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22

  执剑者是什么?

  Xu Qing 在心底喃喃低语。

  曾经的他,对此其实不了解,他不知道什么是执剑者,甚至他想要成为执剑者的初衷也不是什么护卫Human Race 那么伟大。

  毕竟对于从小走过人间凄苦的他,simply impossible 产生多少对于Human Race 的家国情怀。

  他最真实的想法,是希望自己能活下去,活的好一点,活到斩了乌鸦,斩了老鹰。

  至于为何成为执剑者,一是Captain 想要成为执剑者,二是自己成为执剑者后,可以多一层保护,三则是打算利用执剑者的权利,去寻找乌鸦的踪迹。

  甚至关键时刻,执剑者的身份,也将成为他斩杀乌鸦的武器。

  这些想法其实是自私的,但不是只有Xu Qing 一人如此,各个州每一次的新晋执剑者,实际上都是类似的念头。

  除了那些从小就生活在执剑宫耳濡目染之人,外州cultivator impossible 有多少对护卫Human Race 的情怀。

  可这些,随着迎皇州执剑者的ceremony ,随着Great Emperor 问心,有了一点变化。

  但也只是一点,变的不多,只是让Xu Qing 了解了执剑者的概念。

  直至他来到了郡都,他看见了和别人不一样的孔祥龙,看见了对自己有敌意但没恶意的几个Heaven’s Chosen ,看见了严厉但明显维护执剑者的Palace Lord 。

  又经历了执剑者的誓言,听到了Human Race 的历史。

  这一切的一切,impossible 在他身上如风吹一样无痕迹。

  终究,还是留下了一些,沉淀在了心中。

  如此刻他又看见了另一个让他心神波澜的画面。

  那个有这一百二十Dharmic aperture 的近Human Race 少年,那个渴望成为执剑者的少年,那个在圣澜族如此残虐依旧没有吐露信息的少年。

  对方一起念着执剑者的誓言,含笑,闭目,消散在了Formation 的崩溃之中。

  Xu Qing 不认识此人,也是第一次见到,且死亡Xu Qing 见到了太多,所以让其心中出现波澜的不是少年的死去。

  而是对方的梦想与选择。

  此人明明可以有更好的未来,可他却选择了这条Road of No Return 。

  Xu Qing 有些不解,但他知道,自己其实是理解的。

  只是封尘的内心,使得他对任何外人以及势力,will not 那么轻易的去接受,更不用说认同以及放在deep in one’s heart 。

  即便是如今,依旧这般。

  只是他自己知道,他的眼中,执剑者已经unconsciously ,不一样了。

  多了尊重。

  他可以没有归属,但他尊重孔祥龙的真诚,尊重Palace Lord 的严厉,尊重执剑者的誓言,也尊重这赴死的少年。

  所以Xu Qing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向着少年消散之地,深深一拜。

  此刻风吹来,将地面Formation 崩溃形成的尘埃卷起,将少年化作的飞灰消散,也将那地面上打开的愿望盒内蕴含的气息,吹到了众人的面前。

  这气息有点特别,带着一股桂花的香气。

  孔祥龙目中带着悲愤,向前一步步走去,来到了少年尸体散去之地,蹲下身抓起了一把地面的土,珍重的放入一个瓶子里,收好后才将那打开的愿望盒拿了起来。…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孔祥龙拿着愿望盒,背对着众人,轻声开口。

  Xu Qing 沉默,其他人也都不曾开口。

  接应的任务,失败了,但情报拿到,不管成功与否,都是完成了。

  “小孩,你回郡都吧,帮我去将此物交给外勤办。”孔祥龙低沉传出话语,right hand 抬起一挥,愿望盒直奔Xu Qing 而来,被Xu Qing 一把接住。

  拿在手中,里面的桂花香更浓了一些。

  “你们和小孩回去吧,我心情不好,准备找个地方转转,一个人散散心。”

  孔祥龙没有转身,平静开口。

  “好的Brother Long ,你一个人散散心也好,小孩你们回去吧,我有点私事要去处理,就不和你们一起了。”山河子握住拳,上面鼓起青筋,突然开口。

  “巧了,我也是,我要回一趟老家,也暂时不回去了。”王晨面色阴沉,淡淡传出话语,说完看了看远处天边。

  “我陪着Brother Long 。”night spirit looked towards 孔祥龙,目光坚定。

  Xu Qing 望着他们,沉默了几个呼吸后,将手里的愿望盒扔向身后一个外勤办的执剑者,对方抬手接住欲言又止。

  “我有私事要处理,你们回吧。”Xu Qing 面无表情,缓缓开口。

  他话语一出,山河子与王晨还有night spirit ,都齐齐看了过来,神色露出一些意外。

  孔祥龙转过身,同样looked towards Xu Qing 。

  “小孩,你不必如此。”

  “我去还礼。”Xu Qing 望着孔祥龙,认真开口。

  孔祥龙沉默,半响后nodded ,转身一晃直奔远处。

  山河子三人也都飞速跟随,他们所去的方向,正是封海郡的边界。

  那里也是圣澜族的边界。

  Xu Qing 一样迈步,如离弦的箭矢,直奔四人。

  他自然是知道,他们要去做什么。

  孔祥龙外出任务不遵守规矩,本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更不用说亲眼看见那少年被Black-clothed Guard 残虐凄惨,此事以孔祥龙的性格,自如不能忍。

