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Vampire Chapter 48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5 作者: 萝卜上秤

  第489章 刺杀   White Dew Castle ,宴会大厅。

  悠扬的音乐、美味的佳肴、美貌的侍女……都无法安抚众位宾客焦躁不安的内心。

  原本Anglia Count 遇刺身亡的消息就已经让众人惶惶不安了,后来又听到了城中的厮杀声,这下众人更加坐不住了,以为是血骑军杀进城来要为Anglia Count 复仇,顿时吓得纷纷准备告辞离去。

  Saint Prolos 家族的steward 竭力挽留,但依然无济于事。

  这些东境贵族们可不想留在White Dew Castle 等着一心复仇的血骑军杀进来,给Saint Prolos 家族陪葬,所以都铁了心地要走。

  然而,当他们行色匆匆地走到White Dew Castle 门口时,却发现城堡大门紧紧关闭,一队fully armed 的侍卫将大门堵了个水泄不通。

  一众宾客顿时鼓噪起来,要求开门让他们离去。

  但侍卫们根本remain unmoved ,看样子是得到了明确的命令,严禁出入。

  “是谁让你们堵住大门的?”

  “Saint Prolos 家族是准备拉所有的东境贵族一起死吗?”

  “公爵夫人在哪?我们要见她……”

  ……

  “我在这里。”

  眼看局面有失控的危险,公爵夫人终于走了出来。

  纷乱的场面顿时为之一静。

  一名东境贵族立刻站了出来,质问道:   “公爵夫人,您为什么禁止我们离开White Dew Castle ?”

  公爵夫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诸位,你们又是为什么这么着急地要离开呢?”

  这种明知故问的话似乎激怒了一众贵族,顿时就有人嚷道:   “公爵夫人,您又何必明知故问!Saint Prolos 家族没有能力保护White Dew Castle 中宾客的安全,致使Anglia Count 遇刺身亡,现在血骑军即将杀进城中为其复仇,难道我们还要留在这里等死吗?”

  “血骑军没有进城。”公爵夫人淡淡地说道。

  这句话让一众东境贵族愣住了,但很快,他们的脸上就浮现出了质疑之色,显然是认为公爵夫人在故意欺骗他们。

  “公爵夫人,您说血骑军没有进城,那现在外面激烈的厮杀声是怎么回事?”

  “那是尼科尔Count 背叛了东境,正在跟Pegasus Legion 战斗,与血骑军无关。”

  “尼科尔Count ?”

  “背叛?”

  ……

  一众东境贵族顿时交头接耳,discuss spiritedly ,显然是didn’t expect 居然是这样的情况。

  公爵夫人趁机继续道:“没错。你们根本不用担心血骑军,因为Anglia Count 的死讯虽然早已传了出去,但血骑军的营地中至今都毫无动静。

  显然,血骑军的将领们都是明事理的人,不会在冲动之下做出不理智的举动。

  某些人妄想借Anglia Count 之死挑拨Saint Prolos 家族与血骑军,乃至与北境的关系,其用心险恶至极,but also not 所有人都会上当!

  Anglia Count 之死,我们Saint Prolos 家族当然有责任,也一定会做出必要的补偿,但如今兽人入侵在即,我们首先要做的,还是团结一致,不能再继续内斗。

  这一点,我相信血骑军也一定能够明白。

  所以,你们的担心是多余的。

  如今White Dew City 的骚乱,不过是尼科尔家族挑起的,而且局面已经在Pegasus Legion 的控制中,你们根本不用这般紧张。”

  this remark 下来,宾客们的表情明显放松了许多。

  他们都是亲眼目睹过血骑军terrifying battle strength 的人,早已有了心理阴影,但如果不是血骑军杀进城来,那他们也不至于如此恐惧。

  尼科尔家族叛乱?   还不是轻易就能平定。

  但也有人质问道:“公爵夫人,既然Pegasus Legion 已经能够掌控城中局势,您为何又如此紧张地封闭White Dew Castle ,严禁出入呢?”

  公爵夫人瞥了说话的那位贵族一眼,脸色也阴沉了下来,coldly said :

  “当然是为了防止刺杀Anglia Count 的凶手趁机离开White Dew Castle !”

  这倒是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前来的宾客们都还不清楚Colin 已经是sixth rank Knight 了,否则肯定要大喊冤枉。

  能够刺杀一位sixth rank Knight ,怎么说也至少应该有五阶的实力,否则恐怕simply 近不了身。

  而五阶Knight 可不是大白菜,现场simply 没几个。

  等众人安静下来,公爵夫人再次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下面,我将亲自一对一地询问各位今晚的行踪,如果多有冒犯,还请见谅,相信大家也都想尽快找出杀害Anglia Count 的凶手。”

  见没人反对,公爵夫人刚准备开始“询问”,却见一位侍卫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脸上带着无法掩饰的惊慌。

  公爵夫人忍不住内心腾起一股怒火。

  今晚已经有太多突发情况,她早就焦头烂额了,再也不想见到更多意外了。

  但可惜,意外还是来了。

  侍卫迎着公爵夫人凌厉的目光,brace oneself 走到跟前,小声汇报道:

  “夫人,Marquis Vincent ……他……不幸去世了……”

  听到这话,公爵夫人却反而relaxed ,Marquis Vincent 的死其实早在她的预料,哦不,计划之中。

  当然,表面上她还是立刻摆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向众人哽咽道:   “诸位……实在抱歉……Vincent 还是没能挺过来……刚刚已经不幸伤重离世……”

  宾客们听后,稍稍愣了片刻,也连忙出声安慰。

  但一旁的侍卫却傻眼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地提醒道:

  “夫人,侯爵大人恐怕并不是伤重离世,而是刚刚被人杀害的……”

  公爵夫人眼神一缩,冷冷地盯着侍卫,scolded :“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侍卫擦了擦额头的冷汗,nodded and said :“夫人,我怎么敢胡言乱语,但是侯爵大人的头颅都被人拧下来了……”

  公爵夫人这才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当即大步向着Marquis Vincent 的房间走去。

  留下一众宾客楞在原地,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

  公爵夫人阴着脸来到Marquis Vincent 的房间,果然看到了自己儿子身首异处的尸体。

  虽然她自己也巴不得Marquis Vincent 早点死,但绝不是以这样的方式。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公爵夫人的声音冷得掉渣。

  侍卫颤颤巍巍地答道:“夫人,当时守在屋外的侍卫都已经遇害,等城堡中的巡逻队发现不对,推门而入时,就见侯爵大人已经被杀害了。

  哦对了,Beatrice 夫人当时也在房中,同样被杀害。”

  公爵夫人这才注意到Beatrice 的存在,嘴角浮现出一抹快意的冷笑,但又迅速隐去。

  她缓缓走到Marquis Vincent 的尸体前,准备检查一下情况。

  但就在公爵夫人刚刚蹲下来时,突然感觉身后传来一阵强烈的危机感。

  suddenly 回头,就见本应死去的Beatrice 竟然朝自己扑了上来。

  手中匕首闪烁着森冷的cold light !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