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ku Engineer in Great Tang Dynasty Chapter 2228

2022-01-12 作者: Mischievous Knight

  第2199章 最后的决战之香本无毒!
  “嗯~?”

  小集市上,“渡难”走到Tiedan 身前时,看清Tiedan 的样貌之后,他忍不住眉头一挑,有些略微惊讶,正想说些什么,就见Tiedan “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抢先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Master ,求您赐俺几根焕生香啊!俺爹前些年摔断了腿,伤势越来越严重,上个月已经下不了床了!俺家没吃的、没喝的,俺只能出来要饭,求Master 多赐俺几根焕生香,俺好拿回去给俺爹治伤!”

  while speaking ,Tiedan 微不可察地冲“渡难”眨了眨眼睛,随即眼珠儿又往右边同福Inn 的位置转了转,“渡难”何许人也,瞬间就明白了过来,Tiedan 在暗示他同福Inn 外面有许多Turkic 奸细的明、暗哨,而且他是Enlightenment Realm 的expert ,sharp six sense ,稍微一感知,便能觉察到Tiedan 后方大约十几丈的位置,有一个劲装warrior ,正目光灼灼地looked towards 这边。

  Turkic 奸细不仅在Inn 外面安排了明、暗哨,而且还派人跟踪了Tiedan !

  Tiedan 的声音很大,诉说的遭遇也很令人同情,周围还未领取到焕生香的百姓们纷纷将目光投到了Tiedan 的身上,并且大多数人脸上还闪过一丝同情之色。

  不过同情归同情,人性本就是自私的,尤其是这种涉及到自身生命、利益的major event 情,假如“渡难”要是坏了规矩,真的多给Tiedan 两根焕生香,恐怕这些人之中的大多数人will not 同意!

  因为焕生香数量有限,Tiedan 多拿了,轮到后面的人,可能就没有剩下的了!

  “Amitabha ~!Little Benefactor 快快请起!”

  “渡难”长诵一声佛号,屈身将Tiedan 从地上给扶了起来,然后道:“Little Benefactor 家世不幸,this poor monk 深感同情,但每人只能领取两根焕生香,是this poor monk 先前定下的规矩,this poor monk 又岂能坏了自己定下的规矩?所以this poor monk 只能给Little Benefactor 两根焕生香!”

  听到这里,Tiedan 神色一黯,周围的人却轻吁一口气,looked towards “渡难”的眼神,满是感激。

  while speaking ,“渡难”从竹篮中取了两支焕生香,并递给了Tiedan ,Tiedan 张了张嘴:

  “Master ……!”

  还未等他说什么,“渡难”便摆手打断,道:“Amitabha ~!this poor monk 心意已决,Little Benefactor 还是请回吧!Little Benefactor 若是真不甘心,可以在一旁等候,若此处所有百姓都领到焕生香后this poor monk and the others 手上还有剩余,this poor monk 便多赠Little Benefactor 两根焕生香,也算是成全了Little Benefactor 的一番孝心~!”

  Tiedan hearing this ,顿时eyes shined ,他连忙激动地向“渡难”鞠躬道:“many thanks Master !many thanks Master ~!俺这去旁边候着!”

  说罢,他用袖子擦了擦鼻子,攥着两根焕生香,就往人群外跑。

  其余人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只管自己能够领到焕生香就行了,再说,小集市里还有好几百号人,“渡难”和普光寺手中的焕生香根本不够分发,那小beggar 的愿望多半是要落空了!

  这youngster 还是太年轻啊!
  这个小插曲很快便过去,分发焕生香的活动仍在继续,而Tiedan 此时已经跑到了同福Inn 正门位置,至于跟踪他的曹安,在见到“大局已定”时,便提前一步回到了Inn 正门位置。

  “这位爷,您要的焕生香小的给您领来了!”

  Tiedan 拿着焕生香,主动朝曹安所在的位置迎了上去,并一脸高兴地说道。

  “en! 你干得不错!”

  曹安nodded ,赞许道。

  显然,方才Tiedan 在小集市上的表现,他全都看在眼里,他现在很确定这youngster 绝对impossible 是官府派来的细作,这只是一个有些贪财、有点小聪明的小叫花子罢了。

  说罢,不待Tiedan 开口讨要,曹安便主动取出了一小吊铜钱,扔给了Tiedan ,道:“喏!这是你的赏钱,快滚吧!”

  “many thanks 爷赏赐!many thanks many thanks !”

  Tiedan 捧着一百文钱,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然后他又道:“爷,那渡难Master 可怜小的,说让小的去那儿候着,说是等所有人都领完焕生香后,若是还有剩下的,就再多给小的两根焕生香,when the time comes 小的再给您送过来!”

