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看着灵柩中的石雕,Colin 脑中一时间闪过万千思绪。

这一路上,能够top secret 地将公爵遗体掉包的,只有Morrison 家族。

毕竟只有在花语城,他们停留了一夜,还曾敞开棺盖,供Morrison 家族瞻仰。

谁知他们竟然打起了公爵遗体的主意。

这是想干什么?

Colin 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凤蝶堡钟楼下的那个血池。

他有种预感,Morrison 家族之所以偷取公爵遗体怕是与那个mysterious 的血池有关。

“……看起来有些像石雕,但这确实是公爵大人的遗体。”

Colin 坚定地说道。

他这会儿必须强硬。

Duke Saint Hild 的遗体被掉包其实问题不大,但如果因此被纳尔逊Knight 抓住把柄,不承认公爵的去世,那就麻烦了。

他们甚至可以借此宣称Duke Saint Hild 只是失踪。

死亡和失踪,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公爵一死,那么Golden Lion Legion 的指挥权就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其继承人的手上。

但如果无法确认Duke Saint Hild 的死亡,那在没有接到公爵命令的情况下,纳尔逊Knight and the others 完全可以无视其他人的命令,独立掌控Saint Hild 家族最精锐的一支军事力量。

路易斯Knight 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了灵柩中的“遗体”半晌,笑着摇头道:

“抱歉,Anglia 子爵,我并非是质疑您的正直,但这个……明明就是一个普通的石雕嘛。”

Vera 此时也看出了遗体的不对劲,但见Colin 坚持那是公爵的遗体,她也就保持着沉默。

Bachelor Dawn 当然看出了蹊跷,也意识到事情真moved towards 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连忙开口道:

“纳尔逊Knight ,路易斯Knight ,坎贝宁Knight ,公爵大人在Anglia 子爵的婚礼上被一种不知名的forbidden spell 石化而死,这是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情。

如果您有疑问,可以征询当时在婚礼现场的一众领主贵族们,我相信,他们会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Bachelor Dawn 的话有点讨巧,他没有直说灵柩中的就是公爵遗体,而是想通过婚礼现场的目击者们将给公爵的死讯一个盖棺定论的确认。

然而,纳尔逊Knight 却对此remain unmoved ,lightly 说道:“关于Anglia 子爵婚礼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自然会派人前去求证。

但在这之前,请恕我们无法违背公爵大人之前所下达的命令,撤回Winter City 。”

Colin 心中的疑惑越发强烈起来,纳尔逊and the others 的态度太奇怪了。

就算是警惕Colin 趁机夺权,也应该等安全撤回Winter City 之后再说啊。

不然等Golden Lion Legion 被梅纳姆家族和Dawson 家族的军队包了饺子,他们争这个指挥权又有什么意义呢?

“公爵大人之死,你们当然可以慢慢求证。”Colin 沉声劝道,“但是现在,撤回Winter City 却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也只有这样,才能保全Golden Lion Legion 。就算公爵大人复生,他也会发布同样的命令。”

纳尔逊Knight 却hehe 一笑,摇头道:“未必。”

“什么意思?”Colin frowns 问道。

路易斯Knight 也同时笑了起来,解释道:“子爵大人,您可能不知道,我们已经有了强援,就算梅纳姆家族和Dawson 家族齐至,谁胜谁负,也要打一场才能知道。”

“强援?”Colin 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Bachelor Dawn eyes flashed ,似乎想到某种可能。

“没错。”纳尔逊Knight nodded and said ,“就在几天前,Count Uman 已经率军向我们投降了。所以,有了Uman 家族军队的加入,我们未必不能跟矮人们来一场决战!”

“Count Uman ?”Colin 眯起了眼睛,目光中闪烁着危险的rays of light ,“这么一个北境叛徒,你们竟然相信他的话?万一他是假降呢?”

