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Vampire Chapter 24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呜——

刺耳的军号声响彻Golden Lion Legion 的营地,刚从梦中惊醒的将士们乱哄哄地从帐中奔走而出。

一边往身上胡乱地披着铠甲,一边还在到处寻找着自己的武器。

咒骂声、喝问声、还有士兵在黑暗之中撞在一起的惨叫声交织成一片。

“原地站立,不得乱跑!违令者斩!”

一位位军官们在营地中奔跑呼喊着,维持着秩序。

其实现在的这种情况非常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发生营啸。

哪怕simply 没有敌人入侵,但恐慌蔓延之下,加上又是深夜,军官很容易就失去对士兵们的掌控,导致不明就里的士兵们自相残杀。

好在这次Colin 提前做好了准备,早就派出了黑骑兵在Golden Lion Legion 营地中来回奔走,一旦发现有人趁机想要作乱,立即捉拿严惩。

倒是Uman 家族的军营中乱成了一团。

深夜之中,军令传递不畅,士兵们simply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而且,这些士兵本就沉浸在Falling Eagle City 被焚毁的愤怒悲痛之中,精神正处在崩溃的边缘,也就靠着Count Uman 立誓要为他们复仇的承诺一直强撑着。

但现在这种混乱之下,将士们心中强行压抑的怒火一股脑儿地爆发出来,立刻演变成了歇斯底里的疯狂。

很多士兵不管不顾,见人就砍,见人就杀,等到杀完了才发现,那根本不是敌人,而是自己的同伴。

这种疯狂的情绪一般蔓延开来,就彻底无法收拾了。

Count Uman 此时正好也受了伤,还在疑惑自己的外侄女Cynthia 为什么要背叛自己,又是谁在设计暗杀自己,根本没有及时站出来稳定人心。

等他发现不对时,营地的局面已经彻底失控。

……

“Charles big brother !”

纳尔逊Knight 的营帐中,Vera 哭着扑在Charles 的尸体上。

她怎么也didn’t expect ,自己的big brother 居然死而复生,然后又死了……

“纳尔逊!你竟敢谋杀Charles 阁下!”Colin 义正言辞地scolded 。

此时的纳尔逊Knight 已经被坎贝宁Knight 制住,两眼无神地瘫坐在地,听到Colin 的质问后,他的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苦笑,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说我根本没想杀他,是他自己撞上我的剑尖的,你们believing or not ?”

显然,这样的辩解让众人看纳尔逊Knight 的expressions all 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纳尔逊Knight 也明白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根本无法说清楚,整件事情的诡异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Bachelor Dawn 目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当Colin 跟他说,有办法搞定纳尔逊Knight 的时候,他怎么也didn’t expect ,最后的局面会变成这个样子。

虽然想不通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差错,才让纳尔逊Knight 失手杀了Charles ,但最终的结果……却还算不错。

纳尔逊已经完了。

Golden Lion Legion 作为Saint Hild 家族的嫡系Legion ,不论是中层军官,还是底层士兵,对Saint Hild 家族的忠诚在北境肯定是排在第一序列的。

纳尔逊Knight 竟然杀死了Saint Hild 家族this generation 的first wife’s eldest son ,这样的恶行注定了他在这支军队中彻底失去了号召力。

甚至此时已经有不少Golden Lion Legion 的将士们恨他入骨,试图找机会宰了他为Charles 报仇了。

这时,Uman 家族军营中的动乱越发严重起来,惨叫声、杀戮声甚至已经传到了这里。

Colin frowns 听了一阵,疑惑道:“怎么回事?”

刺杀Count Uman 的行动失败,这让Colin 有些失望。

Count Uman 的警惕性太强了,哪怕Cynthia 都无法sneak attack 得手,而且,此人的实力也确实强悍,竟然能够从五阶warrior 默鲁维亲王的手下从容逃走。

但刺杀无果后,血奴们都已经撤走了,怎么现在那边反而越来越乱了?

