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21

  大雨依旧倾盆般落下,淋在大地,落在堡垒。

  Transmission Formation 所在的地方露天,所以雨水很快就将地面的血腥洗刷。

  在时而闪电划过,thunder 轰鸣中,王晨的烟渺分身正快速的修复Formation ,且改动了目的地。

  毕竟这里之前被圣澜族潜入封海郡的Black-clothed Guard 占据过,即便是Transmission Formation 被修复,可难以确保计划中的目的地安全。

  所以更稳妥的方式,是换一个传送达到的地方。

  修复的过程里,孔祥龙也频频抬头looked towards 圣澜族边界的方位,神色内带着一些阴霾。

  “此地设埋,不像是专门为我而设,他们impossible 知道我的行踪,且若针对我的话,也不会这么点人手。”

  “所以更像是阻止一切靠近边界之人,而且应该不止一处Transmission Formation 堡垒有问题。”Xu Qing 在旁,沉声开口。

  “圣澜族应在前方区域内搜寻我们要接应之人。”山河子走来,slowly said 。

  “难道我们这条路线,是真?”night spirit surprisedly said ,随后本能的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因为按照他们之前的分析,真正的接应路线大概率有powerhouse 暗中跟随。

  “未必,圣澜族的表现也暴露了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掌握我方暗子真正线路之事,所以多个州的边界区域,应该都是在搜寻。”

  孔祥龙眼睛里露出精芒。

  Xu Qing 暗自nodded 。

  this time 的任务,大家明白大概率自身所接应是假,那位潜伏在圣澜族的暗子归来,必定是类似九假一真的方式。

  这就让圣澜族难以对其精准锁定击杀,而封海郡内自然也有圣澜族的暗子,于是执剑宫的动向一定程度也能代表暗子的准确路线。

  这也是为何外勤办分散了多个squad 的原因。

  甚至Xu Qing 觉得也有可能所有on the surface 的接应squad 都是迷惑圣澜族的烟雾,或许还有暗队在行动。

  另外那位真正从圣澜族归来的暗子,不需要任何接应也有可能。

  这是一场双方的博弈。

  不过通过此事,Xu Qing 再次感受到了Human Race 的式微。

  如这边界之地,虽有对Nascent Soul 踏入者的限制,可Nascent Soul 以下能来这么圣澜族cultivator ,也足以说明封海郡的防线脆弱。

  这个道理,大家都懂,纷纷沉默。

  时间不长,在一连串的thunder 轰鸣炸开间,Transmission Formation 修复完成。

  无论this time 接应true or false ,他们entire group 已经确定要继续前行,此刻飞速踏入Transmission Formation ,随着Formation rays of light 的闪耀,在这大雨里,众人silhouette 消失。

  出现时,已在临澜州的边界范围,一处隐秘的山谷之中。

  “大家保持警惕,此地圣澜族潜入者应该不少,我先探查一下我们要接应的暗子藏身之地,希望他还活着。”