  “en! 好!when the time comes Young Grandpa 再给你一份赏钱!”

  曹安并不在意这些,他只在意自己的任务完成了,而且还借此小赚了一笔,他现在只想进Inn 复命。

  “好嘞!many thanks 爷~!”

  听到曹安还愿意收焕生香,Tiedan 脸上神色愈发高兴,应了一声后,便飞快地moved towards 西面小集市跑去了。

  而曹安,则是带着Tiedan 领回来的焕生香,抬脚进了Inn 。而这时,Li Tai 和暮蛟已经从Heaven-class 客房走了下来,正坐在(站在)天蝎的对面,当然,Li Tai 是坐着的,暮蛟是站在Li Tai 的身后。

  而天蝎的身后,此时也多了一个人,那人正是被Taiyuan 官府通缉的安国商人安顺山,先前曹安找安顺山支取了两贯钱,说是用以雇人向小集市里的僧人领取焕生香,安顺山做了several decades 的生意,走遍了许多国度,乍一听说焕生香这种稀奇玩意儿,顿时便起了好奇心,给了曹安两贯钱后,便也下楼了。

  “……三头领,东西已经领回来了~!”

  曹安快步来到天蝎跟前,手握焕生香,躬身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

  这一番动作看似没毛病,但这家伙却忘了自己手上此刻是握着两根香的,他这躬身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下拜,就跟在给天蝎上香一样。

  天蝎顿时老脸一黑,强行忍住要将曹安一脚踹翻的冲动,他闷声接过了曹安手中的焕生香,随即他便凝神打量起这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焕生香来,片刻后,他frowned ,道:

  “这就是那渡难和尚说的能够凝神静气、安神助眠、增长生机的焕生香?”

  曹安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正是焕生香,属下亲眼看着那小beggar 领的焕生香!”

  小beggar !
  Li Tai 听到这三个字,却是眸light flashed ,先前Tiedan 在Inn 门口向曹安递交焕生香时,二人的对话Li Tai 隐隐约约也听到了一些,虽然内容没听全,但他却听出了Tiedan 的声音!
  他非常确信方才在门口与曹安对话的人就是Tiedan !
  当时Li Tai 激动的差点就要charge ahead 跟Tiedan 汇合,但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因为他的身边还有天蝎、暮蛟等一众expert ,只要他稍有异动,对方肯定会赶在他之前将他给控制住!而且说不定还会连累Tiedan !
  另外,Li Tai 也明白,既然Tiedan 出现在了这里,那就证明今日小集市的那场法会,的确是官府联合普光寺众僧人一起给Turkic 奸细们做的一场局,现在这场局已经进入到了十分关键的时刻,他若是不理智,便会破坏掉这全盘的计划!

  所以Li Tai from start to finish ,都坐在天蝎的对面一动也没有动!
  曹安的这句话,却是暴露给了Li Tai 一个重要信息,Tiedan 如今竟然乔装扮成了beggar ,还帮助曹安去小集市领取焕生香。先前Li Tai 一直都有些担心“渡难”推出的焕生香会被天蝎and the others 查出问题,但这两根焕生香既然是Tiedan 亲自送过来,那便说明这焕生香肯定没有问题。

  亦或者说,这焕生香的问题,天蝎and the others 肯定检查不出来!

  想到这里,Li Tai 心里不由轻吁一口气,不似先前那么担心了。

  “快将焕生香给本王,本王得回房间品香了!”

  Li Tai 两眼放光地盯着天蝎手里的焕生香,伸手就要抢夺。

  天蝎则是快速收手、侧身,对Li Tai 道:“Prince of Wei ,在没确定这焕生香有没有问题前,不能将焕生香交给你,这些我们之前可是说好了的!”

  Li Tai frowned ,终究没有发作,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你们快试香,看看这香究竟有没有毒,本王今晚不饿,一会儿就不用饭、直接拿焕生香回房歇息去了!连续两晚都没歇息好,今晚总算能睡个好觉了!”

  天蝎没有应话,他将一根焕生香放在鼻前,lightly 嗅了嗅,只闻到一阵好闻的沉香味道,其余的他也闻不出来,毕竟他又不是擅长用毒、精通毒功的天鹰。

  这时,一旁的安顺山,眼巴巴地看着天蝎手中的焕生香,道:“天蝎头领,可否将这焕生香给old man 瞧瞧?frankly ,old man 前些年也涉足过药材生意,略通药理,应该能分辨出这焕生香中的成分!”

  “……好!那便有劳安Boss 了!”

