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 Age Immortal Cultivation – I Will Live Forever Chapter 155

2023-05-05

  第155章 189~190:换头秘术!斩林家old ghost !(月票记得清空)

  两天后,山中空谷深潭,薄雾缭绕,气氛祥宁。

  经历两天的cultivation 恢复,Chen Dengming 已恢复至full of vigor and energy 的状态,又检查了一遍所有Magical Artifact 的状况,审视自身。

  经历two days ago 在Human Immortal ancient palace 的那一场生死大战,他的life essence 大限已再度损耗了43年左右,如今仅剩下285年的life essence 。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Perfection cultivator 【Chen Dengming 】

  Life: 93/564/849

  spirit root :metal、wood (high grade 100/100)

  martial arts :《陈氏Martial Arts 总纲》(超凡67/100)

  dao technique :《Eternal Spring Art 》(十层13020/70000)、《控金术》(精通16/100)、《木偶术》(入门78/100)、其他略”

  “这所剩life essence 都跌破三百了,还好我将控金术cultivation 到精通时,又提升了30年的life essence ,不然现在就只剩二百五了”

  “不过正常Longevity Sect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最多能活到两百五十多岁,我现在却还能活285岁,依旧仍算life essence 悠久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

  Chen Dengming 心内盘算着,又计算了一番如今按部就班在sect 内cultivation ,大概正好需要十年的时间,就可cultivation 到Golden Core Realm 。

  然而,如今东Western Territory 战火飘摇,Longevity Sect 也无法独善其身。

  在曾经那些死去了亲人的cultivator 齐齐发声之下,在Heavenly Dao Sect 等sect 以及宗内主战派的双重压力下,Longevity Sect 亦是逐渐开始派遣他们这些Disciple 插手进战场。

  想要安稳在sect 内苟着cultivation 十年,太难了。

  “希望这次斩首任务完成后,能得到一整年的cultivation 权吧.”

  Longevity Sect 不会频繁要求Disciple 外出执行任务,尤其是危险任务。

  一般完成a small sect 任务后,就可休息一段时间,完成危险任务后的休息时间更长。

  如今邪祟这种如芒刺在背的威胁,已经解决。

  他还只需解决外面的林家old ghost 这个老阴货,就可以高枕无忧,好好cultivation 。

  sect 颁布的斩首任务,再怎么危险,也不至于超出False Core great cultivator 的能力范围。

  而在False Core 这个层次,Chen Dengming 还是有十足信心的。

  他将手掌摁在魂屋上,与其中的Little Array Spirit 建立沟通。

  “灵儿,你说那Old Lin 鬼与我们一样都是cultivation 的《Hundred Ghosts Night Banquet 》图卷的,他昔日是你们Yin Ghost Sect 的Sect Master ,我们要对付他,得从哪方面下手,才最容易成功呢?”

  这种问题,一人一魂近来已简单沟通过,Little Array Spirit 结巴回应道,“道,Fellow Daoist ,此人阴险very ruthless ,昔日将那么多Disciple 都炼成了飞头降,手里肯定是培养了不少飞头降和阴魂的,非常强大。

  我们要对抗他,就得面临他的那些飞头降和阴魂大军,因此最好擒贼先擒王”

  “擒贼先擒王你说得倒是不错,但想要快速制住一个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可没那么容易啊。”

  “他,他是realm 跌落后重修回的,realm 未必稳固,而且操控大量飞头降和阴魂,也得分出不少力量,自身的力量就会削弱,无法调动得那么集中.

  我们可以先示敌以弱,只要他真的轻忽大意,还是有机会的……”

  “嗯也只能尝试一番。”

  Chen Dengming slightly nodded ,目中寒意凝结,“若是不行,也就罢了,日后成了Golden Core ,一样可收拾此人。但最好,还是这次尝试能否一劳永逸,以免nurturing a tiger to invite calamity 。”

  现在解决林家old ghost ,是最好的时机。

  因为据Qiu Feng 昔日告知,这林家old ghost 乃是Golden Core 跌落后又重修了回来,realm 未必稳固,且life essence 无多。

