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Person Overturns Jianghu Chapter 427

  第427章 番外篇:Gu Mo 错过的风景——Chen Feifei

  世间有很多种人。

  有的平平淡淡,一生无波无澜,安安稳稳,有的起起伏伏,一生都在大起大落,也有平步青云,一生都在被人仰望,也有的一生都在低三下四,有的从出生就aloof and remote 。

  all kinds of ,各式各样。

  但是,无法否认的是,不论是哪一种人,在a certain 时刻回想起来,都会发现自己在人生的道路上,都会错过一些别样的风景。

  ……

  我叫Chen Feifei 。

  我是Heavenly Yang County 两Great Aristocratic Family 之一的Chen Family Eldest Young Lady 。

  不错,我就是那种含着cheat 出生的人,从我出生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我即便一辈子无忧无虑刁蛮任性,依旧是被无数人追捧的中心。

  但是,我是个有思想的人,

  我从小就长得漂亮,又饱读诗书,是远近闻名的大家闺秀,七八岁开始,来我家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其中很多Heavenly Yang County 的young, talented people 。

  我的人生很美满,唯一的欠缺,可能就是我没有Cultivation innate talent 吧,无法成为一名Martial Artist ,不过,无所谓了,我的身份已经注定了,我也不需要Cultivation ,一辈子也能锦衣玉食。

  只是,我的出身给我带来了很多荣耀的同时,也相应的,会让我承担一些该有的责任,我也会付出一些代价,比如,爱情!

  虽然我看过很多画本小说,

  里面那些少年少女的爱情很让我向往,但我却知道,那些东西,我只能羡慕,因为我的婚姻,注定是联姻,我impossible 拥有爱情。

  所以,对于爱情,我只能是向往一下,最多也就祈祷一下我未来的Husband 是什么的,是谦谦君子,或者是一Young Hero Fang 。

  其实,曾上门提亲的人中,也有过让我满意的对象,但是,家里人都不满意,即便对Fang Family 世很好,依旧不被答应。

  我知道原因,

  家里人希望用我招一个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的寒门子弟或者贫民出身的young talent 来入赘。

  因为,我们Chen Family 到了我this generation ,出现了青黄不接的现象,父辈人才济济,可我这一辈,没一个拿得出手的,

  倒也不是,其实是有一个的,

  一个和我同父异母的big brother ,他叫陆文山。

  他之所以姓陆而不surnamed Chen ,是因为他随娘姓,从小因为出身而被抛弃,还是一个cripple 。

  可谁也didn’t expect ,

  陆文山innate talent 非常强,二十来岁就成为了一个Innate expert ,而且是那种可以越阶杀敌的天才。

  他对Chen Family 有恨,

  曾one man one sword 杀进Chen Family ,若不是Chen Family 老一辈的Innate expert 有好几个,恐怕那一次,他真能杀穿Chen Family 。

  当看到陆文山的innate talent 后,

  Chen Family 很多人都想他回来,但他拒绝了,在天阳城里成立了一个轻眉帮,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成为了second only to 两Great Aristocratic Family 的第三方势力。

  他真的很优秀,

  见到他之后,我就一直憧憬着,我未来的Husband 就是他那样的人物,但我觉得恐怕impossible 了,因为整个Heavenly Yang County ,就没人能够与他比肩。

  直到那一天,

  我在wasteland 遇到了那个少年。

  那天冬,我离开天阳城去探亲,却遇到Northern Desert 族入侵,大肆屠杀边境的Xia Country 子民。

  我在家中护卫的护送下逃得一条生路,

  但是,回程途中,

  我的护卫陆陆续续都死了,因为他们为了保护我,全都受了伤,最后,只留下一个丫鬟在我身边。

  我以为我死定了,

  就两个弱女子,怎么可能走出千里wasteland ,还是冰天雪地的时节。

  我在一个村庄里躲了两天,

  遇到了一队逃亡的难民。

  是一个叫Chen Qi 贫民找到了他,他是个country bumpkin ,被我简单的几句话忽悠之后,就答应带我们一起离开,但是,从他口中,我也得知了一个少年的名字,那个名字叫Gu Mo 。

