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昏暗的烛光,敞开的灵柩,让营帐中的气氛显得有些阴森。

Colin 、Vera 、Bachelor Dawn 三人围在灵柩前,神色凝重。

“这确实不是father 的遗体。”Vera 肯定地说道,“上面一点Arcane 波动都没有,就是一个普通的石雕。如果真是被forbidden spell 石化的遗体,impossible 出现这种情况的。”

Colin 重重一掌拍在棺盖上,怒道:“肯定是Morrison 家族搞的鬼!”

Vera 秀眉轻蹙,疑惑道:“但Morrison 家族为什么要这么做?偷走father 的遗体对他们有什么用?”

Colin 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将自己在凤蝶堡钟楼的地下洞穴中的见闻说出来。

毕竟那牵扯到自己最大的秘密,就算是枕边人,Colin 也不愿坦诚相告。

至少,现在还不行。

“我怀疑,Morrison 家族跟纳尔逊Knight and the others 有秘密联系。”Bachelor Dawn 语出惊人地说道。

“en? ”Colin 微微一惊,连忙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Bachelor Dawn neither fast nor slow 地说道:“子爵大人,您有没有注意到,纳尔逊Knight 说要瞻仰公爵遗容的时候,正是在您给出撤兵返回Winter City 的建议之后。

仿佛他早已经知道,只要打开灵柩,就能见到一具被替换掉的遗体,从而让我们无法彻底证实公爵大人已死的事实。

这样一来,纳尔逊Knight and the others 也就有理由拒绝Vera 小姐这样的公爵继承人的建议了。”

Colin facial expression grave 地nodded ,发现Bachelor Dawn 的说法还确实挺有道理的。

纳尔逊Knight and the others 的行为,回想起来确实像是已经提前知晓了那个灵柩里面摆放的是一具假尸体。

“那么,Morrison 家族,还有纳尔逊Knight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到Colin 的问题,Bachelor Dawn 摩挲着下巴想了片刻,才replied :

“我觉得,他们这么做的动机应该有两点。

第一,是Uman 家族的投诚让纳尔逊Knight 信心爆棚,这才起了与矮人一决胜负的心思。这样想的话,恐怕Count Uman 也参与了这次的阴谋。”

听到这里,Colin involuntarily 地nodded ,因为他想到了Count Uman 见到灵柩时的表现,那副装腔作势的模样,确实非常像是已经提前知晓了公爵的遗体是假的。

“第二……”Bachelor Dawn 继续道,“如果纳尔逊Knight 与Count Uman 联手真的击败了矮人,那么,他们将成为北境真正的英雄。

when the time comes ,说不定在北境公爵之位的归属上,也要征询他们的意见。

可以预见,他们应该会推举乔伊斯Young Master 成为北境之主。

毕竟乔伊斯这样的小child 更容易控制,而不像Vera 小姐,有自己的主见,还嫁给了一位强大的领主……”

“hehe 。”Colin 忽然笑了,也不知道是因为Bachelor Dawn 最后拍的一个小flattery ,还是在笑纳尔逊Knight and the others 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

不得不说,Bachelor Dawn 给出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分析视角。

本来Colin 以为Morrison 家族偷走公爵遗体是自作主张,想搞什么秘密研究。

但现在,他却觉得,或许对方的目的恐怕没有那么单纯,而且,这次的阴谋背后,恐怕也不止Morrison 家族一个势力。

至少Count Uman 大概率是参与了,这家伙跟Colin 有仇,肯定不愿意看着Vera 成功坐上北境公爵的位置。

所以,他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Golden Lion Legion 落入Vera 的掌控中。

“Count Morrison 竟然如此狼子野心!hmph! 那他休想娶到妮娜堂姐了!”

看着Vera 气鼓鼓的模样,Colin 忽然乐了。

didn’t expect 这会儿她竟然想的是这个,脑回路还真是怪异得可爱。

摸了摸Vera 的脑袋,Colin 又转头看了一眼Bachelor Dawn ,见他还是那副serene 的样子,便问道:

“Bachelor Dawn ,你劝我来这里的时候,难道没有想到万一纳尔逊Knight 不听命令的情况?”