  一旦过去一段时间,对方的实力可能还会增长恢复。

  其实若非与对方屡次结梁,这次更是被暗算,Chen Dengming 也压根不想搭理这个old ghost 。

  对方life essence 无多,熬一熬,自然就死了,都无需他动手。

  可如今,此人显然已知晓南寻出入口的存在,若是知晓他并未死,以此人vicious and merciless 的手段,难保不会趁他不在之时,派家族cultivator 进入南寻做些什么。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若是能趁此时机,除去这林家old ghost ,兴许,我可以直接将林家驱赶出万里边陲,将Exquisite Silk Market 占据,掌握在我的手里

  然后让强子带一些人出来,就驻扎在南寻出入口处cultivation ,如此既可守卫南寻出入口,又可让强子在此培养起一股听命于我的势力this can be considered 我的大本营了。”

  Chen Dengming 心里思忖至此,各种盘算和思路也就清晰了,杀Old Lin 鬼之心更为强烈。

  他当即起身,继续在林间熟悉两枚Dao Rune 所加持的力量。

  一枚Dao Rune ,即可令他在施展Martial Arts Divine Ability 时,发挥出超越同阶的惊人力量,硬撼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的丹力也nothing difficult ,只是仅能周旋片刻,却无法反压制,归根结底,还是一枚Dao Rune 的力量太薄弱。

  如果说Golden Core 的丹力,是一块木板。

  那么一枚Dao Rune 的力量,就是一把尖刀,可将木板戳穿,却仅能构成一个点的伤害。

  可现在拥有两枚Dao Rune ,battle strength 的增长,已不是简单的翻倍那么简单。

  两枚Dao Rune 合于一起释放的力量,就好似一把尖刀变成了一柄尖嘴锤,轻易即可将木板大块锤烂。

  这是Chen Dengming 结合Dao Rune 释放出的destructive power ,以及拥有两枚Dao Rune 的Evil Star Golden Core 分神所分析出的大致结果。

  “即便计算失误,我迅速缩进南寻,这也是进可攻,退可守。可以一试.”

  Chen Dengming 盘算清楚。

  旋即便又召出引魂幡,召出demonic cultivator 卞宇成的阴魂。

  这demonic cultivator 阴魂曾上交给sect ,交由sect 盘问。

  事后,sect 又将之当作spoíls of war 归还。

  如今这demonic cultivator 的阴魂已是spiritual wisdom 全失。

  “此人也算是颇有手段,在Five Elements Escape 宗潜伏多年,却栽在了我手里”

  Chen Dengming 想到此人曾经表现出的机警果敢,也是唏嘘,对方算是个人物,只是people who walk different paths cannot make plans together 。

  他一狠心,将这道False Core 阴魂击溃,纯净Soul Power 都收入了伏灵瓶内,拿出部分Soul Power 喂养幡中brother 祝寻。

  “哫哫哫——”

  祝寻满脸横肉咧开大嘴笑,身上邪异凶恶的气息更强了许多,甚至身躯下开始长出双脚。

  这幡中brother ,中途cultivation 了一年多的时间,如今吞噬了邪祟本体的残存邪恶怨力,又吸收了这部分False Core great cultivator 的纯净Soul Power ,终于是breakthrough 到了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Middle Stage ,从有手阶段,迈入了有手有脚的阶段,总算不是残疾了。

  “哫哫!”

  祝寻狗语不断,飞到地上,尝试学着Chen Dengming 用双腿走路,显然长出双腿也很兴奋,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一直张着,合不拢嘴。

  “好了,开始cultivation 。曾经让伱cultivation 不努力,幡中做brother 。

  如今做鬼再不努力,那就真没机会了”

  Chen Dengming 摇头,拿出得到的邪异独目,开始训练祝寻以厉鬼邪祟之力,催动此物。

  寻常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邪祟,都能凭借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的邪祟力量影响到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Late Stage 的great cultivator ,更遑论祝寻这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Middle Stage 的厉鬼。

  若是再能将独目研究熟练,不说对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构成很强的威胁,哪怕只是一点影响,在战斗的关键时刻,也将是制胜法宝。

  训练祝寻之时,Chen Dengming 也召出韩永绪这位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的Divine Soul 观察。

  这本是诸多Golden Core 魂修也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炼魂材料。

  炼成Golden Core 阴魂,不说能发挥出生前实力,至少也堪比一位False Core great cultivator 级别的打手。

  不过,Chen Dengming 并不懂炼制阴魂之法。

  Yin Ghost Sect spirit refinement 诀中的method ,与Devouring Soul Sect 的炼魂之法存在区别。

  前者是教导鬼魂technique of cultivation ,使鬼魂自行cultivation success ghost cultivator ,quality but not quantity 。

