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 Age Immortal Cultivation – I Will Live Forever Chapter 136

2023-04-30

  第136章 163~164:逆斩Golden Core 凌云势,可比Evil Star 气如虹(7k求月票)

  察觉到后方追来的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竟是Wonderful Sound Sect 韩永绪,Chen Dengming 顿时murderous intention 大起。

  但很快,他冷静下来,冷冷看了眼远处的韩永绪,旋即佯装一副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的模样,吩咐Darkcloud Leopard 加速向前飞逃。

  暂时他还不清楚,这Golden Core Late Stage 的great cultivator ,实力究竟被压制了多少。

  但看对方刚才出现时的不适,以及此时表现出的速度,显然也受到了Cursed Land 的影响,这令他心中稍安。

  不过安全起见,还是要多加试探,稳住不浪。

  在这南寻之地,时间每拖延一分,对他越有利越安全,要尽可能多消耗对方的力量。

  此时,韩永绪眼见Chen Dengming 已发现他,开始慌乱加快速度遁走,不由心中一定。

  “这小子,以为逃进南寻,本座就不敢追进来?

  天真!Cursed Land 对本座虽是压制很大,却也轻松碾死你这只小狗!”

  他当即也分出更多丹力,加快飞行速度,疾驰追击向Chen Dengming ,欲要do it quickly ,而后离开这个鬼地方。

  不过,如此追击了数ten breaths ,双方跨越了a dozen or more li ,韩永绪发现距离每被拉近一点,前方那Darkcloud Leopard 便能再次加速,以微弱的优势又慢慢将他甩开。

  这期间,他尝试催动法宝进行袭击阻挠。

  然而,每当法宝才掠出several li 远,灌注在法宝内的丹力便迅速流失,有失控坠落下去的风险。

  如此一来二去,他非但没成功阻挠对方,反是消耗了更多丹力。

  “shameless brat ,逃吧,你那头畜生现在飞得快,待会儿就不行了,跟本座比持久?”

  韩永绪安定心神,不再急于求成。

  做多错多。

  现在他只要慢慢追下去,就能将猎物累得筋疲力竭,最终as easy as blowing off dust ,就能将对方捕获。

  与此同时。

  Brightcloud Mountains 之间。

  一道散发微微金光的silhouette 散发强烈深沉的威压,静静悬浮在山林之间,皱眉凝视下方已然坠毁的Eternal Spring Sect spirit boat ,眼神中闪过怒意。

  “是谁?”

  他刚刚才罢手,答应Qiu Feng 放过两名Eternal Spring Sect 的小辈。

  结果一转眼,在眼皮子底下就有人偷鸡,袭击了两个Eternal Spring Sect 的小辈。

  现在连人都不见了。

  一旦这Eternal Spring Sect 二人遇害,他真是no choice but to suffer in silence ,having unspeakable bitter suffering ,绝对要为此事背锅。

  他思绪电转,仔细观察all around ,敏锐察觉到一方Spiritual Qi 被调动的迹象,眼神闪过疑惑。

  “看上去像是有Golden Core cultivator 在出手,似刻意压制了出手的动静,但这一方Spiritual Qi 调动的痕迹,短时间掩饰不了Golden Core cultivator ”

  他脑海中divine light flashed ,瞬间想到了Wonderful Sound Sect Sect Master 韩永绪,想到对方前些时日突然上门求助。

  顿时,所有疑团豁然开朗。

  这Wonderful Sound Sect 韩永绪,与他八竿子打不着边,正好在Eternal Spring Sect Disciple 来到附近时上门求助,是否要对付的人,正是Eternal Spring Sect Disciple ?

  若是如此,那Eternal Spring Sect 二人无缘无故突然毁坏他在Yin Ghost Sect 的大阵,是否也是Old Han 鬼暗中引导,致使他在不知的情况下,主动对Eternal Spring Sect Disciple 出手,最终引来Qiu Feng 的分神拖住自己。

  而后对方再暗中出手,劫走两名Eternal Spring Sect Disciple ,嫁祸于自己。

  霎时间,一切疑点都豁然开朗了。

  林河怒不可遏,气得浑身发颤。

  “Old Han 鬼,你真是,好plot against ,好plot against 啊,千方百计设计old man ,让old man 蒙在鼓里出手,被伱利用,好一招the mantis stalks the cicada, unaware of the oriole behind !”

