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Vampire Chapter 34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Colin 走进书房的时候,就注意到这里的布置已经完全变了样。

桌椅橱柜、地板窗榄都是用全新的redwood 重新打造,整个书房充斥着淡淡的原木气息。

雪白的墙壁上镶嵌着一排白水晶,这些水晶是一种特殊的奥术材料,具有放大光线的作用,不用太多的蜡烛,也能让整个书房亮如白昼。

壁炉上方原先悬挂了一头硕大的斑斓虎头颅标本,据说那是上一代Duke Saint Hild 亲手猎杀的,但现在也已经disappeared ,换上了一个绚丽的血蔷薇花环。

书房的变化似乎也在暗示着这座城堡的主人已经换了一位。

“舒尔茨Count 不是Vera 的生母,幸好你没有上当。”Marquis Garcia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Colin nodded ,随即小心地probed :“那,Vera 的生母是……”

Marquis Garcia 用警告的目光看了Colin 一眼,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你不需要知道是谁,只需要知道她already not in 人世了,所以,无论谁站出来宣称是Vera 的生母,都是假的!”

Colin 暗自叹息一声,心想弥黛拉皇后果然也撒了谎。

好家伙,都他娘的是一群演员!

幸好,我自己也是……

“那……知道Vera 生母真实身份的人,有哪些?”Colin 再次问道。

因为他意识到,Mister Mage 敢让舒尔茨Count 假冒Vera 生母,并笃定Marquis Garcia 不敢公开拆穿他们,显然是知道了Vera 生母的真实身份,而且知道这个身份应该见不得光。

那问题是,Mister Mage 怎么会知道的?

弥黛拉皇后知道此事,Colin 能够理解,毕竟是亲siblings ,知道自己big brother 的一些秘密不足为奇。

但Mister Mage ……难道他占据了Duke Saint Hild 躯体的同时,也获得了他的记忆?

“为什么这么问?”Marquis Garcia 用警惕的眼神打量着Colin 。

Colin 只好将Mister Mage 可能占据Duke Saint Hild 躯体reincarnated in someone else’s body ,并蛊惑舒尔茨Count 假冒Vera 生母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当然,他并没有将后来阿佳妮和自己在教堂地下室中所达成的秘密合作协议说出来。

Marquis Garcia 听后沉默半晌,面色不断变幻。

其实Marquis Garcia 是知道家族墓窖中埋葬的并不是自己big brother 的真正遗体,当初Colin 将他从东境换回来的时候,就向他坦白了。

他也能理解当时的情况下,先用假尸体糊弄过去的必要性,并没有太过苛责Colin ,只是说等Vera 顺利继承了公爵之位,再来跟Morrison 家族讨要上一任公爵的遗体。

但didn’t expect ,这具遗体居然已经被Mister Mage 占据了。

而且,这种reincarnated in someone else’s body 的事情太过unimaginable ,Marquis Garcia 一时间竟有些难以接受。

沉思半晌后,Marquis Garcia 突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会亲自去跟Morrison 家族交涉。”

Colin 心中一动,立刻意识到Saint Hild 家族和Morrison 家族恐怕还有些自己不知道的联系。

甚至,Morrison 家族钟楼下方的那个血池,Saint Hild 家族会不会都是知情的?

再细想一层,Saint Hild 家族将that many 家族贵女嫁到Morrison 家族,是不是也是别有所图?

想到that many 无辜少女恐怕都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两个家族当成了某种血腥研究的工具,Colin 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寒意。

但他也知道,这应该牵扯到一些Saint Hild 家族见不得光的秘密,Marquis Garcia 明显不想让自己过多接触。

无奈之下,Colin 只好nodded 称是,随后转移话题,将Vera 在受洗之时被教皇格里高瑞施以divine technique 的事情说了出来。

Marquis Garcia 静静听完,再次陷入了沉默,半晌后才开口反问道:“你知道,当初赛里斯跟我最大的分歧是什么吗?”

