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18

  日出天边,升腾而起,阳光映在大地,所过之处一切漆黑融化,rays of light 四散。

  郡都的街头,也热闹起来。

  Xu Qing 走在前往上值的路上,一边前行,一边在感受体内的第五Heavenly Palace 。

  他身上的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Totem 还在,battle strength 的加持也没有因为Golden Crow Refining Myriad Spirits 融入第五Heavenly Palace 而消失。

  这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本身还是具备一宫之力。

  但formidable power 明显更大,第五Heavenly Palace 也是如此。

  甚至可以说,他遇到同样具备五座Heavenly Palace 之人,双方在不去看任何cultivation technique 与magical treasure fragment 的情况下,从最基础去看,那么即便是最为惊艳绝伦的万族翘楚,Xu Qing 和他们去比较,也不差丝毫。

  若是翘楚之下对比基础,Xu Qing 的五座Heavenly Palace ,将远远超过对方。

  因为他的任何一座Heavenly Palace ,都是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不说举世无双也差不了太多。二盏Life Lamp 所化命宫,毒禁之丹形成之宫,紫月Heavenly Palace ,还有如今的Golden Crow dragon carriage 之宫。

  这,就是Xu Qing 一路走到现在,所形成的底蕴。

  每一个都是他拼命才获取。

  而一个人的强悍很少会突然形成,大都是have accumulated knowledge and deliver it slowly ,continuously 积累所化。

  如Xu Qing ,就是这样。

  所以,他才可以越宫而战。

  此刻在这感知中,Xu Qing 心情很好,路过一处早餐摊时,相似的味道让他想到了Seven Blood Pupils 的油条。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Xu Qing 心底喃喃,looked towards 迎皇州的方向,他有些想Seventh Master 以及老祖Xue Lianzi 了,还有从Seven Blood Pupils 一同去了Eight Sects 联盟的早餐铺。

  Xu Qing 收回目光,向着这里的早餐铺走去,坐下点了一份,入口后他脸上露出满足之意,味道虽不入记忆里的那家,但也尚可。

  而在他这里吃着早餐时,小男孩蹲在不远处,眼巴巴的看着Xu Qing 。

  似乎觉得很无聊,它左右打量,望着熙熙攘攘的街头,看着看着,忽然它目光一凝,落在了不远处一个second layer 阁楼内。

  阁楼的窗口,之前似乎有一道silhouette 站在那里,以一种怨毒的目光looked towards Xu Qing 所在的方位。

  小男孩好奇,身体一晃消失。

  出现时已在了阁楼中,看见了一个相貌很漂亮的女子,正训斥一位青年。

  “废物,那Xu Qing 不但是随行书令,更是成了刑狱司的卒子,而你居然是个文职,整理文书!”

  “你居然还平静接受,你的傲气呢,你身为迎皇州此代Number One Person 的尊严呢,你为什么不去找你Ancestor Master !”

  被训斥的,是张司运。

  而小男孩眼中的女子,自然就是张司运的mother 姚云慧。

  因自己的身份前往执剑宫过于敏感,且有些话也不能jade slip 去说,所以她今日邀请了找张司运的Ancestor Master 在这里见面,可路上却接到了自己家族的sound transmission ,告知了她关于执剑宫Palace Lord

  的警告。

  而其家族也严肃的警告她,不要惹执剑宫。这就让姚云慧心底很是不舒服,方才又看见了Xu Qing ,让她更为厌恶,于是望着自己的儿子,升起怒意。…

  张司运低着头,心底对Xu Qing 更恨了,每一次mother 都拿Xu Qing 和他比,这让他内心戾气越来越浓。

  而实际上他找过Ancestor Master ,可对方看他的眼神很奇怪,他不知这是为何,此刻面对mother 的怒火,他也不敢解释,只能默默承受。

  另外他其实觉得自己整理文书的工作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这一个月来,他也找出了几处别人疏忽记错之地,还受到了司里的表扬。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说。

  “其实,还是在迎皇州更好一些。”张司运心底轻叹。

  而他mother 骂着骂着,突然拿出sound transmission jade slip ,很快面色就变的更为阴沉,最终ka-cha 一下竟将jade slip 捏碎。

  “有公事要忙?明明前几天就约好,偏偏如今又推脱,这是知道了执剑宫Palace Lord 发出的法旨吗!”

