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04

  老者话语冰冷,带着一抹肃杀之意。

  更有baleful aura 本能的散开,配合严肃的表情以及隐含的狰狞,威慑极大。

  Xu Qing 感受到了这老者一样是Nascent Soul cultivation base ,但比病鬼似乎在气息上更强,于是nodded 。

  “很好。”老者looked towards Xu Qing ,笑声也带着阴冷。

  “病鬼仗着自己身上与圣澜族之毒共存的特性,总是放毒,偏偏自身对Poison Dao 还只是一知半解,这一届的执剑者,很不错!”

  “你叫Xu Qing 是吧,你过来,作为你毒翻病鬼的奖励,我允许你协助我讲解万族。”

  Xu Qing 起身向前走去,直至走到了老者身边,肃然而立。

  老者目光从Xu Qing 身上挪开,looked towards great hall 众人。

  “你们可以称呼我鬼手,我负责向你们讲解一些常见万族的特点与致命之处。”

  青秋本能的扫了眼Xu Qing 。

  Xu Qing 凝神,他在这老者身上感受到了浓郁的血腥味,同时也注意到孔祥龙那里,神色内的崇敬之意超过了方才去看病鬼。

  Xu Qing looked thoughtful 之时,孔祥龙的sound transmission ,在他耳边传来。

  “卒子。”

  Xu Qing 眼睛一凝,他知道卒子的含义,这代表眼前这老者,来自形狱司。

  同时他对接下来对方要讲解的内容,兴趣大增。

  之前他于Seven Blood Pupils Catcher Department 时,与Forbidden Sea 上的一些外族打过交道,知晓有很多族群身体结构和Human Race 有极大不同,这也就使得致命之处不一样。

  如诡幽族,又比如Starfish Race ,都是如此。

  “烟渺族,此族太阳下而生,天生存于气息之内,致命伤看似么有,但实际上浑身上下都是,你们需以风之spell 崔之……”

  “Xu Qing ,接好。”

  老者淡淡开口,right hand 抬起一挥,顿时其面前出现了一块寒冰,漂在了Xu Qing 面前。

  Xu Qing 立刻抬手,将其接住。

  如此近距离,他可以比别人感受更清晰。

  此冰透明,隐隐可见里有一抹烟雾被封。

  “对付烟渺族,也可以简单一点,如我这样,将其冰封起来。”

  介绍完烟渺族,老者袖子一甩,将寒冰收起,继续介绍其他族。

  “布发族,此族特点是Life Source innate talent 能将敌人化为布偶,致命伤是他们的第三根手指,那里是命脉所在。”

  老者再次挥手,面前出现了一具瘦小的尸体,一样漂浮在Xu Qing 的面前,由Xu Qing 施法操控,根据老者的要求旋转尸体。

  这尸体全身绿色,头顶长者独角,全身赤裸都是褶皱。

  “Xu Qing ,找到他第三根手指。”

  Xu Qing 闻言,立刻抬起尸体的right hand ,将其碎了一半的第三根指头露出,面向所有执剑者。

  “还有双面族,圣Demon Race 的近亲分支。”

  “碍于盟约,圣Demon Race 不能乱杀,但双面族可以,他们与圣Demon Race 一样,都是fleshy body 强悍,致命伤是寻找他们双面旋转成对角的一刻,出手重创双面眉心。”

  老者再次挥手,取出了一具二丈多高的双面族尸体,可以看见还有鲜血从他眉心滴落。

  Xu Qing 感知的更清楚,他看出这二个面孔的伤是剑痕,一剑穿透整个头颅,贯穿二个眉心。

  all around 执剑者纷纷神色凝重,一个个越发严肃,不曾分神丝毫,凝神去听。

  而接下来的时间,老者讲述了上百个外族,每一次讲解,他都会取出那个族的标本,而每一具标本看起来似乎都是死亡不久。

  还有一些竟是活的,被老者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斩杀在了致命之处。

  渐渐great hall 内的血腥味浓郁起来。

  在这过程里,Xu Qing 的收获很大。

  他不但看的清晰,感知透彻,更能感应不少细节。

  “最后一个,是近Immortal Clan 。”老者说到这里,咧嘴一笑,似乎之前杀的开心,他拿出一个酒葫,喝下一大口。

  “你们之前看到的那些,都是old man 这几个月为了上这节课,专门去外面寻找弄死的,他们每一个都多次残忍杀戮过我Human Race cultivator ,甚至执剑者都被他们虐杀的也有,全部被执剑宫通缉。”

