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20

  注意到身后三位执剑者到来,Xu Qing 决定do it quickly 。

  这三人cultivation base 都是五座Heavenly Palace ,或许各自也有手段,但显然面对这七宫battle strength 的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不是对手。

  而这三位执剑者,在看见暗处走出的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后,神色都凝重起来。

  身为执剑者的荣耀以及规定,使他们没有选择逃遁,而是瞬间靠近在一起,各自cultivation base 运转,其中一人飞速开口。

  “小孩,我们一起先拖住此人。”

  “你们拖不住。”走出的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神色带着轻蔑,蕴含残忍,一晃之下刚要出手,Xu Qing 目中厉意升腾。

  “影囚之禁,鬼子敕令。”

  “immortal art 折灵,Heaven and Earth 吾命。”

  这十六个字,是Xu Qing 当初让Vajra Sect 老祖想出,为的就是在面临有外人的情况下,如何与影子融合而不被怀疑。

  此刻话语间,随着Xu Qing thoughts move ,影子从他手中匕首上蓦然散出形成coffin ,向着Xu Qing 瞬间笼罩。

  下一瞬,Xu Qing 全身化作暗色,散出浓浓Heterogeneity ,即便是此刻all around 漆黑,但借助苍穹划过的闪电,还是能看见Xu Qing 周围虚空扭曲。

  更有一股恐怖之意,从所有观望之人心中本能升起,仿佛Life Level 被撼动。

  不过因Xu Qing 之前似而非似的话语,所有这一幕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奇异的秘术。

  即便是Heterogeneity 让人心悸,但更多也是认为此secret technique 诡秘。

  此刻那三位执剑者心惊之时,Xu Qing 蓦然抬头,狂暴的Fleshly Body Power 从他身上爆发开来。

  影子融身之法,以牺牲术法cultivation base 之力,换取极致的fleshy body 之威。

  Xu Qing 四座Heavenly Palace 时,他就可以在此法下展现六宫Fleshly Body Power ,如今五座Heavenly Palace 后,他爆发出的fleshy body battle strength ,已达七宫。

  fleshy body 七宫battle strength ,要比术法一类更为强悍,在杀伤力与爆发力上,也极为惊人。

  眼下随着secret technique 展开,随着狂暴的气息在他身上爆发,all around 直接掀起风暴,轰鸣八方。

  无形的气浪向着周围翻滚,那三个外勤办的执剑者纷纷心神震动无比,齐齐后退,神色里露出骇然。

  至于那位圣澜族的cultivator ,也是face changed 。

  下一瞬,Xu Qing 动了。

  如同奔雷,速度之快外人很难看清,在剧烈的声响回荡中,Xu Qing 的silhouette 直接就出现在了那位七宫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面前,punched out 。

  First Fist ,汇聚了Xu Qing 全部Fleshly Body Power ,石破惊天。

  圣澜族cultivator pupil shrink ,实在是眼前这Human Race 的前后变化太大,浑身更是Heterogeneity 弥漫,他心中一沉,掐诀间身体外形成防护,更取出dharma tool 阻挡。

  眨眼间,双方碰触。

  轰鸣惊天,圣澜族cultivator 身体一震,只觉得internal organs in this brief moment 都翻滚起来,呼吸急促deng deng deng 倒退开来。

  Xu Qing 没有停顿,一步踏出,蓦然追上,继续出拳。

  第二拳,第三拳。…

  穿云裂石。

  这圣澜族cultivator 不敢大意,再次掐诀,顿时身后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所化魔怪黑手,带着恐怖的波动蓦然落下,向着Xu Qing 以thunder 万钧之势拍击而去。

  Xu Qing 没有任何闪躲,full strength attack 。

  第四拳,第五拳,第六圈。

  轰轰之声响彻行云,圣澜族cultivator 节节败退,面色越发苍白,身体外所有防护此刻纷纷崩溃,那巨大的黑手印一样难以阻挡Xu Qing 这一刻的锋芒。

  Xu Qing 速度更快,轰出第七拳,第八拳,直至第九拳落下。

  ka-cha 一声,这圣澜族cultivator 鲜血狂喷,体内一个Dharmic aperture 直接崩溃,连带着一座Heavenly Palace 也都轰然坍塌,身躯倒卷而退,神色露出惊恐,失声惊呼。

  “这是什么cultivation technique !”

