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Outside of Time Chapter 390

  第390章 五指姑娘

  迎皇州,延着太司度厄山,一路向北的苍穹上,乌云密布。

  在那阵阵雷电与黑云的翻滚中,似乎Heaven and Earth in this brief moment 成了一色,透着压抑,如同一个巨大的牢笼。

  其内的众生,在这牢笼内无法脱困,只能默默承受。

  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席卷大地,掀起一团团如雾一样的水汽,从地面向all around 一圈圈弥漫,侵袭万物。

  在这暴雨里,一艘足足三thousand zhang 的巨大flying boat ,正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呼啸前行。

  速度之快直接撞出一连串的音爆以及浓密的水雾。

  远远看去,如一条Azure Dragon 在天空遨游。

  尤其是这flying boat 的造型,本也是龙形。

  船首更有两条长长的龙须,在疾驰时飘扬,其上闪耀幽光,可探查八方。

  flying boat 内,Xu Qing 穿着一身purple 蕴金daoist robe ,头发用white 渐红飘带束着,站在甲板上,双手按着船栏,正隔着雨幕遥望远处。

  目光所看一片朦胧,the entire world in this brief moment 仿佛Primal Chaos 初开,无尽苍茫。

  遥望这一幕,会不由得升起一种Heaven and Earth 浩荡,自身渺小之感。

  这让Xu Qing 想到了Corpse Forbidden 内所看青铜古门以及自己通过forbidden spell 宝,窥探到的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那些不可直视的存在。

  他们好似寄生在了这片world 里,万物众生,成为了他们的养分。

  让人厌恶。

  Xu Qing 轻叹一声,收回思绪。

  离开Eight Sects 联盟,已经half a month 了。

  这half a month 里,他除了cultivation 外,更多的时间是站在这里遥望远方,心中多多少少对this time 的远行,有种特别的情绪。

  有期待,有惆怅,有复杂。

  期待,是因接下来他将在一个陌生之地,展开一段新的人生,他从Southern Phoenix Continent a corner of land 走到了Seven Blood Pupils ,又走到了迎皇州,如今要去的地方,是凡俗之辈一生也都无法达到之处。

  一郡之都。

  惆怅,是因……朝霞山。

  他渴望立刻达到,也忐忑亲眼看到坟墓。

  这种种情绪交错,就成了复杂。

  Xu Qing 默然。

  许久,他低头looked towards 手里的小印,此物只有指甲盖大小,通体black ,上面雕刻一些ominous beast Totem ,很是精致。

  Old Ancestor 所送的这枚小印,在这half a month 已被他彻底研究明白。

  这是一个主杀伐的利器,一旦展开,具备there is 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之能。

  只不过以Golden Core cultivation base 去催发的话难以一蹴而就,需要长久蕴养,才可让其具备一次瞬间激发的能力。

  如今half a month 过去,Xu Qing 的蕴养已经完成,此刻把玩之后收起的一刻,船舱内有人走出,来到了Xu Qing 的身边。

  “见过五爷。”Xu Qing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拜。

  来人是个old woman ,正是Seven Blood Pupils Fifth Peak 的Peak Lord ,她身穿一身azure robe ,容颜苍老,头发灰白,可眼睛却很亮。

  此刻站在船首,old woman 看了看Xu Qing ,脸上露出笑容。

  对于这个为Seven Blood Pupils 带来诸多荣耀的Disciple ,她从心里认可,看着Xu Qing ,她似乎能看到Seven Blood Pupils 的未来。

  所以,她很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温和。

  只是多年研究阴邪之阵,使得她从in the bones 都透着阴寒,以至于这笑容里都带着挥之不散的阴沉。

  “你的心不静。”

  old woman 望着Xu Qing 的眼睛,她感受到了眼前这个Disciple ,心中似乎有波澜起伏。

  Xu Qing nodded 。

  “人这一生总有离别,总有远行,总有控制不住的情绪起伏,此事外人无法帮你,唯你自己想明白想清楚才更通透,伱还小,this time 就当是一路看看风土人情了。”

  “封海郡十三州,迎皇州位于最南方,接下来我们途径四个州,就可以到达封海郡的中心郡都了。”