  一想到Eternal Spring Sect 可能会因此迁怒,他蓦地发出一声愤怒长啸,声势惊人,震慑八方山林。

  一股磅礴Divine Consciousness 刹那扩散开来,向着八方扩散,迅速搜寻蛛丝马迹。

  两息后,林河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蓦地looked towards 不远处的山林,锐利眼神闪过凝重和疑惑。

  “really strong 的邪气附近怎会还有这么强的邪祟在活动?”

  他body moved ,古拙魂铃在足下发出阵阵清脆铃铛之声,谨慎向着充满邪气的山林方位飘掠而去。

  Nanxun Country 内。

  韩永绪气息已略有紊乱,皱眉以Divine Consciousness 锁定前方还在飞行奔逃的二人一豹,察觉到不对劲。

  现在连他的丹力都已经损耗了两成,怎么那畜生还能载着两个人继续飞行?

  即便Darkcloud Leopard 是出了名的飞行坐骑,但毕竟也只是一头Qi Refinement Realm 的畜生,不应该如此持久才是。

  正当他心中疑窦起时,倏然前方正在飞逃的二人一豹骤地分开,Darkcloud Leopard 载着female cultivator 向西方离去,那Chen Dengming 则驭器独自向北方离去。

  “撑不住了吗?”

  韩永绪精神一震,立即加速追向Chen Dengming ,对于逃走的Darkcloud Leopard 以及He Yingyu 则是置之不理。

  二人一追一逃,又是飞行了a dozen or more li 。

  韩永绪有些惊讶,“这小子,不过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实力,难道被这Cursed Land 压制得还不够多?怎么能驭器飞行这么久?”

  他现在驭器飞行了several hundred li ,也感觉消耗很大,丹力已消耗了三成多,这种消耗,简直是在外界的上百倍。

  若非是手握Spirit Crystal 恢复Spiritual Qi 需要分出心神,减缓速度,此时他都要立即拿出Spirit Crystal ,开始恢复损耗的丹力。

  Chen Dengming 一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Late Stage 的小子,法力差了他上百倍,是怎么能坚持这么久的?

  心中狐疑之时,突然前方山林地带已到尽头,出现了一片平原,Chen Dengming 开始降落下去,似已不支。

  韩永绪心中疑虑顿消,“看来这小子果然不行了。”

  他迅速加大丹力的输送,飞驰过去,剩余七成丹力,抓住这小子绰绰有余。

  然而十几息过后,韩永绪脸色发黑,死死盯着前方平原上掀起一路烟尘,疾驰狂飙的Chen Dengming 。

  这混账的Eternal Spring Sect 小子即便不驭器飞行,施展凡间martial arts movement speed 竟也快得惊人,再加上平原上路途平坦,可谓一路绝尘,速度居然不比驭器飞行时慢多少。

  “这surnamed Chen 的,果然有秘密,哪怕曾是南寻Martial Artist ,也impossible movement speed 这么快,堪比驭器飞行,难道他真的已接触到了Dao Lineage ?难怪Ancestor Master 穷追不舍.”

  时至此刻,韩永绪唯有咬牙继续追击,慢慢拉近双方之间的距离。

  但眼看着就要追近Chen Dengming 仅有四五里地,即将进入他的法宝最大攻击范围,前方更是有一座山峰拦住了去路,Chen Dengming 竟又再度驭器飞起,仿佛法力仍未消耗一空.

  “真是麻烦!”

  韩永绪心里窝火,持续穷追了a dozen or more li 路,心里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已尤为强烈,丹力消耗得仅剩下五成,这已是逼近他的警戒线。

  “这小子有古怪,在刻意消耗我的丹力.”

