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29

  “你!”

  姚府Steward Sun 面色顿时难看,望着all around 一个个baleful aura 弥漫如同狼群般的百战执剑者,又看了看身边圣澜族的使者。

  他面色变幻,心底叫苦。

  实际上this time 他也不想来,毕竟带着圣澜族去执剑宫抓捕执剑者,此事本身就很离谱,可Marquis 给他下了令,让他must 圣澜族来访使节满意,于是此刻只能fiercely 咬牙,

  目中露出凶芒。

  “Marquis 有令,将孔祥龙五人,拿下!”

  司Deacon Ma 皱frowned ,那位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则是脸上消了一些阴沉,slightly smiled ,目中深处有深邃之芒一闪而过。

  this time 他随族中使节团过来此,实际上寻孔祥龙and the others 麻烦是假,他真正的任务是观察Yao Family 。

  而从始至终,他都在观察所有Yao Family 之修的表情,每一个都没放过,更是以secret technique 验证他们是否故意做戏。

  而此刻广场上那数十个Yao Family cultivator ,闻言也都是暗中叫苦,但在这命令下不得不走出,于是cultivation base 爆发imposing manner 升腾,正要冲向Xu Qing and the others 。

  眼看一场哗变就要出现,而就在这时,coldly snorted 从苍穹传来。

  “成何体统!”

  下一瞬,一股撼动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排山倒海般从天而降,镇压八方。

  整个戒律殿顿时震动,四方众修无不心神翻滚,尤其是那数十个Yao Family cultivator ,更是一个个unable to move 丝毫,如被万山压顶。

  紧接着,一道silhouette 从苍穹中迈步走来。

  此人是个老者,目中千道运转,那是Void Return First Rank 碎空千道的表现。

  他身穿执剑者daoist robe ,行走之间身后天幕扭曲,出现了无数虚幻之身,涌入苍穹深处,使得整个执剑宫都在震颤,那是Void Return Second Rank Myriad Transformations 虚实的表现。

  更是在走来时,他的all around 还出现一个又一个空间碎灭的虚幻一幕,仿佛在他的周围会自行诞生一个个world ,而这些world 在如同气泡,在短短的时间内形成,又瞬息间碎灭。

  这是……Void Return 第third rank 亿想天开的标志!

  只不过老者all around 的world 数量不是很多,他还没有真正踏入第third rank ,只能说是迈入了一只脚。

  可就算是这样,也依旧是强悍至极,无比惊人,此刻随着出现,整个执剑宫安静下来。

  Xu Qing 立刻认出,对方就是执剑者誓言时出现的执剑宫Vice Palace Lord 。

  “见过Vice Palace Lord !”司Deacon Ma 第一个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恭敬一拜。

  Xu Qing 与孔祥龙and the others 也都飞速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很快all around 所有执剑者都齐齐拜见。

  “见过Vice Palace Lord !”

  Vice Palace Lord 面无表情,冷眼looked towards Yao Family 此刻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的Steward Sun ,淡淡开口。

  ”get lost! ”

  Steward Sun 身体一颤,想要说话但却不敢,只能低着头向着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一拜后,带着颤抖的一杆Yao Family 之修,急速离去。

  没去理会Yao Family ,Vice Palace Lord 冷眼looked towards 圣澜族。

  “还有你,你是使节,所以我给你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逃命,以示我Human Race 礼节,但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你若逃不回圣澜,我就斩了你。”…

  那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complexion changed ,瞬间飞出,直奔远处Transmission Formation 而去。

  做完这些,Vice Palace Lord 又looked towards Xu Qing and the others ,coldly snorted 。

  “你们几个courage is not small ,奉Palace Lord 之命,责罚你五人关押刑狱司,为期一个月!”

  “司Deacon Ma ,你亲自将他们押去刑狱司!”

  Xu Qing 低头,山河子and the others secretly sighed ,也都低下脑袋。

  不过孔祥龙没颤抖了,他只在面对Palace Lord 才会害怕,如今只是情绪不高,显然觉得逃了这么久,还是没逃过牢狱之灾。

  “尊法旨!”司Deacon Ma 此刻闻言,神色肃然,凝重开口。

  他自然听出这里的押送更多是护送,以防圣澜族或者Yao Family 出黑手。

  “都散了吧,吵吵闹闹,记住你们是执剑者!”

