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ku Engineer in Great Tang Dynasty Chapter 223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4 作者: Mischievous Knight

  第2201章 最后的决战之heavenly demon 音!(上)   “安Boss 觉得如何?身体可有什么不适~?”

  约莫一刻多钟后,Li Tai 刚吃完晚饭,暮蛟便提着安顺山走下来了,而天蝎和Li Tai 的目光,也immediately 落在了安顺山身上,就见后者除了面色有些涨红(被憋的)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反倒Old Guy 看上去很是不高兴,一脸panting with rage 的模样,就跟谁欠他钱似的。天蝎打量了后者片刻,这才开口问道。

  安顺山hearing this coldly snorted ,他扭了扭胳膊,挣开了暮蛟的“魔爪”,然后气哼哼地说道:“hmph! old man 能有什么不适?old man 现在好得很!倒是你们,如此对待old man ,他日见到你们卫主,old man 定要fiercely 地告你们一状!”

  话说先前被暮蛟绑在房间里面吸焕生香,他心里可是害怕的一批,虽然他相信自己对于焕生香成分的判断没有错,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焕生香里面真有什么偏门的毒药他没有认出来,他岂不是完了?他还有好多好多的钱,他还没活够,他还不想死啊!

  所以先前在房间里面,安顺山哀求暮蛟将他给放了,他愿意给暮蛟很多很多钱,这些话当然也都是真的,安顺山觉得自己的命很金贵,哪怕有一丝一毫的风险,他都不愿意冒!   但当时的情况已然不是他能做决定的,面对暮蛟那个“油盐不进”的家伙,安顺山就算是有再多的钱也没用,他只能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地待在房间中吸完一整支焕生香!   不过幸运的是,安顺山发现自己吸完一整支焕生香后,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除了有些闷热之外。

  虽是如此,但对于天蝎、暮蛟他们将自己当做“试验品”,安顺山心里依旧十分气愤,可惜他现在出不了Inn ,要不然他肯定会雇人将天蝎、暮蛟二人狠揍一顿解气!   “安Boss 别这么大的火气!”

  天蝎根本没将安顺山的愤怒taking seriously ,他indifferently said :“现如今我们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卫主被抓,玄夜、天鹰两位头领也被抓,如今的处境,不用我说,你心里也清楚!这些天我等护佑安Boss 你的安全,你也得为我们付出一些,不是吗?”

  安顺山微微一沉吟,也明白天蝎说的有道理,说到底,他和赵德言以及Turkic 狼卫之间,终究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如今他在Taiyuan 城的安全,又全部得依靠天蝎他们,作为合作双方中的弱势一方,若是他没有了一丁点利用价值,估计很快就会被天蝎and the others 所抛弃!

  听起来有些残酷,但这就是事实!

  想到这里,安顺山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认真地说起正事道:   “经过方才亲身试验,这焕生香的成分old man 没有判断错,不过是一些安神的药材,应该没有毒,的确能够起到凝神静气、安神助眠的效果,但要说增长生机,恐怕是那渡难和尚create something from nothing 了,old man 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好了!”

  一旁的Li Tai 在听完安顺山this remark 后,心中既是失望又是庆幸,失望的是这焕生香并没有令人短时间internal strength 力大增的效果,庆幸的则是这焕生香还好没有这种效果,要不然这会儿Tiedan 、迦厄他们的计划估计要露馅了!

  “en! ”

  天蝎hearing this nodded ,这个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paused ,他looked towards 安顺山问道:“你说这焕生香能够凝神静气、安神助眠,但它会不会有令人昏睡的效果?”

  他这是担心焕生香能够催眠,真若此的话,Li Tai when the time comes 焕生香一点,岂不是将Inn 里面的所有人都给催眠了?那官府就能effortless 地将Li Tai 给救走!

  说到底,他心中还隐隐在怀疑渡难以及普光寺众僧与官府有“勾结”!   “不会!”

  安顺山很确定地shook the head ,道:“这焕生香的主要功效只是凝神静气,助眠的效果很浅,要达到令人昏睡的效果,估计需要至少将上百支焕生香同时点燃!”

  “en! 如此,我便放心了!”

