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混在Great Tang 的Engineering 宅男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营帐内。

Li Zexuan 也收起Telegraph ,躺回了榻上准备休息。今日,哦,应该是昨日,昨日军中格斗tournament 因为某些意外令乙字营吃瘪,同时戊字营也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经此一役,他在Black Armoured Army 内也算是初步站稳了脚跟、并杀了杀Qiu Xinggong 那old fogey 的嚣张气焰。

当然,近几日Taiyuan 城内的局势,也令他无时无刻都挂在心上,如今听闻Taiyuan 城局势好转,他总算也能松一口气了!接下来,他便可以投入更多的心思,为两日后乙字营和戊字营的军力比拼做准备!

在他最初的预判中,救Li Tai 的关键不是多少多少兵马,而是时间!只要Taiyuan 城的局势能够稳住,就能为营救Li Tai 争取时间,他派去的那个人就有机会救出Li Tai ,他相信那个人的能力!

其实如果不是Black Armoured Army 这边确实脱不开身,Li Zexuan 在得知Taiyuan 危局的immediately 就会亲自奔赴Taiyuan ,不仅因为被劫持的Li Tai 是Great Tang Prince ,更因为Yanhuang Academy of Science 的精英们还在Taiyuan ,那些人可是工学的种子、是Academy 的宝啊!

“安国商人,昭武九姓!hmph! 原本没想招惹你们,但你们既然惹到了本侯,就别怪本侯very ruthless 无情了!”

黑暗中,Li Zexuan 想到了方才Tiedan 电报中关于安顺山收买牢房守卫和府兵以及康国商人囤积粮食、在城中制造混乱的事情,他的眼中不由泛过一丝冷色,并低声自语道。

这要是搁在他刚穿越过来的时候,面对昭武九姓这样的“huge monster ”,他自然是完全没有实力与之对抗的!但现如今他不仅是Great Tang 国侯,更是Great Tang 最大Chamber of Commerce 的实际controller ,他不仅有权,还很有钱,他一人之力,便能对抗Great Tang 的所有Hu Shang ,更别说他手下还有不少实力强大的Chamber of Commerce 会员了!

这个时候,那些九姓Hu Shang 却惹上了他,那只能说他们找错了对手!Li Zexuan 丝毫不介意将在Great Tang 做生意的九姓胡全部赶出中原、并让Yanhuang Chamber Of Commerce 的会员取而代之!

当然,这些都只是后话,他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等Taiyuan 那边的麻烦解决了,等他手头上的事情忙完了,再跟昭武九姓算这笔账也不迟!

营帐内依旧响着此起彼伏的鼾声,方才Li Zexuan 起床收发电报的声音,并没有将Chumo 和尉迟宝林这两家伙给吵醒,主要是these two people 白天的时候擂台比武消耗太大,这时候别说是Telegraph 的“滴滴”声了,估计就算外面打雷了,也impossible 将他俩给惊醒!

Li Zexuan 无奈地shook the head ,然后躺下并翻了个身,闭目准备休息。明日军中的训练任务可不轻,他也得抓紧时间休息,conserve strength and store up energy !

……………………………………

“pa ~!”

“说!你们一共收买了多少人?”

“快说!还有谁跟你们是同伙?”

虽然已至后半夜,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都已经休息了,但Taiyuan 州府大牢这边,却brightly lit 、“热闹非凡”!玄夜、天鹰以及左功全、范廷铨等并州府兵全部都已经大刑加身,什么夹棍、火炭、鞭笞等各种刑讯手段全都用上了。对于这些人,方功腾可不会像对待赵德言那样show mercy ,因为这些人就算是被打死了,也是他们活该、也于Taiyuan 城的局势无碍!

方功腾在通道上走来走去,巡视着各间牢房的审问情况。这次,他特意从军中抽调了十几名刑讯expert 过来,用以审问左功全、范廷铨这些叛徒和玄夜、天鹰两名expert ,十几间牢房,同时在进行着审问,方功腾这是在争分夺秒!

因为先前他已经在Li Junxian 面前立下了军令状,要在天亮之前,将并州大营内与安顺山和Turkic 奸细有勾结的人全部揪出来!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做到。

“参军,据范廷铨交待,四营校尉以及两个队正也收了安顺山的好处!”

这时,一名军士从牢房中小跑出来,向方功腾躬身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

方功腾面无表情道:“传我军令,将四营校尉和那两名队正全抓过来!抓过来后立即审问,若属实,便顺腾摸瓜,查查他们还有没有同党;若为诬告,该怎么惩罚范廷铨,不用本将教你吧?”

那名军士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连忙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属下明白!”

说罢,他连忙起身moved towards 大牢外走去。

话说,他在并州大营当兵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方功腾如此cold blooded and emotionless !不过话说回来,在此之前,方功腾还不是并州大营的主将,只是一个小小参军,他的上面还有都尉和大都督,那时他就算是想发威,也没机会啊!

“参军,左功全交待,营中黄郎将也收了安顺山的好处,安顺山担心Provincial Governor 府这边临时换防,所以做了两手准备!”

这时,又有一名军士小跑出来,向方功腾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

hearing this ,方功腾的脸顿时又阴沉了几分,他coldly said :“抓!立刻将他抓过来,本将要亲自审问!”

这句话,几乎是方功腾gnashing teeth 说出来的。左功全和黄武算是并州大营的老人,以前并州都尉徐霆达还在的时候,这二人可谓是徐霆达的左膀右臂,论资历,these two people 可一点都不比他方功腾差,可如今在那安顺山给的巨额钱财利诱下,这两个并州大营的老将,竟然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选择了投敌,方功腾如何不痛心?

毕竟他当初奉旨暂时接管并州大营的时候,还打算倚重这两位老将呢!要不然他也不会将守卫Provincial Governor 府的重任交到左功全的手上!

“是!”

那军士躬身领命,随即转身离去。

方功腾face sank like water ,看了看旁边牢房内正在受刑的左功全and the others ,又看了看那名军士远去的背影,他忍不住in the heart 自问道:这天下承平也not very long ,为何并州大营便会糜烂至此?

如此看来,李二让他来暂时接管并州大营军务,这并非一项美差,因为并州大营已然成为了一个“烂摊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