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Outside of Time Chapter 385

  Xu Qing 默默的将Master 掉下的棋子拿起,放在它原本应该被放下的位置,抬头望着Master 。

  “Ghost Emperor 山变成了我的样子。”

  Seventh Master 默然,闭目沉吟。

  心底则是掀起巨大波澜,他知道自己这Disciple perception 惊人,当日在Ghost Emperor 山外,他已经清晰感受过。

  也听说了Xu Qing 在太初离幽城的一系列之事,其中战之印记感悟了快三百个。

  可还是被Xu Qing 话语震撼,毕竟他当初只是让Xu Qing 搬一尊神在Sea of Consciousness ,去镇压诡幽夺道功获以Golden Core 内所产生的意志杂念。

  这就好似,我只是让你盖一个小wood house ,可你却给我造出了一个城。

  然后还诧异的问我,怎么会这样。

  Seventh Master 心累,沉默许久之后,咳嗽一声,风轻云澹的开口。

  “那是你的心神,你的心神强大,自身可以影响外神,使其在你体内需被你操控,以你为源头去改变,所以不用过于担心,”

  “这是一种realm ,先是搬运,随后蕴灵,接着化自身之物,不过你还需努力,不可自满,因为this step 很简单。”

  “since ancient times 很多大能之辈,都有类似之法,观想之后试图取而代之,这不是body possession ,而是夺道,可此事太难,这些对你而言,过于illusory 。”

  “因为Ghost Emperor 其实incomplete ,他的道不全,所以什么时候,你能在那Ghost Emperor 山上形成更多foreign object ,使其越发完整,才算是……”

  听着Master 的话语,Xu Qing looked thoughtful ,想到了Sea of Consciousness Ghost Emperor 山双手上的太初离幽柱,于是忍不住开口“Master ,还多了个棍子,棍子算foreign object 吗,看起来像太初离幽柱。”

  Seventh Master 愣了一下,沉默不语,掀起泛起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Xu Qing 有点紧张。

  “Old Fourth ,你有个习惯不好。”

  半晌后,Seventh Master 声音有些沙哑。

  “下次,要把话一口气说完!”

  Xu Qing 眨了眨眼,nodded 。

  “还有什么变化?”Seventh Master 不放心的问道。

  “没了,对了Master ,我有种感觉,似乎这Ghost Emperor 山,在某种情况下可以被我激发出来,但我目前还做不到,Master ,有什么方法吗?“Xu Qing 迟疑开口。

  Seventh Master suddenly 站起,目中露出精芒,仔细的looked towards Xu Qing ,自身的心中in this brief moment ,已经不再是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而是惊骇海浪。

  “这小子不会是Ghost Emperor 转世吧?不能,他不是迎皇州的人,从小出生在Southern Phoenix Continent ,体内没有Ghost Emperor bloodline ,这一点我之前已经确认过。”个人的perception 可以强悍到如此程度?”

  “我这是收了一个什么disciple ?”

  “还是说,他的Human Race innate talent ,与感悟有关?”Seventh Master took a deep breath ,注意到Xu Qing 的表情疑惑后,他lightly coughed ,保持风轻云澹,顺势走了几圈,一副站起只是为了看远处Heaven and Earth 云层的样子。

  “Old Fourth ,你看苍穹之去。” …

  Xu Qing 抬头,望着天空。

  “你看云的样子很清晰,一团一团,可实际上它们的真正模样并非如此,它们是水汽在苍穹遇冷,从而混合在一起而形成,被水汽依附所成。”

  “如你Sea of Consciousness 的Ghost Emperor 山,也是类似这个道理。”

  “你不要去想将其in a spurt of energy 的显露在外,过于注重Ghost Emperor 的形态,这是不对的。”

  “你要把Ghost Emperor 山分散开,将其气息显露在外,如水汽一般,然后观察它们的变化,找到让它们活跃的点。”

