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Vampire Chapter 58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3 作者: 萝卜上秤

  第585章 战略   残阳如血,映照着这片犹如人间地狱的战场。

  兽人大军侵入Western border 的第一战,便是如此的惨烈。

  厮杀已经持续了一整天,双方投入的兵力加起来大概在十万左右,看似很多,但考虑到这是Two Great Empires 几乎倾尽全力的国战,这样的小场面其实还只是一场试探性的战斗,无论是人类还是兽人,都没有投入全部兵力。

  不过,十万余人的战场,已经蔚为壮观,在Sky Breaking Mountain Range 东侧的山脚下绵延了several dozen li 。

  Marquis Garcia 站在后方的一座高地上,骑着白马,目光死死望着整个战场的情况。

  从早晨战斗打响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站在这里,一直保持到现在。

  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去,然而战火绵延之下,整片天空都被染成了crimson 。

  火光映照下,无数尸体铺陈开来,densely packed ,数不胜数。

  一整天的鏖战中,双方的阵型彼此纠缠在一起,犬牙交错,看起来disordered and in a mess 。

  但在一位优秀的指挥官眼中,战场的形势却是obvious at a glance 。

  Marquis Garcia 将这一场试探性的战斗演变过程都taking in the entire scene ,心中对于兽人大军的battle strength 终于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然而,他脸上凝重的表情却在表明,局势不容乐观。

  呜——

  军号声再次响起。

  只是this time ,是撤退的信号。

  交战的双方默契地开始后退,留下一地的鲜血和无数的尸体。

  Marquis Garcia 也终于收回目光,驱动战马,向着后方奔驰而去。

  一路进入营地,can be seen everywhere 哀嚎的伤员和忙碌的士兵。

  Marquis Garcia 面无表情地匆匆而过,来到营地中央的一座巨大帐篷前。

  侍卫当然认识这位北境侯爵,立刻行礼放行。

  还没进帐篷,Marquis Garcia 就听到里面传来莱茵哈特Great Emperor 愤怒的咆哮声。

  “……一帮废物!打成这个烂样,你们怎么有脸回来见我的……”

  Marquis Garcia 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地走了进去,就见Great Emperor Reinhardt 正在那里对着几名军官破口大骂,脚下散落了一地的parchment ,看起来应该是白天这场战斗的战报。

  他走过去捡起来,粗略翻看了一下,发现战报上的情况跟自己估计的差不多。

  这场战斗人类确实表现得很糟糕,战损比大概在3:1左右,也就是说,差不多每击杀一名兽人士兵,需要付出三名人类士兵的代价。

  虽然说兽人士兵的个体battle strength 确实要强过人类士兵,但要知道,人类可是有着更精良的装备,更好的阵型配合,况且这场战斗人类派出的士兵也要比兽人多大概一倍,结果却打成了这样,确实让人很难接受。

  这次兽人派出的大军数量也已经被Western border 斥候摸清楚了,正规军大概在五十万左右。

  而人类这边集结的正规军数量则为一百万。

  如果按照这样的战损比打下去,情况可不妙……

  而且,Marquis Garcia 也很清楚,真正的战场局势可不会按照数字推算来演变,并不是说,只要Glorious Empire 再纠集五十万大军前来支援,就能击退兽人。

  因为以这样的战损比打下去,不用多久,人类大军这边激增的伤亡数便会很快breakthrough 将士们的心理承受底线,从而引发大规模的溃逃。

  到那时,可就是兵败如山倒了。

  Great Emperor Reinhardt 骂了一阵,似乎是累了,终于消停了下来。

  他阴翳的目光在帐中众人脸上扫视一圈,solemnly asked :

  “白天的战斗情况你们也都清楚了,说说吧,有什么好的建议?”

  一阵沉默。

  片刻后,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

  “Your Majesty ,兽人大军的攻势确实异常凌厉,我认为,在野外跟他们正面作战恐怕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不如后撤至后方的坚城堡垒之中,利用坚固的防御设施抵御兽人的进攻。”

  说话的是南境之主,圣兰德斯公爵。

  圣兰德斯公爵是位风度翩翩的middle-aged man ,脸上总带着温和的笑意,unconsciously 间就能让人放下心防。

  “不能后撤!”Saint Spark 里安公爵听到这话立刻跳出来反对,“如果我们不能将兽人堵在Sky Breaking Mountain Range ,那Western border 广阔的地域和无数子民都将遭受unimaginable 的厄运!”

