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12

  Xu Qing 闻言沉默,双目微凝,沉吟许久,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拜。

  老者不再开口,继续磨刀。

  在那刺啦刺啦的声响中,Xu Qing 远去,回到了五十七区的丁一三二牢门前,他看着面前着azure black 的牢门,抬手推开,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他就听到二三七牢笼内头颅传出的呼唤。

  “卒子卒子,是你回来了吗。”

  “怎么样,是不是出去就倒霉了,快把我扔到云兽那里,我来帮你化解。”

  “相信我,没错的。”

  “你若再不信我,那你就真的完蛋了,我已经看到了,你死的非常惨,但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已经死了多少次。”

  “而且……这丁一三二的镇守,你真的以为,你是第一次做吗?”

  “不能说了,我不能说了,你快把我扔到云兽那里,把我扔过去我就继续告诉你真相了。”

  Xu Qing 平静的走在过廊上,路过一个个犯人所在的牢笼,走到了头颅所在之处,ka-cha 一声将牢门打开,在这头颅一脸的兴奋中,Xu Qing 将其拎在手里。

  “对嘛,这就对啦,haha ,小云云,我来啦。”

  在这头颅的兴奋中,Xu Qing 拎着它来到了磨盘所在的牢笼,直接将头颅扔了进去。

  磨盘一震吗,似很意外,又有一些开心的情绪散出。

  那头颅则是脸上的兴奋瞬间化作了惊恐,发出凄厉的尖叫。

  “放我出去,我不想在这里。”

  “卒子大人我错了,我说,这里被诅咒了,丁一三二被诅咒了,我可以为你简单化解啊。”

  “但我之前说的没有骗你,我真的看到了,你真的死了很多次了,我没骗你啊。”

  Xu Qing 没有去理会,转身离开去了最后一个犯人所在的牢笼,看着漂浮在内的那张画,望着里面的二十三个silhouette ,忽然对影子开口。

  “吃了它。”

  下一瞬,影子透出贪婪的情绪,从Xu Qing 脚下散开,蔓延进了牢笼。

  随着散入,一股邪恶之意从影子身上滋生出来,笼罩八方的同时,整个丁一三二区在这一刹那,突然安静下来。

  头颅不再惨叫,磨盘不再转动,云兽不再咀嚼,稻草人不再嘶吼……

  唯有丹青族的那张画,此刻颤抖。

  随着影子的靠近,越来越强烈,直至影子距离它不到三尺之时,画内的老者突然开口。

  “镇守大人,右下边缘,非我一族。”

  Xu Qing 立刻看去,目光落在了画内的右下方。

  那里画着一个小男孩,他笑hehe 的站在那里,看起来与画中其他silhouette 没有区别,就如同一家人一样。

  但在老者开口后,画中的小男孩皱frowned ,而刹那间影子也直接向着小男孩那里扑去,ka-cha 一声好似咬到了什么。

  随后向着Xu Qing 回归而来,至于那幅画没有损坏,只是里面的小男孩没有了,它被影子所吞。

  可就在影子回归的瞬间,前所未有的一幕出现了。

  影子的身躯突然颤抖,随后在Xu Qing 的目光下,竟刹那间崩溃,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的同时影子也传出了哀嚎之声。

  它的身体,爆开!

  一道模糊的silhouette 从内钻出,带着笑声融入all around 黑暗内,即便是black skewer in this brief moment 急速冲去,可还是扑空,那小男孩小时不见。

  而影子显然impossible 这么就死亡,虽身躯炸裂化作了多片,但很快就相互fuse together ,重新recovery 后它明显虚弱,可却急促的向Xu Qing 传递情绪波动。

  “气运……吞……炸炸炸……”

  它似乎很怕Xu Qing 认为它无能,this time 描述的居然还算清晰。

  Xu Qing 眼睛猛地一凝,转头looked towards 小男孩消失之地。

  “气运?”Xu Qing 喃喃。

  此刻black skewer 归来,Vajra Sect 老祖幻化,他飞速扫了眼虚弱的影子,又looked towards Xu Qing ,顿时紧张。

  自己二次都失利,而影子虽然也失败,可却胡编出了什么气运之说。

  “小屁影学坏了,可恶!”

  Vajra Sect 老祖心底coldly snorted ,他觉得此事八成是影子为不显自身无能所以乱说出来,于是心底暗道胡编的话,小屁影你可比不过grandfather 我。

  你既然胡说,我就给你加点料,这样煞星发现不对时,你麻烦就大了,而我只要摘出自己,就不会被牵连。

  他看过太多的话本,有一些里面也有对气运的描述,且大都是主角必备之物,似乎这是很多话本人都愿意用的。

  “气运?主子我看不出气运,这一点我不如知识渊博的小影,但它既然这么说……”

  “恭喜主人,恭喜主人,主人果然是天命所过,所以才可以在这里遇到气运!”

  Vajra Sect 老祖连忙开口。

  Xu Qing 皱眉,看了过去。

  Vajra Sect 老祖精神一振,赶紧回忆那些话本的内容,飞速开口。

  “主子,按照小影给的说法和思路,如果它没错的话,小的应该猜出为何这丁一三二的镇守,有人在外遭遇意外unfathomable mystery 陨落了。”

  “这丁一三二的秘密,如果小影没错的话,那我也知道了。”

  “这里蕴含了一缕气运,估计应该是封海郡气运之力的一部分,不知为何存在于此地,从无形变的有形。”

  “而那些曾经的镇守之所以死亡,是因气运非寻常之辈可以加身,过犹不及,事极必反,所以才会有厄运与unfathomable mystery 之事。”

  说到这里,Vajra Sect 老祖一愣,他心底也凝惑起来,因为他觉得这么去解释,似乎……极为合理。

  “不会小屁影说的是真的吧?”

