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Vampire Chapter 34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离开光辉教堂,Colin 独自踱着步慢悠悠地回到了天鹅堡。

从steward 口中得知,舒尔茨Count 刚刚出去巡视领地了。

Colin 也没有在意。

刚刚经历了路西恩的“叛乱”,女Count 也需要赶紧安抚人心,并处理一些路西恩留下的remnant forces 。

失去了Peak warrior 路西恩,舒尔茨家族如果还想在北境保住如今超然的地位,现在只能依靠Colin 了,这一点相信舒尔茨家族的其他人也都能够想明白,并做出正确的选择。

直到夜幕降临,用完晚餐的Colin 在侍女的服侍下正准备沐浴,steward 才来禀告说舒尔茨Count 已经返回天鹅堡。

“我知道了,等我沐浴完毕就去见Count 。”

Colin 将身体浸入温度适宜的热水中,一边欣赏着浴室中的各种精美装饰,一边回想着白天的时候阿佳妮Archbishop 跟自己说的那些话。

不得不承认,Colin 还真是挺佩服Saint Theon 家族的那位Mister Mage 的。

好像每一次对方都能给自己惊喜,当然,也可能是惊吓。

Colin 很好奇,他是如何策反阿佳妮的。

要知道,身为Glorious Empire 最年轻的Archbishop ,又受到教皇的器重,阿佳妮可谓have boundless prospects ,未来成为枢机bishop 几乎是十拿九稳,甚至成为帝国历史上first 女教皇也不是impossible 的事情。

所以,Mister Mage 到底是如何说动阿佳妮,让她放弃这样的光明前途,选择了另一条无比凶险的反叛之路?

Colin 想不明白。

不过,对于Mister Mage 这个人,Colin 其实并没有太多恶感。

虽然until now ,双方都是站在对立面上,但是,Mister Mage 并没有给Colin 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失。

当然,这也是因为Colin 一直都不是Mister Mage 的主要目标。

毕竟之前的Colin 只是一个a nobody ,还不值得Mister Mage 专门针对。

现在成为北境Guardian 后,Colin 倒是有被针对的资格了,但didn’t expect ,Mister Mage 居然选择了拉拢。

Colin 也能猜到,之前对方故意在天鹅堡地下室中留下约翰bishop 的遗体,应该就是想要借舒尔茨家族之手除去Colin 。

但didn’t expect ,Colin 反而将路西恩驱逐出天鹅城,还顺利控制了舒尔茨Count 。

再加上Mister Mage 现在应该正处于最虚弱的时期,见Colin 不是个容易对付的简单角色,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之下才只好改变策略,转而拉拢。

当然,Colin 对Mister Mage 也极为警惕,他知道,如果让Mister Mage 顺利度过了这一段虚弱时期,那他是否还能继续容忍北境掌握在Colin 手中,就要打一个问号了。

所以,Colin 知道自己必须抓紧利用对方疗伤的这段时间,努力壮大自身实力和势力,这样不管未来Glorious Empire 的风云如何变幻,Colin 也有自保的能力。

思虑间,Colin 听到轻盈的脚步声在靠近,他也没有在意,以为是来添水的侍女。

但随即,一只雪白玲珑的纤足探入水中,接着是白皙修长的完美小腿。

在Colin 惊讶的目光中,不着寸缕的舒尔茨Count 已经坐在了他的身边。

这位女Count 的身体完美得无可挑剔,柔嫩的肌肤透着珍珠般的晶莹光泽,丰盈的臀部之上是纤柔的腰肢,再往上的两点嫣红更是令Colin 血脉贲张。

“主人,让我来服侍您沐浴。”舒尔茨Count 在Colin 耳边低语,眼角眉间带着撩人的笑意。

芬芳的气息让Colin 迷醉,略显僵硬的身体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原本平静的水面,忽然起了阵阵波澜。

……

晨光初现,千丝万缕仿佛碎裂的彩虹荧光,投射在天鹅湖光滑如镜的湖面上。

Colin 站在天鹅堡最高层的阳台上,望着眼前美得有些不真实的景色,心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惬意。

took a deep breath ,鼻间都是露水和花草的芬芳。

忽然间,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Colin 回头,就见舒尔茨Count 正迈着妖娆的步伐款款而来。

一夜过后,这位本就美貌动人的女Count 更显得艳若桃李,她只穿着一件薄纱丝绸长裙,低胸、束腰、露背的设计将美好的身体曲线和莹润光洁的肌肤展现得vividly and thoroughly 。

行走间,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在开衩裙间faintly discernible ,犹如一朵盛开的蓝鸢花。

“早安,主人!”舒尔茨Count 巧笑倩兮的表情让Colin 心中一荡。

他摸了摸鼻尖,said with a smile :“你还是用原来的称呼吧。”

“是,子爵阁下!”舒尔茨Count 从善如流地换回了称呼,但恭顺的态度丝毫没变。

经过一夜的深入交流,Colin 也清楚这位舒尔茨Count 其实是个并没有多Young Master 见的女人,她这种偏柔弱的性格其实并不适合成为一位领主,所以,她之前才选择嫁给了路西恩,现在又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依附Colin 。

不过,这样的性格,也确实更方便Colin 掌控。

“你跟Marquis Garcia 之间的那些暧昧过往,应该也是为了假冒Vera 生母,特意编出来的吧?”

“是的。”舒尔茨Count 白皙的脸颊上升起一抹红晕,“不过,当初Duke Saint Hild 确实曾有意撮合我与Marquis Garcia ,只是Marquis Garcia 不想放弃Black Cavalry 的指挥权,加上他在北境前线的重要性越发凸显,Duke Saint Hild 这才作罢。”

“那当初在Ice Rock City 的时候,你又是因何要背叛Duke Saint Hild ?”

“其实当初我也是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Marquis Charles 葬送的二十万大军之中,就有舒尔茨家族最精锐的一支军队,得知此事后,族内怨言四起,我……其实也对Duke Saint Hild 很不满,这才跟着一众北境领主,想要逼迫公爵大人给我们一个交代。”

Colin nodded ,又问道:“那现在舒尔茨家族还有多少可战之兵?”

舒尔茨Count 将发梢轻轻拢在耳后,道:“应该还能凑出六、七万人的军队。”

“好。你最近整顿一下这支军队,我可能随时需要征调。”

“是!”

“我明天就会返回Winter City ,你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快跟我说。”

“您这么快就要离开吗?”舒尔茨Count 惊讶地问道,俏脸上泛起浓浓的不舍。

“是的。”Colin 伸手将女Count 拉入怀中,双手搂住她弹性十足的腰肢,温声道,“我现在还无法闲下来,必须跟时间赛跑。”

“您为什么这么着急?”

Colin 嗅着舒尔茨Count 发间的芬芳,含糊其辞地说道:“我有预感,帝国将发生巨变!所以,我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巨变?”舒尔茨Count 声音一紧。

“你也不用太过惊慌,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

“是。”

“另外,你要当心阿佳妮Archbishop ,不要轻易相信她说的话。还有之前出现的那个‘Duke Saint Hild ’,如果他再次出现在天鹅城,立即传信给我。”

“好的。”

交代好这些,Colin 才伸手捉住舒尔茨Count 光洁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离别在即,总要好好告别一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