、兽院虽然危险,却也好处多多,单单洞主的赏赐就能节省你们数年苦修。”

  殿内众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不少人都是眼泛惧意。

  毒院、兽院,是cultivation 五毒八凶cultivation deviation 之人去的地方,里面的‘人’个个都是疯子。

  看管它们,绝不是什么好差事。

  据周乙所知,那里面甚至还关押着疯了的Qi Refiner ,每年都有负责看守的天蛮因此丧命。

  “Immortal Master 。”

  在其他人显露惧意之时,唯有余音踏步行出,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余音愿去!”

  此言一出,众人神情各异。

  不少人眼泛惊喜,因为余音出头,就代表着他们不必担心强行派遣去做这等苦差事。

  也有人面泛苦涩。

  他们都是余音天蛮的人,自家头头抢下这个差事,作为依附余音的存在,自难逃一劫。

  倒是硕德、博护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有望Qi Refiner 的天蛮就他们三个,这次余音若是不死,怕是有极大机会压在他们头上。

  “好!”

  玉书展颜,nodded and said :

  “余音你还是那么懂事,既如此,镇守毒院、兽院的事交给你负责,莫要出了纰漏。”

  “是。”余音应是:

  “定不负Immortal Master 所托。”

  “好。”玉书beautiful eyes 一凝:

  “若你不死,出来后我定全力助你成就Qi Refiner ,到时你我订立血契,延你三十年寿数。”

  “彭!”

  余音面泛激动,双膝重重跪地:

  “many thanks Immortal Master !”

  见此情景,硕德、博护的脸色越发难看。

  “起来吧。”

  玉书淡笑抬手,一股无形之力轻飘飘把余音托起。

  法力!

  周乙looked thoughtful 。

  他在还是后天Qi Refinement Martial Artist 的时候,也能做到隔空把人托起,但那是运转True Qi 生硬抬人。

  力道大小、精准程度全看自身掌控。

  而Qi Refiner 则不同。

  法力运转,World Aura 相合,自然而然生出一股向上的力道,远比True Qi 发力精妙流畅。

  这等举手抬足就可借助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的ability ,才是Qi Refiner 独有的能力,天蛮可做却限制颇多。

  “还有一事。”

  玉书再次开口:

  “前几日,千蛮山在南水域与我等发生争执,诸多山民、蛮人身死,Master 让我与乞Senior Brother Yan 前去处理。”

  “谁愿跟我同去?”

  “我!”

  “在下愿往!”

  硕德、博护hearing this 同时出列,one-knee kneels 地大声应和。

  “唔……”玉书手托光洁下巴,nodded :

  “不错!”

  “此行免不了与千蛮山的人厮杀,死伤难免,就连我都不敢大意,你们能自告奋勇,不枉我一番苦心。”

  “Immortal Master 之恩,如同再造。”硕德文绉绉从嘴里蹦出来一句,道:

  “现今有需要的地方,我等岂敢推辞?”

  “……”博护张了张嘴,直愣愣开口:

  “俺也一样!”

  “你们有心了。”想了想,玉书开口:

  “博护跟我去吧。”

  “硕德你的cultivation 正值关键时候,不易妄动,而且这里也需要有人看守,你性格稳重更合适。”

  “是。”

  “是。”

  两人应是,硕德面泛不甘,博护则是满脸狂喜。

  “另外……”玉书声音一提,道:

  “有件事你们应该也听说了,万灵洞的天蛮潜入附近,wantonly slaughter ,洞主下令捉拿此人。”

  “从死去的淘金奴尸体看,来人cultivation 的应该是万灵洞魔刀lineage ,已经进行到三魂喂刀、七魄养刀阶段。”

  “若是魔刀Great Accomplishment ,就连我都要头疼,所以在他炼成魔刀之前,must 找到并且杀死!”

  “是!”

  众人齐齐应是。

  “紫真Senior Sister 有过交代。”玉书扫眼众人,再次开口:

  “若是有人击杀此寮,除了洞主降下的赏赐外,她还会单独拿出一滴涤灵髓出来做奖赏。”

  涤灵髓?

  hearing this ,在场所有人都是face changed 。

  尤其是硕德三人,更是目泛狂喜、双手紧握。

  此物能大幅度增加天蛮realm 的契合度,博护天赋不佳,之所以有望Qi Refiner ,就是因为服用过一滴涤灵髓。

  就连香沉and the others ,也是有所异动,他们虽然对成就Qi Refiner 不抱希望,但也不妨碍增加实力。

  再说,

  万一就有希望了哪?

