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ku Engineer in Great Tang Dynasty Chapter 222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作者: Mischievous Knight

  第2198章 最后的决战之送香童子!

  “曹安!你现在去小集市,领取两支焕生香回来~!”

  天蝎来到Inn 一楼大厅,叫来守在门口的一名狼卫,沉声instructed 。

  “……是~!三头领!”

  名叫曹安的Turkic 奸细hearing this 懵了懵,reaction 过来后连忙领命。

  “等等~!”

  谁知这时天蝎又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最好不要亲自过去,你去Inn 外随便找个百姓,给他一些好处,让他帮你去小集市领取焕生香,然后你就继续守在门外好了!”

  “……是!属下这就去!”

  曹安还以为天蝎是担心他亲自去小集市领取焕生香会导致Inn 的防御出现问题,hearing this 也不奇怪,直接领命而去。

  其实天蝎根本没有担心这个,他之所以不让曹安亲自去,是出于另外一层考虑,首先,这场法会来的很突然,他到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渡难以及普光寺众僧人是否与官府有勾连;然后,万一这场法会真是官府安排的,曹安亲自前去,渡难和普光寺众僧人若是认出了曹安的身份,恐怕会跟曹安两根不一样的“焕生香”!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个时候,天蝎可不敢去赌,他做的任何决断都得以“稳”字为先!

  命曹安随便找个百信替他去领取焕生香,这样便能够保证他们领回来的焕生香,是和小集市上那数百信众领取的焕生香一模一样的!

  说实话,天蝎还真不相信普光寺僧人分发给百姓们的焕生香会有毒,因为官府肯定不会拿这么多百姓的性命来开玩笑!

  所以,只要能保证取来的焕生香跟其他百姓们领取到的是一样的,风险便会小得多了!   “喂!小叫花子,大爷我交给你个活儿,做好了赏钱少不了你的,你干不干~?”

  曹安来到Inn 外面,物色着来往的行人,正打算随便拉一个人过来,就见到一个略微熟悉的silhouette ,正蹲在Inn 对面的街道上,面前还摆着一个破碗,正是今天中午想来Inn 乞讨、被他给一脚踹了出去的小叫花子!于是,曹安从怀里掏出了一吊铜钱,快步来到那小叫花子跟前,扬了扬手中的铜板,smiled and said 。

  这还真是好巧不巧,因为这小叫花子正是Tiedan ,话说前一刻Tiedan 见守在Inn 门外的Turkic 奸细(而且恰巧这人正是中午踢他的),径直向着自己走了过来,Tiedan 心里不由直tú tú ,他还以为自己暴露了,强行压抑着紧张不安的内心,Tiedan 尽量让自己面上表现的正常些,但他的双手却暗暗攥紧,防止自己真的暴露了、准备随时击杀对方灭口!

  当然,这只是最坏的打算,因为他一旦暴露,即便击杀了对方灭口,也肯定瞒不住Inn 内外的其他Turkic 奸细,那样一来,今日的营救计划便会彻底泡汤!   而且经过今日的“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以后想要再营救Li Tai ,恐怕就更加困难了!所以Tiedan 当然不希望真走到this step !   在不远处摆着茶摊、穿着粗布短衣的老汉,见到Inn 门口Turkic 奸细向小beggar 靠近,忍不住eyes slightly narrowed ,但很快就转过脸去,继续拨弄着烧开水的炉膛,就好像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跟他没关系似的,但他握着火钳的right hand ,此刻却突然紧了紧。

  不过还好,眼前的这个曹安,显然并没有恶意!

  在听完曹安道明来意之后,Tiedan 不由sighed in relief ,与此同时,他的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惊愕,和惧怕,对,就是惧怕,毕竟眼前这个人中午刚踹过他,他怎么可能不惧怕,但惧怕过后,就是惊喜,直接小beggar mouth opened wide ,一脸贪婪地看了看曹安手中的那一吊铜钱,然后吞了吞口水,cautiously 地问道:   “这位爷,您需要你小的做什么活儿?”

