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382

  钟鸣不多,只有三声。

  “才三声!”

  flying boat 上,Captain 早就将自己执剑者的官服换上,威风凛凛的站在前方,傲然开口。

  他背着手,一副无比得意的样子,只是目中深处隐隐还是藏着一些心虚紧张。

  Xu Qing 一样被要求换上执剑者官服,但他此刻没去在意钟声,而是低头打量自己的衣袍。

  执剑者的官服,与daoist robe 不同,衣领更长直到耳下,更有广袖微垂,通体white 为底,赤红为纹。

  此纹暗藏,并不明显,唯有在阳光下才faintly discernible 弥漫大半官服,下连衣袂,上连衣领,形成一片燃烧之火。

  随着风吹袍动,层迭的衣衫仿佛火的摇晃,熊熊燃烧。

  背后更有外袍披风,有赤红的绶带系在领上,在身后飘舞,飒飒生风。

  如此一来,这官服咋看以素为主,实则蕴含烈火,整体看去优雅的同时又不缺英武,尤其是穿在Xu Qing 的身上,使得flying boat 中的female disciple ,一个个目露异彩,频频侧目。

  Yanyan 更是眼睛都眯成月牙,站在Xu Qing 身侧,挺着小胸脯,一幅与有荣焉的样子。

  “什么叫才三声,old man 归来will not 有钟鸣,Erniu 你是皮又痒了吧。”在Xu Qing 查看自己衣袍时,Old Ancestor Xue Lianzi 的声音,淡淡传来。

  Captain 身体一个shivered ,转头满脸讨好,气质in this brief moment 全无,飞速的跑到缓步走来的Xue Lianzi 身边。

  “Disciple 给Old Ancestor 请安。”

  Xue Lianzi snorted ,走到了Xu Qing 身旁,目中带着浓浓的欣赏。

  Xu Qing 表情恭敬,弯腰拜见。

  “不要听你Eldest Senior Brother 乱说,阿青,按照Human Race 的礼仪,钟鸣的声响代表不同意义,这个你们不需过多,只需知晓,sect 钟鸣,最多二十一响就足够了。”

  “为啥啊。”Captain 在旁curiously asked 。

  Xue Lianzi 没搭理他,和蔼的看着Xu Qing 。

  “阿青,回到sect 后,你可修整三个月,3 months later 就要出远门了,when the time comes Ancestor Master 我送你个宝贝。”

  说完,不等Captain 开口,Xue Lianzi 转头瞪了Captain 一眼,训斥道。

  “你也老大不小了,和你Junior Brother 好好学学,别整天胡闹,在sect 也就罢了,去了封海郡,我怕你被一群人打的封印破开,when the time comes 他们弄不死你,你自己就把自己弄死了。”

  “Old Ancestor ,先别说封海郡了,我接下来这一劫,都不知道怎么过呢……”Captain 叹啦口气眼巴巴的看着Old Ancestor 。

  Old Ancestor snorted ,刚要开口,可就在这时,随着flying boat 靠近Eight Sects 联盟,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从Eight Sects 联盟内飞出,直奔flying boat 。

  到来者,不仅仅是Seven Blood Pupils ,而是八个sect 都有人来临,毕竟此番归来的联盟Disciple ,Eight Sects 都有。

  虽没有成为执剑者,但去经历了试炼,开阔了眼界,也是一次不凡之行。

  只不过除了Seven Blood Pupils 是Seventh Master 亲自迎接外,其他various sects 都是Elder 来此。…

  可场面依旧还是隆重,在无数的恭贺声中,更有一场盛典在Seven Blood Pupils 内专门为Xu Qing 和Captain 举行,所以很快entire group 就在钟鸣的余音里,grandiose 的回到了联盟,回到了Seven Blood Pupils 的

  山门。

  归来的一刻,Seven Blood Pupils 的大半Disciple 都已到场,齐齐向着天空一拜,声势浩大。

  在那无数Disciple 的羡慕目光中,Captain full of energy ,尤其是注意到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没出现,于是relaxed 。

  同时,苍穹上Eight Sects 联盟的Alliance Leader ,其silhouette 也幻化出来,脸上带着似乎很温和的笑容,传出了法旨。

  “赐Xu Qing 、Chen Erniu ,Eight Sects 联盟Dao Child 身份!”