  后者则需要自身亲手炼制,成批量炼制阴魂大军。

  因此这韩永绪的阴魂,现在只算是纯净魂体,用来吓唬吓唬人,或是引诱人倒是可行。

  Chen Dengming 对韩永绪的阴魂,另有安排。

  此物算是不可多得的资源,将来在祝寻breakthrough Golden Core Ghost General 时,兴许能用到此物。

  …

  就在Chen Dengming 于南寻中conserve strength and store up energy ,训练厉鬼祝寻时。

  南寻外的Brightcloud Mountains 之中,一间山体被挖空的洞窟内,面如骷髅般皮包骨头、头发稀疏的林河深深皱眉,精亮锐利的双眼中闪过疑惑。

  “已经过去了两天,还没出来?is it possible that 出了什么意外?”

  他心中迟疑思索着,Divine Consciousness 笼罩对面耸立的雪峰山腰处,考虑是否需要先派几个家族cultivator ,进入那mysterious area 查探一番。

  不过,想到那Wonderful Sound Sect 邪祟的诡异和强横,他还是暂时按捺下念头。

  “It shouldn’t be 出问题,再等等如此强大的邪祟,我也是平生仅见,不可贸然激怒.”

  对于那很可能疑似就是Dao Lineage Inheritance Land 的地域,要说他林河不动心,那是假的。

  百年前,Wonderful Sound Sect 等sect 联合对一位powerhouse 出手的传闻,他自是听说过,也知道大概是与Dao Lineage 有关。

  如今无论是Wonderful Sound Sect Sect Master 韩永绪,还是那mysterious 邪恶的邪祟,都盯上他这Brightcloud Mountains 突然出现的一个芥子界入口,以他的智慧与阅历,自然是能猜出芥子界很可能就是一处Dao Lineage 之地。

  如今他life essence 大限将至,要说唯一还令他在乎的,便是活下去,at all costs 活下去。

  他也不求非鬼道的Dao Lineage 能对他产生什么作用。

  只图能从Dao Lineage 之地获取一些好处,甚至将情报和位置贩卖给其他感兴趣的Great Sect ,兴许他也能从中牟利,获得一些延寿的珍贵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这都是利益。

  不过这些利益,都是建立在尽量不得罪那恐怖邪祟的情况下,偷偷摸摸进行。

  时间流逝。

  转眼又是两天过去。

  石窟之内,林河眼眸一闪,蓦地睁开双眼,Divine Consciousness 已察觉到前方雪峰山腰处的动静。

  一道光膜从石缝中浮现,而后one silhouette 顶着光膜,从中狼狈跌出,落地的刹那,便spit a mouthful of blood ,一副受伤很重的模样。

  “en? 这小子竟然还没死?难道那邪祟也栽在他手里?那Dao Lineage 之地里面对high-rank cultivator 的压制这么强?”

  林河expression congeals ,一阵狐疑,内心激烈争斗着,思忖要不要出手。

  “再等等这小子距离出入口太近,我一出手,他就逃进去,我也不敢追,反而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

  他现在应该也不知道我要对付他”

  林河不动声色小心收回Divine Consciousness ,避免被对方察觉。

  很快,在他监视下,Chen Dengming 架起一道灵光,疾驰而去,愈发走远。

  林河eyes flashed ,眼见再无人从出入口出来,他当即起身,突然伸手,摘下自己的脑袋,而后一拍身后腰囊。

  但见腰囊打开,其中竟是一坯坯土包,埋藏着一个个面貌各异的脑袋,场景瘆人。

  “方Martial Nephew ,就你了”

  林河掐诀,口中念出一阵晦涩难懂的incantation 。

  一点black light 由其手指点出,刹那从中召出另一个看上去五官轮廓俊美的飞头降取出,安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这俊美的脑袋在脖子上三百六十度转了一圈,而后皮肤黏在了一起,skeleton 发出‘ka ka ’如拼凑上去的声响。

  下一瞬,五官俊美的脑袋睁开双眼,嘴角流露出笑容,情景显得诡异森然至极,仿佛这颗脑袋内还生存着一个灵魂,导致林河身上的Divine Soul 也发生了改变。

  “赫赫赫去吧。”