  Tiedan 表面上演技飙的飞起,实则心里则是在暗自思忖该怎么回绝曹安,因为按照原定计划,要不了多久,他们所有人便会开始行动,他当然不愿意这个时候走开。

  曹安捕捉到小beggar 眼中的惧怕以及贪婪,忍不住nodded ,话说他之所以选择这个小beggar ,第一,是因为眼熟、好使唤,毕竟他中午刚踹过小beggar ,小beggar 对他有一定的畏惧心理,也就更加好使唤;

  第二,安全,因为这小beggar 肯定不会是官府的探子;

  第三,则是相比于其他百姓,这小beggar 的要价肯定要少一些。现在小集市上求取焕生香的百姓们,要么是自身需要,要么是想领了焕生香,然后再转卖给有钱人,他若是请一个寻常百姓帮忙,别人愿不愿意帮还另说,就算是愿意帮忙,要价恐怕不会太低!而这个小beggar 嘛,别人争着抢着去小集市领取焕生香,而小beggar 却还蹲在街道上在要饭,显然是个没脑子的傻货,这样的傻货,也就更好满足,估计一百文钱就能给打发了!   “喏~!看到那些人了没?他们都在找普光寺的和尚们领焕生香,你也过去帮我领两支,然后这一百文钱就是你的了!有了这一百文钱,你一个月都不用饿肚子了!怎么样?干不干~?”

  曹安抖了抖手中的铜钱,然后指了指西面小集市乌压压的人群,笑眯眯地对小beggar 说道。

  小beggar hearing this 一愣(是真的愣住了),片刻后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他eyes shined ,一脸“惊喜”地看着曹安问道:“这位爷您说的是真的吗?只要去领两支焕……焕生香,这一百文钱就是我的了?”

  曹安内心一阵鄙视,面上却是nodded with a smile 道:“当然是真的!老子可没空在这儿逗你个臭要饭的!怎么样?这活儿你干不干?”

  “干!干!干!当然干!”

  小beggar 迫不及待地连忙nodded ,随即,他有些sorry 地问道:“这位爷,要是俺多要了两支焕生……焕生香,您能不能再多给点赏钱?”

  愚蠢、贪婪!   曹安在心里默默地给眼前的小beggar 打上了这两个标签,但他却不在意这些,因为这种有着明显缺点的人,他用着才放心!   于是他冲小beggar “嗤”笑一声,道:“嘿!你youngster 怕是不知道,普光寺的和尚们有规矩,每个人只能领两根焕生香,你要真有ability 多弄来两根,Young Grandpa 我多给你一百文赏钱又何妨?行了行了,别废话了,你youngster 要是去的晚了,估计一根都领不到了!”

  曹安虽然一直守在Inn 门外,但一直都有留意西面小集市的法会,之前渡难宣告的“领取安神香规则”,他自然也听到了,所以他并不认为小beggar 能够多弄两根焕生香回来。

  即便真的多弄回两根,那也就是一百文钱的事儿,他的“预算”充分着呢,倒也不差这一百文钱!   “诶~!好嘞~!这位爷您稍等,俺这就去领焕生香~!”

  小beggar 兴奋地nodded ,然后他连讨饭的破碗都不要了,便飞快地moved towards 西面小集市跑去。

  曹安见状laughed ,便转身回Inn 复命去了。

  “……事情安排妥当了?你找的who 帮忙~?可靠吗?”

  Inn 一楼大厅靠近西面的一张方桌旁,天蝎看着回来复命的曹安,开口问道。

  “三头领放心,属下找了个要饭的小beggar ,那Little Brat 个头小、跑得快,挤在人群里面也很好插队,估计要不了一会儿,就能将焕生香取回来~!”

  曹安抱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replied 。

  “小beggar ?身份干净吗?会不会是官府安插在建安坊的细作~?”

  天蝎frowned ,问道。

  “不会!”

  曹安连忙摇头道:“那小beggar 估摸着还不到十岁,应该一直都在建安坊这一带要饭,今天中午还想来Inn 讨饭吃,结果被属下一脚踹了出去,impossible 是官府的人!”

  同福Inn 作为Taiyuan 城最大的Inn ,不仅住宿环境干净、舒适,Inn 内提供的酒菜,在Taiyuan 城也是one of the very best 的,所以normally 里也经常会有叫花子来这边try one’s luck ,因此对于中午有beggar 来Inn 讨饭,天蝎并不感到奇怪。听罢之后,他心里relaxed ,并nodded, said :   “不是最好!你现在去远远地盯着那小beggar ,不要让他发现,看他跟小集市里那些Scripture Lecture 的和尚们认不认识!”

