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16

  孔祥龙的待遇还好,被关押在了丁三区。

  那里属于First Layer ,所以rays of light 还算通透,另外其牢房内没有其他人。

  Xu Qing 问询后知晓,前十区都是给自己人准备的,normally 里那些犯错的执剑者都会被关在这里,而孔祥龙更是刑狱司常客。

  “可惜this time 太突然,我没准备酒……”此刻在丁三区,坐在牢笼内的孔祥龙,吧唧了一下嘴,可怜兮兮的looked towards Xu Qing ,又舔了舔嘴唇。

  他是真的馋了。

  Xu Qing 四下看了看,确定这里几天只关了孔祥龙后,从storage bag 拿出一壶酒,送了进去。

  孔祥龙eyes shined ,飞速抓过打开喝了一大口,随后打了个酒嗝,满脸畅快的大笑起来。

  “快哉!normally 里天天喝也没觉得怎样,偶尔不喝着实想念。”

  “Xu Qing ,陪我和喝点。”说着,孔祥龙举起酒壶,隔着栏杆敬向Xu Qing 。

  Xu Qing 掐诀,顿时丁三区的牢房大门反锁了一下,接着他取出一壶酒,一样喝下。

  孔祥龙更为开心,二人你一口我一口,喝的很是舒畅,期间Xu Qing 还拿出几个苹果递给孔祥龙。

  不过孔祥龙吃了一个后,觉得没滋味,于是继续喝酒。

  Xu Qing 还好,吃着苹果喝着酒,而孔祥龙喝了酒,话语比往常更多,在哪里不断开口。

  “First Layer 这几个区,我都待过了,有时候good luck 没被抓住,有时候bad luck 被人举报,this time 运气更差,直接碰到了Palace Lord 。”

  提起Palace Lord ,孔祥龙连连叹息。

  “对了Xu Qing ,你这段时间忙什么呢,我看你cultivation base 好像快要breakthrough ,怎么始终没breakthrough ?你快点breakthrough 的话,回头有什么军功多的任务,大家可以一起。”

  Xu Qing 沉吟了一下,他想到对方也有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且Heavenly Palace 十座,于是将自己第五Heavenly Palace 的选择简单说了说,同时打算请教一二。

  “这个我有经验,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融入Heavenly Palace ,与寻常cultivation technique 不一样,需要特定的ceremony 且还需有Dharma protector ,我当时是用军功换的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Dharma protector 也是用军功请的deacon 帮忙,算了,这么说有

  点笼统,我给你看看好了。”

  孔祥龙说着,right hand 一挥,顿时他身体变的透明了一些,十座Heavenly Palace 清晰的显露在Xu Qing 目中。

  命雾之下六座,命雾之内四座。

  后者四座里有三宫是Life Lamp 形成,闪耀璀璨rays of light ,造型各自奇异,每一个都散出惊人波动。

  其余Heavenly Palace 也都不凡,尤其是里面二座更是特殊。

  一座缠绕Golden Dragon ,通体散出golden rays of light ,给人一种非凡之感,Xu Qing 查看时盘在上面的Golden Dragon 猛地抬头,目光炯炯注视Xu Qing 。

  Xu Qing 身后Golden Crow 也in this brief moment 幻化出来,盘旋在丁三区内,looked towards Golden Dragon 。

  双方各自气机牵引,都带着审视之意。

  而另一座Sovereign level Heavenly Palace ,是一座剑宫,样子与执剑Palace Lord 殿相似,散出Supreme 剑威,气息锋利至极。

  Xu Qing 看到后心神一震,他本打算口头请教,didn’t expect 孔祥龙竟直接对他彻底敞开Heavenly Palace 。

  要知道Heavenly Palace 是一个人的秘密所在,除非特别信任,否则不会轻易显露。

  但在孔祥龙这里,似乎没有任何顾忌,直接就露给Xu Qing 去看。

  “愣着干嘛,这玩意不仅你看过,小河小晨他们都看过。”

  孔祥龙laughed ,虽枷锁存在,cultivation base 无法外散,可显露自身Sea of Consciousness Heavenly Palace ,还是可以做到的。

  “看见了吧,这就是我的二个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形成的Heavenly Palace ,你应该也感悟出了帝剑吧,我方才有气机感应,回头你的帝剑到了Second Rank ,也能融入形成一座剑宫。”

  孔祥龙索性重点显露自身的二座Sovereign level Heavenly Palace ,为Xu Qing 讲解,使Xu Qing 可以看的更清晰。

  亲眼看见孔祥龙的Heavenly Palace ,Xu Qing 有些动容,神色升起肃然,起身向着孔祥龙深深一拜。

  “多些孔big brother 。”

  “brother 之间,不用谢。”孔祥龙将自身Heavenly Palace 消散,drink a mouthful of wine ,笑了起来。

  “你回头融入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开启第五Heavenly Palace 后,我看看有没有军功多对等任务喊你一下,我们外勤办这样的任务不少,小河小晨多次和我说,让我找个这样的任务,他们也缺军

  功兑换inheritance 。”

  Xu Qing said earnestly 谢又与孔祥龙喝了一会,到了下值时离去,没有回Sword Pavilion ,而是去城南买桂花糕。

  他今晚要回branch sect 找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

  第五Heavenly Palace 在昨日已经完全具象化,Xu Qing 打算今夜就将Golden Crow Refining Myriad Spirits 放入其中,形成自己的第一座Sovereign level Heavenly Palace 。

  “Life Source Green Dragon ……就再让位一下好了,下次再用它!”

