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Punch Star Annihilation Chapter 155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危机纪元93年,人类进入大发展时代。

全人类用尽所有的力量,去发展文明的经济、军事、文化等领域。

新建的一百五十座暗物质相关研究项目实验室,投入科研工作。

这促使本星系群五大文明开启科研竞赛,五个文明都在投入最大的努力,研究第三次能源革命。

其中,三眼文明基本已经退出群星舞台的争夺,但Three-Eyes Race 本身并不会放弃,依旧想尽一切办法获取暗物质科技。

机械帝国和光合文明在暗物质科技方面和人类有合作,所以研究进度相对更好一些。

帕勒塞文明夺取暗物质实验室失败之后,又重启了暗物质科技的研究。

在几百年之前,帕勒塞文明就在研究暗物质科技,最终走到了一个bottleneck ,被认为是无法跨越的科技墙壁。

这使得帕勒塞文明曾经放弃暗物质科技,现在由于人类将暗物质科技运用到了军事领域,使得帕勒塞文明不得不重启暗物质科技的研究。

只不过,帕勒塞现在重启暗物质科技的研究,并不能让他们跨过科技墙壁,依旧很难在暗物质科技方面有突破。

因此,帕勒塞文明关于第三次能源革命的研究,重点还是放在真空零点能上面。

帕勒塞文明在真空零点能上的研究进度,原本就有了很大的突破。

甚至一度倒逼碳基联盟跟进真空零点能的研究。

因此,现在本星系群五大文明之间的科技竞赛,关键就在暗物质科技和真空零点能两个能源科技项目上。

在这条科技树上,人类已经走在了前面。

人类欠缺的是文明综合实力不足,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将高等文明的科技消化完。

帕勒塞文明则是想要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尽快突破真空零点能的研究,将群星战争拉上第三次能源战争。

……

也就在这个波云诡谲的时代。

光合文明母星战役结束后,帕勒塞舰队四散而逃。

当时帕勒塞第七Imperial Family 舰队遭到重点照顾,几乎全军覆没。

只有Seventh Prince 法塔隆·瑟拉提斯,又一次侥幸逃脱。

他在三角座星系中流亡三个月之后,终于遇到了撤退的恺撒号。

恺撒·瑟拉提斯在战后收拢舰队,返回仙女座星系,在即将离开三角座星系的时候,遇到了被追杀的法塔隆·瑟拉提斯。

法塔隆·瑟拉提斯看到恺撒号,惊喜交加,进到舰桥后,激动的说道:“见到你就好了,快护送我会母星,回到母星,我会让Imperial Father 重重赏你。”

他过来参加光合母星战役,原本是跟着Star God 奥塔斯,过来镀金的。

在原本的计划里,帕勒塞Star God 出动,必然是大获全胜,没有人会想到奥塔斯会有战败的一天。

因此,法塔隆·瑟拉提斯是兴冲冲的跟着过来,原本以为可以获得一场盛大的功勋。

结果却和原本的想法截然相反。

奥塔斯死了。

一位站在星Divine Rank 梯上的存在,竟然就那样死了。

法塔隆·瑟拉提斯根本不明白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没等他作出反应,帕勒塞舰队就溃败了。

而他的第七Imperial Family 舰队被围歼,他的旗舰法塔隆号,凭借着强大battle strength ,冲出了包围,但最终也因为受损过大而沉没。

之后,他经历了三个月的流亡,终于在三角座星系边缘,遇到了恺撒·瑟拉提斯。

恺撒·瑟拉提斯目光冰冷的看着这位皇子。

整个帕勒塞文明都知道,这位Seventh Prince 是圣堂之主圣瑞斯·瑟拉提斯最宠爱的child 。

如果说圣瑞斯·瑟拉提斯希望Fourth Prince 马尔斯继承圣堂最强力量,那么皇位最有可能就是留给这位Seventh Prince 的。

事实上,这位Seventh Prince 从很小的时候,就表现的十分聪颖,仿佛是有成为杰出统治者的可能。

只不过,在双鱼座战场的表现,似乎又并没有那么理想。

甚至跟随赞达尔·伊科奇学习的那几年,也并没有太大的长进。

当然,教皇并不认为那是自己child 的问题,觉得赞达尔·伊科奇并没有尽心教导。

而且,赞达尔·伊科奇战死之后,前半生塑造的威名,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崩塌了。

对于一代名将来说,一生的骄傲战绩,也抵不住最后的那场大败。

对普通的帕勒塞民众来说,没有谁会去研究赞达尔·伊科奇这一生的战绩,只会记得他在一支恒星文明舰队手中惨败的事情。

然而,恺撒·瑟拉提斯清楚的记得,赞达尔·伊科奇临死前留下的遗言。

而这份遗言,已经one after another 被证实。

人类比拉祖尔更terrifying 。

这个terrifying 的预言,奥塔斯用生命证明了它的准确。

……

恺撒·瑟拉提斯看着狼狈逃出来的法塔隆·瑟拉提斯,目光中透着一丝冰冷。

“我想知道,你跟随伊科奇将军学习的那几年,学了些什么?”

