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ku Engineer in Great Tang Dynasty Chapter 223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5 作者: Mischievous Knight

  第2202章 最后的决战之heavenly demon 音!(中)   “……爹,你说迦厄Master 的焕生香究竟有什么作用?Inn 里的Turkic 奸细极为谨慎,就连送进去的饭菜他们都会专门找人试吃,所以这焕生香他们肯定也会找人试验,咱们的计划不会暴露吧?”

  从曹安那儿提到赏钱的小beggar ,在Inn 门口那一众Turkic 奸细颇为鄙视的眼神中,就像一个暴发户似地去了Inn 对面的那个茶摊,要了两碗凉茶和一些茶点,然后便voraciously 大吃shouted 起来,咀嚼食物的间隙,那小beggar lips slightly moving ,低声说道。

  显然是说给那老汉听的。

  同福Inn 门前的这条街道极宽,小beggar 和老汉此时所在的位置,距离Inn 门口差不多有more than ten zhang away ,再加上Tiedan 此时说话声音极小,Inn 门口的Turkic 奸细根本impossible 听得到,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甚至连Tiedan 说没说话他们都不知道,因为Tiedan 此刻本身就在吃东西,别人看到他嘴唇动,肯定subconsciously 地以为他在嚼食物,而不是在说话。

  老汉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地用火钳拨弄着烧水炉子里面的火炭,就好像完全不认识那小beggar 一样,小beggar 的目光也没往老汉身上放,他此刻正背对着小beggar ,也背对着同福Inn 的正门,闻声,他想了想,压低声音replied :

  “这焕生香究竟有什么作用,old man 也不知晓!不过先前old man 听你说过这迦厄Master 的事迹,想必以他之能,所做出来的东西,It shouldn’t be 被人这么轻易地就发现作用!对了,你方才在Inn 门口,可有看到Prince of Wei 在里面?”

  虽然Li Junxian 之前对小beggar 三令五申,让小beggar 不要将迦厄在Taiyuan 的消息告诉任何一个人,但如今法会已经结束,按照计划,他们在Turkic 奸细换班轮值前就必须要行动了,算算时间也快了,而且在小beggar 的眼里,眼前这个老汉是他爹、又不是别人,他不用担心担心消息说出来会被泄露,更重要的是,他心里有许多疑惑需要人来解答,所以方才小beggar 便将Du’e 的事情讲给老汉听了。

  小beggar 听完老汉的话后,继续一边大口吃着茶点,一边低声道:“他们的人不让我进去,我所站的位置距离Inn 正门也有一点距离,而且Qingque 没有坐在门口附近的位置,我没能看到他!不过刚刚我送完香后扭头离开时,听到Qingque 在里面说话,说他要回房歇息了。想必迦厄Master 让我转述的话他应该也听到了!”

  “如此说来,那便没问题!Turkic 奸细还未能识破迦厄Master 和General Li 的计划!”

  老汉hearing this 轻笑了下,小beggar hearing this 目露疑惑,老汉虽是背对着他,但老汉的后脑勺好似长了眼睛似的,能够觉察到小beggar 眼中的疑惑,于是不待小beggar 发问,老汉便低声解释道:

  “你既然能听到殿下正常说话,那边说明Inn 内的Turkic 奸细没有觉察到这焕生香的真正作用,不然的话,你觉得他们还会继续对殿下以礼相待?恐怕此刻in order to guard against the unexpected ,早已将Prince of Wei 给绑起来了~!”

  小beggar eyes immediately 一亮,道:“嗯嗯!爹你分析的对!我刚刚听Qingque 的语气很是轻松,根本不像是生命受到威胁的样子,这足以说明Qingque 现在在Inn 里面没有受到虐待……可是,迦厄Master 为什么要让我给Qingque 传那一番话?迦厄Master 有何用意~?”

  老汉凝眉沉吟片刻,道:“据old man 猜测,迦厄Master 应该是想让殿下在点焕生香的时候尽量将房门给开着!这样一来,便能有更多的Turkic 奸细闻到焕生香!”

  “迦厄Master 是想让更多的人闻到焕生香?难道这焕生香有毒,能让闻到的人昏迷或者中毒?”

  小beggar 惊咦一声,皱眉不解道:“也不对……在Qingque 拿到焕生香之前,Inn 内的Turkic 奸细肯定让人亲身试验过焕生香,若是这焕生香有毒,他们肯定能提前觉察出来才是!”

  老汉shook the head ,道:“这世上有些毒异常神妙,不能以常理度之!而且迦厄Master 出自于天竺Secret Sect ,他手上有一些中原没有的奇毒也很正常!”

  忽然,老汉忽然想到了些什么,他面色微变,语气急促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方才说你从Inn 门口离开的时候,听到殿下说要去睡了,这便代表殿下要马上开始行动了!这个消息必须得想办法让迦厄Master 知晓,若我所料不差,咱们计划发动的时间,需要根据殿下行动的时间来推算!你吃了盘中的东西,便尽快去找迦厄Master !”