  天蝎大松一口气,他现在已经确认这焕生香绝对跟官府没有关系了,或许今日的法会真的只是一场巧合?渡难和普光寺众僧人只是过来借法会名义传教并吸纳信众的?于是,天蝎将手中剩下的那支焕生香递给了Li Tai ,道:“既然这香没有毒,那Prince of Wei 便拿去吧!”

  “en! ”

  Li Tai 飞快地伸手接过,心里却有些兴致缺缺,因为他发现事情和他最初预料的有些不一样,按理说“渡难”亲手manufacture 、Tiedan 亲自送过来的焕生香应该是有一些特殊效果的啊,要不然他们如此大费周章干嘛?但现在安顺山已经通过亲身体验证实了,这所谓的焕生香,就是很普通的安神香罢了!   Little Fatty 心里顿时就有些高兴不起来了,他还以为这两支焕生香能给自己创造一点逃跑机会呢!   “头领,先前给曹安送香的小beggar 又来了,说是又领到了两支焕生香~!”

  就在这时,守在Inn 门口的一名Turkic 奸细快步走了进来,向天蝎躬身道。

  “哦?他还真多领了两根焕生香?快把他叫进来,本王要赏他~!”

  Li Tai eyes shined ,顿时就来了精神,他looked towards 曹安,道:“你把赏钱拿出来,本王要赏那小beggar !”

  他身上没钱,之前他便说过,要让曹安帮忙赏赐小beggar 。

  曹安摸了摸还未捂热的钱袋,又看了看天蝎,面露犹豫,他得等待天蝎的吩咐。

  天蝎瞟了Li Tai 一眼,道:“这等小事,就不劳烦Prince of Wei 了!曹安,你去外面替Prince of Wei 行赏,顺便把焕生香拿进来!”

  “是~!”

  曹安连忙领命,转身而去。

  天蝎的这个吩咐他很是喜欢,因为若是将小beggar 叫进来,当着Li Tai 的面行赏的话,按Li Tai 的意思,就要给那小beggar 两贯的赏钱;而让他出去行赏,他就能私自截扣大部分奖赏了!   在他想来,两根没啥卵用的焕生香哪里值两贯钱,给那小beggar 两百文钱就已经很不错了!   Li Tai 此时有些“索然无味”,他本打算将Tiedan 给叫进来,然后找个机会跟Tiedan 单独相处片刻,他好问一问Tiedan 官府今晚具体有什么计划,他才好从中配合啊!

  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天蝎竟然丝毫不给他机会!

  一时“索然无味”的Li Tai ,打算待会儿拿到所有的安神香后,便回房睡觉去了。

  就在这时,外面也传来了Tiedan 和曹安说话的声音,两人说话的音量并不大,Li Tai 并非Martial Artist ,只能隐隐约约地听到“渡难”“吩咐”“功效霸道”之类的,但二人具体说了些什么,他根本听不清楚。

  天蝎却是眯起了眼睛,不发一言,凝神细听起外面的对话来。

  没过一会儿,曹安便拿着两根焕生香走了进来,他向天蝎躬身道:   “头领,方才那小beggar 和属下说,那渡难和尚给他焕生香时曾交待过他,说这焕生香功效霸道,一般人一天也就只能承受一支香的medicinal power ,让他给他father 用的时候,不要一下子将四根焕生香全部用完。而且身体稍弱的人,在燃香之时,最好不要封闭房门和窗户,不然吸进太多的焕生香,身体会承受不住!”

  曹安话音落罢,暮蛟便忍不住啐了一口,骂道:“呸~!这个老秃驴坏得很!卖假香不说,还吹的煞有介事的!狗屁的功效霸道,安Boss 刚刚不就关在房间里面吸了一整支焕生香吗?他现在还不是一点事儿都没有?这话就是用来唬人的!”

  安顺山也捋须nodded and said :“en! 这些和尚们normally 里最是喜欢虚张声势,表现的神神叨叨的,要不然怎么会有百姓愿意去寺庙里面进香?”

  天蝎对于渡难交待小beggar 的那番话也没怎么在意,不过他倒也没为此多说什么,这时,他冲曹安instructed :“先不管这些,你去将守在Inn 西面的付泉叫过来~!”

  “是~!”