  Vice Palace Lord 说完,冷着脸离去。

  司Deacon Ma 抬起头looked towards 孔祥龙and the others ,迈步走来,目光one after another 扫过后,落在了Xu Qing 身上,缓缓开口。

  “我首先是执剑宫的deacon ,其次才是太司仙门之修。”司Deacon Ma this remark 语,外人需琢磨一下才能品出里面的含义。

  但Xu Qing 作为当事人,他立刻就明白,于是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拜,不过心底并未全信,还需验证。

  “走吧,我送你们去刑狱司。”司Deacon Ma 当先走去。

  孔祥龙冲着Xu Qing sighed ,山河子与王晨则是眨了眨眼,靠近了Xu Qing 一些,低声开口。

  “Xu Qing ,回你家,就靠你了啊。”

  Xu Qing 默默nodded ,众人各自叹息,跟随在司Deacon Ma 身后离开了执剑宫。

  在他们前往刑狱司时,此刻郡都正中下,有一处圆形的祭坛建筑。

  这祭坛很大,中间却空。

  其内存在三座主殿,分别是黑红白,all around 还有更多偏殿,群楼高耸,崇阁巍峨。

  三座主宫顶覆盖不同色瓦,外观imposing manner 非凡,别具一格。

  而此地奇异,看似存在于祭坛之中,可实际上又不存在。

  因为当站在这片宫殿向外看去时,看到的不是郡都,而是一片虚无,什么都没有。

  虚无里,唯有这片cluster of palaces 存在。

  此刻正中white 殿中,有三人。

  二人对坐正在下棋,一人站在中间凝望棋牌。

  下棋之人正是执剑宫Palace Lord ,其面对坐着的是个身穿锦袍的middle aged scholar 。

  此人面色白皙,隐约带着一些阴柔之意,如今正微笑的拿起一枚黑棋落在棋盘上,还用手指戳了戳棋子。

  “Palace Lord ,你功伐过猛,accidentally 就成了飞到天边无法回来的亢龙。”

  “执剑宫里方才有句话说的没错。”Palace Lord 看了看棋盘,淡淡开口。

  “什么话?”锦袍文士含笑问询。

  “Marquis ,戳你个娘头!”Palace Lord 面无表情,抬头冷视锦袍文士。

  这锦袍文士,正是Yao Family patriarch ,this generation 的姚侯。他闻言也不见怒,反倒笑了起来,随后站起身向着一旁looked towards 他们下棋之人,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拜。…

  “郡守,棋局已定,无需再下。圣澜族来访正使友人到访,this Yao 先告退一步,去接待一番。”

  说完,姚侯离去,背影在那虚无阴暗中略显萧瑟,透着一抹孤寂。

  那观看下棋之人是个身穿粗布长衫的老者,看起来其貌不扬,神情更是带着柔和,没有丝毫pressure 与imposing manner ,此刻闻言nodded with a smile 。

  他正是封海郡的郡守。

  “Sir County Guard ,我还是信不过他。”望着离去的姚侯,Palace Lord 平静开口。

  “亮修兄。”郡守laughed ,坐在了Palace Lord 的对面,一边收拾棋盘,一边轻声开口。

  “我知你方才棋局刻意摆出亢龙之势,欲提醒姚天宴莫要假戏成真,最终成了亢龙。”

  “但你主杀伐强势,天宴兄主连横合纵,彼此摆出势同水火之局,这本就是我三人当年共同定下的绝密之策。”

  “这些年外人都在骂Yao Family ,骂他们不知羞耻,骂他们无脑智昏,骂他们是叛clansman 奸,骂他们与外族通婚和亲,骂他们arrogant and despotic ,全族worse than a pig 。”

  “而Yao Family 内部知晓此策之人can be counted on one’s fingers ,就算知道也不能说,只能苦苦承受这一切,姚天宴……这当年名动皇都大域的风流才子,Heaven’s Chosen 翘楚,如今甘愿背负骂名,他比你苦啊。”

  “一切,都因我无能,因我封海郡飘摇,因我Human Race 式微,不得不摆出如此之局。”

  执剑宫Palace Lord 沉默,半响后抬头望向远处,传出低沉的话语。

  “郡守不必undervalue oneself ,若没你苦心经营,远离Human Race 身处圣澜大域内的封海郡,怕是早就被圣澜蚕食。”

  “你说的道理我都懂,我也知晓他比我难,更知他的牺牲,可我担心Yao Family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真的成了一群亢龙。”

  “即便是带头者心有Human Race ,也回不了头,不得不忘记初心,亦如曾经的圣澜大公。”

