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07

  而此刻的Xu Qing ,正在89th layer 外,looked towards 等待在那里的狱卒。

  这脸上带着疤痕的狱卒,显然已经接到了法旨,明白接下来的Xu Qing 的任职,于是抱着手臂靠在墙壁,上下打量了Xu Qing 。

  虽之前在外面他就查看过,可那个时候以看外人的姿态去审视,如今不大一样了,他扫了扫后,又看了看Xu Qing 那beauty 绝伦的面孔。

  “小子长得这么好看,在这里是要吃亏的,对于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们来说,你的样子太没有威慑力了,会成为他们解闷嘲讽的乐子。”

  中年狱卒依旧是皮笑肉不笑。

  Xu Qing 没说话,抬头looked towards 狱卒。

  与Xu Qing 的眼神对望,中年狱卒看出了Xu Qing 目中的平静,于是再次笑了起来。

  “Interesting ,跟我走吧。”

  狱卒后背在墙壁上一顶,身体站起,在这阴暗的刑狱司内,顺着台阶一圈圈向上走去。

  路过一处处azure black 的牢房大门时,他时而还向内扫一眼,咒骂几声。

  而那些牢狱内无论罪犯多么的喧闹,在这狱卒咒骂之后,都会瞬间安静下来。

  Xu Qing looked thoughtful ,同时注意到第一个牢房内的巨大空间里,基本上都有数百个小牢笼,里面关押的罪犯all kinds ,各个族群都有。

  样子奇特的不少,有很多都不是人形,Xu Qing 目当扫过数个牢房后,甚至还看到了Sea Corpse Clan 。

  观察完牢房,Xu Qing 收回目光,低头looked towards 台阶下,那漆黑一片的深渊之地。

  阵阵阴寒之气从下方升起,更有低吼遥遥传来。

  “不用看了,89th layer 以下是丙区,那里不是你可以去的,就算是我也没都没这个资格。”前方的狱卒,澹澹传出话语。

  “这里曾经是个鬼洞?”Xu Qing 忽然开口。

  “见闻不少啊。没错,这里曾经的确是个鬼洞,建造刑狱司的时候,被皇都来人镇压了。”

  “en? ”

  狱卒正说着,忽然面色变的阴沉,一脚踢在一旁牢房上,直接踹开大门,走了进去后砰的一声将大门关上。

  大门在此刻变的模湖,看不清里面。

  Xu Qing 站在那里等待,神色平静。

  片刻后,牢房大门开启,那中年狱卒一边狞笑,一边擦着脸上来自罪犯的鲜血,走了出来。

  “有个角商族的犯人,它曾经屠了我所在的small sect ,后来我成为狱卒后请假外出,将其抓了过来,它总是不老实,我每次看见都忍不住上去收拾一下,但又要小心一点不能将其弄死,不然以后没乐子了。”

  与来的时候不一样,此刻这狱卒明显更放松,向Xu Qing 说了一句后,还吹起了口哨,继续前行。

  Xu Qing 看了眼那个牢房,此刻里面absolute silence ,浓郁blood mist 在内弥漫,显然这一切不是对方所说收拾一下那么简单。

  不过这一切在当初的Catcher Department 也是常态之事,Xu Qing 没有在意,继续随着对方前行。 …

  一路上Xu Qing 看到了晚多的狱卒,其中大部分都是在牢房内,显然各自都有自身所看管镇守之牢,外出的不多。

  但与来的时候不一样,this time 中年狱卒每看见一个同僚,都会开口介绍。“有新人来了。”

  每每听到此话,那些浑身上下弥漫血腥baleful aura 强烈的狱卒,都会露出感兴趣之意,打量Xu Qing 之后,有一些竟跟在了后面。

  直至片刻,在后面跟了三十多个狱卒后,有人催促起来。“Old Li ,差不多了,这都到十七区了,再往上就没意思了,大家有事,看个热闹没必要这么拖啊。”

  那中年狱卒闻言咧嘴一笑,在一处牢房前顿足。“行,就这里吧。”

  说着,他砰的一声

  一脚踢开牢房的大门,冲着Xu Qing 招了招手,走了进去。

  Xu Qing 回头看了眼身后那三十多个狱卒。

  这些人每一个都眼睛冒光,如夜里的群狼一般,全部向他看去。

  Xu Qing 忽然开口。

  “你们是要赌吗?”