  唯有周乙remain unmoved ,那人敢singlehanded 潜入黑风洞,不是boldness of execution stems from superb skill 就是有什么仰仗。

  自己未必是对手。

  even more how 那么多人追杀,轮到他的probability 也不大。

  ”pa pa! ”

  见殿内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大,玉书不得不轻拍双手,压下众人心头的躁动,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咱们又多了一人,你们认识认识。”

  随即朝殿外shouted :

  “进来吧!”

  声音落下,一人缓步行入great hall 。

  是周乙的熟人。

  康荣!

  “诸位。”

  康荣身着麻布短坎、下着兽皮长裤,赤着脚、短寸头,Essence, Qi, and Spirit 昂扬,朝众人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康荣,见过诸位Senior Brother 。”

  “是you brat 。”香沉laughed :

  “我就知道你会成就天蛮,不过didn’t expect 这么早。”

  “多大年纪?”

  看一个人的天赋,除了cultivation 进度就是年纪。

  三十岁算是High Level ,如周乙。

  四十岁几乎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如香沉。

  五十岁……

  这个年纪除非走了逆天大运,服用了recover one’s youthful vigor 的medicine pill 、spiritual object ,不然impossible 成为天蛮。

  当然。

  除了年纪还要看cultivation 速度。

  “二十三。”康荣笑着replied 。

  此言刚落,场中就是一静。

  尤其是余音、硕德、博护三人,更是面色阴沉、眼神闪烁,心中的抵触在面上尽显。

  香沉也是一愣:

  “你才二十三?”

  看面相,可是一点都不像,说是forty-fifty 岁也正常,就连周乙看上去都比他年轻一些。

  “不错。”康荣nodded :

  “已经摸过骨,刚过二十三。”

  “你们没有想到吧?”玉书面露笑意开口:

  “二十三岁的天蛮,在黑风洞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出现过了,且天赋极佳,以后定然可成Qi Refiner 。”

  “尔等,多多关照着点康荣。”

  “不敢。”

  “是……”

  众人断断续续应是,神情复杂。

  二十三,就算aptitude 低到周乙那种程度,也有望Qi Refiner 。

  原本在玉书Immortal Sect 下,有三位有望Qi Refiner ,众人也都依附三人,现今突然多出来一位。

  而且更年轻、潜力更大。

  一切,

  都将发生改变。

  “Junior Brother Kang 。”

  硕德站起身,咧嘴said with a smile :

  “恭喜恭喜,我一直都很看好你,只不过却忘了问你的年龄,真是……为兄倏忽了!”

  “many thanks Senior Brother 这几年的照顾。”康荣一脸正色:

  “在下绝不敢忘!”

  “哎!”硕德摇头:

  “本就是same sect 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无需见外,不过你刚刚进阶天蛮,怕是有些地方不懂,不若让为兄教教你?”

  说着,活动下筋骨,就要走下座位。

  “这话说的不错。”

  玉书beautiful eyes 闪动,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康荣,你天赋惊人,但万不可自傲,殿中你这些Senior Brother 个个都有本身,需谦逊求教。”

  “是。”

  康荣垂首应是。

  硕德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表情来回变换。

  “这样……”玉书轻敲扶手,道:

  “香沉,你跟周乙出来比划比划,让康荣见识一下天蛮的真正实力。”

  “香沉成就天蛮足有七八年,周乙也已两年,大部分天蛮都在这个区间,你认真看看。”

  后一句,自是朝康荣所说。

  “是。”

  康荣应是。

  *

  *

  *

  周乙手持六百多斤的黑焰棍,双足one after the other 踏地,一个简简单单的招式,却给人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

  香沉身体肥硕,身高两米近半,整个人就如一头大号的变异蛤蟆,脸上更是满布肉瘤似的疙瘩。

  她踏步行来,摇摇晃晃,气息恐怖。

  “Junior Brother ,小心了!”

  “呼……”

  周乙轻吐浊气:

  “还望Senior Sister show mercy 。”

  “那可不行。”香沉laughed ,踏步猛冲:

  “Junior Brother ,接招吧!”

