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05

  意外,总是在突如其来里出现,掀起波澜,将一个人心神淹没在内。

  如此刻,Xu Qing 只是在听郡丞讲述Human Race 的历史,这是他第一次听到Human Race 的过往,本能的沉浸在中,没有任何准备之下,听到了那个他最不想听到的名字。

  而从郡丞的言论去看,似乎这个人……曾经对Human Race 还有重大的贡献。

  Xu Qing 没有那么伟大,他的想法很简单,找到那只乌鸦,将他弄死。

  至于对方曾经做了什么,是真如郡丞虽说,还是后人杜撰出来,Xu Qing 觉得自己没必要去思索。

  这世间或许真的有善恶之说,可大多时候人与人之间,没有那么简单,而是蕴含了复杂性。

  所以真正意义上的善恶很少,一切究其根本,大都是立场的不同所导致。

  一个人为了活下去,抢了另一个人生命中最后一个White Pill ,那个人因此异化死亡,而后抢劫者做了很多这样的事情,终于活了下来。

  那么在所有被其害死以及世人眼中,他是恶的。

  可他活下来后,未来造福了更多的人,使别人免于死亡,那么在这些人看去,他是善的。

  那么他到底是恶,还是善?

  有些事情其实是不好去分辨的,因为无论怎么选择都是不对,去分辨这个行为的本身,其实也蕴含了不同的立场。

  这个道理Xu Qing 小时候看到了太多的真是案例,也有懵懂。

  一路走到今天,他虽还没有通透,但也知晓方向。

  坚持本心足矣。

  你要杀我,我就杀你。

  你来抢我,我就杀你。

  你要害我,我就杀你。

  你杀我父母,我更要杀你!

  Xu Qing 的头,从低下的姿势里抬起,目光清澈,望着上方的郡丞。

  恰好此刻郡丞讲述完了所有Human Race 历史,也在望向great hall 内的this generation Human Race 翘楚,目光扫过所有人,看到了Xu Qing 。

  二人对望。

  郡丞nodded 。

  “接下来,old man 为你们讲解如何在绝境里,依靠草木自救,当然这有一些限制,就是你们所在的绝境,蕴含了草木。”

  “此事其实常见,Ancient Hope continent 的植被数量,超越了万族本身。”

  “若是能站在一个绝对的高度低头俯视整个Ancient Hope ,你会发现将万族抹除后,Ancient Hope 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可若是将所有植被抹除,Ancient Hope 在你眼中的变化,将极其明显。”

  郡丞声音带着沙哑,在他沧桑的silhouette 作为衬托下,这声音好似蕴含了as time goes by ,缓缓传入众人心神。

  “我不传授你们具体做法,此事需你们课后自行琢磨,我只教你们一个框架,这也是我这些年研究的方向。”

  “那就是……改变一株草木的特性。比如将一株凡俗之草化作药草,比如将一株spiritual grass 变成毒草,又比如将一株毒植化作spiritual grass ,这些让你们在危机的环境里,多一个自救之法。”…

  Xu Qing looked thoughtful ,这个方向他以前思索过。

  按照柏Master 的说法,可以通过阴阳Level 2 调和之术,将采摘下来的药草按照不同药理,利用其它药草去搭配,从而做到改变。

  不过这个方法还是有一些理瑕疵,有一些药草是无法被阴阳Level 2 改变的。

  Xu Qing 思索时,其他人也在琢磨。

  此地众人虽在草木造诣上寻常,可多多少少还是具备一些毕竟在这个世道,medicine pill 不可缺少。

  郡承笑着looked towards 众人,随后挥手取出一个花盆,里面长着一株scarlet 的小花。

  此花枝叶azure ,red 花朵,花瓣三片,片片又有诸多鱼鳞小瓣,拼凑在一起充满了妖异之意。

  “红磷花。”

  Xu Qing 一眼认出,这是一种剧毒之花,且数量少有,属于是无法被阴阳Level 2 改变的那种。

  “你们看好。”

  郡丞抬手拿了一个小瓶,将里面的液体倒入泥土里,接着观察红鳞的变化,又填入了不同的medicinal liquid 。

  做完这些both of his hands 抬起一挥,顿时浑厚的cultivation base 散开,加持在flower plate 上,使渗入泥土中的medicinal liquid 被红磷花加快吸收。

  渐渐的,神奇的一幕出现。

  那红鳞花的颜色居然慢慢改变,成了white ,更有一股清香散出,扩散四方。

  great hall 内众人纷纷奇异,Xu Qing 更是无比震动。

  这一幕看心简单,可越是了解,便越是震撼。

  Xu Qing 很清楚阴阳Level 2 之法无法改变红鳞花,但现在郡丞所用的方法竟做到了这一点,这让Xu Qing 眼睛里露出强烈的rays of light 。

  “你们懂了吗。”

  “想要改变一株药草的状态,不需要大刀阔斧,也不需要采摘后去Yin-Yang Harmony 外在转化,在old man 看来,需要的是澜物细无声。”