  他干脆放缓遁速,阴冷看了一眼Chen Dengming ,而后一拍storage bag ,拿出两块high grade Spirit Crystal 握在手中,准备恢复。

  “这Old Dog Han ,果然够谨慎啊,对付我一个trifling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Late Stage ,竟还像是在对付同阶cultivator 一样警惕.”

  三四里开外,Chen Dengming 眼看着韩永绪降落下去,心中暗骂。

  果然能cultivation 到Golden Core Realm 的cultivator ,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

  他知道,遛狗计划实施到这里,已是极限了,继续下去,意义不大。

  当即双眼涌现出坚定而强烈的精芒,心中murderous intention 再难掩饰,驾驭blade light ,掉头直接冲向韩永绪。

  试探已是足够,这韩永绪,显然实力被Human Immortal ancient palace 压制跌落到了谷底,否则何须陪他演戏这么久,若有Power of Thunder ,早已将他擒拿。

  “这小子到底怎么回事?”

  地面上,韩永绪才只来得及将high grade Spirit Crystal 内的Spiritual Qi 吸收小半,便脸色陡变,错愕惊异看着远处迅速疾驰而来的blade light 。

  主动来送死?!

  不.不太对!

  他突然脑海如闪过一道闪电霹雳,想到昔日Evil Star 在Golden Core Late Stage 时斩杀他Master 的经历。

  难道这Chen Dengming 也想效仿Evil Star ,以南寻Cursed Land 为地利,在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Late Stage ,将他这个Golden Core Late Stage great cultivator 斩杀?

  这简直是比曾经Evil Star 斩Nascent Soul 还要疯狂。

  他突然心脏紧绷,就像一支即将离弦的箭矢,眼神触及到愈发接近的Chen Dengming ,瞬间窥见对方眼中难以掩饰的Leng Rushuang 电的murderous intention 。

  “简直impudent !”

  一股羞恼与莫名的惊慌rise in the mind ,他屁股仿佛是个橄榄,再也坐不下去,强行克制要立即掉头就逃的羞辱感,猛地身形腾空,掐诀a finger pointed 。

  “Celestial Court 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挤破头!”

  “sou! ——”

  这a finger pointed 的刹那,空气发出尖啸嗡鸣。

  Buzz! Buzz! Buzz! ,Buzz! Buzz! Buzz! ,仿佛无数细微的气流构成一道尖锐的不断激撞的声波束,直奔已临近hundred zhang 外的Chen Dengming 而去。

  “Old Dog Han !”

  Chen Dengming loudly shouted ,蓦地身化blade light ,Person and Blade Unity ,Dao Rune 化作silver light 附着其上整个人像是化成银练一般,激起了一片snow white rays of light ,刹那冲击而过。

  “bang! ——”

  音波束瞬间崩溃。

  “他难道没有遭受压制?”

  韩永绪脸色连变,眼看blade light 刹那袭近,如海波怒潮,带着碾碎所有阻挡事物的冷冽imposing manner 。

  他立即双袖一翻,身上扩散出强烈的spiritual might ,袖袍鼓胀。

  十指如拨琴弦般飞快弹出,只见其双手十指的指甲chi chi 作响,居然脱落手指,也是一种法宝,纷纷电射而出,交织成网,笼罩向Chen Dengming 的刀气。

  “铮——”

  一道强烈的音波声,突然从大网上的一根网线震颤时爆发,冲击向Chen Dengming 。

  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的是更多震荡的音波。

  刹那间,方圆数十丈内,音网震颤,道道强烈音波将空气都震荡得一片模糊,宛如煮沸的泥浆水。

  陷入其中的Chen Dengming ,顿时冲击之速骤缓,只觉宛如陷入了一片浑浊湍急,惊涛迭起的涛涛瀑布中,耳中尽是大片轰鸣之声,大脑都要因此眩晕,凝聚的刀气更是欲被冲击得七零八落。

  但在那同一时间,他的心灵已臻至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的阶段,体外银芒爆涨。

  “weng! !”

