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夜色深沉,万籁俱静。

一个穿着全副铠甲的silhouette 正向着纳尔逊Knight 的营帐大步前进。

“站住!who you are ?请通报身份!”

营帐前,纳尔逊Knight 的亲卫们立刻警惕地拦下了这个身份不明的铠甲人。

铠甲人镇定自若地取下了头盔。

“Charles 侯……大人!”

作为Saint Hild 家族的嫡系Legion ,当然impossible 认不出Charles ·Saint Hild 。

但亲卫们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之前就有消息说,这位Duke Saint Hild 的first wife’s eldest son 已经战死在troll 帝国,现在怎么又出现在这里了?

Charles 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一脸震惊的亲卫们一眼,然后便径自往营帐走去。

亲卫们当然不敢阻拦。

营帐中,纳尔逊Knight 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正诧异亲卫怎么不通报就放人进来时,就看到了Charles 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眼前。

“Charles 大人……”

纳尔逊Knight 也彻底楞在了当场,显然也是被Charles 的死而复生吓到了。

“您……您不是已经……”

“那都是我让Anglia 子爵放出去的谣言。”

Charles 开口了,只是语调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仿佛许久没有开口都有些不太会说话了一样。

“您的嗓子怎么了?”

“cough cough ,之前咽喉受了点伤。”

Colin 也很无奈,虽然他现在已经能够操纵血奴说话了,但这种操纵却非常耗费心力,而且说话的语调也很奇怪。

好在纳尔逊Knight 此时的注意力没有放在这上面,听到Charles 的解释后便不再纠结这一点,而是连忙上前躬身行礼。

Charles 虽然现在已经被剥夺了爵位,但他毕竟曾代表Duke Saint Hild 统帅过Golden Lion Legion 一段时间,所以,纳尔逊Knight 算是他的老部下了。

“我需要你立刻率军撤回Winter City !”Charles 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纳尔逊Knight 神色一凝,缓缓lifts the head 来,脸上的恭敬渐渐disappeared 。

“Charles 大人,我不知道Anglia 子爵给您说了什么,但现在,我们明明有机会与矮人一决生死,为什么要退守Winter City ?”

“你有必胜的把握?”Charles 面无表情地质问道。

纳尔逊Knight 摇头道:“战场形势Myriad Transformations ,又有谁敢说必胜?”

Charles 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冷笑:“那如果输了的话,你担负得起责任么?”

“若是输了,我以死谢罪!”纳尔逊Knight 铿锵有力地答道。

“hehe 。Golden Lion Legion 若是一战而殁,北境就将彻底落入Saint Theon 家族的掌控,你就是死上千百回,也难以赎清罪孽。”

纳尔逊Knight 沉默片刻,但眼神却越发坚定,摇头道:“抱歉,Charles 大人。我接到的公爵大人的命令,是死守奔流河一线,不让Dawson 家族的军队前进半步!”

“father 已经死了。”

“未亲眼见到公爵大人的遗体前,请恕我不能承认公爵的死讯。”

话说到这里,Colin 也就意识到,这个纳尔逊Knight 是彻底无法劝服的了。

既然无法用言语劝服,那就换一种方式吧。

营帐中的空气渐渐凝滞,Charles 用冷的掉渣的语气道:“纳尔逊,你是打定主意要跟我对抗到底了?”

“抱歉,Charles 大人。”纳尔逊Knight 低头致歉,但却坚持没有松口。

呛!

下一秒,一道cold light 乍起。

纳尔逊Knight 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连忙急速后仰,这才险之又险地躲过了Charles 的致命一剑。

“Charles 大人!您这是做什么?”纳尔逊Knight 显然没料到Charles 居然一言不合就要杀人。

“我要杀了你这个Saint Hild 家族的叛徒!”

