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拳歼星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机械始祖拉祖尔,是记录在帕勒塞文明的文明史课本里的。

所以,几乎每一个帕勒塞生命都知道拉祖尔是谁。

不过,文明史课本里,并不是详细的介绍拉祖尔从幼年到老年的每一段历史。

因此,在大部分的帕勒塞生命的印象中,拉祖尔是帕勒塞文明有史以来,遇到过最强大的对手,但并不知道他有多强大,更不知道他是怎么变得如此强大的。

法塔隆·瑟拉提斯没有看过拉祖尔崛起的历史,没有去反驳赞达尔·伊科奇的话。

恺撒·瑟拉提斯同样没有看过,不过他打算空闲的时候,去看一遍。

赞达尔·伊科奇强调完人类的危险等级之后,转入正题,道:“这次叫你们过来,我是希望能够留下来,亲自处理人类舰队,希望可以将这个隐患掐灭在萌芽阶段。

“至于护送Seventh Prince 殿下的任务,我希望交给恺撒·瑟拉提斯来执行,希望你们能够同意这个安排。”

“这……”法塔隆·瑟拉提斯皱眉露出迟疑表情。

他没有想到赞达尔·伊科奇会这样安排。

恺撒·瑟拉提斯听到这个安排,没有表现出任何疑惑。

事实上,他觉得这个安排是目前对大部分人比较好的选择,不过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现在在双鱼座矮星系里,双鱼座三支大舰队,都有各自的防区,是impossible 轻易动的。

apart from this ,还能自由活动的舰队,就只剩恺撒·瑟拉提斯的舰队,和法塔隆·瑟拉提斯的第七Imperial Family 舰队。

赞达尔·伊科奇想要率领第七Imperial Family 舰队,留下来,继续追击人类舰队。

那么,就只能让恺撒·瑟拉提斯负责,护送法塔隆·瑟拉提斯。

如果从军事从属关系上来看。

恺撒·瑟拉提斯舰队是隶属于双鱼座第一大舰队的,赞达尔·伊科奇没有权力直接命令他做事。

而且,这趟任务,是护送皇子返回母星。

这种任务,做好了得不到什么好处,做不好则是滔天大罪。

因此,如果不谈论个人感情,恺撒·瑟拉提斯没有任何理由同意这样的要求。

而且,只要他反对,赞达尔·伊科奇就没有权力越过双鱼座第一大舰队,直接命令他。

赞达尔·伊科奇看看两人一眼,沉吟片刻后,问道:“七殿下,这样安排可以吗?第七Imperial Family 舰队会护送你离开双鱼座矮星系,所以可以放心,绝对不会遭到人类舰队,或是碳基联盟的袭击。”

法塔隆·瑟拉提斯只是想尽快返回母星,重新灌注神性能量,至于是谁护送他回去,并不重要。

所以他没考虑多长时间,就同意道:“我没问题,只要恺撒将军愿意就行。”

赞达尔·伊科奇looked towards 恺撒·瑟拉提斯,看了好一会儿。

事实上,他很清楚,这趟任务,对恺撒·瑟拉提斯没有任何好处。

如果恺撒·瑟拉提斯愿意,那么就equivalent to 他欠了一个人情。

然而,他和恺撒·瑟拉提斯之间,其实没有什么正式的关系,即便恺撒·瑟拉提斯曾经登门希望聘他当teacher ,但那时候也被他拒绝了。

赞达尔·伊科奇考虑片刻后,对法塔隆·瑟拉提斯说道:“殿下,您先回去准备吧。返回母星需要六个月的航程,是一段很辛苦的旅程。”

法塔隆·瑟拉提斯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大厅。

他知道,接下来赞达尔·伊科奇需要说服恺撒·瑟拉提斯。

“关于这趟护送任务,我知道,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赞达尔·伊科奇其实很难开口。

“没关系,我愿意接下这趟任务。”恺撒·瑟拉提斯没有让他为难,直接答应了下来。

“其实这样不合适,你如果是我的学生,我甚至不会征求你的意见,可惜你不是。”赞达尔·伊科奇无奈said with a smile 。

恺撒·瑟拉提斯沉默许久,突然问了一个一直很想知道的问题:“我想知道,当初为什么不愿意收我当学生?”

事实上,他拜访过赞达尔·伊科奇三次。

事实上,恺撒·瑟拉提斯每次返回母星,都会去拜访赞达尔·伊科奇。

前后三次,每次都会提出聘请他当teacher ,但都被拒绝。

三次登门,三次拒绝。

恺撒·瑟拉提斯从来没有因为被拒绝,而表现出愤怒。

事实上,如果没有发起其他事的话,他会继续保持每次返回母星,都去拜访赞达尔·伊科奇的习惯。

只不过,当他听到赞达尔·伊科奇被Imperial Family 聘请担任Seventh Prince 法塔隆·瑟拉提斯的teacher 的时候,他知道,他不能再去拜访了。

三次登门,恺撒·瑟拉提斯也并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

事实上,他每次登门,都和赞达尔·伊科奇谈论一整天,从军事理论到群星格局。

赞达尔·伊科奇从来没有在军事理论方面,有什么隐藏,说不上倾囊相授,但也至少是有问必答。

“当初为什么不愿意收我当学生,就因为我出身Imperial Family 旁系吗?”恺撒·瑟拉提斯其实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即便他并不恨赞达尔·伊科奇。

事实上,在帕勒塞Imperial Family 宣布,赞达尔·伊科奇担任Seventh Prince teacher 的时候,帕勒塞母星里有很多人都认为,这是赞达尔·伊科奇终于攀上了Imperial Family 的关系。

认为当初赞达尔·伊科奇拒绝其他贵族的聘请,是在待价而沽。

不过,没有人会当面质问赞达尔·伊科奇,现在恺撒·瑟拉提斯却问了出来。

赞达尔·伊科奇无奈的shook the head :“如果我说,当初接受Imperial Family 的聘请,只是为了有一支舰队,能去银河系,救我的学生。你信吗?”

当初,卡兹提克被困在银河系,提交了747份人类天灾文明报告,希望帕勒塞母星可以拍舰队增援银河战场。

然而,没有得到母星的任何回应。

卡兹提克死前的那种绝望,只有看过那747份人类天灾文明报告的人,才能体会一二。

当时,赞达尔·伊科奇在军事议会上,不断的游说,希望可以增派舰队支援银河战场,但都被驳回了。

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赞达尔·伊科奇虽然进入了帕勒塞军事议会核心层。

但是,他从战场退回来之后,没有接受任何Imperial Family 、贵族的拉拢。

因此,他即便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但始终只是一个人,依旧无法改变军事议会的整体走向,也无法帮到卡兹提克。

最后,不得已,他才选择接收了Imperial Family 的聘请,成为了法塔隆·瑟拉提斯的teacher 。

而成为皇子teacher ,确实立竿见影,立即可以率领一支Imperial Family 舰队,奔赴银河战场。

只不过,没有人会相信他是为了救学生,都任务他是待价而沽,并且成功钓到了帕勒塞Imperial Family 最尊贵的那条鱼。

没有人相信,赞达尔·伊科奇也不指望恺撒·瑟拉提斯会相信。

“我信。”恺撒·瑟拉提斯却nodded 回答。

双方沉默片刻后,恺撒·瑟拉提斯再次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当初为什么不愿意收我当学生了吗?”

“因为……你的眼睛里藏着太过强烈的欲望。”

赞达尔·伊科奇盯着他的眼睛,盯了好一会儿,才补充道:“即便你学会了隐藏,但那些东西还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