  “unconsciously 间,你去将它所处的环境改变,去将它所需要的养分改变,让它浑然不知下慢慢去吸收,从内部将其影响。”

  “准确的说,不是我改变了它的状态,而是它自己的力量去改变了身身的状态,我的的,只是创造了一个引导其方向的环境与养分而已。”

  郡丞含笑开口,目中带站勉励,望着great hall 内纷纷陷入沉思的众人。

  “这就是我传授你们的框架,你们以这个为基础,再去看草木之道,会twice the results for half the effort 的。”

  “这门学问,我会在之后的七天里,每天给你们讲解一些,七天后你们若不能掌握,也可消耗你们的军功,来郡丞府找我学习。”

  说完,郡丞起身向外走去。

  great hall 内众人纷纷肃然,向着郡丞一拜。

  Xu Qing 也是如此,这节课对他来说,大受启发。

  随着郡丞离去,今日的课程也到此结束,众人纷纷走出great hall 。

  此刻外面黄昏已过,明月升起。

  今天的月色很美,天空无云,月光皎洁好似银河洒落。

  与Captain 一同离开准备回branch sect 的Xu Qing ,刚出great hall ,身后传来孔祥龙爽朗的声音。…

  “Xu Qing 。”

  大家以后都是战友,我想请你去喝酒,我不弯弯绕绕,我想和你交朋友。“”且我这同筱发小对你也好奇,你刚来郡都,对于执剑宫可能不是很了解,一会我也给你讲解一下。“”你看如何?”

  Xu Qing 闻言脚步停顿,回头望着走来的孔祥龙,对方脸上带着真诚,笑容更是如此,身后跟着山河子and the others 。

  Xu Qing 迟疑,对方如此诚挚邀请,县他也的确打算多了解一下执人流量者,不过似乎对方对Captain 那里有些不待见。

  “Fellow Daoist Chen ,你若没时间……”

  孔祥龙看似粗枝大叶,可那只是性格使然,只是他懒得去动脑罢了,但不代表他愚笨,此刻自然看出Xu Qing 迟疑的原因。

  于是压下心底对Chen Erniu 的戒备,淡淡开口。

  “有时间!”

  Captain 咳嗽一声,很满意Xu Qing 照顾自己的做法。

  许一肝nodded 。

  孔祥龙也没太在意是不是多了个人,闻言向着Xu Qing laughed ,entire group 正要离去时,night spirit 拉住要离去的青秋。

  青秋无奈,只能一同。

  就这样,他们七人好似一个小团伙,飞出执剑宫。

  在他们身后,张司运从学识殿走出,看着这一幕,coldly snorted ,独自离去。

  孔祥龙and the others 从小就在郡都长大,对于吃酒的地方自然很熟悉,不过选择的并非奢华之处,而是一家寻常的Winery 。

  里面食多,店家是对old couple ,显然对孔祥龙and the others 熟悉,端着菜出来时看见们来了立刻露出笑容。

  “小孔来了,这次多了新朋友?”

  “周叔财婶。”

  孔祥龙到了后,连忙跑过去拿过菜盘,帮着送到隔壁桌上,那桌子上的食客看见他们一行执剑者,也没害怕,笑着打趣。

  “小孔这是又来帮忙啦?”

  “那是,一边打杂一边喝酒。”

  孔祥龙laughed ,放下菜盘后,又取了一些酒走向Xu Qing 那里。

  你们站着干嘛,都坐下啊。这里的酒是我酿的,一点没掺水。“

  孔祥龙拉着众人,找到了桌子坐下,将酒放好,一副店家的样子。

  这一幕,看的青秋很是奇异,Xu Qing 也多看了孔祥龙几眼,Captain 则是一带副早就知道的样子。

  孔祥龙刚要开口,另一桌食客喊着买单,他连忙起身跑了过去,动作很熟练,与当日在执剑宫walked like a dragon and stepped like a tiger 好似不是一个人。”孔大哥自幼贫苦,小时候在执剑宫做handyman ,那时他在外面还兼职几份小工赚取spirit coin 。“night spirit 看了Xu Qing and the others 一眼,开口解释。”这间Winery 他做了三年小二,cultivation 后外出任务多了才辞去,可每一次我们聚会,都会选择这里,因为周叔周婶对他很好。“”孔大哥,是个念旧之人。“山河子在旁,神色本能的保持阴沉,冷冷开口。