  走出的一刻,孔祥龙低沉开口,同时取出一个罗盘。

  执剑者之间有一系列隐秘的联系之法,且每一次任务所用都不一样,唯有任务的Chief-In-Charge 才可知晓。…

  比如这罗盘,就是this time 的任务配备,特殊dharma tool ,它会指引被接应的暗子所在之处。

  他们的任务,就是通过罗盘找到对方,接应离去。

  这些事情Xu Qing 了解,秘训时执剑宫都有所普及与传授。

  当这众人的面,孔祥龙掐诀一指罗盘,顿时其上指针飞速转动,并非简单的指出方向,而是在这转动间幻化出了一幕画面。

  画面里有一个红点,距离这里有些范围,此刻正微弱的闪动。

  看见闪烁的红点,众人都心底relaxed 。

  这代表对方还活着。

  孔祥龙也是精神一振,开始对众人安排。

  接应之事不可鲁莽,若直接过去的话,很有可能会使对方的方位暴露。

  所以首先要做的是将此地的圣澜族吸引走,同时展开肃清,同时进行接应,这三个步骤要一起进行。

  Xu Qing 这里要做的是尽可能的肃清这片区域,与他配合的是night spirit 。

  至于吸引圣澜族的,是山河子与王晨and the others 。

  接应将由孔祥龙独立完成。

  听着孔祥龙的安排,Xu Qing nodded ,己方的做法很常规,也是应有之事,所以很快他们就分成三方,各自行动。

  Xu Qing 一晃,身体融入黑夜之中,开始寻找all around 的圣澜族。

  night spirit 也是如此,他们这一队的外勤办执剑者,同样散开。

  时间流逝,one hour 后,随着轰鸣之声的回荡,术法波动从远处传来。

  Xu Qing 抬头看去,那是山河子和王晨所在的方位,他们负责吸引圣澜族注意。

  可很快Xu Qing brows frowned 。

  因为他一路前行,在这片区域没有发现任何圣澜族的踪迹,对方好像不存在一样,这与他们之前判断对方在搜寻暗子之事不符。

  “有些不对!”Xu Qing 警惕更高。

  一样发现不对劲的,还有

  山河子与王晨,他们的吸引行动,没有引来任何圣澜族。

  这诡异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心底一沉。

  不久之后,一道术法形成的信号之光冲天而起,在苍穹闪耀,这是紧急集合的信号。

  看着信号,Xu Qing 心底一沉,他知道的确出问题了。

  因为传来信号的地方,是孔祥龙所去的被接应者所在之地。

  一切若按照计划,孔祥龙impossible 在哪里释放信号,他应该带人远去之后才会通知大家。

  Xu Qing 立刻改变方向,直奔传来信号之地,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后他终于达到,远远看到了孔祥龙以及山河子and the others 。

  这里是一处平原,而在他们的前方hundred zhang 外,地面上赫然躺着一个奄奄一息之人。

  此人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浑身上下都是鲜血,弥漫了无数的伤口,大都深可见骨。

  甚至仔细去看可以看到,他除了脸上皮肤正常外,其他地方的皮已经被人活活剥下!

  显然承受了无法想象的折磨与痛苦。

  其骨头更是碎了大半,全身Dharmic aperture 一个不剩,全部崩溃。…

  从崩溃的点可以看出,这少女竟是一百二十Dharmic aperture 的Heaven’s Chosen 。

  如今他一只眼睛也瞎了,眼珠被挖下放在了他自己的口中,二个耳朵也消失了。

  甚至身体还被下了毒,正在腐烂。

  活不成了,此刻只剩下一口气。

  horrible to see 。

  Xu Qing 神色凝重,眼睛里cold glow flashed ,快步走来时注意到那少年all around hundred zhang ,地面赫然被布置了Formation 。

  他不懂Formation ,但可以感受到这里的惊天killing intent ,此阵非凡,属于绝杀之阵。

  那少年,就是被放在了这绝杀之阵的中心。

  “这少女不是我们要接应的暗子,但应该也有关联,我来到这里时就是这样,还有这枚圣澜族留下的jade slip 。”

  孔祥龙目中赤红,咬牙低吼,将一枚他在此地发现jade slip 开启。

  顿时jade slip 内传出一个平静的声音,回荡all around 。

  “诸位执剑者,你们好。”

  “可惜不能和你们相见,但我们Black-clothed Guard 给你们执剑者留了个小礼物,希望你们喜欢,清好好欣赏。”

  声音带着阴冷,更透着残虐,最后还laughed 。

  这是一段留音。

  一旁的山河子与王晨,还有此刻也赶来的night spirit 以及其他执剑者,看着这一切,听着jade slip 的留音,神色透出愤怒。

  事情很清晰,不需要太多思索,众人就可以明白所有。

  圣澜族借助堡垒之事,拖延了他们entire group 救援的时间,同时找到了执剑者要接应的目标。

  但显然这目标不是真正的暗子,所有他们以残忍的酷刑,将其虐的只剩下一口气,随后布置了这个绝杀之阵离去。

  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的目的,就是要让执剑者亲眼看到任务目标死亡。

  这Formation 一旦踏入就会被触发,里面的人要死,踏入者一样要死,甚至极有可能触发的方法也并非只局限踏入,还有其他未知的行为,也能让Formation 爆发。

