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06

  封海郡第一监狱,隶属于执剑宫,名声在外,震慑八方。

  其内关押的是万族罪大恶极之修,无论是圣Demon Race 还是近Immortal Clan 都有,甚至圣澜族也有,至于Human Race 本身犯了重大刑律,一样被关押在这里。

  而since ancient times ,这座监狱内除了与Human Race 有约定的圣魔和近仙两族外,其他任何族的罪犯,没有一个可以活着出来。

  之所以镇压而非当时就斩杀,是因废物利用,要借助他们的cultivation base ,化作郡都forbidden spell 宝的动力源。

  所以只要不是一口气杀干净,只要还有补充,那么死个数千数万没有关系,一定程度上,这里的罪犯是可以被刑狱司任意处置。

  如此以来,就使得这座监狱充满了Death Aura ,阴森到了极致,可想而知在内任职的卒子,又是如何的恐怖与凶残。

  如之前给Xu Qing 上课的鬼手,就是卒子之一,baleful aura 之强,Xu Qing 可以清晰感知。

  另外根据Xu Qing 这七天秘训的了解,这座封海郡第一监狱,形成的时间极为悠久,与封海郡属于同一时代修建。

  是当时的封海郡第一任执剑宫Palace Lord 亲自监工制作。

  其内一共一百七Seventeenth Layer ,each layer 都蕴含了空间手段,其禁制无穷,Formation 无数,防范惊人。

  就算是Void Return powerhouse 被关入进去,也休想脱困出来。

  因为这监狱除了本身的恐怖防护外,历代的执剑宫Palace Lord ,都常年在此镇守。

  这种Palace Lord 镇守监狱之事,从监狱被修建的一刻就存在,由第一任执剑宫提出,此后封海郡执剑宫历任Palace Lord ,一代代都是遵从这个传统,将办公之地与居住之所放入监狱内,自身镇守。

  所以每一任Palace Lord ,也必定是每一任的刑狱司主。

  而这座监狱除了关押以及提供forbidden spell 宝动力源之外,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震慑。

  这是Human Race 震慑封海郡外族的手段之一。

  无数年来,监狱内到底关押了多少cultivator ,数量是秘密,唯有刑狱司自身知晓。

  在外人的粗略统计下,这个数字……如繁星一般。

  这些信息,在Xu Qing 的脑海浮现时,他已经离开了执剑宫,此刻在天空疾驰,向着大地刑狱司而来。

  从天空去看,地面的监狱入口透明,视线可以毫无阻碍的穿透壁障,看到监狱深处。

  那里除了前面十几层尚还清晰之外,下方漆黑一片,如同一座无尽深渊,又如阴冷鬼洞,森然之意格外明显。

  越是靠近,这种阴森就越发强烈,直至Xu Qing 来到大地之时,他站在刑狱司深坑边缘外,亲身体会到了这座深渊监狱的pressure 。

  更有一股震动之感从脚下传来,仿佛地底有giant beast 在挣扎。

  同时无尽的fiendish aura ,也从前方深坑中升腾,伴随着阵阵凄厉的嘶吼。

  Xu Qing breathed deeply ,拿出自己的任职令,向前走去。

  随着靠近,一层无形的隔膜出现在Xu Qing 的感知中,接着便是恐怖如怒浪般的Divine Sense 从八方镇压而来。…

  其内蕴含了暴虐,蕴含了一股驱赶。

  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巨人,正在挥舞大手,向他拍来。

  Xu Qing 心神震动,但却没有退后,而是高举手中任职令,口中传出平静之声。

  “执剑者Xu Qing ,前来报到。”

  这话语一出,恐怖的Divine Sense 顿时汇聚在了Xu Qing 手中的任职令上。

  片刻后,这Divine Sense 缓缓散去,无形的隔膜闪耀出red 的rays of light ,变的有形之后,于Xu Qing 前方幻化出了一扇还在流淌鲜血的大门。

  此门透出古朴沧桑,弥漫as time goes by 之感,其上浮出无数rune ,每一个都散出强悍之意,彼此组合成一个巨大的兽头,正以怒目looked towards Xu Qing 。

  Xu Qing 神色平静,抬头凝望。

  许久,大门嘎吱一声,慢慢开启,里面走出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cultivator 。