  虽说心里大概也确定了小beggar 的身份没有问题,但多疑的天蝎,还是觉得派人去跟着比较稳妥。

  毕竟现在是关键时刻,容不得一丁点的差错。

  “是~!”

  曹安心里有些不以为意,觉得天蝎委实太过于谨慎和多疑了些,先前和小beggar 交流的过程中,他已经认真观察了对方的神色和reaction ,他心里很确定那小beggar 绝对impossible 是官府派来的细作,天蝎此般安排,显然是不信任他,这让他有些稍许不爽,但谁让对方的martial arts 和地位比自己高呢?就算是不爽,他也得忍着。paused ,曹安cautiously 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三头领,方才属下答应那小beggar ,若是他取来了焕生香,属下就给他两贯钱的好处,您看待会儿属下要不要给他钱?”

  这家伙也真是心黑,明明一百文钱(最多两百文钱)的事儿,报账却直接给报了两贯,这吃回扣的ability 也是没谁了!   天蝎frowned ,道:“给他!一会儿你去找安Boss 领钱!”

  他现在一门心思都放在如何救出赵德言、并顺利逃离Taiyuan 城的事情上,trifling 两贯钱,虽然可以renege on a debt ,但他也懒得麻烦,正好现在Inn 里面有个“土财主”——安顺山!

  “嘿!didn’t expect Turkic 奸细竟然让Dang! 领焕生香!”

  Tiedan moved towards 小集市的方向奔跑而去,心里很是意外地想道。

  话说若是曹安安排其他事情给他,或许他会想办法拒绝,但领取焕生香嘛,虽说这也是计划之外的事情,但这件事情他倒是巴不得去做,因为,经过先前和Li Junxian 的一番会面,Tiedan 已经知道“渡难”Master 也参与了营救计划,而“渡难”苦心孤诣地向百姓们推出焕生香,必是有深意在里面的,换句话说,这焕生香,极有可能就是这次营救计划的关键一环!   Tiedan 虽然不知道这焕生香的具体功效,但他却相信“渡难”Master 的手段,想当初对方能在Chang’an City 中搅风搅雨、险些让Heavenly Dragon 教颠覆Cháng’ān ,如今Taiyuan 的这场危局,在对方的眼中,恐怕也只能算得上是“小场面”了!

  “也不知这焕生香究竟对人体有何作用?难道是令人昏迷?Qingque 若是闻了,会不会也昏迷过去?”

  Tiedan frowned ,心中不无忧虑地想道。

  此时,他已经来到了小集市。from start to finish ,他都是以正常人家小孩的速度在奔跑,并未施展任何Lightweight Art ,因为他知道这Inn 附近有很多Turkic 奸细明、暗哨,一旦他显露出任何martial arts ,对方对他势必会生起警惕。

  所以无论是中午的“巡街”,还是下午在Inn 门口要饭,他都压制着自己的True Qi ,不让人觉察到他身上任何一点Martial Artist 气息,就连中午被曹安狠踹一脚,他都是用身体硬扛的,未曾动用半点True Qi !

  从“渡难”决定向百姓分发焕生香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刻多钟,此时小集市上的人已经离开了一小半,虽然那些已经领到焕生香的百姓都想重新排队、再多领取两根,但先前“渡难”已经警告过众人,“举头三尺有神明”,百姓们对于充满mysterious 气息的“渡难”既敬又畏,因此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都没敢将心中的贪念付诸于实践!   所以经过普光寺众人一刻多钟的努力分发,小集市上现在差不多只剩下四百来人了,Tiedan 凭借着个头小的优势,见空就钻,一路游曳,插队插到了倒数第四排的位置,这让一路尾随着Tiedan 暗中观察的曹安,不由暗暗nodded ,心道自己果然没有选错人,这灵活的小叫花子可是给自己节省了不少时间啊!   就在这时,好巧不巧的是,“渡难”分发焕生香恰好分发到了Tiedan 所站的这一排,Tiedan 颇为讶异地看了“渡难”一眼,但他并没有贸然上前去打招呼,而是像其他信众一样,默默地等待着“渡难”提着香篮,向他这边走来。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