  他话语一出,外面这些狱卒笑了。

  “我压我自己。”

  Xu Qing 说着,取出一个口袋,里面差不多一百Spirit Stone 的样子,放在了一旁。

  随后转身,迈步走入牢房。

  “有意思。”

  外面的这数十个狱卒,相互看了看后,兴趣更浓,纷纷走入。

  Xu Qing 在踏入牢房的一刻,saw a flash ,好似进入另一个空间,出现在了一片空地之上,all around 环绕上百个巨大的牢笼。

  里面的罪犯有的狰狞有的阴沉,有的frivolous 有的目露异芒,但却没人说话,全部都在牢笼内盯着Xu Qing entire group 。

  最先走入进来的那个听狱卒,此刻目光扫过四方。

  “你们的新乐子来了,this time 你们good luck 。”

  “接下来就看你们的表现了,老规矩,谁撕下他一块肉,谁就可以在未来一个月不关笼门,在这丁十七牢房进而自由活动,且不会被报复,这是规则。”

  中的狱卒话语一出,all around 的所有牢笼内都传出粗重的呼吸,one after another 带着残忍与疯狂的目光,齐齐looked towards Xu Qing ,似乎想要用目光将Xu Qing 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在他们的眼中soft skin and tender meat 的Xu Qing ,就好似一个可口的点心,让他们从心底透出残虐,毕竟一个月不关笼门,这种相对的自由,他们无比的渴望。

  哪怕知道能来此担任狱卒的都not simple ,可人多势众,胆气自然增长。

  且他们这些罪孽深重之辈,任何一个都残杀过很多Human Race ,被关在这里日夜煎熬,戾气并示彻底被磨灭。

  尤其Xu Qing 长的好看,这就更引起他们的兴奋,再加上对执剑者的恨,这一切的一切立刻就使得此地的凶意氛围,伴随着越发急促的呼吸声,沸腾起来。

  眼看如此,中年狱卒笑着looked towards Xu Qing 。“小子,这是我们刑狱司的规矩,新来的卒子都要去镇压一个区域,你若失败就只能作为其他的助手,无法胜任卒子的工作。” …

  “唯有成功者,才有资格去镇守一个牢房,祝你玩的愉快,让我们看看你能杀几个。”

  说着,中年狱卒走到牢房大门旁,与其他卒子站在一起后,right hand 抬起一挥,顿时卡卡声回荡间,这牢房内的所有牢笼,瞬间全部开启。

  一同被开启的,还有这些罪犯身上压制cultivation base 的枷锁。

  one after another Golden Core 气息,in this brief moment 轰然爆发。

  丁区被关押的,大都是Golden Core cultivator 。

  虽常年的封印使得他们Spiritual Qi 虚弱,可上百的数量以及各自的手段,还有来自他们身上的凶虐气息,使得这一刻除非是高宫执剑者且还需心志坚定,不然都会被他们的凶性震慑。

  尤其是里同各个族都有,擅长fleshy body 的不少,这就使得此战从常规意义来说,会很艰难。

  此刻这些罪犯,一个个要么狞笑要么阴沉要么嘶吼,纷纷冲出。

  有的速度快,有的速度慢,有的莽撞就要动手,有的则是擅长观察,有的fleshy body 恐怖,有的术法惊人。

  如同群魔乱舞,勐曾出笼,直奔Xu Qing 。

  而站在广场中间的Xu Qing ,就彷佛小羔羊一般,似下一瞬就可能被他们生生撕碎,玩弄残破。

  这一幕,使得牢房大门处那些狱卒一个个神情浮现玩味之意。

  他们每一个都是这么过来的,所以期待看新人去经历这一切,当然若Xu Qing 面临生死,他们自然

  也是会出手。

  这只是一个传统,不是卒子之间的欺凌与残杀。“小子,记得不敌时要求饶,晚了我们可来不及去救你。”