  “随后,以Heterogeneity 为依附,在一些Spiritual Qi 与Heterogeneity 都浓郁之地,就可以形成Ghost Emperor 的silhouette ,且这个silhouette 我建议你也尝试去改变一下,随便换一个样子,这样就没人可以认出,会以为你这是一个Divine Ability 之术。”

  Seventh Master 缓缓开口,Xu Qing 听到脑海轰鸣。

  Master 的回答,浅显易懂,他看着苍穹的云朵,心神瞬间clear comprehension 。

  这一刻好似enlightenment ,随着思绪的清晰,Xu Qing 不由得露出豁然

  开朗之意,更伴随着浓浓的崇敬。这对他而言,似洪钟回荡,如闻道。Xu Qing 起身,向着Master 弯腰一拜。

  他的神情他的举动,终于让Seventh Master 心底舒畅起来,laughed ,重新坐下拿起棋子,悠然自得的放在棋盘上。

  Xu Qing 心悦诚服坐在一旁继续下子之后,将自己第2个问题问出。

  这个问题,使得Seventh Master 目中露出异芒,在那里沉思了许久之后,慢慢动容起来。

  “灵杆的确是在Spiritual God 残面到来后,比血肉生物更能适应这种改变……”

  “那具Spiritual God 试体,为师一直在研究,你说的这个非常不错,神性植物,这的确是个可去尝试一下的思路。”

  “研究Spiritual God ,或许神性spirit plant ,就是一把钥匙。”

  this time master and disciple 二人的沟通,双方都觉得大有收获,Xu Qing 心情愉悦,Seventh Master 也是舒畅,接着他问询了Xu Qing 在执剑者试炼的一些事情,至于Xu Qing 万丈的回答,他自然也好奇。

  “***的!”

  Master 大笑起来,looked towards Xu Qing 的目光,越发的欣赏。

  “不知道Eldest Senior Brother 怎么回答的。为何才一丈。”

  Xu Qing 也是费解。

  “你Eldest Senior Brother 的回答,还用猜么,一定是胡乱的拍flattery ,不过就算是拍flattery 心不诚,也不会只给一丈。”

  Seventh Master curl one’s lip 。

  “按照为师对他的了解,他很有可能说Great Emperor 是Spiritual God ,结合你的万丈回答去看,他这是在骂Great Emperor 。”

  Xu Qing 眨了眨眼,他觉得此事很大概率是这样。

  “另外3 months later ,你就要出发前往封海郡都,在那里联盟也有branch sect 。”

  “封海郡的郡都,是一郡中心,Eight Sects 联盟作为迎皇州内的顶级势力,虽放在一郡之内不算什么,可终究还是有资格在郡都设立据点。”

  “于是就有了这个branch sect ,虽然在郡都内地位不高,可也终究是对你们有个照应。” …

  “所以this time 为师与Old Ancestor 都有所规划,稍后会有一批人和你一起出发前往郡都,他们将作为branch sect 的驻留之修,同时会有一位Old Ancestor 坐镇,具体是哪一位,目前还没确定。”

  “另外五峰Peak Lord ,也会过去,this time 联盟的执剑者,都来自我七血童,那么branch sect 的Formation 与传送,我们也要去获得一分部分控制权。”

  Xu Qing 点关,他之听Captain 说过,但没如今这么详细,此刻已经彻底了解。“还有……”

  Seventh Master 拿起一梅棋子,沉吟了一下。

  “以为师掌握的信息,封海郡的郡都,是一个上阶forbidden spell 宝所化。”

  “上阶?”

