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14

  孔祥龙是在外勤办任职,专门负责追凶。

  今日也是将抓获的通缉犯送来,Xu Qing 看他见时,他正在Ninth Layer 和几个熟悉的狱卒谈笑,身边还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双面clansman 。

  这双面clansman cultivation base 不谷,虽重创躺在那里,可一身Golden Core 七宫波动还是很强烈,显然也是其族 内的不俗之辈,不然的话,impossible 拥有七座Heavenly Palace 。

  只不过如今凄惨,身上都是伤痕,似被虐打,且失去了一条腿,看伤口仿佛是被生生撕掉。

  而也祥龙也有伤势,但他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注意到Xu Qing 后,眼睛更是一亮,笑着开口。”Xu Qing !“”孔big brother 。“

  Xu Qing 回礼,all around 狱卒也都笑着和Xu Qing 打招呼,这段旱Xu Qing 成功镇守了一三二区,从始至终没有换牢,使得不少狱卒都听闻。

  尤其是他每天上下班都 外出,却没有任何意外横死,这记得了更多的佩服。

  此刻望见孔祥龙,Xu Qing 也露出笑容,目光落在对方身上的伤口。”没啥,小伤,Xu Qing 你这是成为卒子了?haha ,果然如我所料。“

  孔祥龙扫过Xu Qing daoist robe 上的black 暗fire rune ,也注意到all around 狱卒的神态,于是眨了眨眼,对于Xu Qing 成为卒子,似乎没有太多意外。”其实我之听说你去做Palace Lord 的随行书令,我就猜……“”你猜到了什么。“

  孔祥龙的话语还没等说完,一个冰冷的声音带着威严,从Ninth Layer 的台阶上传来。

  随着话语回荡,Palace Lord 冷漠的silhouette 在那里出现,一步一步,带着pressure ,走向众人。

  所有狱卒瞬间严肃,齐齐一拜。”见过Palace Lord 。“

  Xu Qing 也是如此,孔祥龙更是身体一颤,连忙低头拜见。

  Xu Qing 注意到孔祥龙似乎极为畏惧的样子,甚至额头都在冒汗。

  而Palace Lord 身上的压迫感很大,随着靠近,压抑之意弥漫整个Ninth Layer 。

  all around 雅雀无声之时,Palace Lord 的silhouette 走到了众人面前。

  他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双面族通缉犯,随后目光落在孔祥dragon body 上,冷淡开口。”以你的cultivation base ,明明一剑就可以生擒压此修,为何出了两剑,被外面吹嘘成此代Human Race Heaven’s Chosen ,就自满了不成,别的没学会,骄傲你学的很快啊。“

  说完,他又looked towards Xu Qing ,一样冷淡。”还有你,下值了不回去cultivate ,在这里凑什么热闹,镇压了丁一三二就自满了不成,况且你真的镇压了吗,若有ability ,去镇压丁一晋升丙区!“

  Xu Qing 眼睛一凝,Palace Lord 的this remark ,让他陷入深思。

  至于Palace Lord 的脾气,Xu Qing 已经知晓,他这段时间随着与其他狱卒渐渐熟悉,听人说起过这位执剑宫的Palace Lord 对人严厉之事。

  结合第一次见面对方劈头盖脸一顿训斥,Xu Qing 知道此刻说什么都 没用。

  至于孔祥龙,此刻也是低着头没说话。”怎么不说了,问你呢!”