Bachelor Dawn 听了一阵,判断道:“应该是发生营啸了。”

“营啸?”Colin 顿时一凛。

他可是听说过营啸的terrifying ,一旦处理不好,营啸引起的伤亡甚至不比一场惨败要少。

于是,Colin 当即命令道:“路易斯Knight ,请您立刻前去维持秩序,不能让Uman 家族军队的恐慌蔓延到Golden Lion Legion 这边来!

记住,你的任务是守好Golden Lion Legion 的营地,如果Count Uman 请求援助,也一定不要出兵!

若是有乱兵冲进我们的营地,那就请别手软,一律execute without any mercy !”

路易斯Knight 犹豫了片刻,但在Colin overbearing 的目光下,还是nodded and said :“是!”

他这会儿也看清形势了,纳尔逊Knight 已经彻底完了。

显然,接下来坎贝宁Knight 应该会接任新的Corps Head 一职,而Golden Lion Legion ,也将被Colin 和Vera 掌控。

这样的情况下,路易斯必须做出选择。

而他的选择,也没有出乎意料。

等到路易斯Knight 领命走出营帐,纳尔逊Knight 终于lifts the head 来,定定地looked towards Colin ,目光中似乎恢复了一点神采。

只听这位things have reached a dead end 的Knight said solemnly :“Anglia 子爵,您还是坚持要将Golden Lion Legion 撤回Winter City 吗?”

“是的。”

纳尔逊Knight hearing this ,nodded ,似乎终于认清了现实,坦诚道:“您知道吗?在您抵达这里之前,我就收到了一份mysterious 来信,信上说,公爵大人并没有死,请我务必仔细检查您带来的公爵遗体。”

“oh?” Colin expression moved ,连忙追问道,“那封信是谁寄给你的?”

纳尔逊Knight 却缓缓摇头:“信上没有任何署名。”

Colin 拧紧了眉头,刚想再问,就听纳尔逊Knight 又道:“子爵大人,能否告诉我,公爵大人真的已经死了么?”

“是的。”Colin 郑重地nodded and said ,“我可以用Anglia 家族先祖的名誉起誓,公爵大人已经不幸去世。”

纳尔逊Knight nodded ,仿佛终于放下了什么,他转头looked towards Vera ,俯身gave a salute ,道:“Vera 小姐,请您相信,我对Saint Hild 家族的忠诚from start to finish 都未曾变过!”

说完这句话,也不等Vera 回复,纳尔逊Knight 就猛地起身,向后冲去。

坎贝宁Knight 手持着long sword 抵在纳尔逊的后心,此时猝不及防之下就发现,自己的long sword 已经刺穿了纳尔逊的胸膛。

纳尔逊Knight 转过头来,对着自己的old rival 露出一个残酷的冷笑:“坎贝宁,你梦想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吧。”

说完,他再次回过头来,对眼前的众人说道;“不管你们believing or not ,Charles 就是这么死的!”

哧!

坎贝宁Knight 抽出long sword ,纳尔逊缓缓软倒在地,很快便没有了声息。

鲜血在营帐中流淌,气氛近乎凝滞。

片刻后,Colin 开口打破了这份令人窒息的沉寂:“既然纳尔逊Knight 已经自杀,那当务之急是挑选一位新的Corps Head ,Vera ,你作为这里唯一的一位Saint Hild ,认为由谁来担任这项职责最为合适?”

Vera 虽然心痛自己的big brother ,但也知道此时需要她振作起来。

hearing this 便抹掉脸上的泪水,环顾了一下all around ,终于轻声道:“坎贝宁Knight ,就请您来负责统帅Golden Lion Legion 吧。”

坎贝宁Knight 果断one-knee kneels 地,大声应道:

“是!”

……

奔流河对岸,一队矮人骑兵正望着乱成一团的Uman 家族营地。

“那里怎么了?”Dawson 侯爵的神色十分凝重,既有期待,也有疑惑。

“大人,今天上午有哨骑来报,一队Black Cavalry 渡过了奔流河,进入了Golden Lion Legion 的营地中,我猜,应该是Anglia 子爵跟Count Uman 起了冲突。”

Dawson 侯爵摸着自己的大胡子想了片刻,终于ordered :

“让士兵们做好准备,天色一亮,即刻渡河!”

“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