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15

  Vajra Sect 老祖一愣,影子也是露出无数眼睛。

  「这句话,有没有可能,是在对一个我没注意到的存在去解释」Xu Qing 平静开口。

  「况且,这丹青老祖从始至终对我的称呼,都是四个字镇守大人,唯独这句解释的话语,称呼是两个字,大人。」

  「这么明显的一个地方,可我偏偏之前却诡异的忽略了。」Xu Qing 眼睛里露出冰冷。

  「那么,我镇守的丁一三二区,到底有几个犯人?」

  Xu Qing 眯起眼,脑海回忆。

  「第一个是云兽。」

  「第二个是Human Race 之女。」

  「第十三」Xu Qing 声音一顿,全身in this brief moment 升起一股ice cold aura 。

  「第四个,是谁?」Xu Qing 喃喃,瞳孔开始收缩。

  一旁的Vajra Sect 老祖刚要开口,可也愣了,他也想不起来,随后整个人都颤抖,目中露出惊恐。

  影子那里也是茫然。

  「第五个又是谁?或者说,从第四个开始直至Twelfth 个,都是谁?我怎么记不得。」Xu Qing 轻声开口,从身上取出犯人的资料jade slip ,查看之下他怎么数,都是十四个。

  但偏偏,就是记不住中间的九个。

  无比诡异。

  jade slip 里有,Xu Qing 觉得自己看到了,可仔细去想又记不住。

  「那位上一任镇守也曾介绍过犯人,他似乎也没有说中间的九个,偏偏我当时居然觉得正常。」

  「有趣。」Xu Qing eyes flash with a cold light ,打开storage bag ,想要将自己clear comprehension 的这一切记录下来,但想了想后,他没有用jade slip ,而是拿出一枚空白的竹简。

  他的storage bag 有很多竹简。

  在这竹简上,他将自己如今所想的一切,都一字一字的刻下。

  最后一行,Xu Qing 些了五个字以及一个问号。

  Spiritual God 的力量?

  做完这些,Xu Qing 站起身,在这黑夜里走出Sword Pavilion 。

  外面雨水依旧,洒落大地,地面一处处水洼,Xu Qing 走在上面,这夜色里一路走来到了刑狱司。

  走在刑狱司的台阶上,脚步声传出很远,一圈圈形成了回音。

  这是Xu Qing 第一次在夜晚来到刑狱司,all around 更为漆黑,唯有墙壁上隔着一些距离点燃的灯火,散出昏暗的微光。

  在all around 的漆黑中,火光insignificant 。

  Xu Qing 神色平静,一步步走下台阶,他不想去等到天亮,因为白天与黑夜对他来说没有区别。

  可一旦时间久了,他担心记忆又会模糊,所以他打算趁着如今反应过来,立刻就去处理。

  他要去看看第四到Twelfth 的犯人。

  就这样,在这安静与漆黑里,Xu Qing 来到了刑狱司的57th 层,来到了丁一三二的青黑牢门前,抬手推开。

  「第四到Twelfth 的犯人,到底有还是没有!」

  在嘎吱之声于这寂静中回荡间,Xu Qing 面无表情的走入进去,砰的一下,大门关闭。

  丁一三二,一如既往的漆黑。

  走入的一刻,Xu Qing 隐隐感觉牢笼内的有目光在看自己,同时小男孩的silhouette ,也出现在了他的身边,目中带着无奈与关切。

  Xu Qing 注意到了,皱frowned 。

  他this time 到来,为的就是这个目光!