  林河的脑袋飘浮在空中,张着没几颗牙齿的嘴巴笑着,几根稀疏的毛发随风起舞,眼神诡异阴森。

  换了脑袋的俊handsome man 一拍storage bag ,取出法衣Magical Artifact 后更换,而后迅速追了出去。

  与此同时,林河的脑袋则从另一个方位飞了出去,在暗中包抄埋伏。

  无论是否有蹊跷,追上去也就知道了。

  只要不是在那Dao Lineage 之地内,他堂堂Golden Core great cultivator ,还怕一个受伤的False Core 耍什么花招。

  甚至如此改头换面后再出手,对方到死will not 知道,是死在谁的手里,Longevity Sect 想找麻烦,也不好找。

  “灵儿,可察觉到那old ghost in the vicinity ?”

  in midair ,Chen Dengming 维持一个不快不慢的速度飞行,complexion pale ,口角流出Darkcloud Leopard 贡献的豹血,先示敌以弱。

  “没,还没有”

  魂屋内,Little Array Spirit 才回应一句,倏然又立即紧张道,“道,道Fellow Daoist ,来了,来了,他来了,在你身后西南侧”

  “好!”

  Chen Dengming 佯装继续飞行,收摄心神,进入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的状态。

  霎时间,他的spiritual sense 感知在迅速放大,眼、耳、鼻等感官,均变得无比通灵。

  甚至连皮肤毛孔都可清楚感到周遭的气流变化,立即就察觉到身后一道森然严峻的气息在迅速迫近。

  几乎在他察觉之时,两道劲气,一上一下从背后疾驰破空而来,仅仅散发出的强烈威压就令人心悸。

  Chen Dengming 迅速降下blade light ,身子一曲,整个人在半空蜷作一团避开两道袭来气劲。

  与此同时,Divine Transformation Saber 呛然化出万道cold glow ,击中两道调转电射而来的black light Magical Artifact 。

  一轮金铁交鸣声,好似两支劲箭撞上刀幕,两团black light 被勉强震开。

  Divine Transformation Saber 上附着的丹力也迅速溃散,哀鸣一声,化作飞刀落入Chen Dengming 手中。

  他接住飞刀在空中滑行后撤出一段距离,口中最后一口黑豹血‘哇’地吐出,一副不支的模样。

  后方at a moderate pace 追来的林河见状,eyes flashed ,身上逐渐散发出阵阵强烈的金光,目视Chen Dengming 冷said with a sneer 。

  “小子,你的命是真的大,上次我那兄长韩永绪暗算你,被你逃过一劫,如今那Wonderful Sound Sect Ancestor Master 暗算你,你竟还是能逃过一劫.”

  “你是谁?”

  Chen Dengming 眼神诧异,凝视对面飞来的身穿华袍的俊handsome man 。

  对方竟不是林家Old Ancestor ,甚至连气息都不同。

  魂屋内,Little Array Spirit 传出Divine Sense 提醒。

  “道,Fellow Daoist ,他应该就是上次的那old monster ,他的神soul energy 息发生了改变,但Golden Core 气息并未改变这应该是我宗的换头术。”

  对面的林河突然目光一凝,盯着Chen Dengming 胸膛上悬挂的魂屋,眼神流露出一丝狐疑与贪婪。

  上次他便发现这魂屋内储存着一道熟悉的Spirit Physique ,带给他很强的吸引力,因此才让对方交出。

  如今这股熟悉感更为强烈。

  就在这时,Chen Dengming 冷冷注视林河,frowned ,“你就是林家Old Ancestor 吧?只不过是施了一个换头术而已,就以为能诓骗过我?你把我当傻子,还是把我Longevity Sect 三祖当傻子?”

  林河眼神微变,却迅速沉静下来,俊美脸上挂着和煦笑容道,“小子,你在说什么?莫不是被人打傻了。

  我这次找你的麻烦,乃是为我兄长Sect Master Han 找你的麻烦,告诉我,我那兄长如今身在何处?”

  他话音方落,双眼爆射divine glow ,身上倏然spiritual might 暴涨,气息大盛,好似一个小太阳突然升空亮起,极其强烈的威压伴随Power of Divine Sense 狂涌向Chen Dengming 。

  Chen Dengming 心神巨震,精神都有种宛如被烈火炙烤般的痛苦。

  但在这瞬间,他蓦地召出引魂幡,瞬间释放出韩永绪的Divine Soul 以及蓄势待发的幡中brother 。

  “你兄长Old Dog Han 在此!看清楚了!”

