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Person Overturns Jianghu Chapter 333

  第333章 射日城

  听完林菱所讲的故事,

  Gu Mo 心里有些感慨,倒不是感慨苏南的involuntarily ,也不是感慨这个故事的百转千回,就唯有一个感慨,

  still not enough 强!

  不论是苏南,还是七绝Immortal Sect ,都是因为不够强。

  苏南因为不够强,为了报仇,不得不选择背叛而投靠Demon Race ,而七绝Immortal Sect 也是因为不够强,没办法庇护住自己的Disciple ,灵绝峰Peak Master 徐扶摇也是因为不够强,即便是一直支持苏南,也没办法帮助苏南改变结局。

  “苏南的背叛,导致我们七绝Immortal Sect 在大荒之中名声dropped a thousand zhang in one fall ,sect 损失也惨重,本来七绝Immortal Sect 在Seven Sects Eight Schools 中就只是中间层次,遭遇那一场大变,已经过去了several decades ,都还没能够恢复多少。”林菱说道。

  Gu Mo 喝了一口茶,说道:“这个事情,实在没办法说对错。”

  林菱又说道:”Ai, 是啊,所以,这就是我说sect 对苏南的情绪很复杂,说苏南错吧,他是为了报仇,可是,他的的确确导致很多same sect 身死,也让Human Race 遭受了很大损失,但是,苏南曾经也为Human Race 立下了很多汗马功劳,

  这些东西吧,是是非非,不知道该如何评判,但是,可以很确定说他对不起的只有Master ,因为从头至尾,Master 没有逼迫过他,一直坚定不移支持他,但是,他叛出Human Race ,留下的烂摊子却全都落到了Master 身上,

  为了给出一个交代,Master 自废了immortal dao cultivation base ,从此一蹶不振,终日饮酒,several decades 了都没有出过灵绝峰。”

  Gu Mo 沉吟了一会儿,微微shook the head ,不做评价。

  ”Ai, ”林菱sighed ,说道:“可能speaking of which ,最恨苏南的就是Eldest Senior Sister 了,她当年深爱着苏南,但自知配不上苏南,一直深深的埋在心底。

  苏南就是她心里的光,可当她看到苏南引Demon Race 入关,看着same sect 被屠杀时,她都差点疯了,特别是当Master 为苏南之过而自斩immortal dao 时,她是彻底崩溃了,

  但,也是那件事情之后,Eldest Senior Sister 开始替Master 扛起了灵绝峰,这些年,她活得很累,她终归无望immortal dao ,impossible 永远撑着灵绝峰,而且,这些年,灵绝峰日渐没落,她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不过,这次看到Junior Brother Gu 你的出现,让她心里的大石头放下了,她总算是看到了一点希望。”

  Gu Mo 挑了挑眉,道:“把我当希望,这不合适吧?”

  林菱微微nodded, said :“至于Junior Brother Gu 你怎么想的,其实Eldest Senior Sister 并没有考虑太多,因为,你是灵绝峰Disciple ,只要你能成长起来,灵绝峰自然受到庇护,

  这是必然的,所以,她现在是拼了命再想办法为你提供资源,这把刀,她差不多耗了她一半的功勋,另外,她之前听到你在向柳青山打听Immortal Fire 的消息,你应该是Cultivation 需要吧?”

  Gu Mo nodded 。

  林菱nodded, said :“Senior Sister 已经在Heaven’s Mystery Building 接了几个任务去挣功勋了,她准备在你去边关回来之后就为你兑换一株Immortal Fire ,另外,她也在请灵绝峰Elder 在为你炼制破镜丹,也准备等你回来之后就为你寻找最适合你cultivation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她励志要让你成为Holy Son 。”

  Gu Mo :“……”

  虽然心里有点小感动,

  但是,不需要啊!

  “其实,Eldest Senior Sister 不需要做这些的。”

  林菱shook the head ,道:“我调查过Junior Brother Gu 你的背景,知道你来自小Celestial Grotto ,一路而来都是靠你自己,可能不太适应也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好意,这是你冷酷的性格所决定的。

  但是,你有你的性格,Eldest Senior Sister 有Eldest Senior Sister 的性格,Eldest Senior Sister 也托我给你带了一句话,你不需要觉得她对你有什么恩情,这只是一份投资,她现在为你做这些,是带着目的的,所以,你不需要觉得有压力。

  毕竟,你是灵绝峰Disciple ,只要你变强了,什么都不需要做,就能够为灵绝峰带来好处,也能够撑起灵绝峰,这中间没有什么恩不恩情不情,只是她在完成她的义务。”

  Gu Mo :“……”

  误会了啊,

  我只是觉得我是开挂的,不需要那些而已!

  ……

  翌日,清晨。

  天才微微亮,一众新生就被召集着进了一个space channel 。

  在space channel 里,度过了约摸七天的时间,他们来到了一座荒芜的城中,随后又进了了一艘Void Breaking Ship 。

  这是一艘顶级的Void Breaking Ship ,速度非常快,是真的如同破开空间一样,穿行在虚空之中。

  约摸又过了七天,他们来到了一座城外,这是一片平原,广袤无边,昏暗与死寂是永恒的主题,在这里除却他们一群人外,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地上,有许多骨,早已暗淡,全都枯败了。

  city wall 很高,高耸入云,看不到顶点。

  entire group 在经过严密的检查之后,才被允许进入了城中,这座城很大,但却显得has several points of 萧条和沉寂,一眼望去,全都是庄严肃穆的warrior 在街道上。

  大多数都是身体残缺,死气沉沉,

  to-and-fro 的那些warrior 身上都充满了血腥味,兵甲上满目疮痍的损坏痕迹,街道上,也有一些伤残的warrior 在闲谈着。

  一路过来,李鹤碰到了不少熟人,他都在主动执礼,而且,都是一些cultivation base 并不是很高的,连Heavenly God Realm 的都没碰到,但李鹤还是很恭敬的行礼打招呼一点都没有端着大Heavenly God 的身份。

  这一幕,倒是让不少Disciple 都有些诧异。

  因为,在cultivation world ,等级划分明确,

  以李鹤大Heavenly God 的身份,impossible 也不该对那些cultivation base 低的人行礼。

  李鹤也看出了那些Disciple 的疑惑,解释道:“cultivation world 中,的确是whoever attains shall be first ,但是,总有例外的,cultivation world 里不仅仅只有cultivator ,还有warrior ,在warrior 群体中,不分cultivation base 高低,只有同僚,他们都是我曾一起并肩作战的同僚,

  他们都在为Human Race 洒血,他们都是Human Race 的英雄,所以,我没资格在他们面前摆身份,要在他们面前摆身份,那也就只能是拿出让他们都折服的功勋。”

  Gu Mo 眯了眯眼睛,他在下界打过仗,明白warrior 有多值得尊重。

  李鹤一边走一边说道:“这里是射日城,是边关一座军事要塞,在这里只有warrior ,没有ordinary person ,你们在这里,不论看到是cripple 还是哑巴,不论是残疾还是毫无cultivation base ,都要记住,他们,是warrior ,Human Race 的warrior !”

   下一章,晚点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