  Xu Qing 目光一凝。

  “forbidden spell 宝也分层次,迎皇州内的forbidden spell 宝,大都是下阶,formidable power 与上阶差距极大,不过它们的运转方式,其实大同小异。”

  节爷澹澹开口。

  “你若不了解forbidden spell 宝的运转规律,就这样去了郡都,难免在见识上会有些薄弱。”

  “Old Fourth 你要记住,任何一个细节,都能影响未来的变化,不可忽略,唯有做到胸有成竹,才可寻找隐匿自身不被别人发现的点,也唯有如此,才可以藏的更深,才可以在关键时刻,给予致命一击。”

  “Seventh Peak 的精神,莫要忘记。”

  Xu Qing 神色肃然,heavily nodded 。

  “所以既然是3 months later 出发,那么你这三个月就不要留在sect 浪费时间,你去一趟我七血童forbidden spell 宝所在之地,作为掌treasure breeder ,去熟悉forbidden spell 宝的运转。”

  “如北一来,你到了郡都后就不会有太多在forbidden spell 宝见识上的薄弱,方便行事,另外你Eldest Senior Brother 那边,以你们的关系,为师不多说了,你自然会对其照应。”

  Xu Qing 起身,恭敬称是。

  “不过我要提醒你,掌宝期间,不可以用禁忌去看Spiritual God 残面,太阳月亮不能看,迎皇州内几Great Influence 不能看,还有forbidden land 核

  心也不能看Forbidden Sea 可以少看,梦区随意去看,其他地方更是随你心意。”

  Xu Qing 懵懂,他想到七血童forbidden spell 宝的样子,产生了一些联想。

  “你如今不必多思,去了后自然知晓。”

  Seventh Master 放下一子,结束棋局。从容一笑。

  “Old Fourth ,你下棋水平提高不少,可还是不如为师。”

  Xu Qing 闻言,looked towards 棋盘,脸上摆出佩服之意。

  “还是Master 厉害。”

  Seventh Master laughed 。

  而在Seventh Master 这里因胜下棋局而开心之时,远在迎皇州之外,在那Forbidden Sea 之上,苍穹中正有一只ferocious-looking 的厉鬼,在soar into the clouds and mount the mists 而行。

  这厉鬼身体thousand zhang ,很是庞大,双目赤红,身上长满了鳞片,更有一条条锁链缠绕,此刻一边疾驰,一边嘶吼。

  所过之处,下方Forbidden Sea 掀起巨浪,卷向四方。

  而在那厉鬼的头顶,坐着两个人。

  一个是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他明显有些驼背,满脸老年斑,肤色蜡黄,一副病央央的样子。 …

  其旁是个身穿素白裙的少女,约莫十六七岁a的年龄,清新澹雅的同时容貌秀美无暇,如明珠生晕,fine jade 荧光,眉目音隐然还有一丝稚气。

  双目蕴含了纯真,没有一丝一意的杂质,如同清水,让人看了后会不由得生出怜爱,不忍伤害。

  此刻那old man 正在劝说,但少女脸上渐渐有些不开心,很是委屈。

  “Dad ,我还是想去迎皇州。”

  “没说不去迎皇州啊,丫头啊,我们先去郡都,你去那里接受了inheritance ,然后中我们再去迎皇州,这样那许……

  你Xu Qing big brother 看见你,一定会更喜欢,毕竟你接受了inheritance 后,会更厉害。”

  Boardspring Road old man 咳嗽一声,换了个方法劝说。

  “真的吗?”

  Ling’er 一愣听到Xu Qing big brother 会更喜欢,她有些心动。

  “当然,Dad 不骗人!”

  Boardspring Road old man 一拍胸口。

  录儿迟疑,望着迎皇州的方向,想了想后,用力的nodded 。

  Boardspring Road old man 眼看如此,心底relaxed ,暗道丫头啊,Dad 为了你,都和外界断了联系,就怕有人告密行踪,我是impossible 让你去迎皇州,我must 让你从此之后避开那个小bastard !

  Dad 可是为你耗碎了心,以后你就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还有那个小bastard ,以后你在的地方,老子绝对不去,我就不信那个小bastard 还能跑到郡都来。”

  ”hmph ,我cannot afford to offend ,我躲的起!”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