  天蝎想了想,便将一支焕生香递给了安顺山。

  话说天鹰如果还在Inn 这边的话,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以天鹰对于各种毒物的熟悉程度,只需要轻轻闻一闻,就能知道这焕生香里面有没有毒,但现在天鹰不在Inn 、很大可能已经被官府抓了,天蝎也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安顺山这个Old Guy 身上了。

  “天蝎头领客气~!”

  安顺山起身双手接过焕生香,客套了一句后,然后又坐了回去,他伸手掐了一点香头,用拇指、食指将之碾碎,接着他闭上眼睛,将碾碎的焕生香碎末放在鼻前闻了闻,许久没有说话,像是在沉思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天蝎and the others 快有些按捺不住的时候,安顺山睁开了双眼,天蝎连忙问道:“如何?可分辨出这焕生香有何成分了?”

  安顺山目露惊疑,一脸奇怪道:“奇怪奇怪!若old man 判断没错的话,这焕生香中,应当只有沉香、七叶莲、九里香、黄柏、炙甘草、地黄、柏子仁七中药材,这些药材混在一起,令人凝神静气、安神助眠自然没问题,但要说增长人体生机、修复旧伤,这根本impossible !”

  “haha ~!我说什么?那群秃驴simply 是在坑骗百姓,什么死鱼复生,不过是骗人的把戏而已!”

  听到安顺山this remark ,天蝎还没说什么,暮蛟便兴奋地抢先道,眉宇之间尽是嘚瑟。

  他先前一直不相信“渡难”和普光寺一众和尚会有那么好心、将能够令生物死而复生的divine medicine 免费分发给百姓,为此更是在Li Tai 这个brat 儿面前丢了大脸,现如今安顺山证实这焕生香并没有增长生机之效,这夯货终于觉得自己能够在Li Tai 面前扳回一局了,如何能不高兴?

  Li Tai 自是知道暮蛟此言是冲着他说的,hearing this rolled the eyes 儿,said ill-humoredly :“坑骗百姓?他们坑骗百姓什么了?那些领到焕生香的百姓们又损失什么了?纵然这焕生香不能令人起死回生,但总归对人体无害,难道不是吗?”

  while speaking ,Li Tai 将目光落向了安顺山。

  毕竟这里也就他一个“懂行”的,他算是最有话语权的。

  天蝎也将目光投在了安顺山身上,他不像暮蛟那样“幼稚”,“渡难”和普光寺众僧人有没有坑骗百姓,他一点也不关心,他真正关心的是这焕生香究竟有没有毒!
  安顺山也明白这一点,谨慎起见,他又用手指捻了一点香末,放在鼻前闻了闻,沉吟片刻后,他nodded 道:“依old man 所见,这焕生香于人体而言确实无害!而且old man 相信普光寺的僧人们不会那么愚蠢,将有毒之物分发于那么多百姓,这件事影响太大,when the time comes 普光寺的和尚们一个也活不了!”

  天蝎nodded ,算是认同了安顺山的这个看法。

  Li Tai 忍不住said with a smile :“嘿!如此便好!这焕生香不能令人死而复生也没什么,正好本王今日睡眠不佳,这焕生香恰好能助人安神入睡,本王就权拿他当做安神香来用了~!”

  说罢,就伸手要去夺天蝎手中另外一直焕生香。

  “Prince of Wei 先等等!”

  天蝎frowned ,subconsciously 地抬手躲开了Li Tai 的爪子,他看了Li Tai 一眼,道:“安Boss 也只是推测,这焕生香有没有毒,试过了才知道!”

  说到这里,他looked towards 安顺山,道:“安Boss ,你现在带着你手上的这一根安神香回房间,试试这焕生香究竟有没有毒!你放心,即便你中毒了,本座也会想请来Taiyuan 城内的名医替你解毒!”

  现如今形势紧急,天蝎可不想拿自己手下的人去做实验,他还觉得人手不够用呢,正好Inn 里面还有一个无关紧要的闲人,打起架来一点用都没有,现在不用这Old Guy 还能用谁?
  “嘎~?”

  安顺山hearing this 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脖子一样,一时speechless ,见状,天蝎皱眉instructed :“Second Brother ,你去帮帮安Boss !”

  “是!big brother !”

  暮蛟最是喜欢干这种“respect the old and cherish the young ”的事儿,hearing this 嘿笑一声,提着安顺山就moved towards 楼上房间走去。

  安顺山这时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惨嚎一声道:

  “天蝎头领,你不能这样啊!old man 和你们的卫主事先有协议,我们是盟友,你不能这么对待old man 啊……”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