  “什么?”

  林河先是扫了一眼,旋即愣住,眼神惊变。

  确定是韩永绪Divine Soul 的刹那,他心神受慑,脑海宛如有一道惊雷炸响。

  韩永绪的Divine Soul 怎会被这小子拘在引魂幡内?

  这可是Golden Core Late Stage 的great cultivator !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这瞬间,Chen Dengming 已是狂吼一声,声威有若惊龙出海,震得林河耳鼓轰轰鸣响。

  同一时间,他已Person and Blade Unity ,Divine Transformation Saber 化作一bright glow 眩目的慑人彩虹,迅如电闪般的急速,照脸朝林河疾劈过去,刀身上丹力凝聚狂飙,凛然有Monarch Overlooking The Whole World 之势。

  林河迅速反应过来,身侧飘浮的两道Second Rank 顶级Magical Artifact 电射而出,进行拦截,堪堪挡在blade light 之前。

  二者攻势对碰,发出“呛”的一声清音,Magical Artifact 与Magical Artifact 的交触处,碰撞的丹力伴随sparks flying in all directions ,奇诡眩目。

  就在这in a flash ,幡中brother 祝寻一声厉吼,青白森森的鬼瞳盯紧林河,突然双手捧起一颗碗大的独目,往眼前一照。

  一股令人意乱情迷的癫狂精神异力,霎时侵入到林河心灵中。

  林河才从韩永绪Divine Soul 的惊吓中稳定心神,这一瞬,情绪再度被放大,恐惧点燃,竟是惊得面色骇然后撤,脖子上的脑袋都似受到极大的惊吓,突然脱离脖颈飞起。

  ‘呛!——’

  在这闪瞬之间,silver light 爆闪,两道black light Magical Artifact 上凝聚的丹力被Chen Dengming 长刀击溃。

  Golden Core Pill 力,在两枚Dao Rune 面前,犹如纸糊的被撕裂。

  Divine Transformation Saber 倏然blade light 爆涨,化作八丈巨大的刀气。

  刀气如虹,凌厉至利可断金,刹那将林河笼罩。

  “混账!!”

  从远方匆匆出现飞来的林河脑袋angry roar ,惊得魂儿都要冒出。

  那俊美脑袋登时狂吼一声,不受控般主动飞向blade light ,进行自杀式护主进攻。

  “咔——”

  blood light 当空溅射。

  一颗堪比铜铁的大好头颅直接被劈斩爆裂。

  却在这同时,林河无头身躯自行掐诀,沛然丹力爆发,腰囊打开,无数dishevelled hair 的脑袋狂叫着飞出,护持主身。

  ”fuck off! !”

  Chen Dengming a long whistle ,掐诀之间,万金珠飞出,在控金术的作用下瞬间化作一个巨大的golden 海胆爆开。

  whiz whiz whiz !——

  无数golden 利刺,好似千百道sword light ,蓦地从densely packed 冲来的飞头降中透入,瞬间交织成另一紧密sword net ,刺出金光。

  就好似一片森林的树木枝叶再怎么茂密,也根本无法阻挡宛如万千利箭般穿透缝隙透射进来的阳光。

  大量飞头降刹那被万金珠阻隔在外,挤撞到了一起。

  擒贼先擒王!

  Chen Dengming 横刀顶上,状若Heavenly God ,一刀斩下,直劈散发强烈Golden Core 之力的主身。

  两道silver light 融入刀气之中,化作一道凌冽澎湃的刀气,一刀中分!

  ”no! !”

  远处疾驰飞来的林河双目登时猩红大叫。

  却是已然迟了一步,凶猛刀气如狂龙碾下!

  其散发强烈Golden Core 气息的主身霎时巨震,猛摇了一下,“蓬”的一声爆开成两截,一道血泉从中飙射而出,身躯往下空跌落。

  林河old ghost 只觉仿佛一根心弦断裂,与主身的联系被斩断,近乎faintly discernable ,心猛一咯噔,脑袋轰地一声像要炸了开来,霎时两眼赤红一片。

  this blade ,是近乎斩断了他不多的life essence 啊

  (月底了,月票清空给我吧老铁们,趁着今天双倍)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