  Vajra Sect 老祖心神震动之时,Xu Qing 眉头皱的更多,气运一说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是Master 介绍紫青Crown Prince 时,说的对方似乎是集合了Ancient Hope continent 气运而生。

  Xu Qing 正思索时,忽然expression moved ,猛地looked towards 远处右侧,那里黑暗中一道silhouette 浮现出来,正是之前消失的小男孩。

  他站在那里,好奇的looked towards Xu Qing 。

  Vajra Sect 老祖猛地冲出,小男孩消失,可很快他又出现在了另一侧,依旧好奇的望着Xu Qing 。

  而this time ,Xu Qing 注意到了对方的目光,是落在自己的right hand 腕上!

  Xu Qing 心神一动,抬起right hand 。

  小男孩的视线也随之改变。

  Xu Qing 沉默,他的right hand 腕看似如常,可他知道那里藏着golden 的丝线,当年他融入Poison Pill 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时,golden 丝线闪耀,曾出现了一连串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巧合。

  “这是什么?”Xu Qing 抬着right hand ,忽然开口,问向小男孩。

  丁一三二牢房内,随着Xu Qing 话语的回荡,所有犯人都极为安静。

  云兽转过了身,女子爬到了牢笼边缘,磨盘的石纹形成了眼睛,角落里的头颅也遥望过去……

  就连丹青族的那幅画,也是变的模糊,一个虚幻的老者silhouette 贴着牢笼的栏杆,留意Xu Qing 那里。

  Xu Qing 没去在意这些犯人,他望着小男孩,挥了挥自己的right hand 。

  小男孩的眼神随着Xu Qing 的right hand 而动,似乎在他的目中,Xu Qing 的right hand 成了这world 的唯一,而他的表情很奇怪,带着一些不解,更带着一些茫然。

  对于Xu Qing 的话语,他听到了,于是目光从Xu Qing 手腕上挪开,与Xu Qing 对视。

  片刻后他张开口,似乎在说着什么,可却没有任何声音或Divine Sense 散出,就连嘴型也没有任何变化。

  Xu Qing 皱frowned 。

  可小男孩的表现却很奇怪,他说完后耳朵动了多,似乎听到了什么回应,眼睛更是亮了起来,随后再次开口。

  接着又去聆听。

  最终似乎听到了什么让他开心的回应,于是雀跃起来,更是看了Xu Qing 一眼后,patted 胸口,身体退后,重新融入到了黑暗中。

  与此同时,在郡都的势力范围内,距离都城差不多一个月的路程之地,靠近幽Ming State 的边界,那里有一片连绵mountain range 。

  一端深入幽Ming State ,一端则是在郡都地界。

  这mountain range 很奇特,泥土与山石都是purple 。

  这种颜色的地质并不多见,而它的名字,叫作紫灵mountain range 。

  此刻,在这紫灵mountain range 位于郡都的这部分范围内,群山之中有一座深渊。

  这深渊很大,下方一片漆黑,看不见具体,只能看到阵阵purple 的雾气从这深渊内散出,缓缓升空之时,深渊外有二个silhouette ,正在靠近。

  这二个silhouette one old and one young ,老的正是Boardspring Road old man ,少女自然就是一身white clothed 美丽无暇的Ling’er 。

  他们之前乘坐着与其族有约定的飞天巨人,被带到到郡都地界后对方离去,于是他们自行走到了紫灵mountain range 。

  如今也终于接近目的地。

  “Ling’er ,Wood Spirit Race 就要到了,按照古老的约定,你可以在这里获得一份inheritance ,不过此事也存在风险,你需静养一段时间,等自身bloodline 稳定,才可尝试。”

  “这段时间,你要心无旁骛,你……”Boardspring Road old man 正说着,忽然注意到Ling’er 那里有些走神,于是一愣。

  “你干嘛呢?”

  “Dad ,有个小孩在和我说话。”Ling’er 眼睛里露出一抹惊喜之芒。

  “什么小孩说话?”Boardspring Road old man 诧异,四下看了看。

  “没什么,可能是Wood Spirit Race 吧。”Ling’er 眨了眨眼,第一次对Dad 说谎,她知道对方不喜欢Xu Qing ,于是觉得这件事还是不告诉对方的好。

  同时在心底,她飞速向着那个突然在心神回荡的小孩声音回复起来。

  “是的呀,你是谁啊,你看见我Xu Qing big brother 了?你们在哪里?”

  “在郡都?!”Ling’er 眼睛里rays of light 更亮。

  “嗯嗯,你居然一个朋友都没有?好吧,我当然可以和你做朋友,不过你要帮我照顾我Xu Qing big brother ,我过段时间就去找你们。”

  Boardspring Road old man 狐疑,仔细打量了Ling’er 几眼。

  “Dad ,我们快走把。”Ling’er 笑着开口,一副很开心的样子,笑容充满了纯真,带着美好。

  Boardspring Road old man 更为狐疑,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思索后shook the head ,又继续叮嘱起来。

  “你可千万别犯傻,this time inheritance 很重要,absolutely 不能失败,那可是性命攸关,还有一会到了Wood Spirit Race 你就先闭关稳定bloodline ,我去一趟郡都为你购买一些辅助之物。”

  “知道啦Dad 。”Ling’er 拉着old man 的手臂,娇憨道。

  此刻山风吹来,将其青丝飘起,在她那张吹弹可破的绝美pretty face 上轻抚。

  Ling’er 抬手将发丝挽在耳后,借助这个动作,她飞速侧头看了眼郡都的方向,嘴角上扬,绽出笑容。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