  Chen Qi 说,那人是他同村的发小,他们entire group 是以他为主的。

  Chen Qi 对我有所隐瞒,

  只是,我当时也没太当一回事儿,毕竟,在我看来,就是一群贱民而已,所谓的领头,应该也不非就是年轻力壮罢了。

  我怎么都想不到,

  就这个念头,为了留下了一个生命的教训。

  Gu Mo 很普通,

  就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长得很壮,就跟一个小牛犊子似的,性格冷淡,reserved ,而且脾气不好。

  但我不会计较,

  因为我需要他们带我离开wasteland 。

  只是,我那个丫鬟很不懂事,老是得罪人。

  不过,我也没太当一回事儿,

  毕竟,我可是Chen Family Eldest Young Lady ,纵然只是我的丫鬟,那身份也不是这些难民能够比的,

  但,直到Gu Mo 一刀将我的丫鬟砍死,然后逼走了一伙强人时,我才明白,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那个少年,绝对不是我想象中的一个ordinary commoner 那么简单。

  可是,那时候,

  我知道的已经有些晚了,

  因为我已经发觉了,Gu Mo 已经对我产生了杀心,只是,他终归还只是一个少年,还没那么果决,他还在犹豫,有所顾忌。

  但我心里很害怕,

  于是,在这份恐惧下,我甚至不惜出卖色相,想要拉拢另外几个难民帮我对抗Gu Mo 。

  所谓的掌管粮食,并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一个象征,一个让Gu Mo 忌惮的理由,让他知道,我已经拉拢了几个难民。

  可是,我错了,

  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我一直以为,Gu Mo 他们这一伙难民是相互扶持才能在wasteland 里存活的,

  但是,当Gu Mo 提起刀时,

  那一伙难民全都怂了,没有一个人敢为我说一句话,

  那一刻,我明白了,

  这个团队,并不是相互扶持,而只是单纯的以Gu Mo 为主,他才是Control Life and Death 的那个人。

  那一刻,我绝望了,

  因为我主动给了Gu Mo 一个必杀我的理由,

  他本来就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啊,

  只是内心纠结而已,我却主动给了他一份决心。

  当我死的那一刻,

  我心里充满了怨恨,

  我恨Chen Qi ,我恨他没有将Gu Mo 与他们的关系给我讲清楚,若是早知道Gu Mo 是一个如此优秀果决,且Martial Arts innate talent 那么强的平民,我必然会做出另一个选择,

  或许,甚至,

  他就是我的良人,

  只是,一念之差,

  我死了,

  但我死前,还是坑了Chen Qi 一下,

  我让他对Gu Mo 产生了仇怨,

  我知道,他绝对不会是Gu Mo 的对手,他绝对会死在Gu Mo 手里,

  这,就是我最后的报复。

  只是,倒下那一刻,

  我看到我的血溅在雪地上,挺像一朵梅花的,

  如果,我没有那份aloof and remote 的心态,

  如果,我没有瞧不起Gu Mo ,而是稍微了解一下他的潜力,或许,我的命运就会不一样了,

  或许,那个少年,

  会牵着我的手,为我种下一株梅花!

  ……

  我叫Chen Feifei ,

  家里一直希望招一个innate talent 潜力绝佳的贫民子弟为我的夫婿,

  我遇到了,

  我死在了他的手里,

  那一滩血,真像一朵梅花!

   推荐我的新书《一个人砍翻乱世》

    当我提上刀的那一刻,

    我就知道,我是注定要砍上Peak 的人,

    肆无忌惮,do as one pleases 是我的特权,

    this world ,就该acknowledge allegiance 在我脚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