法塔隆·瑟拉提斯听到这个问题,略微有些疑惑,他不明白恺撒·瑟拉提斯为什么突然问这种奇怪的问题:

“这个重要吗?赞达尔·伊科奇都已经死了,死了很久了。”

“他虽然死了,但他的遗言却预言了一切。他虽然死了,但他的价值比任何一个帕勒塞智者都要高。”恺撒·瑟拉提斯coldly said 。

“他的遗言也只是随口说说,如果他真的有能力,当初就不会败在人类舰队手里。如果不是他的落败,我的第七Imperial Family 舰队也不会全军覆没,也就没有后面的事情。”法塔隆·瑟拉提斯提起赞达尔·伊科奇,语气中仍有怨气。

在他的这一生之中,遇到赞达尔·伊科奇的时间,都过得非常顺。

可以说,他在遇到赞达尔·伊科奇之前的人生,是完美的。

教皇最宠爱的皇子,并且有一位不会争夺皇位,battle strength 通天,有希望成为Star God 的Fourth Prince 护持。

可以说,如果他的人生按照圣瑞斯·瑟拉提斯的安排进行下去,他的一生将是一片坦途。

等他继承皇位,他的四Imperial Brother 马尔斯·瑟拉提斯踏上星Divine Rank 梯,那么他的皇权将Supreme ,没有任何人可以撼动。

所有的一切,原本都那么完美。

然而,就是在聘请赞达尔·伊科奇当teacher 之后,一切都变了。

连续的挫败,最后甚至让他的第七Imperial Family 舰队全军覆没。

“所有的厄运,都是从赞达尔·伊科奇开始的,不要再跟我提这个人!”

法塔隆·瑟拉提斯的脾气上来了,怒斥一句,坐到舰桥主位上,命令道:“现在就护送我回母星,如果你能让我满意,或许我可以考虑在Imperial Father 面前替你解释,不追究你这次战败的罪责。”

“好啊。”

恺撒·瑟拉提斯目光一冷,突然抬手一抓,将法塔隆·瑟拉提斯的头颅掐在手中。

法塔隆·瑟拉提斯本能的挣扎,喝斥道:“你要干什么?!你敢触怒我,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我会护送你回母星,护送你的死灵匣!”

恺撒·瑟拉提斯说着,“嘭”一声捏碎他的神性能量核心,摧毁所有意识,将最后燃烧殆尽的灵魂灰烬塞进死灵匣里,护送回圣堂星。

……

人类文明日新月异。

小囡囡也一天天长大,回到Earth 的生活,是Fang Yuan 感觉最温馨的一段时光。

如果可以,Fang Yuan 希望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

远征舰队返航的第三年。

人类battleship 科技研究院和机械帝国、光合文明联合设计的第一艘暗物质级驱逐舰,正式建造完成。

Fang Yuan 带着小囡囡看这艘暗物质级驱逐舰的升空ceremony 。

这艘暗物质级驱逐舰,和之前用高等文明battleship 改造的不一样。

暗物质级驱逐舰,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是为暗物质科技而设计的,从能源system 到武器system ,都是以暗物质能源科技为基准。

因此,这艘暗物质级驱逐舰,battle strength 将比现役的暗物质改驱逐舰更强。

暗物质级驱逐舰升空完成测试之后,确认设计成功,立即全面铺开建造。

人类文明36个star system ,128座太空船坞,同时开启暗物质级驱逐舰的建造。

按照128座大型太空船坞的建造力度,暗物质级驱逐舰可以达到年产一千艘。

暗物质级驱逐舰研发成功之后,battleship 研究院又立即上马暗物质级战列舰的项目。

事实上,所有舰种的暗物质级,at first 就在研发计划中。

只不过,有先后顺序。

先从相对小型的舰种开始,等到暗物质级驱逐舰研发成功之后,再将技术升级运用到战列舰上,研发进度就快得多了。

当人类的第一艘暗物质级战列舰研发完成,升空进入测试阶段的时候。

帕勒塞文明传来巨变。

帕勒塞文明教皇、圣堂之主圣瑞斯·瑟拉提斯退位。

新皇恺撒·瑟拉提斯继位,帕勒塞文明正式进入新皇时代。

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Fang Yuan 正在和小思华玩全息战机游戏,正打得激烈,便收到了战友们发来的消息。