  他穿着执剑者的daoist robe ,大致的造型与Xu Qing 身上相似,不同的是上面蕴含的不是red 暗纹形成的火焰,而是black 。

  他的脸上还有一道疤痕,显然是某种术法所形成,所以无法消散,那里的皮肤枯萎,使得此人看起来极为狰狞。

  他的眼睛三角,此刻眼皮微抬扫了扫Xu Qing ,尤其是在Xu Qing 的脸上看了看,皮笑肉不笑的森森开口。

  “欢迎来到刑狱司。”

  说完,他转身向着门内走去。

  Xu Qing 看了眼,迈步跟随,在踏入这red 大门的一刻,他穿透了壁障,出现在了壁障之后。

  其面前除了刑狱司巨大的深坑外,还有一条沿着深坑边缘,一圈圈环绕下去的台阶。

  顺着台阶,Xu Qing 随着前方狱卒,向着刑狱司走去。

  一股阴冷的气息从下方assaults the senses ,阵阵嘶吼与凄厉之音,不断回旋,那种好似giant beast 翻滚所形成的震颤,在这里更为强烈。

  同时在这里,black 是主旋律,暗色占据了一切。

  即便是上方阳光落下,也还是无法消散此地的阴霾。

  可

  这些不是Xu Qing 的重点,当他走在这台阶来到了监狱First Layer 时,他看见了all around 的深坑墙壁内,赫然存在了一个又一个牢房。

  每一个牢房,都是一个巨大的区域。

  每一个区域里,又存在了无数的牢笼。

  隐隐可见数不清的万族罪犯,正在内嘶吼。

  不仅如此,更有浓郁的血腥,从all around 的泥土弥漫开来,化作了腥臭。

  Xu Qing 默不作声,面色如常,继续前行。

  他前方那个狱卒偶尔回头looked towards Xu Qing ,注意到Xu Qing 的从容后,渐渐神色内多了一些感兴趣。

  同时随着两人向着深处continuously 走去,Xu Qing 也看见了更多的狱卒。

  这里的狱卒年龄都不小,且常年处于阴森之地,使得每一个身上都带着难以挥散的阴冷baleful aura ,还有一些手里拎着残尸,鲜血还在低落。

  那种从in the bones 透出的凶虐,让Xu Qing 眼睛眯起。

  另外他发现这里的狱卒在看到自己时,有的冷漠好似无视,有的玩味带着残忍,有的皱眉目含审视。…

  Xu Qing 没去在意这些目光,他能感受到了这里的每一个狱卒,cultivation base 都很是强悍,而这一类人任何一个放在外面,恐怕都绝非无名之辈。

  给Xu Qing 的感觉,好似狼群。

  外面的执剑宫也是狼,可这刑狱司内的狼更凶残,更血腥,也透着排外。

  他们排斥一切非狱卒之人,似乎在这里时间久了,于他们的心中,这里只有同类以及犯人这二个身份。

  Xu Qing 的到来,既不是犯人,也不是狱卒,而他的外貌极具遮掩性,给这些卒子的感觉,就好似黑夜里出现了一盏很突兀的灯火,群狼里来了一头迷路的小羊羔。

  于是,在这种种目光下,Xu Qing 一路沉默,以其一如既往的平静,随着前方狱卒来到了第89th layer 。

  这里唯一整个监狱的最中间,上面八18 Layer ,下面一样八18 Layer 。

  这一层,没有牢狱,只有一座black 的great hall ,all around 二十一根巨大的柱子,支撑上下的同时,在这些柱子上也盘着一条条black 的蜥龙。

  它们的竖瞳盯着Xu Qing ,散出阴冷的同时,all around 的灯火也昏暗无比,看不清太远,只能看到在那great hall 深处,似sit cross-legged 着一人。

  在这里,带路的狱卒神色变的恭敬,目中透出狂热,恭敬开口。

  “Palace Lord ,人已带到。”

  说完,这狱卒起身向后退去,直至退出这89th layer 后,在外等待。

  Xu Qing 深吸口

  气,一样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向着great hall 深处的silhouette 一拜。

  “执剑者Xu Qing ,拜见Palace Lord 。”

  几乎在Xu Qing 话语传出的刹那,great hall 深处的漆黑里,突然睁开了一个巨大的眼睛,这眼睛足足十多丈高,竖瞳泛黄,其内有不少黑点星散,正中间的瞳孔边缘,如烟雾一样不规则摇曳晃动。

  而在这眼睛的下方,sit cross-legged 着一个高大2的silhouette ,看起来是个中年,他身穿black 的铠甲,面前放着一把long spear ,一头black hair 在那竖瞳前飘摇,恐怖的波动使得all around 扭曲。

  Xu Qing 只是看一眼,就心神轰鸣,隐隐都有一种仿佛看见Spiritual God 之感。

  对方没有Heterogeneity ,但自身散发出的pressure ,可以影响一切,仿佛他坐在那里,就是这座监狱的神!

