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壁炉中的火焰跳跃着,不时发出crackle 的声音。

弗朗哥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漆黑一片的夜空,怔怔出神。

此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夜幕笼罩这片大地,将杀戮、罪恶、鲜血都悄然隐藏。

身后脚步声传来,弗朗哥并没有转身。

“father ,大火已经全部扑灭。凤蝶堡的混乱也已经全部平定。”Count Morrison 来到轮椅后方,轻声汇报道。

弗朗哥依旧看着窗外,面无表情地说道:“敌人的底细,问出来了吗?”

Count Morrison 摇摇头,表情很是凝重:“没有。这些入侵者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我们没有抓到一个活口。

不过,杀死的入侵者全都是职业者,有troll warrior ,Human Race Knight ,当然还有warrior ,甚至有人还认出了一位来自东境的Knight 。”

“东境?”弗朗哥的眉头也深深皱起,顿时觉得眼前的一切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让他完全捉摸不透。

就在这时,沉重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很快,一位Morrison 家族Knight 就出现在了议事厅内,大声汇报道:

“Count 大人,我们杀死的那些入侵者死而复生,又全都逃走了!”

“什么?”Count Morrison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说一遍。”

Knight 无奈,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这时,弗朗哥才从窗外缓缓收回视线,凌厉的目光直视着面前的Knight ,coldly said :“什么叫死而复生?你跟我说说。”

Knight 此刻也是brow beaded with sweat ,他也清楚自己所说的实在是太过unimaginable ,只得brace oneself 解释道:

“大人,我愿以先祖的名义起誓,刚才所说的真的没有半句谎言!

原本我们已经将那些入侵者的尸体收集起来,准备集中处理,但转眼间,这些尸体就突然复活,杀死了周围看守的侍卫。

这样诡异的事情让侍卫们都快吓疯了,根本不敢阻止……便让他们又逃出了凤蝶堡。”

“你确定那些入侵者都已经是尸体了?”

“这……”面对弗朗哥的灵魂拷问,Knight 顿时有些傻眼。

他总不能说,胸口插了几把剑躺在地上不动的,难道不是尸体?

弗朗哥眯着眼睛想了片刻,才对身后的侍女命令道:“卡迪娜,你去亲自审问那些侍卫,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大人。”侍女nodded ,走到Knight 身边,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跟着自己出去。

Knight such as the amnesty ,向Count Morrison 和弗朗哥匆匆一礼,便跟着卡迪娜走出了议事厅。

“father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今晚发生的一连串事件,让年轻的Count Morrison 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此时语气都有些发颤。

弗朗哥看着满脸惶恐不安的儿子,hate iron for not becoming steel 地斥责道:“慌什么?”

Count Morrison 连忙低下头去,强迫让自己游弋不定的眼神集中在脚尖,不敢再去面对father 犀利的目光。

厅内的气氛顿时凝结,安静得仿佛能听到Count Morrison 急促的heartbeat 声。

半晌之后,等Count Morrison 的heartbeat 终于平复下来,弗朗哥低沉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你知道‘Winged Knight ’吗?”

“Winged Knight ?”Count Morrison 愣了片刻,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您是说那位出现在Silver Moon City ,杀死了上一任半elf 国王的那位会飞的Knight ?”

弗朗哥nodded :“是的,按照我获得的情报,今夜那位从钟楼飞出来的monster ,应该就是‘Winged Knight ’。”

Count Morrison 想了想,hesitantly said :“father ,那这位Winged Knight 到底是哪方势力?又怎么会来到凤蝶堡?”

弗朗哥沉吟片刻,斟酌道:“我怀疑,这个Winged Knight 应该就是Anglia 家族秘密培养的杀手!”

“Anglia 家族?”Count Morrison 惊声道。

“恩,Anglia 子爵前脚刚离开凤蝶堡,这个Winged Knight 后脚就来了,怎么会这么凑巧?even more how ,当初Silver Moon City 政变发生的时候,Anglia 子爵也在场。

一次或许是巧合,两次的话,就必定是有某种联系了。”

听了弗朗哥的解释,Count Morrison 深表认同地nodded ,但随即,他的脸色又变得惊慌起来:

“father ,如果这真是Anglia 子爵安排的话,那他也一定知道了钟楼下面的情况!这……这可怎么办呐!”

弗朗哥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注视着儿子,直到对方再次冷静下来,才lightly 开口道:

“就是让他看到了钟楼下面的情况又如何?他知道那是什么吗?

而且,他Anglia 家族难道就没有秘密?Winged Knight ,还有那些疑似杀不死的职业者,哼,我看Anglia 家族隐藏在黑暗中的东西可不比我们少。

even more how ,现在他的首要目标还是Saint Theon 家族,impossible at this time 再来招惹我们。”

Count Morrison 这才安心不少,put out a long breath ,想了想,他又问道:

“father ,那我们还要派使者前往Ice Rock City ,商议供粮出兵的事宜吗?”

“为什么不派?”弗朗哥lightly 说道,“不要因为对方看到了自己的秘密就make a fuss about nothing ,Anglia 家族跟我们是敌是友,现在还不好说呢。

要知道,有时候让对方掌握一点自己的秘密,反而更容易获取信任。”

“好的,我明天就派遣使者前往Ice Rock City 。”

Count Morrison tone barely fell ,厅门口就又出现了一个silhouette 。

弗朗哥见那是葛瑞丝夫人的侍女,便开口问道:“mother 也被惊醒了么?”

“是的,夫人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弗朗哥转头looked towards Count Morrison ,instructed :“赛肯,你去跟mother 解释一下。”

“是,father 。”Count Morrison 连忙应下。

他们离开后不久,弗朗哥的侍女卡迪娜就再次出现。

“大人,我亲自问过了,那些入侵者其实并没有全部死而复生,现场还留下了三具尸体。所以,我怀疑,那些逃走的入侵者,其实都是装死。”

“一群蠢货!都不知道补刀吗?”弗朗哥低声咒骂一声,便不再纠结此事,转而instructed ,“以Count 的名义,下达封口令,今晚的所有事情,一律不许外泄!”

“是,大人。”

“走,推我去钟楼下面看看。”

侍女卡迪娜依言走到弗朗哥身后,推动轮椅向外走去。

此时城堡内已经渐渐恢复了平静,只是巡逻的侍卫脸上还带着些许惊慌和紧张。

大火早已被彻底扑灭,财产损失还在统计之中。

漆黑的夜里,不时传来几声压抑的哭声,估计是在这次战斗中失去了同伴、家人。

zhi zhi 呀呀的木轮滚动声中,弗朗哥来到了钟楼。

此时的钟楼大门已经彻底损坏,楼中的地板也被撞出了一个大窟窿,仿佛一张幽深恐怖的巨口,想要吞噬附近的一切活物。

侍女卡迪娜推着轮椅来到窟窿处,见弗朗哥nodded ,便抱起轮椅,纵身跳了下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