  Palace Lord 目光从Xu Qing 和孔祥dragon body 上扫过,最终looked towards 孔祥龙。

  孔祥龙迟疑,低声开口。”当时这双面族的cultivator 身边,还有几个近人侍女,她们是pitiful person ,我怕出手formidable power 过大伤及无辜,所以……“

  近人,不是一族,他们是Human Race 族所生,命运有些时候更为凄惨。

  Palace Lord 沉默,半晌摗专出话语。”就算如此,你杀一个七宫Golden Core 怎会受伤,又干了什么私事!“

  孔祥龙额头冒汗,但被Palace Lord 盯着不能不说,于是brace oneself 开口。”那个通缉犯还有一些同伙,他们跑了,虽不是通缉名单之中,但我看他们干的那些丧天良的事,有些忍不住 ,于是追上去全弄死,后面又来了一个硬茬,我也弄死了,所以受伤。“

  Palace Lord 冷冷的看了孔祥龙一眼,转身向着台阶走去,可却有冰冷的声音回荡。”情有可原,但你不遵守执剑者任务规矩,节外生枝,罚你入牢七天,带下去!“

  说完,Palace Lord 远去。

  Xu Qing 同情的looked towards 孔祥龙。

  这件事他觉得Palace Lord 过于古板,不近人情。

  孔祥龙sighed ,看了Xu Qing 一眼,bitterly laughed 。”早知道这样,我来这里送了人就走,晚了一步,倒霉啊。“

  话语间,一旁的狱卒严肃返回来,将地面上的双面族 犯人束缚后,又走到了孔祥龙面前。

  孔祥龙认命的抬志双手,被带上了枷锁,直接带走。

  临走前他还回头冲站Xu Qing 挥了挥手。

  Xu Qing 默默的看着这一幕,直至孔祥龙silhouette 消失,他才离开刑狱司,回到了Sword Pavilion 。

  sit cross-legged 下后,Xu Qing 望可眼外面的黑夜,脑海浮现孔祥龙被训斥下狱的一幕。

  通过这一件事,他能清晰感受到执剑宫Palace Lord 对于规矩的遵守以及严格,就如同对自己这里训斥一样,对于孔祥龙这样的Heaven’s Chosen ,同样如此。”这样的执剑宫……“

  Xu Qing 目光穿梭黑夜。

  他忽然觉得挺好,这里的规则更简单,一切虽也是实力说话,但功劳与规矩,一样重要。”所以当初Big Brother Chen 告知我,张司运的Ancestor Master 是四大deacon 之一后,说对谅是徇私舞弊之人,这样的Palace Lord ,若真有人

  他忽然觉得挺好,这里的规则更简单,一切虽也是实力说话,但功劳与规矩,一样重要。

  “所以当初Big Brother Chen 告知我,张司运的Ancestor Master 是四大deacon 之一后,说对方不是徇私舞弊之人,这样的Palace Lord ,若真有人徇私舞弊,想来他是不能允许的。”

  Xu Qing looked thoughtful ,对于执剑宫的感官,在经历了this time 次的小事之后,unconsciously 下,已经有了初步的认知。

  同时他想到了丹青老者的话语。

  “刑狱司深处关押了Spiritual God 分身!”

  Xu Qing shook the head ,此事他觉得知道便可,不是自己可以去探查与验证的。

  于是他将此事埋在心底,闭上双眼,感受第五Heavenly Palace 。

  他的第五Heavenly Palace 即将成型,按照Xu Qing 的判断,差不多再有五六天,就会完成具象化。

  “越是往后,具象化就越慢了。”

  所以Xu Qing 最近一直在思索要不要放入Life Source Green Dragon ……

  他觉得自己前四座Heavenly Palace 都很不错,与其比较的话Green Dragon 就有些寻常了。

  而Heavenly Palace Golden Core 的形成,除了foreign object 融入,还可以自身cultivation technique 形成,所以Xu Qing 也在琢磨自己以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融入的话,又会如何。

  此事理论上是可以的,但Xu Qing 缺少一些信息,于是想了想后,他brace oneself 取出sound transmission jade slip ,给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sound transmission 。

  “senior ,在吗。”

  “不在。”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的声音,几乎瞬间就从jade slip 内传出。

  Xu Qing 沉默,jade slip 内也没有第二句声音。

  他听出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语气不对,心底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了对方,于是给五爷sound transmission 问询关于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融宫之事。

  “啊?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没有告诉你吗,此事我们来郡都前,你master 就和她专门针对你的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融入Golden Core 沟通过。”