“impossible 。”纳尔逊Knight 自信地说道,“我们得到消息,Falling Eagle City 已经被Saint Theon 家族烧成了一片废墟,这样的深仇大恨,我不信Count Uman 还能愿意继续追随Saint Theon 家族。”

路易斯Knight 也立刻补充道:“而且,Count Uman 还带来了两颗头颅——Lawrence 和潘妮,如果你们对Saint Theon 家族有些了解就会知道,these two people 一个是Mister Mage 的儿子,还有一个是他的younger sister 。

Anglia 子爵,您说说,这样的情况下,Uman 家族跟Saint Theon 家族还有媾和的可能吗?”

Colin 沉默了。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Lawrence 是Mister Mage 的儿子,不过看Count Uman 割下其人头来投诚的架势,这恐怕是真的。

这样说来,Count Uman 恐怕是真的跟Saint Theon 家族闹翻了。

这样的血仇,已经超出了“苦肉计”的范畴,远不是简单的信任能够消解的。

如果周瑜烧了黄盖老家,黄盖宰了周瑜儿子和younger sister ,那these two people 就算是商量好的“假戏”,也会怀疑对方会“真做”。

even more how ,Lawrence 和潘妮可是Saint Theon 家族和Uman 家族之间唯一的羁绊,现在都被宰了,那Mister Mage 还有什么理由相信Count Uman 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呢。

但让Colin 疑惑的是,那个算无遗策的Mister Mage ,怎么会容许Count Uman 杀了Lawrence 和潘妮,还带着Uman 家族的军队投向了Saint Hild 家族的怀抱?

Mister Mage 既然已经计划好了要献祭Falling Eagle City ,就应该猜到Count Uman 会因此与Saint Theon 家族决裂,难道他不会提前做好准备,至少不应该纵容Count Uman 转换门庭,壮大敌军呀。

就在此时,营帐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随后,就见Count Uman 快步走了进来。

“我听说公爵大人惨遭毒手,这是不是真的?”

刚进门,Count Uman 就一脸焦急地问道,随即,他就看到了停放在营帐中央的灵柩。

突然间,Count Uman 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整个人都楞在了当场,仿佛无法接受Duke Saint Hild 去世的消息。

Colin 看得直翻白眼。

强行演,太尬。

“公爵大人!”Count Uman 一下子扑到灵柩旁,可下一秒当他看到里面的公爵遗体时,顿时就愣住了。

“这……这是公爵大人的遗体?不会搞错了吧?这分明就是一个普通的石雕啊。”

Colin 这会儿愈发烦躁起来,Morrison 家族给他挖的坑已经没法填了。

所以,他根本没去理会Count Uman 的问题,而是直视着纳尔逊Knight 的眼睛,solemnly asked :

“纳尔逊Knight ,这么说您已经决定在此地与矮人决一死战了吗?”

“是的。”纳尔逊Knight nodded ,言简意赅地说道,干脆利落,异常坚定。

随后,Colin 又转头looked towards 路易斯Knight 。

路易斯Knight 低下头,回避了Colin 的目光,看样子是决定拥护纳尔逊的决议了。

Colin 又扫过坎贝宁Knight ,这时他才意识到,这位Knight 一直都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虽然坎贝宁Knight 一向沉默寡言,但在这样重要的决定上,怎么会一言不发?

此时看到Colin 投来的目光,坎贝宁Knight 毫不回避地盯着Colin 的眼睛,似乎想要传达某种信息。

“好。”Colin 忽然said with a smile ,“那我就预祝纳尔逊Knight 您大败矮人,为北境重新赢得秩序和安宁!”

“many thanks 子爵大人,如果您能率领Anglia 家族Legion 与我们共进退,那……”

不等纳尔逊Knight 说完,Colin 立刻打断道:

“我还需要护送公爵大人的遗体返回Winter City ,今日天色已晚,就在您这里借宿一晚,明日一早,我们就出发。

至于奔流河这里,就交给您和Count Uman 了。”

说完,他就示意Knight Loge 将灵柩推出去,同时自己拉着Vera 向外走去。

留下look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的三位Knight 和一位Coun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