  Great Emperor Reinhardt 没有立刻对两位公爵的争执做出表态,而是将目光转向尼科尔Count 和Marquis Garcia 。

  尼科尔Count 虽然暂时执掌东境大权,但以他的rank and status ,自然不敢得罪两位真正的公爵,此时便假装没看到Great Emperor Reinhardt 的目光,低头沉默。

  Marquis Garcia 则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Your Majesty ,我也认为应该暂时后撤。”

  Great Emperor Reinhardt 眉头一挑,道:“为什么?”

  场中众人也都将目光转到Marquis Garcia 身上,毕竟这位北境侯爵在在场的众位大贵族中,算是最懂军事的人了。

  Marquis Garcia 扬了扬手中的羊皮卷,indifferently said :

  “这场战斗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了,正面作战的话,我们不是兽人大军的对手。”

  这话虽是实话,但却很是扎心,在场众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Marquis Garcia 似乎根本没有顾忌其他人感受的意思,继续道:   “所以,圣兰德斯公爵说的没错,我们必须借助坚固的city wall 和堡垒,才有希望打赢这场战争。”

  Saint Spark 里安公爵立刻愤怒地质问道:“Marquis Garcia ,我们这一撤,那些没有坚固city wall 的Western border 村镇、小城怎么办?难道我们就缩在city wall 后面,看着这些兽人在Western border 肆虐吗?”

  圣兰德斯公爵上前解围道:“Saint Spark 里安公爵,我能理解您的心情。如果您想要尽可能地减少Western border 的损失,可以尽快组织Western border 子民开始迁徙。”

  Saint Spark 里安公爵没好气地说道:“这么短的时间,能撤走多少人?而且就算人能迁走,那些房屋、财物、庄稼呢?”

  “那些迁不走的东西就留给兽人了。”Marquis Garcia lightly 说道,“来不及撤离的Western border 子民,也只能希望他们能够顺利回归吾主的怀抱了。”

  听到这话,Saint Spark 里安公爵杏眼一瞪,顿时开口骂道:“Garcia ,你不配称为吾主的Knight !你的信念呢?你的守护呢?你的荣耀呢?”

  Marquis Garcia 面色不变,依然neither fast nor slow 地说道:“这是必要的牺牲。饿急了眼的wild beast ,和填饱了肚子的wild beast ,你们更愿意面对哪一个?”

  Saint Spark 里安公爵gnashing teeth 地低吼道:“Garcia ,那怎么不用你们北境人去填饱这群wild beast 的肚子?”

  Marquis Garcia 叹息一声,道:“如果现在舍不得牺牲一部分的Western border 人,那迟早北境也会遭殃。不光北境,绯焰领、东境,甚至南境都会遭受兽人的肆虐。

  而且你们有没有想过,之前两次兽人入侵,人类可曾成功将兽人大军挡在国门之外?

  一次都没有!

  两次都是在Glorious Empire 大片领土沦陷的情况下,人类才反击成功。

  因为兽人哪怕统一,但各个部落的酋长们还是各有心思。

  当战事顺利时,他们还愿意听从兽Human Sovereign 帝的命令,但当他们占领了大片领地,抢到了足够财物之后,还愿意为了那几座难啃的人类坚城而拼命吗?

  这就是我为何说应该放弃一部分领地,暂时后撤,保存精锐兵力,再图反攻的原因。”

  Great Emperor Reinhardt 被Marquis Garcia 说得有些意动,开口问道:“Marquis Garcia ,你觉得我们应该后撤到哪里?”

  Marquis Garcia 伸手在墙上悬挂的军事地图上指了指,道:   “我们最好后撤到卢瓦尔河谷,在这一带重新建立防线。”

  “不行!”

  Saint Spark 里安公爵和Great Emperor Reinhardt 异口同声地反对道。

  因为,Marquis Garcia 所指的地方,已经位于绯焰领,距离御Dragon City 也只有不足一百公里。

  这就意味着,整个Western border 彻底沦陷,甚至大半个绯焰领都要遭受兽人的荼毒。

  这样的代价,Saint Spark 里安公爵和Great Emperor Reinhardt 是无论如何will not 同意的。

  Marquis Garcia 似乎对此早有预料,只得无奈叹息一声,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言。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