  “我很高兴,你们这一批里没有那种看到一半后,就心中升起对外族同情的迂腐之辈,早些年这样的白痴偶尔还是有的。”

  “而近Immortal Clan 不好弄,这一个是我从刑狱司带出,可惜和圣Demon Race 一样,不能杀。”老者说着,挥手间一个近Immortal Clan 的cultivator ,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近Immortal Clan cultivator 昏迷,漂浮在great hall 半空。

  “看清楚了,近Immortal Clan 与Human Race 有相似之处,但却有五个心脏,这是他们强悍之处,且再生能力很强,致命之伤很少,相对于心脏我个人觉得他们的肾脏,更为致命。”

  “当然我更建议你们以后遇到,可以尝试去将其肢解,这样就可万无一失。”

  “我说的这些是各族的fleshy body 致命之处,身为cultivator ,因术法的不同也有很多不一样,这些就需要你们临场判断了。”

  “对于近Immortal Clan ,还有一个我要提醒你们,近Immortal Clan 的仙傀要比他们clansman 更强,那是完全为了战斗为制造出的杀戮邪物。”

  “每一具仙傀至少都是Nascent Soul 级别,其制作的过程详情我不知晓,但我知道是以活着的近Immortal Clan clansman 生生炼制而出,步骤可想而知多么的残忍,目的是激发他们的怨毒与疯狂,从而配合一些特殊的Heterogeneity 融入,产生类似侵袭万物的能力。”

  说完,老者收起近Immortal Clan 的cultivator ,又drink a mouthful of wine ,这才站起身。

  “可惜不能当着你们面去肢解了这近Immortal Clan ,三族有盟约,其中一条约定了三方罪犯若在他们族犯事被抓,最多只能关押十年,而后需转移回其本族。”

  “圣Demon Race 这样,近Immortal Clan 这样,我Human Race 也是这样。”

  老者摇头,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众人,迈步向外走去。

  Xu Qing 也回到了案几处,sit cross-legged 下。

  此刻外界已是午后,快要临近黄昏,而晚霞提前到来,一缕缕映在苍穹。

  在这晚霞渐多时,一道silhouette ,走入执剑宫。

  这是一个老者,身穿azure robe ,白发苍苍,目光炯炯,一股儒雅之意在他身上很是明显。

  随着走来,所有看到他的执剑者,都神色恭敬的拜见。

  “见过郡丞大人。”

  在郡都三大宫的Palace Lord 是second only to 郡守的权力者,而在这个层次之下,就是郡丞。

  郡丞脸上带着笑容,一路走向学识殿,途中看着all around 的cluster of palaces ,他笑着对陪在自己身边的执剑者传出话语。

  “想想上次来这里还是十年前,昨日听郡守说执剑宫this time 的新晋执剑者很不错,我正好借上课之机,来看看我Human Race 的俊杰之辈。”

  陪在郡丞身边的是执剑宫的四大deacon 之首,他闻言laughed 。

  “这些小子们还需磨砺,郡丞大人学识渊博,若能对他们提点一二,是他们的great good fortune 。”

  郡丞欣然nodded ,一路随着执剑宫deacon ,来到学识殿。

  走入的一刻,殿内众人眼看deacon 亲来,纷纷起身拜见,Xu Qing 一样如此,looked towards 走来的二人。

  “这位是我封海郡的郡丞大人,接下来关于Human Race 历史以及身处危险之中如何通过草木自救之法,将由郡丞大人为你等讲解。”

  deacon 肃然开口。

  “郡丞大人明德至善,功德无量,六年前曾经改进了White Pill ,研制出素丹,this pill 消散Heterogeneity 的效果提升了一倍之多,此乃大德之举,使郡都百姓减少了太多Heterogeneity 的折磨。”

  deacon 说到这里,向着郡丞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拜。

  郡丞回礼,感慨开口。

  “当不得功德无量的说法,素丹的药草培养需要时间,如今只能提供给郡都百姓,若能普及全郡十三州乃至Human Race 全境,才算功德。”

  “大人谦逊。”deacon 恭敬传出话语,随后告辞离去,直至他走出学识殿,被Xu Qing and the others 瞩目的郡丞,笑着走到上位,坐下后温声开口。

  “都坐下,你们deacon 大人overpraised 啦,old man 只是个scholar 罢了。”