  刀身之上浮现silver Dao Rune 的纹路,顿时身形随刀气翻卷。

  “呛——”

  Divine Transformation Saber cold light 爆盛,blade light 分散成万千利刃的silver 刃芒,Chen Dengming 的silhouette 则处于其中。

  内静外动,内圣外王!

  这一刻,他好似从静止的深潭化作冲天而起、there is 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的刀气龙卷,千百旋绞的silver 刀气撕裂音波,直奔complexion big change 的韩永绪。

  “这怎么可能!?”

  trifling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的spirit essence ,怎么可能破开他蕴含丹力的法宝之力?

  但此时万分危急的关头,也容不得韩永绪过多思量。

  法宝被破的刹那,他迅速took out 另一件法宝打出,横拦身前。

  这法宝霎时宛如构成一条white 光幕,横梗蠕动,似一把竖琴,可闻其内隐隐的隆隆之声,犹如闪雷闷响。

  Chen Dengming 所化万千刀气撞上去的瞬间,震荡起凶猛音浪,将white 光幕掀起阵阵波澜,好似天上大块翻滚的白云,其攻势也霎时一层层抵消,道blade dao light 被强烈的音波反震崩碎。

  韩永绪只觉耳内尽是碎成千千absolutely 的鸣声,完全不知Chen Dengming 的silhouette 在何处,又是从何处出刀。

  只得凭借直觉怒叱一声,施展浑身解数,更多丹力涌入身前竖琴法宝之内。

  铮铮铮——

  竖琴法宝七根琴弦倏然合二为一,蓦地卷住了一点近乎穿透法宝防护的cold glow ——一点cold light 四射的刀尖!

  ”break! ”

  韩永绪一声厉喝,七根琴弦光华炽盛,刀尖霎时弯曲应声而碎。

  Divine Transformation Saber 一声‘呛’地哀鸣,被震退开来,显露出Chen Dengming 的silhouette 。

  Chen Dengming 在Divine Transformation Saber 破碎的刹那,便迅速身形后撤,却迟了一步。

  韩永绪身前竖琴法宝突然琴弦电射而出,化做点点毫光,像七道锋锐至极的寒刺,直刺Chen Dengming 周身各个方位。

  仅仅眨眼之间,他身躯被刺中,却刹那化成一截木头。

  然而木头瞬间炸裂,Chen Dengming 的silhouette 从三丈外显现而出。

  Plum Peach Technique ,施法失败!

  在这南寻之内,纵然他可continuously 从Human Immortal ancient palace 中获取Spiritual Qi ,术法formidable power 却也受限于空气中并无Spiritual Qi ,削弱了十数倍不止,唯有martial arts 方可不受影响。

  几乎在他silhouette 被迫显现的刹那,七根琴弦已是绕空旋切而来,空气中都满是呼啸之声,要将他搅碎成肉泥。

  如此危急关头,只怕任何spell 的威能都难以抵挡这法宝之威。

  Chen Dengming 突然a long whistle ,体内spirit essence 伴随Dao Rune 全力催动。

  刹那间全身金光大放,浑身肌肉隆起。

  他双肩一耸,背后大脊椎骨犹如Earth Dragon 翻身,散发golden rays of light 的筋肉颤动,经络虬结充满爆炸性的力量,整个背部如恶鬼面孔般充满强横威慑力。

  Divine Ability ——Indestructible Vajra 禅功!

  刺目的金光伴随银亮的mysterious Dao Rune ,在他隆起如金属岩石般的肌肉上显现。

  七道琴弦切割在他身上的刹那,爆发出震动耳鼓的金属颤音,竟是只堪堪切割破开其体表gold and silver, two colors 护体。

  “什么?!”

  韩永绪双目瞪圆,立即掐诀,七根琴弦便要缠绕旋绞。

  Chen Dengming 却在同时双臂一震,体内spirit essence 宛如疯狂挥霍般,倾泻爆发。

  呜weng! !!

  一股气旋伴随宛如魔鬼低啸般的声响,凭空诞生。

  周遭空气宛如煮沸的泥浆水环绕旋转。

  阵阵紊乱四窜的气流仿佛被压制推挤到一起,压抑沉闷。

  Divine Ability ——spirit essence astral qi !