  郡守沉默,许久,轻声开口。

  “连作为知情者的你都疑虑了,说明他距离彻底瞒过圣澜族已不远了。”

  此刻黄昏已过,苍穹昏暗,好在皓月悬挂,有月光洒落人间,也落在了刑狱司的深坑外。

  将Xu Qing entire group 押送到了这里后,司Deacon Ma 离去。

  孔祥龙望着熟悉的刑狱司,长叹一声,山河子and the others 也是垂头丧气,唯有Xu Qing 走在前方,与几个来交接的狱卒打了招呼,看着他们冷着脸给山河子and the others 挂上枷锁。

  但他这里……没有。

  甚至一个熟悉的狱卒,还给了Xu Qing 一个枷锁,让他帮忙。

  于是孔祥龙的枷锁,是Xu Qing 亲自给带上去的。

  “果然不一样……”孔祥龙and the others 眼巴巴的看着这一幕,注意到这些狱卒在和Xu Qing 说话时,脸上会有笑容,一副自己人的样子。

  可对他们,都是面无表情。

  于是众人都露出羡慕。

  Old Li 也在狱卒之中,望了眼孔祥龙and the others 后,对Xu Qing 低声开口。…

  “听说了你们今天在戒律殿外的事情,走吧,你们的牢房已准备好了。”

  Old Li 说着,冲Xu Qing 眨了眨眼,在前方带路。

  就这样,Xu Qing entire group 押解着孔祥龙四人,走入刑狱司。

  一路到了丁十区,推开牢房大门的一刻,Xu Qing 看见里面的布置,slightly smiled 。

  这丁十区虽还是牢房,可里面却放了整整三十坛酒,更有不少外面需要花费Spirit Stone 才能买到的吃食。

  甚至还专门修整了五个牢笼,里面放置了盘膝打坐所需的蒲团。

  虽还是简易,可比那些犯人好了太多太多。

  孔祥龙and the others 看到后,也都精神一振,望向那些冷着脸的狱卒。

  Old Li 淡淡开口。

  “听说了你们的事,你们被责罚关押,作为卒子我们自然要镇守你等,可作为执剑者,大家都觉得你们这事干的漂亮,

  杀的对!”

  “你们在这里就和自己家一样,这一个月就当休息了,需要什么和Xu Qing 说,Xu Qing 你的丁一三二也不能没镇守啊,牢门你自己也能打开,回头别忘了去上值。”

  说完,Old Li and the others 望着Xu Qing 他们,神色凝重。

  “最后,我们还是要说一遍,你们杀的好!”说完,此地所有狱卒,齐齐取出令剑,向着Xu Qing and the others 行执剑礼。

  礼毕之后,狱卒转身离去。

  丁十区立刻安静下来。

  Xu Qing 默默走到酒坛处,挥手间四坛飞向孔祥龙and the others ,一人接住一个后,大家相互看了看,都笑了起来。

  “干了!”孔祥龙笑声越来越大,拿起直接喝下一大口。

  Xu Qing 也笑了,喝下一大口。

  随后他帮众人取下身上的枷锁,此物在外面意思一下就可以,在这里没必要。

  就这样时间流逝,而五人被关在一起,好似又回到了当日击杀了圣澜族Black-clothed Guard 躺在平原上畅快之时,且彼此如今都不陌生,于是话题也多。

  山河子与王晨时常斗嘴。

  night spirit 则是天天陪在孔祥dragon body 边,她喜欢孔祥龙这件事,blind 都能感受得到。

  至于Xu Qing ,他偶尔会走出牢房,去一趟丁一三二。

  除了不能离开刑狱司,不能去做任务外,一切与Xu Qing normally 里没什么变化。

  而Xu Qing 每次离开丁十区,都很坦然,身为丁一三二的镇守,总不能不去理会丁一三二,那是渎职。

  渎职这种事,Xu Qing 觉得自己绝对不能做。

  时间一晃,half a month 过去。

  对于凡俗而言,关押half a month 或许会无聊,但对cultivator 来说一次闭关或许就比这个时间更久,尤其是有酒有肉,偶尔还能相互谈笑,于是日子过的倒也滋澜。

  直至这一天,Xu Qing 下值归来,刚一踏入丁十区,他觉得不对劲。

  今天的丁十区,太安静了。

  ……

  今天还没饿阳,继续shiver coldly ,给大家报个平安……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