  众人恭敬一拜,这才坐下,抬头望着前方郡丞。

  Xu Qing 看着对方,在这郡丞身上感受到了与柏Master 和执剑廷Great Elder 相似的气息,这让他本能有好感。

  尤其是之前的素丹一说,让他升起兴趣,准备之后买一枚研究一下。

  而郡丞的课也很有意思,他对众人讲解了Human Race 的历史,从Ancient Emperor Xuanyou 的辉煌,Ancient Hope continent 的万族朝拜,直至Spiritual God 残面到来,Ancient Hope 大劫。

  而后重点说的是Human Race 在这Spiritual God 残面之后这一纪元里的历代Human Sovereign 。

  他们有的昏庸,有的圣明,有的试图重振Human Race ,有的则安于现状。

  “东胜历三七九三八年,东胜Human Sovereign 好大喜功,不顾劝阻,举全族之力与炎月玄天族开战,此战大败,我Human Race 数万年积累付之东流,无数儿郎葬身异土,此后国力一蹶不振,成了我Human Race the sun set behind the western hills 的一个转折点,史称玄天之变。”

  “圣天历二一四三五年,玄天之变的一系列后果累计爆发,我Human Race 万年里丢失三十Nine Territories 之地,亿亿Human Race 百姓流离失所,成了异族之奴,分散Ancient Hope 各地。”

  “这些散在异族区域的百姓,世世代代不知自身之族,死不知家在何方,他们之中稍好一些尚能形成小国,但也时刻面临奴役与灭亡。”

  “直至若干年后的镜云历,我Human Race 出现了一次腾飞的机会,镜云Human Sovereign 贤明,更在紫青域内有一小国逆天崛起,占据一域之地。”

  “此国名为紫青,其国主寻常,但其Crown Prince 绝伦惊天、被誉为Spiritual God 残面后Human Race 第一翘楚,他秉承Human Race 气运而生,出生的一刻Ancient Hope continent 所有forbidden land 都传出哀嚎,有异血流淌,蔓延到各个forbidden land 之外。”

  “后世研究,认为他是Ancient Hope continent 这片浩瀚大界的一次自救,汇聚一界之力,只为让他降临Heaven and Earth ,他被赋予了统一Ancient Hope 的使命。”

  “这位可以镇压一个时代的紫青Crown Prince ,与镜云Human Sovereign 南北相望,在二人共同的努力下,终将我Human Race 从不断丢失地域的局面中稳定。”

  “此时Human Race 尚有三域二十七郡,里面的紫青大域就在我们的脚下,就是如今的圣澜大域!”

  “然后,这位绝世Heaven’s Chosen ,他陨落了。”

  “陨落在紫青上国的土地上,当初万族参与击杀者无不都是惊人之辈,更有大地沉睡之神出手,而镜云Human Sovereign 来不及增援,至此……世上再无紫青,那位绝世Heaven’s Chosen 最终战死在了距离这里很遥远的海外之洲。”

  “他死亡的那一天,Ancient Hope 群山震荡似呐喊,亿河逆流似哀哭,苍穹Spiritual God 残面也为此睁眼。”

  “直至若干年后,随着紫青的消失,随着圣澜大公被任命域主,道世历一二五七八年,即便是道世Human Sovereign 圣明贤德,可一切还是被改变,黑天族崛起入侵我Human Race !”

  “道世Human Sovereign leader personally bringing troops into battle ,全族反抗,本可成功击退黑天族,但关键时刻圣澜大公叛变,拱手将一域送予黑天,自身更是将bloodline 混入黑天之血,倒戈Human Race !”

  “此战之后,Human Race 丢失二域二十郡……史称圣澜之叛。”

  “从那一刻开始,紫青大域改名,称为圣澜。”

  郡丞的声音,好似带着众人踏入到了时光长河中,在哪里见证了多年来Human Race 的历史,整个过程荡气回肠,既有激昂也有悲伤。

  “就这样,我Human Race 的地狱弥漫整个Ancient Hope ,最终只剩下了一域七郡,如今是玄战历二九三一年,望我玄战Human Sovereign ,重现holy light 。”

  说完,郡丞轻叹一声。

  “未来要看你们,希望你们继承古风,成为真正可以Protector 族,而非一己私利的执剑者!”

  great hall 内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沉默了。

  Xu Qing 低着头,他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死死的捏住,捏到双手泛白,捏到没有了知觉。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