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380

  幽精的声音带着优雅,好似端坐的贵妇,从容开口。

  说出的话语、字正腔圆,每一个词都带着冷傲,每一段话都透着aloof and remote 之感。

  Xu Qing 听到后神色如常,一旁的青秋则是很不情愿。

  实在是被带来此地,让她脑海中不由得想起当日的遭遇,明明自己拿的最少,可偏偏责任却是均分。

  唯独Captain 那里,眼睛冒光,思绪飞速运转。

  他之前因为rays of light 一丈之事,the past few days 每次出门都感觉别人看自己的目光带着异常。

  尤其是他注意到了一些执剑者在看他时,似乎有些提防。

  这让他委屈的同时,也很着急,他觉得明明自己是执剑者了,可怎么感觉好像大家都是如看奸细一样看自己。

  “执Elder Jian 们,一定都在这里,这可是个难得的表现机会,我must 在此地扭转一丈华光之事,让Elder 们看到我的闪光点。”

  Captain breathed deeply ,迈步走在前方,步伐坚定,带着执着,身上也自然而然的升起了一股imposing manner 。

  走在最前的那位中年执剑者也有所察觉,回头扫了Captain 一眼,curl one’s lip ,没说话。

  眼看如此,Captain 心中的信念更强烈。

  就这样三人在那个中年执剑者的领路下,走到了阶梯的最深处。

  一座red 的牢笼,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牢笼由若干血色细柱组成,彼此之间还有pale red 的光膜,使其极为严密的同时,也能在光膜上看到数不清的rune 流淌。

  随着那些rune 的闪烁,可以想象其内必定存在了恐怖的pressure 。

  red 牢笼内,sit cross-legged 着一个女子。

  这女子身穿华服头戴凤冠,皮肤白皙相貌绝美,气质更是绝佳,看一眼,让人忍不住怦然心动。

  此刻她正拿着一碗莲子羹,放入口中,细细品尝。

  正是幽精Spirit Venerable 。

  其身躯在这牢笼的镇压下,也不再是曾经的巨大,而是变的正常。

  看她那无暇之容,很难想象她在三灵镇道山normally 以吃万族为乐,口中沾染的凡俗之血,足以成海。

  而Xu Qing 三人的到来,也引起了她的注意。

  在看到牢笼外的silhouette 后,她神色如常,没有任何变化,依旧保持自己的从容,喝着莲子羹,轻嚼慢咽。

  “幽精,有人来看你。”中年执剑者,走到血色牢笼前,淡淡开口。

  幽精Spirit Venerable 轻笑一声,目光落在Xu Qing 三人身上。

  “原来是想让这三个小蝼蚁来刺绪,没有用,这三个小蝼蚁我早晚出去one after another 捏死。”

  “倒是要谢谢你们,让我更清晰的记住他们的模样。”

  幽精Spirit Venerable 一边笑,一边双眸在Xu Qing 三人身上扫过,似乎真的在加深记忆。

  中年执剑者面无表情,退后几步,看想Xu Qing 三人。

  他的任务就是带人来,接下的就看他们是否能成功刺激幽精Spirit Venerable 了。…

  Xu Qing 神色如常他对刺激幽精没有兴趣,况且也不知道如何刺激,一旁的红女青秋同样这般,觉得与她关系不大,没必要过分出力。

  但Captain 此刻忽然迈步走到了red 牢笼之前,看着幽精Spirit Venerable 手里的莲子羹,笑着开口。

  “幽精阿婆,这莲子羹好喝嘛?”

  “滚。”幽精Spirit Venerable 淡淡开口。

  Captain raised his eyebrows ,索性坐在了牢笼前,上下打量幽精Spirit Venerable 的衣服,皱frowned 。

  “阿婆,你这衣服我怎么没在你Cave Mansion 看见过啊,你穿了多久?”

  幽精Spirit Venerable 没去理会,将莲子羹喝完,闭上双眼开始打坐。

  眼看如此,那位中年执剑者暗自摇头,他觉得this time 应该是不成了。

  可就在他这个想法于心神浮现之时,Captain 咳嗽一声,一拍storage bag ,顿时就有几件残破的衣服,被他拿起晃啦晃。

  “阿婆,来看看这是什么。”幽精依旧闭目。

  对于幽精的冷漠,Captain 丝毫不在意,他的storage bag 好似掏不空一样,此刻continuously 从里面拿出各种残破的衣服。

  一遍拿一边说,渐渐那些衣服堆积之处,形成了一座小山。

  “我这里还有好多,还有这件大肚兜……”一旁的中年执剑者,心中起了一些波澜,看了看那些衣服,又看了看Captain ,没说话。

  青秋内心更是厌恶。

  Xu Qing 神色古怪,看出Captain 的卖力,猜到了对方为何如此。

  而幽精闭着的眼,在听到大肚兜之后也重新睁开,看着那些熟悉的衣服,看着其实的残破,她凝望了片刻后,looked towards Captain 。

  “以后我也会让你和这些衣服一样,成为一条条,一片片。”

  Captain laughed 。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不过现在阿婆,我有个烦恼,我storage bag 里这些衣服太多了,我都不知道放哪好,而且上面还有点味,大姐,你到底是幽精还是鼬精啊。”