  这也是应有之事,毕竟成为了执剑者,且this time 联盟也是备受,三个执剑者中,Eight Sects 联盟占据二席。

  这种事,之前是没有出现过的,以往最多也就是一席而已。

  故而Dao Child 的赐予,是必要的。

  这是人情世故,做给Seven Blood Pupils 看,做给执剑廷看,也做给所有sect 未来的执剑者看。与立场与心思无关,身为联盟Alliance Leader ,他的心中所想,能看透之人不多,但他做事情,一向四平八稳。

  于是在Dao Child 身份宣布后,Seven Blood Pupils 的庆宴更为热闹,其他宗的Disciple 也有人送贺礼过来,整个宴席持续了一天。

  这一天里,Captain 都在各方应酬,游刃有余,时而吹嘘几声。

  “我和你们说,在太初离幽城,我和阿青的问心华光,都是前所未有,我们俩加在一起,超过万丈!”

  Xu Qing 远远听到,没去在意,此刻Huang Yan 正在他面前,一脸的感慨。

  “Xu Qing ,一晃这几年过去,你现在都是执剑者了。”

  ”Ai, 我还是不适应迎皇州,我已经劝说了Senior Sister ,我们打算离开回迎皇州了,正好Senior Sister 也是去轮值,以后我们Southern Phoenix Continent 见。”

  Xu Qing

  之前听到Huang Yan 说过多次不喜欢迎皇州,此刻闻言也不好劝说nodded ,在Huang Yan 的问询下,他说了关于三灵镇道山的事情。

  Huang Yan 似乎对此有些兴趣的样子。

  时间慢慢流逝,渐渐黄昏到来,宴席也临近结束,Xu Qing 打算去一趟mountainside ,祭拜一下Sixth Master 。

  可就在宴席要结束,他准备离去时,意外出现了。

  苍穹上,purple light 闪耀,将黄昏的晚霞也都改了颜色,Xu Qing 抬头看去时,远处正与Zhang San 吹嘘的Captain ,神色忽然一变。

  下一刻,漫天的purple light 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女子的silhouette 。

  那个吹弹可破的肌肤,lithe and graceful 的身姿,美若Heavenly Immortal 的容颜,清雅的气质,恐怖的cultivation base ,拼凑在一起后,化作了一个仿佛从画卷里走出的absolute beauty 。

  正是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

  她没有在宴席的过程中到来,而是等待结束后来此,这细节之处,其实也代表了尊重。

  而她的出现,Xu Qing 本能就有些局促,想起了自己收到的信,他觉得心情一下子都起了波澜,此刻只想尽快离开这里,于是悄悄退后。…

  而Captain 那边,更是如此,几乎在看到purple light 的刹那,他身体一晃瞬间逃遁。

  但他不知,从始至终,Seventh Master 都在盯着他呢。

  几乎在Captain 逃遁的刹那,Seventh Master right hand 抬起隔空一抓,Captain 的silhouette 在悲声之中,被Seventh Master 一把拎了出来。

  出现在Seventh Master 手中时,Captain 的四肢还在挥舞,一幅想要挣扎的样子,但却于事无补,最终只能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Seventh Master 。

  “Master ……”

  Seventh Master 没去看自己这eldest disciple ,而是满脸笑容的望着苍穹到来的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

  “Violet Profound Fellow Daoist ,我这孽徒给你添麻烦了,你上次提议对他的惩罚,我觉得没有任何问题。”

  Seventh Master 说着,将手里的Chen Erniu 扔向半空,落在了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面前后,Chen Erniu 悲呼一声。

  他四肢被束缚不能动,但脖子是可以的,于是飞速低头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悄然退后,已到了远处的Xu Qing 。

  “Little Junior Brother 救我啊,你快和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说说好话,或者来陪陪我……”