  他之前查看jade slip 时发现留影内没有小男孩的silhouette ,但他记得对方这个无奈的眼神。

  silhouette 才深夜来此,目的就是要来探寻出小男孩的目光为何这样。

  这是他唯一的目的。

  「这里,有什么。」Xu Qing 抬起自己的right hand 腕,望着小男孩。

  小男孩张开口想要说什么,但无论如何说,Xu Qing 都听不见,仿佛双方隔着一个时空。

  哪怕Xu Qing 用了很多办法,比如写字,也还是无法与小男孩进行沟通,直至最终感觉外面天色似乎都要亮了,Xu Qing 轻叹一声,只能放弃。

  他抬头看了眼这丁一三二,目光从十四个犯人身上扫过,一切如常。

  于是转身准备离开,可就在他的手碰触牢房大门的瞬间,Xu Qing 忽然神色内露出一抹迷茫。

  「我深夜来此,只是为了和气运沟通?这不符合我的性格!」

  「那我大可以白天上值时去做此事,为何要夜晚到来。」

  「我好像忘记了一些事情。」

  Xu Qing 喃喃,转身looked towards 丁一三二,与记忆里一样,没有变化。

  「不对!」Xu Qing 目中露出精芒。

  「我的记忆没那么差,但偏偏想不起来.」

  「难道是某种力量影响了我?」

  「我来的时候,或许没有被影响,所以我来了,可进入这里我忘了目的.那么,我应该是发现了某些线索。」

  他看着看着,忽然right hand 抬起打开storage bag ,在里面翻找,仔细检查每一个item 之后,他取出了一枚竹简。

  这枚竹简上,densely packed 刻着大量的字迹。

  Xu Qing 皱frowned ,竹简他熟悉,但他不记得上面有字迹,于是仔细查看起来,而看着看着,他的神色就有了变化。

  「第四至Twelfth 牢笼,关的是什么?」

  「Spiritual God 的力量?」

  Xu Qing 心神掀起剧烈波澜,字迹他熟悉,那是他的字迹,可内容他却无比的陌生,最终猛地抬头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

  「影响了我的记忆?!」Xu Qing 目中murderous intention 闪耀,体内third day 宫蓦然震动,其内毒禁气息散开笼罩全身,随后他更是breathed deeply ,第一次动用了第四Heavenly Palace 之力。

  那是紫月Heavenly Palace 。

  随着Xu Qing 的心念,第四Heavenly Palace 震颤,一缕purple 的月光在Xu Qing Sea of Consciousness 内绽放出来,笼罩全身的同时,他身上无形的位格,在这一个刻蓦然增长。

  他的表情变的冷漠,目中带着空灵,样子虽然没有变化,可给人的感觉,仿佛不再是具备情绪的Human Race ,而is a 俯视众生的Spiritual God 。

  以这种姿态,Xu Qing 再去看这丁一三二。

  这一眼看过,丁一三二在他目中,样子大变。

  这里simply 不是black ,而是red ,赤红鲜艳,满地都是鲜血,墙壁也好,牢笼也好,都是血色。

  唯有一个区域,是散出rays of light ,那是他的身边,小男孩所在之地。

  因靠的很近,所以从小男孩身上散出的rays of light ,也将Xu Qing 笼罩在内。

  他在rays of light 里,而rays of light 外除了血色,更有浓郁的blood mist ,仿佛要来侵袭,但被阻挡。

  Xu Qing 心神震动,他猛地looked towards 云兽所在的牢笼,其内.不是云兽,而is a 没有头颅的石狮子!

  通体青黑,散出浓郁的不详。

  接着他looked towards Human Race 女子所在的牢笼,那里一样改变,好似掀开了面纱,露出了真正的一幕,里面的女子,不再是娇艳,而是一幅骸骨。

  牢笼内多了一个巨大的稻草人,全身血色,不断摇晃落下无数杂草,变成小的稻草人,不断吞噬那女子的骸骨,吃完后又吐出,重新拼凑。

  好似生生世世,不断撕咬。

  注意到Xu Qing 的目光,巨大的稻草人还回头看了Xu Qing 一眼,咧嘴一笑。

  而关押磨盘和头颅的牢笼,一样与之前不同,磨盘消失,在其位置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水缸,散出古老的气息,水缸内

  还有浑浊的液体,一个Black Lotus 长出来,散出无数的枝

  须,弥漫牢笼all around 。

  有不少,直接刺入到了头颅内,使得头颅表情痛苦。

  此刻头颅注意到了Xu Qing 的目光,可它表情却很奇怪,带着无奈,传出虚弱的声音。

  「就我没变化,我告诉过你,我是好的.」

  Xu Qing 沉默,目光扫向其他牢笼,而他所看到的一切,让他心神掀起滔天大浪。

  他没有看到第四至Twelfth 个犯人。

  他看到了一根巨大的手指,贯穿了上百个牢笼,这手指散出难以形容的divine might ,流淌的鲜血将这牢房映照的通红。

  blood mist ,血液,都是因他而生。

  那是Spiritual God 的手指。

  而最后一个牢笼内,丹青族的老者,他此刻面部狰狞,身体干瘦,Demi-God 赤裸,上面都是撕咬的痕迹,正在用手指画画。

  他的牢笼内,漂浮了无数的画卷,densely packed 数不清晰,地面也都是废弃的画,而仔细去看可以看到,里面每一张画,都赫然是Xu Qing !