  轰——!

  他body moved ,宛如一尊周身环绕凶猛浓稠气劲的金身巨人。

  周遭席卷而来的根根琴弦,均被环绕周身的spirit essence astral qi 撞开,被打得满空翻转,飞跌出去,扩散冲击出去的气劲,将地面枝叶沙石震得破碎,掀起,滚向all directions 。

  “死!——”

  韩永绪突然一声厉啸,双目severe light 熠熠,金Pill God 识宛如两把利剑般刺向Chen Dengming 。

  Chen Dengming 近乎同时施展了Divine Ability Sacred Heart Art 。

  Power of Divine Sense 结合spirit refinement 诀,双眼刺出强烈Divine Consciousness 之光,宛如构成一张戴着冰霜面具的森然脸孔,眼瞳中充满深邃旋转的vortex ,vortex 深处则是,散发银亮rays of light 的Dao Rune 。

  二人Divine Consciousness 交锋的刹那,犹如Thunder Fire 相击。

  Chen Dengming 的Power of Divine Sense 迅速节节败退,双目流血,唯有迅速施展Inverse Glory Rejuvenation Technique ,氪命回荣,弥补Divine Consciousness 之间的差距,勉强抵御。

  他的life essence 迅速损耗,头发间白发愈发加多。

  “hahahaha ,小子,跟本座比拼Divine Consciousness ,你是courting death !本座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秘密。”

  韩永绪狞笑,Divine Consciousness 乘胜追击,即便其Divine Consciousness 力量亦是被股股Dao Rune 释放的silver light 击溃,却胜在这股力量足够磅礴,源源不绝。

  他面庞浮现黑气和一丝奸计得逞般的诡笑,Power of Divine Sense 直奔Chen Dengming Sea of Consciousness 深处的Dao Rune 。

  “道,道Fellow Daoist ”

  魂屋内,Little Array Spirit 和Xu Wei 皆是察觉到Chen Dengming 的状况有些不对,急不可耐,却又丝毫无法在南寻这种环境插手战斗。

  Chen Dengming 心中一动,福至心灵,霎时间整个人的精神,与Myriad Transformations 冥合,重归自然。

  他强任他强,明月照大江!

  他任由韩永绪的Divine Consciousness 长驱直入。

  他的心灵则与Dao Rune 契合一起,联系上了Dao Rune 之上高悬的Human Immortal ancient palace ,心灵似Spiritual God ,居住ancient palace 之内。

  韩永绪的Power of Divine Sense 刹那冲击进来。

  Dao Rune 瞬间释放惊人silver light ,宛如万千Divine Lightning ,将韩永绪的Power of Divine Sense 击溃大半。

  但此刻,从其Divine Consciousness 之内,倏然掠出大量邪恶阴森的邪气,构成了一张阴暗却绝美的女子面庞,眼瞳中满是贪婪,冲向Dao Rune 上方建立联系的Human Immortal ancient palace 。

  然而越是接近,这邪气汇聚的女子面庞的形体便越是稀薄。

  大量邪气溃散,净化成纯净的Spiritual Qi ,升腾到Human Immortal ancient palace 内。

  一声不甘的低喝,从溃散的阴森邪气中传开。

  “那就是Human Immortal ,Dao Lineage ?原来,这就是Ancestor Master 非要我追进南寻,追拿this child 的意义?”

  韩永绪心神巨震,此刻Divine Consciousness 空虚,他的心灵更是因此被撬开空隙。

  在那同时之间,他浑身汗毛耸立,心沉坠的象淄筋了冷铅,双目pupil shrink 满是惊恐,只感到一股源自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的死亡恐惧来袭。

  脑海就越是有一个警钟狂鸣——

  危险!

  危险!

  危险!!