  “太司仙门的人,一个个都没有血性,愚蠢至极!”姚云慧面色难看,怒斥起来。

  张司运心底secretly sighed ,轻声开口。

  “mother ……”

  ”get lost! ”姚云慧冷声传出话语。

  张司运沉默,许久站起身,向着mother 一拜,转身离开,神色越发落寂,内心更恨Xu Qing 。

  直至在街头走出很远,他忽然身体抽搐,整个人天旋地转,一把按住旁边的墙壁。

  他的目中有一抹红月之影闪耀,脸上出现狰狞,可却闪瞬即逝。

  半响后,他才recovery 过来。

  “是cultivation technique 出了问题?已经第七次有这种眩晕感了。”张司运面色难看,沉吟一番,继续走远。

  而那座阁楼内,小男孩没去理会离开的张司运。

  它站在姚云慧的身边,注意力都在对方身上,好奇的打量,目中露出思索,似乎在分析此女对Xu Qing 的恶意。

  姚云慧坐在那里,脸上的所有愤怒此刻竟全部消失,甚至还端起桌子的莲子羹喝了一口。

  动作很优雅,仿佛之前的失

  态以及冲着张司运发怒之人,不是她。

  “运儿,mother 的刻薄凶你是要激出你的执着与血性,希望你成才,当年你爹魄力不够,不知道我的良苦用心。”

  姚云慧心底喃喃,目中露出阴冷。

  “Xu Qing ,你夺了运儿造化,坏了他的前程,此事我当然不会放过,在这郡都内我动不了你,但只要你离开郡都,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背上罪名,我也不杀你,我要让运儿看见你的下场,从而升起信心。”

  感受到眼前这女子的想法,小男孩脸上浮现苦恼。

  它答应过小elder sister ,要去保护Xu Qing 。

  可它不能杀人,于是思来想去后,它索性向姚云慧,吹了一口气。

  这口气落在姚云慧的脸上。

  姚云慧拿着羹勺手一顿,不知为何脑海的念头有了一些改变,似乎冥冥间有一个思绪在心神散开,让她多去想想别人的好。

  “那Xu Qing 也并非极为可恶。”

  姚云慧喃喃低语,说完后她自己都愣了一下,狐疑的看了看all around ,站起了身。…

  “不对劲!”她面色难看,立刻掐诀探查,可这里一切如常。

  眼看效果不是特别好,站在她身边的小男孩更苦恼,于是又吹了一口气。

  姚云慧身体一颤,目中露出思索,半响后喃喃。

  “那Xu Qing 似乎也不是那么过分。”

  姚云Divine Vision 睛睁大,她觉得自己如今的想法有些unimaginable ,此刻没有任何迟疑立即掐诀,防护自身的同时也在检查心神与魂。

  一切如常。

  可她还是一晃之下离开这里,出现时已在远处胡同中,一边前行,一边回忆之前。

  “虽那Xu Qing 不是特别让人厌恶,但也要对他惩罚一二。”

  这想法浮现的一瞬,她身边跟随而来的小男孩似乎有些生气了,于是this time 一连吹了九口气。姚云慧全身强烈颤抖,呼吸急促,心底对Xu Qing 那里厌恶感急速减少,甚至还升起了一丝好感。

  半响后喃喃低语。

  “Xu Qing 也有无辜之处,运儿的做法也有不妥的地方……”

  眼看如此,小男孩心满意足clapped ,它觉得自己立功了,于是开心的离去。

  此刻的Xu Qing 已经吃完了早餐,来到了刑狱司,与往常一样顺着台阶一圈圈到了五Seventeenth Layer ,踏进丁一三二。

  里面的漆黑,在他踏入的一刻变的略微有了点光亮,apart from this 一切没有什么变化。

  云兽还是背对着他,Human Race 女子依旧在哄稻草人睡觉,磨盘还在转动。

  至于那头颅,此刻一幅生无可恋的样子,说着everyday all 会重复的话语。

  “不要踩我了,我不想被踩……”

  Xu Qing 走在过廊上,one after another 查看犯人,前面十三个犯人全部看过后,来到了丹青族老者那里。

  老者恭敬的向Xu Qing 一拜。

  “早上好,镇守大人。”