Colin 愣了愣,然后才反应过来Marquis Garcia 口中的“赛里斯”就是上一代Duke Saint Hild 的名字。

“应该是北境的发展方向吧?”Colin 回想了一下当初两brother 的各种冲突,“公爵大人想要攻占富饶却孱弱的东境,而您,一心想要覆灭troll 帝国。”

“没错。”Marquis Garcia nodded ,脸上多了些感慨之色,“去年的这个时候,当我们在苍穹冰原上歼灭三十万troll 大军之后,赛里斯就再也按耐不住自己东进的决心。

为此,他不惜将Vera 嫁到半elf 王国,就是想要借此掌控进入东境的钥匙,同时也是在逼迫我率领Black Cavalry 向东。

可惜,Mister Mage 的阴谋彻底打乱了赛里斯的计划……”

Colin 默然,对于当初Vera 远嫁半elf 王国的事情,他可是亲身经历者,当时他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占了大便宜,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他自己也不过是棋盘之中随波逐流,懵懵懂懂的一枚棋子。

“赛里斯一心想要进军东境,除了觊觎东境的富饶,其实也是因为Imperial Family 在背后唆使。”Marquis Garcia 瞥了Colin 一眼,问道,“这次去御Dragon City ,Great Emperor Reinhardt 和弥黛拉皇后应该也有拉拢你吧?”

Colin nodded and said :“是的,他们确实希望我能进军东境,斩去教会在Mortal World 最大的臂助。”

Marquis Garcia 盯着Colin 的眼睛,追问道:“你自己怎么想?”

“我……”Colin 看着Marquis Garcia 严肃的神情,话到嘴边却改口道,“我觉得人类不应该自相残杀,这会让异族有了可乘之机!”

Marquis Garcia 的脸上果然露出欣慰的笑容,nodded and said :“你能明白就好。作为一名Knight ,最重要的品格就是忠诚。

我记得在Ice Rock City 的时候,曾经问过你,什么是忠诚?”

Colin nodded ,involuntarily 地摸了摸腰间的审判之刃,一幕幕往事逐渐浮上心头。

Marquis Garcia 继续说道:“忠诚,并不是要忠于某个人,因为人心难测,人心易变。真正值得你付出无限忠诚的,只能是某个信念!”

“信念?”Colin 咀嚼着Marquis Garcia 的话,心中若有所悟。

“Knight 的信念是守护。”Marquis Garcia 的脸色变得无比虔诚,“我毕生所为,就是为了Protector 族!这是我的信念,不管发生何事,不管身在何地,我都将永远忠诚于它。”

说到这里,Marquis Garcia 重重地patted Colin 的肩膀,认真地说道:“我希望你也能够找到值得自己付出无限忠诚的信念。

只有这样,你才不至于陷在无止境的争权夺利、狗苟蝇营之中,迷失了自己。”

Colin 看着Marquis Garcia 纯净fearless 的眼神,感受着肩头传来的厚重,他忽然clear comprehension ,为什么这位侯爵将自己的前半生都抛洒在北境最艰苦的前线,将troll 视为一生之敌。

而他与自己big brother 之间的恩怨纠缠,原来都是因为此。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Knight ,这才是Human Race 的Guardian !

一时间,Marquis Garcia 佝偻的silhouette 在Colin 眼中变得高大起来。

“我明白了。”Colin 认真地说道。

Marquis Garcia faintly smiled ,道:“我一直都看好你,不要让我失望。”

说完这句话,他就转身向门外走去。

Colin 忽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侯爵大人,我准备在北境施行桑尼学士的农业改革方案,另外还准备借贷……”

Marquis Garcia 头也不回地摆摆手,打断道:“这些政务不用告诉我,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毕竟你现在是北境Guardian ,还是Vera 的丈夫,有资格,也有义务帮她管理好北境。”

“好的。”Colin 暗暗relaxed ,他其实并不想受到Marquis Garcia 的掣肘,好在对方也没有此意。

随即,Colin 又道:“另外,我下个月还要去一趟半elf 王国采购粮食,when the time comes 希望您能帮忙坐镇北境。”

Marquis Garcia 回过头来,脸上竟带上了一丝促狭的笑容:“Aisha 女王快生产了吧?”

被看穿了真实目的,Colin 尴尬一笑,nodded 。

Marquis Garcia 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自己就有一位私生女,在这种问题上也没有指责Colin 的立场……

“路上小心。”Marquis Garcia 随意nodded ,便走出了书房。

“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