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bang!

鲜血四溅,碎石乱飞。

不过,这些鲜血不是Colin 的,而是铠甲人从血池之中带出来的。

刚才的那一瞬间,Colin 急速后退,这才险之又险地躲开了铠甲人的挥劈。

同时,他也看清了对方所使用的能量,正是holy light ,所以,这也是一名Knight 。

铠甲Knight 一剑未中,立马再次逼近,又是一剑直刺Colin 的咽喉。

Colin 丝毫不慌,因为刚才他差不多已经判断出这个铠甲Knight 是fourth rank 。

虽然Colin 自己也是fourth rank Knight ,但处于“真身”状态下,一般的fourth rank Knight 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clang!

Colin 双臂急速格挡在身前,皮肤上的血纹仿佛要活过来一般,散逸着令人心悸的能量。

铠甲Knight 的long sword 砍在上面,竟然只浮现出一道几不可见的淡淡印痕。

bang!

一道暗golden 的闪光在石洞中陡然亮起。

Colin 的蝠翼猛地张开,宛如飞翔,庞大的身影将铠甲Knight 彻底笼罩。

ka-cha 。

令人牙酸的骨折声中,铠甲Knight 的右臂被整条卸了下来。

然而,遭受这样的重创,铠甲Knight 竟然一声不吭,仿佛没有痛觉一般。

他scarlet 眼睛透过铠甲的孔洞,无神地注视着Colin ,里面没有一丝人类的情感和理智。

与此同时,铠甲Knight 的身体急速后退,似乎知道不是Colin 的对手,想要躲回血池之中。

“想跑?”

Colin sneered ,蝠翼猛地一振,汹涌的气浪席卷之下,整个人如闪电一般冲向铠甲Knight ,双手如剪刀般交错,抓向对方的头颅。

但就在这时,血池突然再次炸开。

bang!

四溅的血水中,一道庞大的红色身影,轰然跃出,手中持着一面white 巨盾,径直向着Colin 撞来。

这次出现的身影足有四米多高,体形跟变身后的Colin 相比也不遑多让,整个人仿佛一辆巨型坦克,带着沛然不可挡的imposing manner ,冲了过来。

Colin 本能地感觉到危险,当即甩下身前的long sword 铠甲Knight ,猛地挥动蝠翼,向后纵身一跃。

hong long!

刹那间,仿佛火山爆发,庞大的力量让整个石洞都震颤起来。

石质地面轰然炸开,大量碎石仿佛子弹一般溅射开来,打在Colin 身上,甚至能砸出一个个淤青。

这个巨盾铠甲Knight 是五阶!

而原先的那位铠甲Knight 趁此机会,重新钻入血池之中,disappeared 。

还没等Colin 再次站稳,新出现的铠甲Knight 就从巨盾之后抽出一杆white long spear 。

long spear 枪尖骤然亮起一丝血色。

si si 嘶。

one after another 血线忽然从血池之中激射而出,纷纷汇入枪尖。

整根long spear 顷刻间变得通红一片,妖异的blood light 不断流转,看起来仿佛成了鲜血组成的一般。

一股莫名的气息在石洞中急速扩散,令人心悸的威压瞬间充斥全场。

Colin eyes slightly shrink ,隐隐感觉到了危险。

轰然间,一句不知何意的incantation 突兀地响起。

Colin 顿时头皮发麻,来不及多想,他浑身blood energy 急速涌动,背后的蝠翼猛然挥动。

哧!

血红long spear 闪电般刺出。

一圈血red light 晕如同环状波纹,顷刻间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的空间散去。

光晕所到之处,所有的一切事物全部一分为二,化为两截。

Colin 人还在in midair ,身上竟陡然浮现出one after another 血痕,仿佛被无数细小的刀片凌迟一般。

bang!

Colin 整个人倒飞出去,轰然撞击在石洞的墙壁上。

噔!噔!噔!

铠甲Knight 举着巨盾long spear ,整个人如同冲锋的坦克一般,向着Colin 快步逼近。

沉重的步伐让整个石洞都随之颤动。

Colin 想都不想,一挥蝠翼,looked towards 着来时的隧道冲了出去。

这里的狭窄地形无法发挥他的机动优势,even more how ,那个诡异的血池明显对铠甲Knight 的实力有加成作用,Colin 当然要转换战场了。

铠甲Knight 看着逃跑了Colin ,猛然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怪异尖吼,随即也追着Colin 的身影冲进了隧道。

等到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石洞中再次恢复了平静。

只有血池上方那些“蚕茧”中的血人,似乎在微微蠕动着,发出隐约的呻吟。

oh la la 。

血水翻涌中,第一次冲出来的那位铠甲Knight 再次浮出水面。

只见他默默走向自己掉落的断臂,捡起来,又安在身上,仿佛觉得这样就能复原一样。

随后,他又呆呆地走回血池,缓缓沉入其中。

……

钟楼外,Morrison 家族的侍卫已经越聚越多,但他们仍被一群全身笼罩在铠甲中的mysterious person 死死挡住,无法接近钟楼一步。

不远处,弗朗哥·Morrison 坐在轮椅上,frowns 看着前方的厮杀,said solemnly :“那个大块头是不是五阶?”

“是的。”推着轮椅的侍女nodded ,又补充道,“而且还是个五阶warrior 。”

“troll warrior ?”弗朗哥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们怎么会出现在凤蝶堡?”

身后没有传来回应,显然,侍女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这一群入侵者竟然全部都是职业者,如果他们要偷偷潜入花语城中,确实并非难事。

弗朗哥又看了一阵,随即果断ordered :“通知赛肯,别去管前面的大火了,立刻带人来钟楼!”

“是。”

侍女正要转身离去,却又听到弗朗哥再次补充道:“还有,让他调集城防军包围凤蝶堡,这次的敌人恐怕不好对付!”

“是。”

就在此时,钟楼的侧墙轰然倒塌,一个庞大的身影从中冲了出来。

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又是一道血色身影追了出来。

然而,离开钟楼之后,Colin 彻底没有了空间的限制,蝠翼一振,便冲上了天空,只留下身后的铠甲Knight 举着巨盾long spear ,无奈地对着天空咆哮。

“这又是什么东西!”弗朗哥顿时傻眼了。

凤蝶堡平静了上百年,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群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入侵者。

Colin 凌空而立,看着下方正与Morrison 家族侍卫杀成一团的血Shadow Guard ,又看了看远处不断聚集过来的凤蝶堡守卫,心中明白,今日的打探看来只能到此为止了。

不然等更多的侍卫围过来,甚至城防军出动,那他们估计就难走了。

虽然没有完全弄明白Morrison 家族在钟楼下方的Secret Realm 中到底搞些什么,但至少他已经知道,这个Morrison 家族绝对有大问题。

现在他的主要目标还是平定北境内乱,将Vera 推上公爵之位,暂时还不宜节外生枝,所以,趁着Morrison 家族的大军还未来得及形成包围圈,他立刻对血Shadow Guard 们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同时,他自己也一阵蝠翼,扬长而去。

血奴们立刻在默鲁维亲王的率领下,向着凤蝶堡的围墙冲去。

hong long!

高大的围墙在全身重甲的五阶warrior 默鲁维亲王的撞击下如同纸糊的一般,顷刻间便被撞开了一个大洞。

一众血Shadow Guard 便在大洞中鱼贯而出,很快就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