Charles 怒吼一声,持剑再次逼近。

看着Charles 满脸的killing intent ,纳尔逊Knight 不敢大意,立刻抽出saber around waist ,反手就是一剑刺向Charles 的胸前。

纳尔逊Knight 这一剑本意是试图逼退Charles ,但didn’t expect ,Charles 仿佛对此熟视无睹,依然不管不顾地往前冲。

等纳尔逊Knight 意识到不好,准备变招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收剑了。

“Charles 大人!退!”

Charles 完全无视了纳尔逊Knight 的警告,整个人仿佛迫不及待地冲向了闪烁着cold light 的剑尖。

哧!

long sword 贯穿了Charles 的胸膛。

同时,Charles 手中的long sword 也砍在了纳尔逊的肩头,差点将他的右臂齐根斩断。

但此时的纳尔逊Knight 却根本无心顾及自己的伤势,看着近在咫尺的Charles ,整个人都懵了。

“大,大人……”听到动静前来查看的亲卫们出现在营帐中,看到眼前的一切,也都傻眼了。

纳尔逊Knight 杀了Charles ·Saint Hild ?!

汩汩鲜血泉水一般从Charles 口中流出,但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发生什么事了?”营帐外刚好传来坎贝宁Knight 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纳尔逊Knight 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他知道,自己完了。

……

“发生什么事了?”

Count Uman 走出营帐,看着远处闹哄哄的场景,疑惑地问道。

亲卫们也一脸茫然地摇摇头。

“去看看。”

“是。”一名亲卫当即领命,向着纳尔逊Knight 营帐的方向快步跑去。

Count Uman 正准备回去等消息,却见一个穿着全副铠甲的silhouette 向着自己走来。

“站住!who ?”

亲卫们立刻上前拦截。

铠甲人果断摘下头盔,露出一张清丽的pretty face 。

“Cynthia ·Sudor ?”Count Uman 一眼认出了自己的外侄女,“你消失了这么长时间,跑去哪里了?”

“姑父,我一直潜藏在Ice Rock City ,终于查到了Anglia 家族的一个大秘密!”

“什么秘密?”Count Uman 虽然觉得Cynthia 的语调有些奇怪,但听到秘密这个词后,注意力顿时便被吸引了过去。

“我发现,Anglia 子爵的实力之所以能提升这么快,完全是因为……”

Cynthia 一边说,一边不断靠近Count Uman 。

等两人距离不足三步的时候,她猝然发力,猛地前冲,手中cold light 闪过,赫然正是一把匕首。

哧!

匕首刺中了Count Uman 的小腹,但却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无法继续深入。

“为什么背叛我?”

Count Uman 的脸色阴沉地terrifying ,看着Cynthia 的眼睛怒shouted 。

然而,他却没有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一点愧疚和迟疑,有的只是一片幽深死寂的冷漠,仿佛死去多时的wild beast 。

peng peng peng!

就在Count Uman 被Cynthia 的眼神惊到的时候,身后猛然传来一阵震天动地的脚步声。

一个身形庞大的铠甲人正如一头巨象一般冲来。

亲卫们立刻抽刀上前阻拦,却被对方仿佛拍苍蝇一般随手拍飞。

Count Uman 立刻意识到这是针对自己的一个杀局。

当即怒吼一声,一脚将身前的Cynthia 踹飞,回身便是punched out 。

golden holy light 流水一般往前蔓延,在他的up ahead 形成一个如有实质的屏障。

hong long!

golden 屏障瞬间破碎,Count Uman 只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双臂在发出难堪重负的嘎吱声。

小腹的伤口也瞬间崩裂,钻心的剧痛让他差点站立不稳。

pu!

Count Uman 忍不住spurt a mouthful of blood ,身体借着对方恐怖的impact 瞬间倒飞出去。

刚一落地,他就毫不迟疑地往后跑,同时口中高呼:

“有assassin !”

这声呼喊仿佛一点fire star 掉入干柴之中,瞬间点燃了整个军营。

无数Uman 家族的士兵拿起武器冲了过来,想要护卫他们的Count 大人。

铠甲人和Cynthia saw that the situation was far from good ,也不再纠缠,立刻转身就跑。

很快,就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