  “而每个州的情况也不一样,虽以Human Race 为主,但众多外族族群也有不少。”old woman 笑着开口,阴沉之意还是强烈。

  “五爷,this time 路程需要八个月吗?”Xu Qing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谢old woman 的安慰后,轻声问道。

  “没错,我来找你,也是要告知你这件事。”

  “this time 我们将借助七个公共传送点,以及三次奇异借路,还有三个月的沙漠飞行,最终才可以达到,算算时间应该正好八个月,为安全,路线保密,你自己知晓便可。”

  说完,old woman patted Xu Qing 的肩膀。

  “Xu Qing ,来之前Old Ancestor 和你Master 都与我交代过,等到了郡都后,你有什么需要老身我做的,尽管开口,老身我不擅斗法,我擅阵杀。”

  五峰Peak Lord 笑容里本能蕴含的阴沉,此刻更为明显,透着一股血腥之意。

  Xu Qing 没有意外,Seven Blood Pupils 的风格一向如此,而Formation Dao 正邪两极方向不同,显然五峰Peak Lord 所擅长的是邪门之阵,以阴杀为主。

  “many thanks 五爷。”Xu Qing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拜。

  与此同时,在this world 暴雨洒落人间之时,在太司度厄mountain range 内,一座孤坟旁,站着一个身穿蓑衣之人。

  他默默的站在暴雨里,任由雨水落在身上,发出hua hua 之声。

  在那雨水将Heaven and Earth 以水线连接中,他慢慢抬起头,遥望苍穹此刻远去的flying boat 。

  斗笠下的双目,flashed with 淡golden rays of light 。

  那是神性的表现。

  一股强烈的killing intent ,在此人内心翻腾,可却与其气息一样,丝毫没有显露在外,浑身上下更是没有半点波动。

  他站在那里,就好似与all around fuse together ,无法被感知。

  “昀儿,你生前最想杀的人,为父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帮你达成所愿。”

  蓑衣之人低头,望着面前的孤坟墓碑,轻声开口,声音沙哑。

  他前方的墓碑,在那wind and rain 里字迹有些模糊,但仔细去看还是可以隐隐看出上面的一行字。

  爱子圣昀之墓。

  坟内没有骸骨,这是一个衣冠冢。

  许久,wind and rain 中,这蓑衣之人抬起脚步,向着flying boat 远去的方向,迈步前行……

  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

  Xu Qing entire group 所在的flying boat ,飞过了蕴仙万古河,横跨了北部冰原,翻越了迎皇州的边界,踏入到了屈召州的地界。

  与迎皇州不同,屈召州没有海,所以无论是气候还是温度都不蕴含湿气,常年居住在迎皇州的cultivator ,在这里会觉得有些干燥。

  不过简单的适应之后,这种感觉会很快消失。

  而屈召州内山峦很多,连绵不绝的同时,这里的异族也比迎皇州多了不少。

  一路上如之前五爷所说,Xu Qing 的确是看到了不少风土人情,一个又一个奇异的族群,使得他对万族有了更多的了解。

  比如此刻,他们entire group 所在的flying boat ,在一片multi-colored 的平原之上飞行。

  下方的平原似乎地质很特殊,所以颜色驳杂。

  低头去看,平原好似被一片片不同的颜色拼接出来,充满了奇异的同时,有一片差不多万丈左右的绿色地表突然模糊了一下。

  Xu Qing 注意到这一幕,眼睛一凝,仔细观察

  很快,让他心神震撼的一幕出现。

  那片模糊的绿色区域,竟然从地面上坐了起来!