  曹安躬身领命,将手中的两根焕生香交给Li Tai 后,他便出门去传天蝎的命令了。

  Li Tai 拿着曹安递过来的两根焕生香,先是打量了一阵,接着又闻了闻,发现这两根焕生香跟先前的别无二致后,他内心有些失望,但表面上却是drowsily 打了个哈欠,只见他站了起来,对暮蛟和安顺山said with a smile :

  “you two 对普光寺的高僧们不敬,更对佛祖不敬,小心遭到Heavenly Retribution 啊!本王倒是相信渡难Master 的话,说不定这焕生香真能焕发生机、延年益寿呢?”

  安顺山嗤笑一声,道:“Prince of Wei 怕是还没睡醒!方才old man 明明已经试过,这焕生香就是普通的安神香,哪有什么焕发生机、延年益寿的功效?”

  “说不定那是你senile 、身体里没有多少生机了!所以这焕生香对你才没有用!”

  Li Tai curl one’s lip ,见安顺山老脸一黑,目欲喷火,他laughed ,摆手道:“算了!懒得跟你解释这些,本王回房歇息去了!”

  Li Tai 回客房歇息,安顺山和天蝎when words get sour, adding words is useless ,连饭都没吃,便直接上楼了,对此天蝎倒也没说什么,虽然刚刚发生了试香那档子事,但他们和安顺山之间依旧保持着表面上的客气,因为未来等他们将赵德言救出来、并顺利离开Taiyuan 城后,他们或许还有需要和安顺山合作的时候,此时倒不好彻底跟安顺山cast aside all considerations for face 。

  “……付泉,你守在Inn 西面,距离小集市最近,刚刚那小beggar 去找渡难领取焕生香,你可见到了?”

  就在这时,曹安领了一名个头较矮,身体单薄,但肌肉暴突的劲装warrior 走了进来,待二人站定,天蝎便solemnly asked 。

  虽然他已经基本确定了焕生香无害,也确定了渡难、小beggar 都是与官府无关之人,但谨慎的他,还是不愿意错漏一个细节,这才让曹安将付泉领来询问方才小beggar 与渡难相见的细节。

  “是!属下见到了!当时小集市里所有百姓都领到了焕生香并且离开了,那渡难和尚招来小beggar ,给了小beggar 两根焕生香,并对小beggar 交待了一些事情,属下当时离得有些远,大概只能听到medicinal power 强劲、一日一根、开门窗通风之类的,然后那小beggar 对渡难和尚千恩万谢一番便离开了!”

  付泉躬身replied 。

  “en! ”

  天蝎这下放心了,他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了,你且下去吧!守好你的位置,不可放松警惕!”

  “是!”

  付泉肃然领命,转身离去。

  “Second Brother ,今晚前半夜你守在Heaven-class 客房,务必follow closely 地看守Prince of Wei ,若有差池,我们所有人的命全都得交待在Taiyuan 了!等到了后半夜,我会过来顶替你,你可以回房歇息半夜!”

  付泉离开后,天蝎looked towards 一旁的暮蛟,神色严肃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他知道自己的younger brother 是个什么草单德行,若是平时,他肯定不愿意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后者,但他已经连续两晚上没怎么合眼了,傍晚坐在椅子上眯了一会儿,非但没有解乏,反倒是更加困倦了,天蝎觉得自己必须好好睡一觉了,不然一旦发生战斗,他这种精神状态很可能会因为reaction 变慢而丧命,而眼下在这Inn 里面除了他之外,就暮蛟的martial arts 最高,他只能将前半夜看守Li Tai 的任务交给暮蛟。

  好在今日建安坊内除了小集市那场法会之外倒是一片calm and tranquil ,夜里应当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ang !big brother 你就放心吧!俺一定follow closely 地盯着那youngster ,绝不会出现意外!”

  暮蛟patted 胸脯,solemnly vowed 地保证道。

  “en! ”

  天蝎面无表情地nodded ,然后竟然也径直上楼、回房睡觉去了,连晚饭都不吃了,显然是困的紧。

  暮蛟挠了挠头,也followed along ,不过他去的是Heaven-class 客房。

  天蝎交给他的这个任务,在他看来是毫无难度,Li Tai 不会martial arts ,在他面前弱的跟个鸡仔一样,而且下午他和Li Tai 相处过一段时间,觉得Li Tai 这个Prince 还是比较好说话的,只要对方不主动作妖,他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