  Xu Qing 内视了一下自己Life Source Dharmic aperture 内盘着的Green Dragon 。

  气息引动下,Green Dragon 也自行抬起头,望着Xu Qing 。

  “下一次一定!”Xu Qing 心底喃喃,来到了郡都城南,找到了卖桂花糕的铺子。

  与此同时,在Xu Qing 离开刑狱司之后,89th layer 中sit cross-legged 在great hall 里的Palace Lord 睁开双眼,抬头looked towards 上方,眉头皱了一下,冷

  本章完

  第四百一十三章 史上最惨的Spiritual God

  牢房内,狱卒与犯人饮酒,成何体统!”

  “方才二人喝酒时,你装没看见,此刻都喝完了,一个走了一个在睡觉,你现在睁开眼装模作样又coldly snorted 的,给谁看啊,给我看?”

  Palace Lord 身后虚无传来低沉之音,巨大的竖瞳之眼猛地睁开,其内瞳孔如火在燃烧,更掀起风暴在此层回旋。

  被Artifact Spirit 嘲讽,Palace Lord 没去在意,他神色冷漠的回收目光,沉吟一番,缓缓开口。

  “他们二人既然约定外出……你以我的名义,给Yao Family 送一份信。”

  “内容依旧是姚云慧you are courting death 吗?”风暴内声音巨大,如同洪钟,回荡不断。

  “十个字。”Palace Lord 声音冰冷。

  “Xu Qing ,是本宫的随行书令。”

  “为一个执剑者二次传出法旨,这难道不违背你的原则?还是因为Xu Qing 身上厄运没了?咦,对哦,他身上厄运前段时间突然就没了,我想想,好像是他第二次去丁一三二后,就没了。”

  “好奇怪,这么突然厄运就没了,这Xu Qing 一个多月前第二次去丁一三二,发生了什么?可惜我没有权限,看不见,唉好烦啊,我是Artifact Spirit ,却没有丁一三二的权限。”

  风暴内,闷闷之声似thunder 轰鸣。

  “不如此,姚云慧听不懂。”Palace Lord 淡淡开口,没去理会对方提及Xu Qing 厄运以及丁一三二之事。

  “执剑者可以死在杀敌之中,那是归宿也是荣耀。”

  “但不能死于小人之手,这是耻辱,我在一天便不能接受此事发生于任何一个执剑者身上。”

  风暴的轰鸣顿了一下,接着再次咆哮。

  “也包括张司运?迎皇州执剑廷传来密信,张司运体内有Spiritual God 寄身,皇都想来也通过Great Emperor Divine Idol 知晓此事,有人对他很感兴趣。”

  Palace Lord 沉默,半响后摇头。

  “他只要还是执剑者,我便不允许他被当做诱饵,他体内Spiritual God 之事,我会想办法!”

  “那Chen Erniu 呢?”

  风暴内,声音突然强烈起来,透着尖锐。

  “我不信你没看出他的问题,而且若我没有感受错误,我应该见过他的previous life ,但我有些想不起来,好奇怪,我怎么会想不起来。”

  风暴内的声音透着烦躁,最后化作了咆哮,同时从刑狱司深坑的最底层,此刻也有咆哮传出,似在回应,仿佛要和Artifact Spirit 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我想不起来,想不起来,我忘了……我是谁,我要好好想想我是谁,我是……”

  Palace Lord 神色如常,right hand 缓缓抬起,隔空微微一按。

  这一按之下,整个刑狱司一百七Seventeenth Layer 同时震动,散出璀璨之光,齐齐汇聚在各层的中心,也就是深坑的正中间。

  在哪里形成了一百77 个巨大的rune ,同时向着下方,向着深坑底部,垂落而去。

  轰轰之声回荡间,深坑底部的嘶吼慢慢微弱,最终消散。

  而89th layer 的咆哮也同步散去,Palace Lord 背后的巨大竖瞳,慢慢闭合。

  在即将完全闭合前,这竖瞳内露出茫然,声音微弱的传出。

  “我是谁……”

  “你是我刑狱司的Artifact Spirit !”执剑宫Palace Lord 沉声开口。

  竖瞳闻言露出clear comprehension ,安稳下来。

  “对,我想起来了,我是Artifact Spirit ,我是刑狱司的Artifact Spirit ,我的使命就是镇压一切犯人。”

  竖瞳彻底闭合。

  执剑宫Palace Lord 望着闭合的竖瞳,brows frowned ,脸上浮现一抹阴霾,心底喃喃。

  “袘这些年醒悟的有点频繁……”

  此刻,若有人能探寻到Palace Lord 的内心,必定对于袘这个字,骇然无比。

  这是对Spiritual God 的称谓。

  显然,那竖瞳simply 不是什么刑狱司Artifact Spirit 。

  until now ,和Palace Lord 对话的竖瞳,以为自己是Artifact Spirit ,但实际上袘才是执剑宫历任Palace Lord 镇守刑狱司的唯一原因。

  袘的真正身份,是沉睡在仙禁的未知Spiritual God 于外界的最后一具分身!

  望着闭目的竖瞳,执剑宫Palace Lord 想到了对方所说的话语。

  “能让袘觉得熟悉,Chen Erniu 一定是有问题的,但Great Emperor 认同了他,给了他成为执剑者的机会,那么他就是执剑者。”

  “执剑者,便是我的麾下。”

  “我的麾下,可战死沙场,不可死于龌龊!”

  Palace Lord 心底喃喃,这是他的原则。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