  况且就算是Formation 不爆发,里面的少年已经生机灭绝,此刻只有那一口气,随时会断。

  这,就是圣澜族的狠毒之处。

  众人沉默。

  此刻擅长Formation 的王晨蹲下身,感应Formation 后苦涩的抬头looked towards 孔祥龙,轻声开口。

  “是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特有的灵心绝Killing Formation ,此阵据说传自黑天族,以人为array core ,那少年与此阵彻底融合了,任何方式进入都会触发,哪怕操控诡异也无用,其Formation 原理至今

  还在被郡丞大人研究,可惜还没结果。”

  “它是一次性激发,无解,且那少年……也已油尽灯枯。”

  孔祥龙眼睛更红,呼吸急促。

  Xu Qing 望着Formation 内的昏迷的少年,默默走到Formation 边缘,他不知影子是否可以,于是轻声开口。

  “我可一试,但不确定是否成功……”

  孔祥龙握住拳头,咬牙刚要开口,可就在这时,Formation 内的少年眼皮微颤,虚弱的睁开眼。…

  他目中残留着痛苦,茫然的looked towards Xu Qing and the others 。

  “你们……是执剑者?”少年声音无比微弱,轻声喃喃,带着一丝不信任。

  众人瞬间看去。

  Xu Qing 取出了自己的令剑,孔祥龙and the others 一样取出,随着一把把令剑闪耀华光,躺在哪里奄奄一息的少年,昏暗的双目内,映出了一抹微亮。

  “father 烙印在我灵魂的印记,让我能感受到,你们是执剑者……”

  “对不起,让你们看到我这个样子。”少年似乎很在意执剑者,他努力的让自己体面一些,可却做不到了。

  “我father 是Human Race ,mother 是圣澜族……我不是执剑者。”

  “但我会你们的藏物secret technique ,是我father 教我的。”

  “我没有告诉那些圣澜族的Black-clothed Guard ,任凭他们如何逼问,我都没说!”少年仿佛回光返照,声音有了一些力气,

  脸上努力的想要露出笑容,可疼痛让他的笑容失去了美好。

  “father 让我带一个东西来这里,交给执剑者,他告诉我这个item 不会被毁坏,一会我死了后,你们拿走好了。”

  “我完成了任务。”

  少年依旧努力在笑,仿佛这是他最后的体面,而任务的完成,也终于让他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只是伤势的严重让他的笑容慢慢黯淡,气息更微弱了。

  而身体的痛,也让他的话语,带着颤音。

  “我father 是执剑者,他一直以执剑者为荣,我也想成为执剑者,但我不是Human Race ,他说我只要完成了this time 的任务,我就可以留在好、封海郡,成为执剑者!”

  this remark 语,让Xu Qing 动容。

  孔祥龙and the others 也都纷纷心神一震。

  “好像……和father 一样,成为执剑者……”

  少年喃喃,他似乎没有太多力气支撑睁开的眼,渐渐要闭合,而在闭合前他努力的掐诀,打开了自己的藏物空间。

  一个包裹,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这一幕,让众人心底升起无法形容的思绪,翻江倒海填满身心,很沉,很沉。

  “你是执剑者!”孔祥龙望着少呢,大声开口,举起手中的令剑。

  “我愿成为执剑者,终于职守,不怕牺牲。”

  孔祥龙大吼着执剑者之誓,all around 众人也都同时穿成声音,Xu Qing 一样如此,他的心掀起了强烈的波澜。

  那少年身体颤抖,本要闭合的双眼蓦然睁开,望着众人,喃喃出了一样的话语。

  “我愿成为执剑者,绝不背离Human Race ,时刻准备战斗。”

  “我愿成为执剑者,为Human Race 而战,Protector 族。”

  “我愿成为执剑者,斩黎明厄命,绽Heaven and Earth rays of light 。”

  少年的声音,与众人之声融在了一起。

  下一瞬,他的眼睛闭上了,脸上满足的笑容成了永恒,直至Heaven-shaking, Earth-shattering cry 的轰鸣从Formation 上爆发。

  他死了,Formation 升腾。

  狂暴的风浪向着all around 横扫,掀起众人的衣衫与长发,直至许久……随着风暴的消散,少年skeleton doesn’t exist ,disappeared 。

  唯有一个盒子,出现在他死亡的地方。

  那是一个愿望盒。

  一个被打开的愿望盒。

  那是他用生命,送回的情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