  正是九泉之下。

  this move ,看似术法,可实际上是fleshy body 秘技!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可灭Dharmic aperture ,Golden Core 之后能碎Heavenly Palace 。

  此刻随着一座Heavenly Palace 崩塌,这圣澜族cultivator 感受到Xu Qing 的恐怖,生死危机之感强烈,就要逃遁避战。

  他的任务,是不让这个方向的执剑者冲入,最次也要拖延时间。

  但生命比任务更重要。

  此刻急速退后,只是……他醒悟的晚了。

  在他退后的一瞬,没有注意到其体内早就弥漫了无数的小black insect ,它们正疯狂的撕咬,发作之下,这圣澜族cultivator 神色彻底大变,发出凄惨之声。

  black 的鲜血忍不住喷涌而出,面色也变成了azure black ,目中骇然惊恐浓郁之时,Xu Qing 如Yin Soldier 索命一般贴身而来。

  他没有贪婪对方Golden Core 从而延缓杀势,这不是Xu Qing 性格,此刻手里匕首没有半点停顿,直接刺向这圣澜族cultivator 的胸口。

  但这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也是不俗,身体强行倒退避开,双手掐诀间取出一枚magical treasure fragment ,形成如龟甲一般的防护,全力阻挡的同时,更是眉心的黑线裂开,one after another 黑丝从内散出,如针一般直奔Xu Qing 而去。

  对方避开的很及时,Xu Qing 此刻余力消散,难以继续刺去,但他反应一样极快。身体猛地翻滚,向前一晃,双手撑地顺势而起的刹那,双脚汇聚了全身之力,直接蹬在了这Black-clothed Guard 的胸口。

  龟甲rays of light 闪耀,与Xu Qing 碰触的地方凹陷下去,出现碎裂,但终究防住。只是来自Xu Qing 的impact 太大,还是让这Black-clothed Guard 身体腾空些许,眉心散出的黑丝也都散乱了一些。

  借助这个机会,Xu Qing 一样跃起升空,再次拉近距离,手里匕首cold light flashed 刺向龟甲凹陷之处,又配合裹尸布之力的无视防护,双重确保,直接穿透。

  Black-clothed Guard 发出凄厉之音,想要退后已来不及,Xu Qing 匕首刺入的刹那,顺势向上一挑。

  直接从这圣澜族cultivator 的胸口豁到了脖子,豁到了嘴巴,从眉心挑出!

  鲜血喷涌中,这圣澜族七宫battle strength 之修,上半身分成二半,左右散开的一刻,气绝身亡。…

  这一系列出手,速度惊人,也将Xu Qing 的战斗风格表现出来。

  望着尸体,Xu Qing expression moved ,他在这圣澜族的尸体内,感受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他体内第五Heavenly Palace 的紫月,也in this brief moment 微微摇晃了一下。

  “红月的气息?”

  Xu Qing 目中露出奇异之色,但却很快消散,他知道如今不是思索此事之时,于是收起对方的storage bag 与龟甲碎片,感受了一下尸体内黯淡的Heavenly Palace 。

  “影子融合的状态,诡幽夺道功无法展开,而cultivator 死亡后Sea of Consciousness 坍塌,Heavenly Palace 崩溃,Golden Core 蒙尘,不可再用。”

  Xu Qing 没什么遗憾。若此地没有外人,也不是执行任务,那么他无论是释放毒禁还是展开其他手段,拖延下去,总有机会慢慢将其活活取丹。

  但有旁人在的话,如此拖延的后果虽自己能取Golden Core ,可那三个外勤办执剑者也必定面临伤亡之危,且若有其他Black-clothed Guard 来救援,最终结果也不好说。

  权衡之下,不如do it quickly ,毕竟取丹的机会很多。

  此刻杀完,Xu Qing 身体覆盖的影子飞速汇聚在眉心,化作了一枚眼睛后,他向着那三个满目震撼的执剑者nodded ,一晃消失在了黑夜里。

  这三人看着地面上惨死的圣澜族cultivator ,又看了看Xu Qing 离去的方向,彼此目中对望,各自breathed deeply 。

  他们也曾是各州的Heaven’s Chosen ,只是来到郡都后发现there is Person beyond the Person ,there is 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比自己更强更具备aptitude 者,大有人在。

  无论是孔祥龙还是山河子and the others ,又或者如今的Xu Qing ,都让他们三位心中升起感慨。

  “都说这一届的新晋执剑者超过以往,里面有数个妖孽,果然如此!”

  但三人也没有因此失去信心,他们目中露出凌厉,向着前方疾驰,只不过选择的不再是Xu Qing 的方位,而是另一处。

  与此同时,Xu Qing 的silhouette 也在疾驰间,到了堡垒中心。

  这里的战斗一样激烈。

  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在这里埋伏的cultivator 不少,此刻代号是河道的山河子出手之时一身血气爆发,更有寒意笼罩,所过之处八方轰鸣,杀伐惊人。