  注意到Xu Qing 的目光,老者转头咧嘴一笑。

  「早上好,镇守大人。」

  这些,就是丁一三二的真正样子。

  这里的犯人,不是十四,而是六个。

  Xu Qing 面色阴沉,凝望这一切后,来到无头的石狮子所在之地,right hand 抬起一挥之下,牢笼的Formation 开启,轰鸣间石狮子崩溃碎灭。

  接着是稻草人,一样在Formation 中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然后是水缸Black Lotus 与头颅。

  头颅被Xu Qing 一脚踩碎,消散前传出叹息。

  「你怎么就是不信我呢。」

  最后是丹青一族,在那老者的诡异之笑下,Xu Qing 袖子一甩,一团火焰whistled past ,全部焚烧。

  做完这些,他looked towards 那根手指,沉默许久,转身向外走去。

  这根手指,才是丁一三二的真正秘密。

  这里最终要关押的,其实就是这根Spiritual God 的手指,只是Xu Qing 不理解,这样的item 为何会放在丁区。

  Xu Qing looked towards 小男孩,看着其身体外的rays of light 在与all around 的Spiritual God 手指所散血意对抗,他忽然懂了。

  「Vajra Sect 老祖说的不对,厄运不是无法承受气运加持所导致,而是来自诅咒,Spiritual God 的诅咒,气运在这里是为了镇压诅咒。」

  「所以历任镇守,会被诅咒间接影响,出现厄运。」

  「这是一个认知诅咒,破除的方法很简单,看透这一切便可。」

  「所以,你,才是这里真正的镇守。」

  Xu Qing 轻声开口。

  小男孩nodded 。

  Xu Qing 默然,走到了牢房大门,低头看了手里的竹简,一把捏碎,散落在地。此物已经不需要了,他打算辞去丁一三二的镇守,此地诡异,哪怕他看透了因果,但也不愿意在此多留。

  于是收敛自身的紫月与毒禁,推开牢门。

  走出的一刻随着大门的关闭,Xu Qing breathed deeply ,皱frowned 。

  「可惜,那个小男孩无法沟通,不过它对我似乎没有什么恶意,更多是好奇。」

  「也罢,不过丁一三二区只有十四个犯人,有点少了。」

  Xu Qing 沉吟,他觉得应该想办法多增加一些,带着这样的思绪,Xu Qing 渐渐走远,他要去看看被关在这里的孔祥龙。

  而在Xu Qing 走后,这丁一三二区,一切如常。

  云兽依旧在咀嚼,Human Race 之女依旧在哄稻草人睡觉,磨盘还在转头,丹青族的画没有消失,old man 在里,sighed 。

  「怎么来了这么一个恐怖的家伙,everyday all 苏醒,什么时候是个

  头,提醒也不是,他醒了就杀我们,不提醒也不是,他每次分析后也能苏醒。」

  磨盘那里的头颅,闻言尖叫起来。

  「我比你烦,这家伙除了第一次到来一切正常,第二次来后就苏醒,此后每天到来都能苏醒,而且每次苏醒都是踩死我,从来不变!」

  「我就那么招人踩踏啊,我和他说了无数次不要踩我,该死的,要杀了他,不对,草帽会杀了他,他注定必死!」

  在这喧嚣中,小男孩的silhouette 出现在了牢房大门,它低头捡起地面上碎裂成一片片的竹简,拿起后来到了牢房的一处隐秘不可察觉的角落,将竹简扔过去。

  那里有一堆竹简碎片。

  每一个碎片上,都有字迹,都是Xu Qing 的字迹。

  而仔细去计算的话,可以发现这些竹简的数量,只比Xu Qing 来此上值的天数,少一个。

  或许明天,还会增加一个。

  小男孩sighed ,身体一晃,消失无影,出现时在了丁一三二之外,出现在了Xu Qing 身后。

  无人能看见他,Xu Qing 也看不到。

  它默默的跟随,似乎一直在遵循一个约定,在郡都保护Xu Qing ,直至那个愿意和自己做朋友的小elder sister 到来。

  这是约定。

  可它有些苦恼,因为它发现这个要被自己保护的人,从来的second day 起就不需要自己保护了。

  他当天就看穿了丁一三二的一切,也看出了自己的一切,他的厄运仔细化解也不是自己做的,是他自己破开。

  所以,他everyday all 会苏醒,都会clear comprehension ,都会在这里杀戮。

  又因Spiritual God 以及刑狱司本身镇压之力的影响,所以他everyday all 会遗忘。

  周而复始。

  这,就是丁一三二,也是刑狱司的力量核心。

  厄运,的确不是来自气运,它来自诅咒,Spiritual God 的诅咒。

  没有人可以承受,唯有遗忘,可断因果。

  不知道小萌有没有写明白,要不做个数据调查,看懂的给我投一张月票吧。

  我明天看看有多少月票,就知道有多少看懂的啦。

  如果没多少,说明小萌新写的失败,那我后面可能会调整写的更直白更清晰更仔细一些。

  小萌新很认真的看着你。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