  “怎么味这么大啊,所以我方才问你身上这件衣服穿了多久,要不要我们换一下。”

  幽精Spirit Venerable breathed deeply ,眼前这个Human Race 爬虫说出的话,略微引起了她的波澜,她normally 里很爱干净,几乎每天都会以术法清洁全身。

  虽cultivation base 到了她this realm 已经是无垢,impossible 有什么在脏迹,但她习惯这样,被镇压在这里至今,一身cultivation base 无法展开,已经很久没有清洁自身了。

  所以哪怕依旧无垢,可在其心里也是一个让她不适的点。

  但仅仅是这样,还不足让她情绪波动,此刻随着深呼吸,她recovery 如常,神情继续冰冷。

  Captain 眨了眨眼,注意到中年执剑者在看自己,顿时精神一振,暗道小幽静,看我怎么刺激你,于是笑着开口。

  “阿婆,有个声音很好听,我请你听一听。”说着,他取出了妖蛇的牙齿,转头looked towards Xu Qing 。

  Xu Qing 知道Captain 要干嘛,于是默默走来,将一旁的衣服拿起,铺在了地面上。…

  “换那个大肚兜!”Captain 傲然道。Xu Qing 沉默,袖子一甩,让了过去。

  下一瞬,Captain 就抱着牙齿在衣服上划来划去,穿成刺啦刺啦的尖锐之声。那些衣服本就残破,此刻随着豁开,变的更残了。

  “我当时在Cave Mansion 内,就是这么将衣服豁开的,你听这声音多么的美妙。”

  幽精刚刚压下的情绪在这声音的刺激下有所起伏,呼吸急促了一些。

  她盯着Captain ,看着对方在自己心爱的衣服上划来划去,那种感觉,好似划在了自己的心头。

  眼看如此,中年执剑者望向Captain 的目光,更为奇异。

  Captain 心底无比得意,暗道还有更刺激的,于是又多划了几下后,他right hand 抬起取出一枚留影jade slip 。

  当着幽精的面,直接将其开启,顿时一幕画面从内升起。

  画面里是一具庞大的身躯,在这身躯的脸上,Xu Qing 和Captain 在鼻子旁,青秋在眉心。

  “看这雪白的鼻子,多高挺啊,呀,它怎么变黑了。”

  “咦,你看,它没了。”

  “你!”幽精的呼吸越发急促,盯着画面里自己鼻子变黑又融化的一幕,眼睛里出现了血丝,身体都在颤抖。

  Captain 对她的刺激,循序渐进的同时,也包含了很多方面,从气味、衣服、刺啦声以及这画儿全方位的展开。

  这种嗅觉听觉以及视觉的不断刺激,随着画面里面幽精Avatar 的鼻子消散,瞬息间成为了大浪,在幽精的心神内升腾。

  可她还是有理智的,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也都还是克制,continuously 深呼吸要去压下心底升腾的怒火。

  Xu Qing 望着这一幕,心底也是佩服Captain 吸引仇恨的能力。

  青秋则是无比警惕,她现在觉得疯狗的危险,似乎大于鬼手。

  而那位中年执剑者,则是breathed deeply ,他看着Chen Erniu 那笑hehe 的脸,觉得this child 也算是个人才,尤其是最后那句话,透着无比之贱。

  “难怪Great Emperor Divine Idol 只给了一丈华光,太贱了。”

  此刻幽精Spirit Venerable 咬牙,死死的盯着Captain ,声音不再优雅,而是变的沙哑。

  “你想激怒我吗,impossible ,我是不会被你这一个蝼蚁激怒的。”

  Captain 一脸诧异。

  “我没有这个想法啊,我只是想送你一个礼物。”

  说着,Captain 从storage bag 内,拿出了一根又长又粗的毛,放在了牢笼前。

  看着那根毛,Xu Qing 和青秋都愣了一下,中年执剑者也是如此,幽精那边同样startled ,目光involuntarily 的看了过去。

  注意到众人的反应,Captain 眉飞色舞,接着咳嗽一声。

  “不会吧,你连自己的鼻毛也都认不出来?”

  “好大的鼻毛啊,你看它多粗,多长。”

  “之前偷了你的家,撕了你的衣服,拿了你的宝贝,吸了你的鼻子,毁了你的道血,害你心神失守被镇压,这些是我们的错。”

  “你既然鼻子没了,这鼻毛就当个念想好了,以后想起自己鼻子时,还可以拿出来看一看。”

  “不用感谢我,盗亦有道!”Captain 说道最后,声音铿锵有力,更是一脸神圣。

  这个牢狱,刹那安静,唯有Captain 神圣的话语回荡。

  最终在Xu Qing 的眼睛睁大,青秋的目瞪口呆,执剑者心神一震中,幽精那里猛地站起,口中发出前所未有的凄厉之吼。

  “我要杀了你!!”

  “你们把他杀了,我同意搜魂,随便搜魂,搜什么都行,只要把他杀了,我让

  吃了他!!”

  幽精再也忍不住,情绪轰然爆发。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