  Toad Style !

  身体前冲的香沉速度快的惊人,明明身形肥硕,脚下却像是按了弹簧一般猛窜several feet 。

  单手伸出朝前一按,一股腥风assaults the senses 。

  腥风笼罩several feet 之地,若是在这范围内有花草树木,怕是在接触的一瞬间就会当场枯萎。

  五毒inheritance 比八凶inheritance 强,就是因为毒,五毒浑身都是毒,就连掌劲都带有毙命poison qi 。

  周乙屏住呼吸,手中棍棒朝前轻点。

  灵猿指路!

  他手中棍棒足有六百多斤,拿在手里给人的感觉却轻如稻草,轻轻一点又爆发凌厉罡劲。

  就如棍棒之巅,藏有一枚炸弹一般。

  “bang! ”

  刚猛劲气,透过棍棒轰出,甚至让迎面而来的腥风倒卷。

  “唔……”

  great hall 正中,玉书眼眉微挑:

  “棍法倒是不错。”

  但,

  也就棍法不错。

  “haha ……”

  面对来袭的棍棒,香沉laughed heartily ,不退反进一掌击出。

  “彭!”

  棍、掌相交,香沉身躯一滞,周乙则整个人翻身跃起,连退several feet 方休,同时棍棒轻点地面借力再次扑出。

  黑焰棍在他手中来回摇晃,或上或下,让人捉摸不定,不知到底是砸向脖颈还是扎向大腿。

  变幻莫测的棍法,更是让香沉不得不停下动作。

  “彭!”

  “轰……”

  周乙身如灵猿,手中棍棒化作团团illusory shadow ,不时轰出,每一棍都带来爆响,从诡异角度击来。

  而香沉,则稳立当场,双手时拍时按,虽然动作相对笨拙,却momentum is big, power is deep ,每一击都让来袭无功而返。

  甚至就连棍法,都显出散乱。

  “周乙棍法不错,甚至可以说的是精妙。”余音开口:

  “奈何……”

  “体质太差!”

  “不错。”博护面泛不屑:

  “山外人,一个个都弱的跟绵羊似的,也就只能锤炼martial skill ,可惜终究还是难顶大用。”

  玉书没有开口,眼中也有些许失望。

  两年!

  周乙的cultivation 进度慢的让人发指,明明按年纪算潜力不小,奈何山外人的体质与蛮人不同。

  不合适cultivation 五毒八凶。

  “香沉。”

  硕德更是声音一提:

  “别玩了,都看着你们哪。”

  “是。”

  香沉面色一正,朝周乙开口:

  “Junior Brother ,小心了。”

  “呼……”

  她声音未落,张口猛然一吸,巨大的吸力直接让场中出现一个风旋,moved towards 她肚腹涌去。

  眨眼功夫,香沉就像是充了气一般整个人都大了一圈。

  身高,

  直奔三米而去!

  身上的肉瘤更是发亮、发鼓,且微微起伏,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开,从中喷射毒液。

  随着压力的增加,周乙的面色也越发凝重。

  “Hah! ”

  香沉口中shouted ,双手朝前猛扑,浑然不顾来袭的棍棒和重重棍影,掌劲直接笼罩一百八十度。

  不论周乙身在何方,都在其笼罩范围之内。

  “bang! ”

  恐怖的劲气,直接冲出二十多meter away ,poison qi 所过,就连坚硬的山石都被腐蚀掉薄薄一层。

  百米开外的巨树也随之摇摇晃晃。

  周乙面色发白,出现在掌风覆盖的边缘,这也是因为香沉故意放慢速度,方让他有时间避开。

  “Senior Sister ……”

  轻叹一声,周乙持棍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惭愧,周某ashamed of being inferior 。”

  “哎。”

  香沉收功摆手:

  “你才cultivation 多久,过几年未必比我弱,如果手头兵器够好的话,甚至可能我还不如你。”

  她这也equivalent to 是建议。

  毕竟周乙cultivation 速度太慢,相较于cultivation 凶猿变,还不如好好打磨棍法和想办法换好的兵器来的实在。

  “就这样吧。”

  上方,玉书有些扫兴的shook the head ,目光落在康荣身上,beautiful eyes 一亮,随即开口提议道:

  “康荣,你跟周乙比划比划。”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