  “前几天我还看见Violet Profound senior 邀请了一些她的好友来sect ,也问询过类似之事,毕竟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每一种都不一样,融入之法也有讲究,她还专门拜访Three Great Sects ,付出了一些代价,

  去了他们的经法阁查询。”

  “若是胡乱融入,虽也无害,但却不会成功。”

  Xu Qing 沉默,他不知道Violet Profound 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心底升起波澜,于是拿起jade slip 给Violet Profound sound transmission 。

  “senior ……”

  “恩,你是哪位?”jade slip 内传出Violet Profound 的声音。

  “我是Xu Qing ……”

  “哦,就是那个为了躲我,选择住在Sword Pavilion 一去不回的Xu Qing ?”

  Xu Qing 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只能轻声开口。

  “我听五爷说了……多thanks Senior !”

  jade slip 内传出轻哼声。

  “你第五Heavenly Palace 差不多要成型了吧,成型之日回来见我,对了,我喜欢吃城南的桂花糕。”

  “好。”Xu Qing 心底relaxed ,赶紧将jade slip 收起,in the heart 记下了桂花糕之事。

  “以后要找个机会报答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Xu Qing 不善于表达心中情感,于是拿出竹简,将Violet Profound 的名字刻在另一面,那里记录的都是对他有恩之人。

  “另外军功这里,我也要抓紧时间了。”想到军功,Xu Qing brows slightly wrinkle 。

  成为卒子后,他对获取军功有了更清晰的认知,正常来说,身为卒子,他每个月都有固定的军功。

  不是很多,距离他的目标相差太远,想要获取更多,就必须外出完成任务。

  可就算是任务,给予的也没多少,那些奖励多的任务,往往都是团队行动又或者Nascent Soul 层次。

  不过终归积累之下,也有达到数量的一天,所以Xu Qing 打算在接来的日子,除了上值之外,要在郡者附近完成各种任务。

  有次决断后,Xu Qing 闭上眼,开始打坐。

  时间流逝,快要天亮时,Xu Qing 忽然睁开眼。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事……”Xu Qing 皱frowned ,思索起来,片刻后他眼睛一凝。

  “今日Palace Lord 曾质问我真的镇压了丁一三二区吗。”

  Xu Qing 喃喃,这句话,他觉得有点不对劲,而最不对劲的,回来后竟差一点忘记。

  “不对!”Xu Qing 猛地抬头,他对自己的记忆很自信,这件事不应该忘记才对。

  “从什么时候,我开始记忆差了?”Xu Qing 目中露出思索,回忆自己的经历后,他渐渐眼睛收缩。

  “我只对和丁一三二有关的记忆,unconsciously 会忘记,其他事情不会。”

  “而这个情况,也是从我成为丁一三二镇守开始。”

  Xu Qing 心神一震。

  他忽然想到了上一任镇守,那位磨刀的老者,那天曾和他说过一句话。

  “当你认为你发现了一切时,实际上还有更多等着你。”

  Xu Qing 沉默,许久之后,他目光阴冷,喃喃低语。

  “我被丁一三二,影响了。”

  此刻,外面的天,亮了。

  但却没有多少明媚的阳光,苍穹灰蒙蒙一片,雨水洒落。

  这是郡都的雨季,要持续数

  Xu Qing 站起身,眼睛里蕴起寒意,推开Sword Pavilion 的门,走入wind and rain 里,走想刑狱司。

  在踏入刑狱司的一瞬,他在心底对Vajra Sect 老祖与影子,同时传念。

  “从这一刻起,你们以留影jade slip ,记录我接下来所有的经历,全程不断。”

  Vajra Sect 老祖与影子都一愣,连忙遵命。

  “主子,出了什么事?”Vajra Sect 老祖cautiously 的问道。

  “我怀疑,有某种力量干扰了我的认知,淡化了我对一些事情的记忆。”