  “是!爹!我这就去找迦厄Master !这边您帮我盯着点!”

  小beggar 面色一紧,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strong wind scattering the last clouds 般地将盘中剩余不多的糕点全部塞进嘴里,并从怀中掏出一吊铜钱,很是豪气地拍在了茶桌上,并loudly said :“haha !老丈你这儿的茶水和糕点都不错,这钱你就不用找了!”

  他若是换一身儿干净衣服、脸再洗洗、头发再梳一梳,此刻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富家Noble Son 哥儿;但他此刻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嘴里塞的全是实物,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刚发了笔横财的暴发户beggar 。

  Inn 正门处的Turkic 奸细明暗哨,听到这边的动静,都将目光投向了这边,随即,众人眼中都闪过了一丝鄙夷,心道一个臭要饭的,手里不就有了几百文钱吗?就搁在这儿摆阔?真是not knowing 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

  但他们也就只是在心里略微鄙视了一番那小beggar ,便很快又将目光移至别处,搜寻着Inn 附近的一切可疑人物。

  而小beggar ,此时随着街道上的人流,朝西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Turkic 奸细以及茶摊老汉的视野之中。

  …………………………………………

  “……你怎么跟过来了?本王要歇息了!”

  Heaven-class 客房内,Li Tai 刚走进门准备点香,就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便是一个大汉推门而入,正是暮蛟,他忍不住frowned ,道。

  “big brother 让俺前半夜看着你,所以你最好不要动歪脑筋,不然俺揍你!”

  暮蛟扬了扬拳头,脸上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冲Li Tai 道。

  “切~!”

  Li Tai 根本不讲暮蛟的威胁taking seriously ,他一边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地摆着incense burner 、点着焕生香,一边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留在这里可以,但只能睡在外间,本王可不喜欢跟别人睡同一张床!还有,你夜里最好不要发出什么声音,本王这几日都没睡好,你若是将本王吵醒了,本王难保不会给你们制造些什么麻烦!”

  暮蛟搬来一张凳子,放在了里屋通往外屋的门口处,然后直接坐了下来,并对Li Tai 道:“俺今夜不会睡,就坐在这儿,你放心,俺不会发出声音、影响到你歇息的!”

  Li Tai 的要求在暮蛟看来并不过分,所以他也就尽量地迁就着Li Tai ,不然Li Tai 闹腾起来,他可管不住。

  “en! 那最好!”

  Li Tai nodded ,对于暮蛟的态度他很是满意。while speaking ,他已经点好了一根焕生香,并将之插在了incense burner 里,随即他frowned ,脑海中involuntarily 地想起了“渡难”交待Tiedan 的那一番话。

  “功效霸道……一般人一天也就只能承受一支香的medicinal power ……不要一下子将四根焕生香全部用完……燃香之时最好不要封闭房门和窗户……”

  Li Tai 的眼睛越来越亮,他感觉自己已经捕捉到了关键信息,想到这里,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取出了另外两根焕生香,将之点燃后,也插进了incense burner 之中。

  他本来也应该是有四根焕生香的,但被安顺山“浪费”了一根,如今也就只剩下了三根,

  三根焕生香同时被点燃,很快,房间内就变得有些烟雾缭绕,Li Tai didn’t expect 三根焕生香同时点燃造成的烟雾会有这么大,一时被呛的制咳嗽,不由连忙后退了两步。

  暮蛟将目光投了过来,见incense burner 上同时点燃了三根焕生香后,他忍不住said curiously :“你咋一下子把所有的焕生香都点了?那渡难不是说这焕生香medicinal power 霸道、ordinary person 承受不了吗?”

  Li Tai 瞥了暮蛟一眼,呛声道:“你不是不相信渡难Master 说的话吗?”

  暮蛟shook the head ,道:“俺是不信!那秃驴就是dressed up as God, playing the Devil 、坑骗百姓的!俺行走Rivers and Lakes 多年,见识过太多这样的人了!但你不是听相信那秃驴吗?你怎么不按那秃驴说的做?”

  Li Tai 道:“本王起初是相信他的,不过现在却是半信半疑了,而且本王更相信自己看到的!安顺山先前吸了一整根焕生香,一点事也没有,便说明这焕生香根本不像渡难说的那样medicinal power 霸道!”

  “那你还点?”

  “那安顺山不是说了吗?这焕生香固然没有焕发生机之能,但起码的安神效果还是有的!本王from the very beginning 都只是想睡个好觉而已!cough cough cough !didn’t expect 这玩意儿这么呛人,你去把房门打开散散气~!”

  说到最后,Li Tai 连连干咳几声,并冲暮蛟instructed 。

  暮蛟也觉得这屋内很是呛人,他没说什么,直接转身出了里间,去开房门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