帕勒塞文明改朝换代,这确实是一个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大新闻。

为此,军事科研班的老战友碰了一次面,喝了一顿酒,叙叙旧。

从传来的消息来看,圣瑞斯·瑟拉提斯是主动退位的,由恺撒·瑟拉提斯继位。

然而,这个消息,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有问题。

即便圣瑞斯·瑟拉提斯要退位,理论上新皇也impossible 是恺撒·瑟拉提斯。

按照帕勒塞Imperial Family 的规则,恺撒·瑟拉提斯只是一个旁系Imperial Family ,虽然身份也是准备的,但却没有继承权。

“法塔隆·瑟拉提斯呢?我记得帕勒塞文明里一直传言,圣瑞斯·瑟拉提斯会将皇位传给法塔隆。”一名军事科研班战友发出疑问。

“战死了,在光合文明母星战役的时候就战死了。”Zhao Anya 之前就已经重新查了相关的情报。

“不对啊。当时不是说第七Imperial Family 舰队拼死保护法塔隆号逃出战场吗?我记得当时法塔隆·瑟拉提斯跑掉了呀。”Lang Xiaonian 记得很清楚。

因为当时人类远征舰队解决掉Three-Eyes Race 舰队之后,曾经考虑过要不要去追法塔隆·瑟拉提斯。

Lang Xiaonian 经过计算,认为追击法塔隆·瑟拉提斯太浪费时间,最后就放他走了。

当然,如果法塔隆·瑟拉提斯真的有价值,就算浪费时间,也是要追的。

但问题就是法塔隆·瑟拉提斯除了Imperial Family 身份之外,堪称废物。

也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去追击。

因此,Lang Xiaonian 记得很清楚,当时法塔隆·瑟拉提斯是逃走了的。

“谁知道呢。可能被机械帝国或者光合文明的battleship 追到了吧。”Zhao Anya 也不太确定。

“法塔隆·瑟拉提斯战死的情报是从哪来的?”Fang Yuan 问道。

“关于法塔隆·瑟拉提斯战死的情报,最primordial 的版本是从帕勒塞文明里传出来的,恺撒·瑟拉提斯护送法塔隆的死灵匣返回圣堂星,之后有机械帝国的将领确认,是他们击沉了法塔隆号。”Zhao Anya 答道。

“就算法塔隆·瑟拉提斯死了,好像圣堂皇位也轮不到恺撒·瑟拉提斯吧?”Eve 疑惑问道。

“这个是权柄导致的,自从光合母星战役之后,恺撒·瑟拉提斯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军方支持,手中掌握的舰队实力也是帕勒塞文明中最强的……”

Zhao Anya 将看到的情报,讲出来:“而圣瑞斯·瑟拉提斯在奥塔斯死后,没有了Star God 的支持。

“他原本培养的未来Star God Fourth Prince ,也被我们干掉了。

“最后就导致他在帕勒塞文明里的权势不稳,最终让位给了恺撒·瑟拉提斯。”

这些情报speaking of which ,仿佛casually 。

然而,只要略微一想就知道,帕勒塞文明内部肯定发生了惊天巨变,才会出现恺撒·瑟拉提斯继位的情况。

“帕勒塞文明内部动荡,会不会是一个进攻的机会?”Eve 以后很久没有开Divine Boat 号出去战斗了,心痒难耐,整天就想着和Divine Boat 号并肩作战的日子。

“不一定,恺撒·瑟拉提斯能够以那种身份,坐上圣堂之主的位置,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Fang Yuan paused ,语气严肃的说道:“他有非常强的手腕,帕勒塞文明很可能从此变强一个强权文明。

“从我们和恺撒·瑟拉提斯接触的几次战役来看,他并不好对付。”

从双鱼座矮星系战场,到三角座星系战场。

恺撒·瑟拉提斯可以说是唯一和人类远征舰队交锋过,还能全身而退,并且没有衰败,反而是权势越来越强的特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