  另外,Black-clothed Guard jade slip 内留下的冷漠之声,此刻还在Xu Qing 记忆里回荡。

  Xu Qing 觉得,对方既然给执剑者送了礼物,那么他们自然也要去还礼,这样才有礼貌。

  随着五人silhouette 飞速的远去,此地外勤办的那些执剑者,一个个沉默中凝望。

  目中有羡慕也有感慨,但最终他们向着Xu Qing and the others ,执剑一拜后,还是选择了回归。

  不是所有的执剑者,都不遵守规矩。

  他们不能去,因为他们此刻有更重要的使命。

  将情报item 安全的送回郡都。

  这是他们的核心任务。

  于是在执剑礼后,外勤办的执剑者,在这夜色里离去。

  此刻凌冽的风蕴含夜的寒,好似死亡的使者扛着收割生命的镰刀,在前行的Xu Qing 五人all around 随行。

  从他们面前呼啸,吹在衣衫上传来猎猎之声,吹在头发上掀起一缕缕发丝。…

  但落在脸上渗入心中后,却不及他们内心肃杀所形成的冷。

  murderous intention ,在他们每一个身上都在升腾。

  随着速度的加快,越来越强烈。

  此夜无月可风高,依旧是个杀人夜。

  他们的速度已经各自展开到了极致,彼此不再保留,从Xu Qing 选择还礼的一刻,山河子也好,王晨也好,还有night spirit ,看他的目光已与之前completely different 。

  认同,更多。

  山河子浑身散出blood mist ,整个人置身雾气内,好似一团来自Yellow Springs 的Blood Shadow 。

  night spirit 已重新化妖,this time 化作的不是青面厉鬼,而是一头承载着死亡的赤骨fire bird 。

  王晨的烟渺之身收起,棺材首次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奢华衣袍的侏儒。

  孔祥龙更是全龙缠绕all around ,浑身散出terrifying 的波动,一步迈出就是several hundred zhang ,威武非凡。

  而Xu Qing 这里,与他们比较也不遑多让。

  影子覆盖全身,七宫Fleshly Body Power 狂暴,速如奔雷,如同暗夜之灵,惊心动魄。

  他们在这黑夜里疾驰,如五尊索命的阴罗,向着正在回归还没有离开临澜州的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不断接近。

  期间他们也有沟通,明确作战方案,虽不知敌人具体人数,但凭着经验与了解,也能简单分配出手目标。

  终于,在黎明破晓前,在这黑夜最为浓郁的一瞬,在距离边界不到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路程的区域,他们看见了前方疾驰的数十道silhouette 。

  每一个都穿着black daoist robe ,一共六十多位!

  他们的速度不快,显然是完成任务后心情愉悦,此刻一边疾驰,时而还有笑谈传出。

  可警觉依旧不少,几乎在Xu Qing 他们五人冲来的刹那,这些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立刻察觉,不少人猛地回头,神色变化。

  但发现也没用。

  孔祥龙第一个冲去,低吼一声直接杀进。

  Xu Qing 是第二个,如一道black 的闪电直接就撞在了一个五宫Black-clothed Guard 的身上,轰鸣间血肉模糊,这Black-clothed Guard mournful scream 传出的一刻就戛然而止。

  鲜血喷发中,山河子三人也一样冲来。

  厮杀,在这一瞬,蓦然爆发。

  Black-clothed Guard 中有怒吼传出,各自瞬间反抗。

  作为深入Human Race 封海郡的squad ,他们的battle strength 与经验自然都是丰富。

  其内五六宫battle strength 者四十多个,七宫也有十二个。

  这些七宫大都是具备Black-clothed Guard 特有的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

  而八宫battle strength 有二个。

  这二个不是五火开启Heavenly Palace ,而是自身达到四火七宫极限,配合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形成八宫battle strength ,很是不俗。

  apart from this 还有三个带队者。

  赫然是半步Nascent Soul 。

  如此实力,放在任何a small sect 都是中坚之力,但对于占据了圣澜大域的圣澜族而言,这只是一个squad 而已。

  而若加上之前埋伏Xu Qing 他们的那些,可以看出圣澜族的squad 人数与powerhouse 不但数量多,cultivation base 一样更强。…

  毕竟……他们圣澜族是圣澜大域的Sovereign ,一域clansman 形成的底蕴,使得他们的powerhouse 更多。

  相比之下,Land of a County ,自然不如。

  但this time 的执剑者squad ,与他们以往遇到的不大一样!

  此刻随着双方碰触,大战轰然爆发,那三个半步Nascent Soul 直奔孔祥龙,二个八宫Black-clothed Guard 刚要跟随,但一口棺材直接落下,阻挡在他们面前,侏儒王晨狞笑显露,身边烟渺族分身

  出现。

  同时night spirit 也显露在旁,山河子一样到来,三人练手与这二位一战,拖延时间,等待孔祥龙,等待Xu Qing 。

  前者在战此地最强的三位半步Nascent Soul 。

  后者在战除这些外的所有人。

  这是他们来的路上,进行的分配。

  那个时候,Xu Qing 说了一句话。

  “我擅群战。”

  此刻Xu Qing breathed deeply ,取出匕首。

  体内third day 宫的毒禁之丹,in this brief moment 全面运转,从身体内向外轰然爆发。

  无数的小black insect 从Xu Qing 身上扩散开来,形成一片惊人的黑雾,带着恐怖的气息,带着致命的剧毒,向着八方笼罩。

  此毒速发。

  随着mournful scream 从Black-clothed Guard 中传出,Xu Qing 神色平静,微微低头,向着人群猛地冲去。

  更有Vajra Sect 老祖所在的black skewer ,在于这一瞬化作red 闪电,疯狂游走。

  还有Xu Qing 眉心上影子的眼睛,此刻也是飞速眨动,同时蔓延开来,融入all around Black-clothed Guard 的影子内,开始吞噬。

  这一刻……

  噩梦,降临。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