“当然想到了。”Bachelor Dawn 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当初确实有个备用方案。”

“哦?请讲。”Colin 面色一喜,连忙问道。

Bachelor Dawn 看了看Colin ,悠然道:“子爵大人,我所说的备用方案其实都在于一个人。想必您应该也注意到他是谁了。”

Colin 眼珠子一转,立刻想到了三位Golden Lion Legion 高层统帅中那位一直保持沉默的坎贝宁Knight 。

离开之前,Colin 还跟对方有过一段目光交流。

显然,那位坎贝宁Knight 有话想对Colin 讲。

“您说的是坎贝宁Knight 吧。”

“没错!”Bachelor Dawn 打了个响指,解释道,“其实当初公爵大人在任命Golden Lion Legion 统帅的时候,就留了一个心眼。

您应该也看出来了,坎贝宁Knight 跟纳尔逊Knight 、路易斯Knight 明显不对路,不,不仅仅是不对路这么简单。

其实,坎贝宁Knight 和纳尔逊Knight 是有仇的,那都是些陈年旧事了,但公爵大人却硬是将坎贝宁Knight 塞进了纳尔逊Knight 领导的Golden Lion Legion 中,还成为他的副手之一,就是不想让Golden Lion Legion 的高层变成铁板一块。

这样一来,坎贝宁Knight 就成了一个无法被收买的眼睛,替公爵大人监视着纳尔逊Knight 。

而一旦纳尔逊Knight 出了问题,那么……”

Colin 果断接过话头:“那么坎贝宁Knight 就是Corps Head 的备选!”

Bachelor Dawn 缓缓nodded ,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在昏暗的烛光下显得有些狰狞。

听到这里,Vera 似乎才反应过来,顿时惊讶地stared wide-eyed ,刻意压低了声音道:“难道……你们想要杀了纳尔逊Knight ?”

Colin 目光闪动,comforted :“纳尔逊Knight 未必非杀不可,只要从他手中夺回Golden Lion Legion 的指挥权就行了,至于Count Uman ,hehe ,那是非死不可的!”

“但……但是,Count Uman 不是已经投surrender yes or no ?”Vera 显然还对Count Uman ,甚至纳尔逊Knight 心存幻想,“我们不能就让Count Uman 跟纳尔逊Knight 去对抗矮人吗?如果他们赢了,那么北境叛乱不就彻底平定了吗?”

Colin 却坚定地摇摇头:“你太天真了。就算他们能打赢矮人,那胜利之后,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Anglia 家族,当然还有你,这样才能为乔伊斯的上位扫清障碍。

even more how ,Golden Lion Legion 本就是Saint Hild 家族的最后一块筹码,凭什么要交到别人手里,成为他们上桌的赌注?

如果这一场赌输了,那么,Winter City 肯定也守不住,when the time comes ,北境之主就真的要换一个新的姓氏了。

现在这种局势下,只有率军撤回Winter City ,才是最稳妥的选择,我们不能让纳尔逊Knight 为了一己之私,将Golden Lion Legion 带入深渊。”

Vera 这才默默nodded ,但还有些不忍:“那Count Uman 呢?既然他已经弃暗投明了,那也没必要杀他了吧?”

Colin 只得再次开口道:“你还记得当初我alone 离家出走,然后在Mirror Lake 大营遇上你吗?”

“当然记得。”Vera nodded ,有些疑惑Colin 为什么这时候提起这些事。

“你知道我是为什么要alone 离家出走吗?”

“为什么?”

Colin 脸色阴沉,ruthlessly said :“因为,我在自家城堡的卧室里,遭遇了刺杀!来自Anglia 家族Knight 的刺杀!”

“什么?”Vera 顿时startled ,连忙追问道,“那是谁主使的?”

“Count Uman 。”Colin 脱口而出,“我后来才知道,我的father 战死在前线,所以,如果我也不幸遇难,那么,Anglia 家族的爵位就会落到姐姐Caitlin 的头上,而Caitlin ……”

“嫁给了Varla ·Uman !”Vera 恍然大悟,立刻恨声道,“Count Uman 竟然敢刺杀一位贵族!实在是Knight 的耻辱!该杀!”

“确实该杀!”Colin 这才恢复了笑容,“所以,我们一定不能让Count Uman 和纳尔逊Knight 的阴谋得逞,哪怕采取最极端的手段!”

“en. ”Vera 重重地nodded ,再也不觉得杀死友军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Bachelor Dawn 见这小两口终于达成了一致,悄悄relaxed ,seriously said :

“子爵大人,要想从纳尔逊Knight 手中夺取Golden Lion Legion 的指挥权也并not simple ,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

Colin 却胸有成竹地said with a smile :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有办法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