  这不是平原,这赫然是一件绿色的长袍,它太大了,铺散在地面上。

  若不知晓其真身之人路过,乍一看,会认为这片绿色本身就是平原的一部分。

  可实际上这是一件巨大的衣服。

  几乎在它坐起的同时,平原上其他的色彩,竟也都one after another 坐起,更有一些升空靠近flying boat 。

  它们居然全部都是衣物,有衣服,有裤子,有帽子,有手套。

  整体去看,偌大的平原上这些衣物有大有小,数量之多怕是不下百万。

  如今漂浮出来的只是一小部分,它们环绕在flying boat all around ,随着flying boat 一起前行,continuously 转圈。

  这些衣物蕴含了等阶,有的奢华有的肃穆,有的如平民有的如侍卫,但却没有穿戴的身躯出现。

  它们,只是衣物。

  此刻在这环绕中,Xu Qing 神色凝重,Captain 也从船舱内跑出,到了他的身边,望着那些衣物,表情惊奇。

  “难道这里也有一个幽精?”

  flying boat 上的其他人,也都在看到这一幕后,各自警惕,满是戒备。

  而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也少见的从船舱内走出,望着那些衣物,她嘴角露出微笑,向着flying boat up ahead 一件Princess 裙,打了个招呼。

  那件Princess 裙两个袖子一甩,如人一样欠身一拜,随后无视flying boat 防护,直接漂了进来。

  到了Violet Profound 面前后,竟然和Violet Profound 拥抱了一下。

  接着有Divine Sense 传出,与Violet Profound 似在寒暄,她们仿佛认识。

  外人听不到具体,Xu Qing 也是心中充满了奇异,持续关注时,不知Violet Profound 和Princess 裙说了什么,那Princess 裙竟转过身,好似在看Xu Qing 。

  Xu Qing 低头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很快,更多的衣服从下方大地飞来。

  其中有一些侍女的衣服还端着一些Spirit Fruit ,无视flying boat 的防护飘入,招待一般放在了flying boat 上后,这些衣物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好奇的在众人身边飞来飞去。

  从它们之前的举动以及气息可以感受到,它们没有恶意。

  Xu Qing 的面前是一些手套,样式很多,大都纤细,在他all around 环绕后,发现Xu Qing 没去理会,于是飞到了Captain 那里。

  Captain 好奇的打量,还抬手戳了戳。

  时间不长,Violet Profound 与Princess 裙寒暄完,那Princess 裙袖子一甩,顿时flying boat 上的衣物散开在了flying boat 外,再次环绕。

  好似守护一样,护送着flying boat 快要飞出这片平原时,它们摆出告辞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的样子,纷纷一拜,这才离去。

  直至看不见踪迹,flying boat 上的众人才送了口气。

  “衣族在屈召州内是Great Influence 之一,didn’t expect 上仙您居然与它们相识。”五峰old woman 感慨开口。

  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轻轻一笑。

  “我与它们族的Crown Princess 是旧识,年轻时曾一起外出游历过,她当年总是想让我去穿她,都被我拒绝了。”

  “senior ,那个……穿了会怎样?”Captain 在一旁闻言心头一跳,right hand 放在了身后,忍不住问了一句。

  Xu Qing 眨了眨眼,他看到了Captain 放在身后的right hand 上,带着一个薄纱材质的black 手套。

  正是方才在其身边环绕的轻纱手套之一,不知什么时候被Captain 戴在了手上。

  Violet Profound 大有深意的看了Captain 一眼,淡淡开口。

  “穿上之后,就会和它们强制达成一个古老的契约,覆盖的血肉,从此属于它们。”

  Captain 闻言relaxed ,抬起right hand 看了看上面的手套。

  “这样啊,那也没什么,既然是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您的好朋友一族,Disciple 就当是送了。”Captain 说着,一口咬在自己的手腕上。

  在flying boat 上所有人的古怪目光下,Captain ka-cha 一声,将自己手腕咬断。

  全程他神色没有任何变化,显然是习以为常,此刻咬断后,他拿着带着手套的断手,向flying boat 外一扔,还笑着左手挥舞了一下。

  “再见啦,以后有时间我来找你玩。”

  那带着手套的断手在flying boat 外漂浮,竟也向着Captain 挥了挥告别,带着一些依依不舍,慢慢远去。

  “你能想象么,我自己的right hand 在和我打招呼告别。”Captain 看着Xu Qing ,一脸的感慨。

  Xu Qing 默认,all around 众人一个个也都不知说些什么。

  这一幕,更是看的Wu Jianwu 眼睛睁大,露出奇芒,诗兴大发。

  “古有大蛇断尾巴,吃了之后跑回家。”

  “今有Erniu 咬断手,五指姑娘是朋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