  Xu Qing 顿时心头一怒,暗道好你Chen Erniu ,这个时候了你还不忘拽我一起,此刻他本能的就要加速退后,但还是晚了。

  在Captain 话语传出之后,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低下动人的娥首,beautiful eyes looked towards 了Xu Qing 那里,表情faint smile 。

  “小朋友,和我走吧,我有事与你说。”

  Xu Qing 心神咯噔一声,再次想起了回信,心神很乱,琢磨如何拒绝。

  Captain 听到这话,eyes shined ,刚要开口,但被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挥手封了嘴巴,无法说话。

  他只能疯狂的冲着Xu Qing 眨眼睛,continuously 眨来眨去。

  Xu Qing 无视,正要开口,可Seventh Master 那里咳嗽了一声。

  “Old Fourth ,你去吧。”

  Xu Qing 默默的看了自己Master 一眼,Seventh Master 装作没看见。

  于是下一刻在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的轻笑中,Xu Qing 身体involuntarily 的飞起,落在了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的身边。

  刚一靠近,一股熟悉的香味就assaults the senses ,更有美妙如涓涓泉水,沁人心扉之声,在他耳边回荡。

  “小朋友,你收到我的信了吗。”

  Xu Qing 连忙摇头。

  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轻笑一声,袖子一甩,在Xu Qing 摇头之时,带着他和Captain ,消失在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出现时,已在玄幽宗的妖蛇Secret Realm 之内。

  映入Xu Qing 目中的,是一条如mountain range 蜿蜒的巨大蛇骨。

  蛇骨之中只有一人存在。

  此人,是Wu Jianwu 。

  他手里拿着一个大刷子,嘴巴上贴着一个封条,正在百无聊赖的洗刷蛇骨。

  此刻注意到半空中Xu Qing 三人后,Wu Jianwu 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Captain 也看到了这一切,心底悲呼一声。

  “Chen Erniu 你盗取蛇牙,换了旁人本座必将其抽筋剥骨,但此事你Master 说情,另外我也看在你Junior Brother 的份上,不去与你计较。”

  “那牙齿你其实想用,本可以来找我去借,何必去偷?罢了,牙齿可借你使用,但要罚你在此地为妖蛇刷骨三个月,三个月内要全部刷干净。”…

  “去吧。”

  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淡淡开口,挥手间,Captain 的身体落向蛇骨,落在了Wu Jianwu 身旁。

  Wu Jianwu 满脸得意,目中更有兴奋,飞速的递给Captain 一个大刷子,然后一指远处。

  可以看见这里的蛇骨实际上已经有小半都被洗刷过了,可还剩下大半,似乎是Wu Jianwu 故意没去刷,一直在等待。

  如今他等到了同伴,那手指所向似乎在告诉Captain ,那一半,我给你留了很久。

  Captain sighed ,但也暗自relaxed ,因

  为这个惩罚,根本就是挠痒痒一样,轻微的不能再轻微了。

  “看来我写的信,起作用了,以后要多写点!”

  Captain 眨了眨眼,摆出委屈的表情,低头刷蛇骨,可刷着刷着他就神色变了,因为这里的蛇骨特殊,极难清洗,哪怕运作cultivation base 也都困难。

  而看着mountain range 一般的蛇骨,Captain 的表情,渐渐凄苦。

  Xu Qing 望着这一切,心底畅快。

  而此刻将Chen Erniu 扔下去后,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带着Xu Qing 向前一步走去,出现在了这片Secret Realm 的最高处,也就是那探出头颅,似要向苍穹嘶吼的蛇妖头骨上。

  在这里,她坐了下来,侧头笑眯眯的望着Xu Qing 。

  “坐下呀。”

  Xu Qing brace oneself 坐了下来,在这里他可以更清楚的看到下方干活的Captain ,畅快自然也更多,可是他被Violet Profound 这么看着,紧张之感也越发强烈。

  尤其是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轻声开口说出的了一句话。

  “小朋友,你给我写的信里,你对我承诺的三个事情,如今第一个承诺,你可以开始了。”

  Xu Qing 心神一乱,表情浮现茫然。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