  Xu Qing 眼中越发冰冷,走入刑狱司,走入57th 层,走入……丁一三二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丁一三二区变的没有那么漆黑与冰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头颅说话也没有那么多,云兽也不再吃触须,磨盘的转动也变的生涩,丹青族的老者却频频出现。

  或许影子和Vajra Sect 老祖,在这方面是有功劳的。

  Xu Qing 走入丁一三二区后,感受这里的一切,心底升起这个想法。

  小男孩也出现了,站在他的不远处,眼神里带着一些无奈,Xu Qing 看到后心中一沉,随后不动声色,如往常一样走在过廊上,从一个个关押犯人的牢笼前走过。

  走到磨盘那里时,他看到那个神神叨叨的头颅,少见的没有在地面滚来滚去,而是出现在磨盘上,盯着Xu Qing ,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

  它看着Xu Qing ,Xu Qing 也看着它。

  它没说话。

  “今天怎么这么安静。”Xu Qing 平静开口。

  “不想被踩死,况且你见过有人和死人说话吗?”头颅笑了,笑的很诡异。

  “见过。”Xu Qing 回答。

  头颅一愣。

  “不但见过,我还说过。”Xu Qing said earnestly 。

  头颅神色露出奇异,随后左右晃动了一下,用后脑勺对着Xu Qing 。

  Xu Qing 向前走去,直至走到了丹青族所在的牢笼,看着里面一身整洁的老者,他忽然开口。

  “你把你之前和我说过的每一句话,重复一遍,差一个字,我就弄死你。”

  老者一愣。

  Xu Qing 面无表情,挥手间影子散开,重新蔓延对方的牢笼。

  丹青老者连忙开口,他的记忆很好,将Xu Qing 成为镇守后,他这里所说的全部话语,都说了一遍。

  Xu Qing 听完nodded ,转身回到牢门,闭目打坐。

  一天过去,这一天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与往常没区别,直至到了下值的时间,Xu Qing 走出丁一三二。

  他一路没有任何停顿,回到了Sword Pavilion 。

  sit cross-legged 下的瞬间,Xu Qing 开口。

  “游灵子,你先来。”

  black skewer 飞出,Vajra Sect 老祖在内飞速幻化2,神色无比凝重,挥手间一枚留影jade slip 出现,上面浮现了画面。

  画面里的正是Xu Qing 。

  其内记录了他这一天从踏入刑狱司开始,直至进入丁一三二区最终又离开的一幕,很详细很清晰,没有任何缺少。

  尤其是丹青族老者的话语,也都全部记录下来。

  Xu Qing 看了许久,也没从内看出什么异常,于是又给影子传出Divine Sense ,很快影子也将它记录的画面放出。

  二相对比之后,一切如常。

  Xu Qing 目中露出思索,a single thought involuntarily 的在脑海升起。

  “难道是我想多了?”

  Xu Qing 沉吟,将这个念头压下后,继续查看jade slip 留影,最终他眼睛猛地一凝,落在了jade slip 内的丹青族老者那里。

  对方的声音,从这jade slip 留影内传出。

  “镇守大人……我们这丁一三二,一共关押了多少犯人?”

  “你的记忆里,到底……此地有几个犯人?”

  “大人,我也是没办法才这么胡说,方才黑影都要把我吃掉了,我无奈之下只能这样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不然我就没了,大人您大量,原谅我一次,就一次!。”

  Xu Qing 盯着jade slip ,将那丹青老者的话语,听了一遍又一遍,最终他掐诀,将留影里丹青老祖祈求原谅的那句话循环,轻声开口。

  “游灵子,小影,你们听这一句话,这丹青老祖……是在和我说吗?”

  ……

  昨天看到有读者说我在尝试一种新的写法,是这样的,我的确才尝试新的创作思路。

  制作一个蛋糕需要鸡蛋、牛奶、白糖、奶油、面粉等等,我尝试将这些材料埋在所有的章节之中,又或者埋进一些事件之中,最终拼在一起,为大家呈现出一个蛋糕。

  我努力让过程不枯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