  且越是杀戮,血意越浓,battle strength 竟在持续提升。

  这是血寒门的secret technique ,修的是一口murderous aura ,此气不散,则越杀越强。

  杀到后面他甚至大笑起来,好似陷入癫狂,这与normally 里阴沉的他,很不一样。

  至于代号是demoness 的night spirit ,同样不俗。

  来自太虚化Monster Sect 的她,此刻摇身一变化作一头三zhang high 的青皮之妖,浑身散出azure 雾气,身躯好似半透明,所过之处穿梭一切,只取心脑,凶残无比。

  她的特殊cultivation technique ,使她无视一切实质攻击,出手更是残虐,偶尔大口一张直接吞噬。

  而每一个与其对敌之人,身上都会长满血肉瓜子。

  还有代号是阳灵的王晨也是凶猛,他本体并没有从coffin 内出现,被其控制的烟渺族之身。…

  那分身是天生的assassin ,融入一切气息之中,appear and disappear unpredictably 。

  偶尔还会消散后于敌人体内形成,直接撕裂身躯而出,鲜血沾染雾身,但只需一晃就会将鲜血四溅,烟渺之身继续前行。

  更有one after another heavenly thunder 从苍穹被其引来,降临四方,狂轰乱炸。

  身为Immemorial 雷脉的Disciple ,在这thunder 弥漫的天气中,battle strength 要比平时强悍三分。

  这三位任何一个,Xu Qing 看到他们的出手后,都感受到了强悍。

  同样的,此刻这三位注意到Xu Qing 到来的silhouette ,看到其眉心的诡异眼睛,感受到来自Xu Qing 身上的fleshy body 七宫波动,也是各自心神一震。

  而最让Xu Qing 感知强烈的,是苍穹上的孔祥龙。

  哪怕四位八宫battle strength 的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以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与magical treasure fragment 将其困住,甚至牵引苍穹Thunder Tribulation 到来,一次次的轰鸣落下,可依旧对其无可奈何。

  更是在注意到自己的同伴都各自展现杀到此地后,孔祥龙似觉得颜面有点挂不住,竟眼睛一瞪,发出一声大吼。

  身体上十座Heavenly Palace 齐齐爆发,Golden Dragon 嘶吼冲入云霄撕裂苍穹,云层四分五

  裂的同时,他一拍额头,顿时一件血色的衣袍从其天灵飞出,幻化在外后直接披在身上。

  血袍加身的一刻,blood mist 滔天爆发,黑夜成了血夜。

  孔祥dragon body 上的battle strength 也in this brief moment 大范围的攀升,一股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baleful aura 从他身上翻天而起,向外猛地一卷。

  轰鸣中,那四个圣澜族八宫衣卫,全部spits out blood ,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所化大黑手崩溃,自身magical treasure fragment 倒卷,一个个急速退后想要离去。

  可却晚了,孔祥dragon body 体一晃直接出现在一人面前,神色带着残虐一掌拍在对方头上,轰的一声,这Black-clothed Guard 头颅爆开,上半身一样崩溃。

  孔祥龙再次一晃,到了第二个Black-clothed Guard 面前,在对方骇然之时,双手抬起直接刺入对方胸口,向外fiercely 一撕,凄厉惨叫中,此人被他活活撕成二半。

  而另外二个也无法逃遁,一个人被Golden Dragon 咆哮吞噬,一个直接被blood mist 笼罩,惨绝世间的凄厉中,被腐蚀成了血水,成了blood mist 的一部分。

  看着这一幕,Xu Qing 想到了Captain 曾说这孔祥龙对外族极为残虐的话语。

  至于那件血袍,Xu Qing 在上感受到了衣族的波动。

  “那是Brother Long 祭炼了五次的禁忌magical treasure fragment 。”王晨的烟渺之身在Xu Qing 身边幻化出来,目中带着nether glow ,looked towards Xu Qing 。

  “小孩你这fleshy body 秘技……很强!回头找个时间,我们切磋一下?”

  “你最好离我远一点。”Xu Qing 平静开口。

  “若不呢?”王晨raised his eyebrows 。

  “那我不克制自身的毒了,你可能要换一个分身。”Xu Qing 坦然道。

  下一瞬,王晨消失,出现时已在远处,冲着Xu Qing 尴尬的咳嗽一声。

  而此刻孔祥龙也从苍穹归来,轰的一声落在地面上,目光扫过众人,发现外勤办的执剑者虽有伤势,且有些伤势不轻,但终归没有死亡,于是放下心来。

  又looked towards Xu Qing 那里,nodded ,向着王晨吼了一句。

  “阳灵你弄了个烟渺族的分身,你就自满了?啊,别的没学会,骄傲你学的挺快啊,你要不要和我切磋一下!”

  “Brother Long 我错了。”王晨连忙开口。

  “还不快去修复Transmission Formation !”

  “收到。”王晨赶紧跑去,开始修复Formation 。

  Xu Qing 望着这一幕,他忽然觉得这一刻的孔祥龙,隐隐与Palace Lord 批评他们时有些相似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