  中年狱卒笑着开口。

  Xu Qing nodded ,身体向前一冲,直奔面前最先到来的一个浑身长满铠甲的异族。

  刹那临近,在这异族狞笑中,Xu Qing 用身体fiercely 撞了过去。

  轰的一声,那异族的笑容凝固,只觉得一股狂暴之力扑面,身体震颤间鲜血喷出,神色骇然刚起,下一瞬Xu Qing 的手里出现一把匕首,在其脖子上fiercely 一豁。

  力量之大,head flies up ,鲜血如喷泉一般洒出。

  下一刻,Xu Qing 身体蓦然后退,直接撞在另一个异族身上,那异族没等反应过来,Xu Qing 手里的匕首就向着身后连续刺去。

  随后向上一豁,直接从腹部豁到了眉心。

  接着他身体下蹲,避开头顶呼啸而来的术法,猫腰一冲到了第三个异族面前,膝盖弯曲飞跃而起,直接撞在对方的脸上。

  在对方的凄厉惨叫中,颅崩溃。

  all around 喷涌的鲜血传出汨汨之声,倒地的尸首回荡peng peng 之音,这一切声响彷佛敲开了Asura 之门,释放出了杀戮之魔。

  而之前Xu Qing 的出手太快,此刻没等众人反应过来,Xu Qing 的速度蓦然爆发,出现在了一个眉心长着晶石的四臂异族面前。

  这异族此刻各自握拳,向着Xu Qing 正要strikes 。

  但Xu Qing 速度更快,一把抓住这异族的一个手臂,强悍的fleshy body 之力爆发,在这异族的神色变化中,它的手臂被一股大力牵引,直接轰在了自己身上。 …

  鲜血喷出,神色骇然的瞬间,Xu Qing right hand 成了半透明,一把刺入族大汉的胸口,一路破开他国四个Heavenly Palace 。

  在all around 中众目睽睽之下,四个连着血肉的暗澹Golden Core ,被Xu Qing 生生拽出,全部捏碎,吸入体内。

  随着民族大汉发出mournful scream ,其身体被Xu Qing 抡起,扔向一旁后他速度惊人,再次冲向另一个异族。

  二手如针,直接刺入对方的喉咙,穿透一个窟窿。

  同时其,Golden Core 也一样被Xu Qing 取出捏碎吸收。

  接着是第八,Twelfth 个,第十七个。

  all around 的罪犯,感受到了Xu Qing 恐怖,察觉到了他的难缠,一个个阴沉中开始相互配合,有的近身,有的在外施法。

  形成inescapable net ,要去绝杀。

  可Xu Qing 的速度太快,fleshy body 又强悍惊人,眼看all around 术法临身,于是身手后Golden Crow 幻化,身着all around 嘶吼,对抗来自数十个罪犯的术法。

  而他的身体也在五光十色的术法rays of light 呈冲,到了另一个异族面前。

  这异族是出手展开术法的cultivator 之一,他长着翅膀,但不是近Immortal Clan ,更像是鸦人。

  注意到Xu Qing 到来后,这鸦人眼睛收缩,继续后退,可还是晚了,Xu Qing 抓住对方的脖子,推着此人身体,直接撞在了一旁的墙壁上。

  墙壁轰鸣间,这鸦人的脖子爆开,颅碎灭,尸体到底。

  “可惜了。”

  Xu Qing 心底遗憾,他没来得及去拽出对方的Golden Core 。

  此刻一甩之下,这鸦人的尸体砸向远处。

  看着all around 一个个依旧狰狞的异族罪犯,Xu Qing 舔了舔嘴唇两,再次冲出。

  他没用毒,killing move 用在这城,Xu Qing 觉得不值,甚至术法他都用的很少,此刻一晃之间到了一个罪犯身后,对方神色大变刚要向前闪躲,但还是灭及了。

  Xu Qing 的right hand 直接穿透其后背,一把抓住此异族的心脏,suddenly 捏碎中,也探入到了对方的Heavenly Palace ,一路破开,抓住了四个暗澹的Golden Core 。