  Xu Qing 面无表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sit cross-legged 在往常打坐之处,影子和Vajra Sect 老祖也都飞出,各自开始一天的乐子。

  小男孩的silhouette 也显露出来,坐在旁边,使Xu Qing 可以看见。

  它目中露出无奈,它知道用不了多久,Xu Qing 估计又会反应过来,从而苏醒。

  事实的确如此,随着Xu Qing 的打坐,他看着all around 的一切,慢慢心中升起疑惑。

  “我似乎忘了一些事情,这里给我的感觉有点太安宁了……”

  “为何我隐隐觉得,此地应该是red 才对。”

  “Palace Lord 好像对我说过什么,还有小男孩为何总无奈,头颅多次重复被踩死?”

  “我的记忆不会突然变差,是成为此地镇守开始……”

  “难道我被影响了?”Xu Qing 打开storage bag ,翻找一圈,仔细检查所有item ,一切如常。

  他皱frowned ,半响抬起头望着牢房,面色渐渐难看,他忽然有种强烈的感觉,似乎眼前所看这些,隐有一层面纱遮在自己面前。

  Xu Qing 目光越发冰冷,体内毒禁之丹蓦然散开,紫月Heavenly Palace 之力同时爆发,下一瞬其气息直接改变,位格提升。…

  与此同时,牢笼内传出哀嚎,那是头颅的声音。

  “又醒了又醒了,求求你不要踩我啊,换个方法可以吗!”

  丹青族old man 叹啦口气,闭上眼,做好了被烧死的准备。

  Xu Qing 面色阴沉的站起身,走了过去。

  片刻后,此地安静下来,将除了Spiritual God 手指外都毁灭之后,Xu Qing 望着那根手指,他感受到了其内散出的恐怖波动。

  他知道,自己不能去碰触,双方之间巨大的差距,会使自身在碰触手指的一刻,直接崩溃而亡。

  这个认知,他是有的。

  于是半响后,Xu Qing 拿出一枚竹简,将一切刻下,浑身阴冷走到了牢门,没有转头,站在那里许久,平静开口。

  “我是

  不是everyday all 会苏醒?我是不是everyday all 会知道这里关押的不是十四个犯人而

  是六个?是不是除了那Spiritual God 手指外,其他五个其实在这里是不死的,无论我杀多少遍。”

  小男孩无奈的出现,nodded 。

  “我是不是在这里曾经刻过一些提醒自己的字或者其他措施,但我离开后,它们会被Spiritual God 的力量抹去,我就算在这里用foreign object 记录,可带出的一刻也会消失。”

  小男孩继续nodded 。

  “我推开门,就会忘记一切,是吗?还有Palace Lord 知道吗?”

  “这就是造化,就是考验?”

  小男孩依旧nodded 。

  Xu Qing 沉默,他知道,影子与Vajra Sect 老祖一样是记不住这里的。

  半响后,他忽然笑了。

  “那么,就继续吧,我想如果有一天我推开门,不会忘记这一切的时候,就是我真正获得了这造化的一刻。”

  小男孩无奈nodded 。

  “这句话,我也说过好多遍了吧。”

  Xu Qing laughed ,低头looked towards 自己手里记录这一切的竹简,目中都出一抹nether glow ,闪瞬急速,心底喃喃。

  “其实还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我也在这里,种下一个因果,等它成熟的一刻……”

  Xu Qing 沉默少倾,一把捏碎竹简,扔在地上。

  “麻烦你一件事,帮我将这碎简保存好,放到其他竹简所在的地方吧,想来我应是刻了很多个了。”

  小男孩nodded ,抬起双手似在数数,要告诉Xu Qing 有多少个。

  Xu Qing laughed ,breathed deeply ,推开牢房的门,走了出去。

  在刑狱司的台阶上,Xu Qing 一边前行,一边心底琢磨军功之事。

  “丁一三二的十四个犯人,没有什么变化,每一个都如常,那么我的精力更多要放在军功上了。”

  就这样,数日过去。

  Xu Qing 的作息有了一些改变,白天如常去丁一三二区镇守,夜晚他开始完成各种军功的任务,比如抓捕,比如搜寻,比如协助其他司,林林总总。

  直至孔祥龙出狱3的third day ,下值走出刑狱司的Xu Qing ,接到了他的sound transmission 。

  “Xu Qing ,有个大活儿,军功极多,干不干?”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