  轰——

  他意识强行回归肉壳。

  双眼前的world 才清晰,便看到Chen Dengming 一头白发像white 火焰般的在头上飞卷狂舞,眼神凝聚成火焰灯盏般炽亮逼人,蓦地咧嘴一笑,体内汹涌澎湃的spirit essence 如喷涌的火山般,伴随他手掌猛然一捏,遽地爆发。

  其体外宛如缠丝气劲般的spirit essence astral qi ,霎时伴随千百道化作刃片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Saber 席卷而来。

  ”no! ——”

  韩永绪正欲后撤,却只觉一阵强烈的虚弱,丹力近乎告竭。

  下一瞬,一股巨大无形的力量,从对面当胸压至。

  Divine Ability ——Touring Qi Transforming Metal !

  韩永绪的身躯顿时被疯狂旋绞的spirit essence astral qi 切割绞杀,宛如陷入了一个恐怖的meat grinder 中。

  登时体外法袍构成的护体被撕裂崩溃,法袍也出现道道豁口。

  他一声狂啸,满头长发飞舞,双手迅速掐诀,正欲拼尽最后一点丹力。

  然而下一刹,游气伴随刀刃散开,Chen Dengming 猛地一记头槌fiercely 撞来。

  ka! ——

  韩永绪眼前发黑,一阵剧痛,感觉宛如被一个巨大的石碾子fiercely 砸中,脑袋瓜子都似要挤爆,思维霎时一阵空白。

  还不待他挣扎。

  一股磅礴吸力将他牢牢吸住。

  旋即一只金光灿灿如攻城车般的大枪fiercely 顶来。

  “咔——”

  韩永绪胸口一阵剧痛,内脏仿佛要挤爆般剧痛,身躯受到冲击,如soar into the clouds and mount the mists 般向下飞出。

  ”hong” 地一声,地面岩石震碎。

  浑身缭绕强烈spirit essence Chen Dengming 右膝顶着韩永绪的身躯,持续滑行了four-five zhang ,重重碰到对面的岩壁,将对方大整个身躯撞至稀烂才停了下来。

  大片灰尘伴随碎石落下!

  韩永绪口中竟还发出mournful scream ,双臂瘫软在地幔艰难蠕动,却被Chen Dengming 顶在地面,根本逃无可逃。

  “道,Fellow Daoist .Fellow Daoist Chen ,放,放过我.这,这不能怪我”

  这时,一道微弱Divine Consciousness ,竟从韩永绪身上传出,落入Chen Dengming 心灵。

  “放过你?不能怪你?”

  Chen Dengming 怒极反笑,骤然捏紧拳头。

  Dao Rune 在掌心乍现,刹那道道spirit essence 伴随silver light 随着他五指合拢而在汇聚掌心,挤压爆炸,发出‘嘭’地沉闷声响。

  “我还以为,你Old Dog Han 的骨头,能有多硬!”

  他手臂青筋缠绕,肌肉隆起,fiercely 一拳裹挟着扭曲空气,发出爆炸似的音啸,如弩炮般重重的轰在韩永续的胸口。

  “嗵——”

  地面剧烈震颤。

  喀嚓一声炸响。

  Chen Dengming 只感到一下宛如击破了被烂泥包裹着的一团树枝,烂泥爆开,树枝齐齐断折。

  地面爆开一圈气劲激波,岩石成齑粉,齑粉成尘埃扬起。

  韩永绪发出一声凄厉惨叫,胸膛塌陷,skeleton 爆碎,大口喷血。

  Chen Dengming 蓦地又是一拳对准韩永绪脑袋,毫不容情打出。

  “啊——!!”

  韩永绪大叫一声,彻底绝望,不再抱有任何侥幸,眉心突然电射出一道golden 光华。

  bang! ——

  下一瞬,他的脑袋便宛如爆炸的西瓜,彻底消失在地面大坑中。

  “那是什么?”