  Xu Qing 抬头looked towards 忙碌的孔祥龙,这样的人,他through childhood 没遇到过。…

  很快孔祥龙跑了回来,坐下后端起酒壶,向着众人laughed 。”今天开心,认识了新朋友,来,brothers ,我们走一个!“

  山河子and the others 举起酒壶,Xu Qing 、Captain 与青秋也将酒壶拿起,众人相互看了看后,一同喝下。

  都是youngster ,喝的又快,虽对于cultivator 来说酒水没什么,可终究也能活跃气氛,尤其是孔祥龙笑声爽朗,很是热情。

  在他的推动下,氛围渐渐不再如at first 那么单调。

  而孔祥龙的豪迈也从喝酒上看出,他明显是王和平酒之人,一壶接着一壶。

  慢慢Xu Qing 与青秋也放松下来,只不过二人还是彼此看对方不顺眼,各不理睬。

  至于Captain 则是自来熟,不断和山河子and the others 喝酒。”小河,night spirit 还有王晨,我知道你们三个对Xu Qing 那个Great Emperor 钦点的说法不服气,但我告诉你们,我Human Race Heaven’s Chosen 之间最忌讳的就是嫉妒啊,今天的Human Race 历史你们也听到了,我Human Race 就不如曾经那么强,若还在内半,未来堪忧。“”我不管你们怎样,但Xu Qing 这里,我是服气的,万丈就是万丈。“孔祥龙感慨,在他的话语下,山河子三人也都表情放松了一些,尝试与Xu Qing and the others 接触,不过对Captain 那里明显戒备极深,in a short time 消散不下来。

  就这样,酒过三巡,菜肴端上时,孔祥龙笑着looked towards Xu Qing 。”Xu Qing 你们还没有去感悟帝剑吧,小night spirit 也是,我去年感悟成功,正好将一些经验和你们分享一下。“

  Xu Qing 听闻有些动容,这种感悟的经验极为珍贵,generally speaking 很少有人会说出,Captain 也都心底惊讶,青秋更是抬起了头。”你们这什么表情,不就是人帝剑感悟经验嘛。“

  孔祥龙laughed 。

  一旁始终话语很少的王晨,此刻轻声开口。”孔大哥性格就是这样,我的Life Lamp ,就是他给我的。“”你的Life Lamp 可不是我给的,是我和你一起去抢的。“

  孔祥龙大手拍在王晨的肩膀上,直接穿透而过。”孔大哥,我本体在cultivation 关键时刻……。“

  孔祥龙laughed 。没去暗,向着Xu Qing and the others 介绍了帝剑经验。

  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他们entire group 喝的越来越多,尤其是Captain 拿出了一些Seven Blood Pupils 自酿的灵酒,这种酒风俗不能喝,会醉死。

  但对cultivator 而言,属于佳酿。

  这让孔祥龙对Captain 的感官好了一点。

  于是到了最后众人哪怕身为cultivator ,这还是有了一些醉意。因为没有人运转cultivation base 去消散酒气。

  话语也自然更多,期间山河子也不再阴沉,而是破口大骂Yao Family ,言辞里对Yao Family 与外族亲近,极为不满。

  还提起了郡守与郡丞,前者他们叹息感慨,才识过人,造福郡都。

  最后Captain 更是与孔祥龙进行了比试拼酒,使气氛的热闹程度到了极致。

  直至月上三更,众人才离开Winery ,各自离去。…

  this time 的聚会喝不能让他们立刻就成为朋友,但也彼此多少熟悉了一些。

  回到branch sect 的路上,Captain 搂着Xu Qing 的脖子,一副指点山河,脾眺天下的样子。”我和你说Little A’Qing ,这些人的酒量都不行,你Eldest Senior Brother 我这才拿出了一成ability ,那孔祥龙更是差劲,他喝不过我!“

  Xu Qing laughed ,nodded 认同。一夜无话。

  之后的六天,学识殿的课程继续,他们这一批的新晋执剑者,学到了很多的执剑者secret technique ,了解了更多的知识。

  中间执剑宫还组织了分组团体协助课程。

  在执剑宫的安排下,课程喝是在执剑宫的一些宫殿内进行,可其内幻化万物,self becomes a space 。在这continuously 分组下,慢慢所有人都从陌生变的熟悉起来。

  有一次Xu Qing 与青秋分配了Level 1 ,两人共同完成一次伏击测试,虽都冷着脸,但无形的配合却很是默契,这让青秋心底腻歪了好久。

  还有一次孔祥龙与Captain 成了Level 1 ,去进行搜寻协作。

  可却失败了。

  因为他们要搜寻的item ,Captain 忍不住啃了一口。

  那一次之后,孔祥龙偷偷提醒山河子and the others 。让他们小Chen Erniu 。”那家伙长了一个狗鼻子,搜寻东西全靠本能,眼睛还会冒光,更是喜欢去啃一口,你们以后和他出任务,must 留神任务item !“

  就这样,七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秘训结束。

  不得不说执剑宫的七天秘训作用很大,七天前众人彼此大都陌生,可七天后除了熟悉之外,更多了一些友情。

  虽不深,可这是种子。

  成为战友的种子。

  当然张司运除外。

  而在众人参与秘训的最终考核之时,Xu Qing 这里获得了任职令,被告知无需考核,即刻去Palace Lord 那里任职报到。

  Palace Lord 不在执剑宫。

  他在刑狱司。

  这是历代封海郡执剑宫Palace Lord 的责任,镇守刑狱司。

  于是Xu Qing 离开了学识殿,拿着任职令,向着大地的那座封海郡第一监狱,前行而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