  正是,执剑宫当代Palace Lord !

  他缓缓睁开眼,冷冷的looked towards Xu Qing 。

  目光如电,落在Xu Qing 身上的一刻,Xu Qing 全身每一寸血肉都在颤抖,仿佛身体与灵魂无法承受,即将崩溃。

  好在这目光很快收回,Xu Qing complexion pale ,心神震荡之时,上方执剑宫Palace Lord 沉声开口,说出了与Xu Qing 见面的第一句话。

  “身为执剑者,每一位都是Human Race 利剑,要时刻做好为Human Race 赴死的准备。”

  Palace Lord 的声音浑厚有力,自含威严,传遍四方,也回荡在Xu Qing 的心神内,一共二十七个字,每一个字都如同heavenly thunder ,不断炸开。

  “执剑者虽有cultivation base 与职位divided into high and low ,但无论是你还是我,本质都是护卫Human Race 的利剑之一!”…

  “我本不想对任何人特殊对待,可你被Great Emperor 钦点,外人都在看着,故而我传下法旨,让你成为我随行书令。”

  “但,这是给外人看的,也是为尊重Great Emperor ,可不是因为你Xu Qing 一个寸功未立的新晋执剑者真值得如此。”

  “在我看来,你和其他新晋执剑者没区别,更不如那些立下汗马功劳之辈。”

  Palace Lord 声音平静,缓缓开口,随着话语的回荡,pressure 更为强烈,整个89th layer 都在这些话语中,震颤起来。

  “你可明白这一点?”

  Xu Qing nodded ,他觉得Palace Lord 说的有道理,实际上他对于这个随行书令,也不是很喜欢。

  “执剑宫不是养花之地,你若以为可以凭着Great Emperor 钦点,就在这里安枕无忧,那你不如滚回迎皇州,在那里享受你万丈华光的荣耀。”

  Palace Lord 淡淡开口

  Xu Qing 沉默几息,强忍着pressure 与不适,抬起头沉声说出话语。

  “Palace Lord ,这世间,有安枕无忧之地吗?”

  Palace Lord looked towards Xu Qing 。

  “我不知是否真的存在安枕无忧之地,但我想有的人安枕无忧,是因别人为此承受了wind and rain 。”

  “而还有一种安枕无忧,是将所有可以惊扰你的敌人,全部都杀掉了,自然也就安枕无忧。”

  “我不想欠别人,所有做不成前者。”

  “我想做后者,也一直在做后者。”Xu Qing 很少说这么多话,此刻说完,深深一拜,不再开口。

  Palace Lord 望着Xu Qing ,目中隐隐露出精芒,沉默许久,传出话语。

  “随行书令这个职位,可以挂在你身上,但我如今不需要你做相关之事,你先去兼任个刑狱司的卒子,让我看看你如何成为你口中所说的second 安枕无忧之人。”

  Xu Qing 应命,一拜之后在Palace Lord 的注视下,离开此层。

  直至望着Xu Qing 的silhouette 消失,sit cross-legged 在great hall 深处的Palace Lord ,淡淡开口。

  “this child 如何?”

  “句句真心。”嗡鸣之声回荡89th layer ,好似giant beast 低吼,更是掀起阵阵风暴,在这一层扩散开来。

  二十一根柱子上盘着的巨大蜥龙,一个个低下头,shiver coldly 。

  “我也是如此认为。”Palace Lord 平静传出话语,right hand 抬起时,其手中多出一枚jade slip 。

  此jade slip 是迎皇州执剑廷发来,里面记录了关于Xu Qing 的基本信息,很详细。

  但是Matchless City ,是那里在Spiritual God 睁眼下消失之时。

  “二次Spiritual God 睁眼而不死,一路跌跌撞撞从杀戮里崛起,这样的人,值得我去栽培。”Palace Lord 闭上双眼。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