  Chen Dengming 眼神陡然一凌,骤地looked towards 瞬间掠走的金光。

  魂屋内,Little Array Spirit 提醒道,“道,道道Fellow Daoist ,那是他的Divine Soul ,Golden Core Late Stage cultivator 的Divine Soul 可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长久不散,快,快快抓住”

  不等Little Array Spirit 结巴完,Chen Dengming 已是疾驰追了出去。

  眼见那金光越跑越远,速度快得惊人,几乎要追击不上。

  Chen Dengming 咬牙,拿出引魂幡,冒险召出幡中brother 祝寻。

  幡中brother 祝寻才出现,便因不耐受南寻的环境而咆哮。

  得到Chen Dengming 的狗语指令,才不情不愿厉吼着追出。

  阴魂的遁速,远超寻常cultivator 。

  十数息后。

  一道金光被Chen Dengming 以引魂幡罩住,缓缓拖曳了进去。

  金光之中,一张不断求饶的人脸浮现。

  但仔细一看,人脸内部,却是还裹挟着一颗无比黯淡,正在流散丹力的Golden Core 。

  “Old Dog Han !”

  Chen Dengming 一直紧绷的心绪此时放松下来,冷冷盯着手中不断求饶的韩永绪said with a smile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他不再废话,魂幡摇动,将韩永绪直接吸入其中,又对着祝寻‘哫’了一声,instructed 。

  “brother ,进去好好招呼他!”

  厉鬼祝寻发出兴奋的‘哫哫哫’怪笑,满脸横肉都笑成了肉褶子,搓着两只鬼爪飞入了魂幡之内。

  收起魂幡。

  Chen Dengming 低头looked towards 在道道金光笼罩中的健硕身躯,肌肉虬结,线条充满流线型,宛如猎豹般充满爆发力。

  但此时,他只觉浑身一阵虚弱得脱力。

  明明体内spirit essence 还富余不少,且还在Human Immortal ancient palace 飘落的Spiritual Qi 补助下快速恢复,却仍是感到一阵极度紧张过后的酸软无力感。

  不过,一想到自己竟然真的干掉了一位Golden Core Late Stage 的great cultivator ,这种虚弱感就被一阵强烈的兴奋激动取缔,肾上腺似在疯狂的分泌,兴奋劲儿已逐渐取代了后怕。

  “didn’t expect ,didn’t expect 我只是迫于无奈为了避开凶险而已,竟然,真的干掉了Old Dog Han !this can be considered ,为自己的家人报仇了。”

  “怎么总感觉不太真实?不会这追进来的Old Dog Han ,只是一道虚假的Avatar 吧?

  也许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有什么我不理解的手段”

  兴奋劲儿缓过来,Chen Dengming 又感到心有余悸,一阵不真实。

  立即退出Indestructible Vajra 禅功的大肌霸状态,又匆匆驭器,飞到之前狼藉的战场前。

  找到韩永绪已被打烂到不能再烂的尸体,仔细查看,捏着鼻子嫌恶的踹了几脚,没见这尸体变成木头或者消散成一缕气,当即放下心来,将韩永绪的storage bag 等遗物都收起。

  但这一刻,他只觉自己是膨胀了,竟都没有心情,去查看一位Golden Core Late Stage cultivator 的积蓄了。

  “所以说我Chen Dengming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Late Stage ,干掉了一位Golden Core Late Stage cultivator ?”

  Chen Dengming 深breathed deeply ,又吐出,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唯有强行镇定。

  “也没什么,Evil Star 在Golden Core Late Stage ,干掉了一位Nascent Soul Early Stage 期,难度更大。也许.他也是把人引进南寻干掉的?

  应该没那么容易吧?”

  他想了很久,又突然想到之前从韩永绪的Divine Consciousness 中掠出的那股邪恶力量。

  那股邪恶力量,他很熟悉,曾经也接触甚至交手过。

  didn’t expect 韩永绪这堂堂Golden Core Late Stage cultivator 的Divine Consciousness 中,竟也存在。

  “莫非……促使韩永绪冒险追进来的,是其Sect 的那位化身成了邪祟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Old Ancestor ?”

  Chen Dengming 只觉这个probability 非常大,他突然又想到曾经很可能也被邪祟力量影响的Luo Bing ,眼神微闪,心中产生诸多猜测。

  他重新摇动引魂幡,要召出韩永绪的Divine Soul ,盘问其有关Luo Bing 以及Wonderful Sound Sect Divine Transformation Old Ancestor 之事

  (求月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