  就这样,mournful scream ,在这丁十七牢

  房同人,continuously 传出。

  从始至终,就没有间断过,且越发尖锐,越发凄厉。

  第三十个,第四十个,第五十个

  Xu Qing 越杀速度越快,出手的凶残更是骇然听闻,且他的动作无比灵活此刻整个人如一道Blood Shadow ,直接抓住一个异族的脖子,在对方的绝望哀嚎中拽出Golden Core 。

  可身后犯sneak attack 而来,可在靠近Xu Qing 的瞬间,影子一晃,下一刹.这sneak attack 的异族半个身子消失了,如被一张无形的大口直接吞没。

  杀戮,还在继续。

  短短的一柱香时间,这牢笼内血腥之意弥漫,地面上都是尸体,里面大部分都是Heavenly Palace 碎灭,Golden Core 被拽出,自身化作干尸,被Xu Qing Golden Crow 吞噬Qi and blood ,死亡的样子极为凄惨。

  更有一些要么头颅碎灭,要么尸首分离,惨烈至极。

  还有几个特殊族群,fleshy body 都被Xu Qing 生生的刮了,满地鲜血。 …

  至此,这里余下的数十个异族罪犯,以他们本身的凶性也终于压抑不住的惊恐起来。

  他们目中的Xu Qing ,明明表情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变化,可他们心中的感觉,已民经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

  之前的Xu Qing ,在他们看去如点心如羔羊,可现在,那是一头撕下了羊皮的ominous wolf ,甚至这个形容也都是不恰当,那是一个行走的地狱!

  这一切,就使得他们内心掀起滔天大浪,身体都在颤抖,恐惧之意弥漫全部心神。“他绝对不是丁区的狱卒!”

  “丁区狱卒出手会有情绪波,他他没有!”

  “这是个煞星,他明明也受了伤,可从始至终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这种人.我放弃,卒子大人,我们放弃!!”

  Xu Qing 不是没有受伤,在如此多的罪犯联手下,Xu Qing 又没有动用killing move ,自然也会受伤。

  可他越是受伤就越是凶残,尤其是此刻在罪犯惊恐四散间,他追上一个,一头撞在对方脸上,生生将其头颅撞的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这一幕,就使得残存的罪犯从心底不断冒着冷气,穷凶极恶的他人产,looked towards Xu Qing 的目光渐渐恐惧到了极致,在他们眼中,Xu Qing 的凶残超过了他们。

  尤其是几个被Xu Qing 杀戮震慑心神的犯人,此刻看见满脸鲜血的Xu Qing 志头,目光对望后,他们的心志无法控制的坍塌,浑身颤抖疯狂的向着牢门狱卒那里跑去。

  一样被震撼的,还有牢房门口处的那些狱卒,今日的一幕,让他们终生难忘。

  他们看着遍地的尸体,看着地面上汇聚的粘稠鲜血,看着骇然惊恐四散的罪犯,看着平静无比的Xu Qing 。

  所有人都倒吸口气,心神掀起剧烈波澜,神情无比凝重。

  他们见过杀人,本身都是杀戮之辈,所以他们震动的不青杀戮这个行为,而是Xu Qing 杀戮之中的神情。

  哪怕他们也是凶戾之辈,可却做不到如Xu Qing 那样表情从始至终都是古井一样,不起丝毫波动。

  毕竟无论是杀戮还是被杀戮,情绪都很难控制,会自然而然的产生波动。

  被杀者的惊恐绝望、killer 的兴奋享受,这些几乎impossible 作假。

  细微的表情终归会有。

  整个丁区的卒子,都是如此。

  唯有那种杀伐到了极致者,又或者经历了人间炼狱之辈,将杀伐当成了本能,才可以在这种状态下控制情绪不起一丝一毫的波澜。

  而这样的人,他们见过。

  那是在89th layer 以下的丙区任职,比他们级别更高的卒子。

  那里任何一个卒子,都是这种人!

  “丙区!”

  这些狱卒相互本能的看了看,在这凝

  重中望向Xu Qing 的目光早就没有了之前的玩味。而是升起了浓浓的尊重,透出强烈的rays of light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