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30

  Xu Qing 心神一动。

  以往自己下值回来,丁十区都是很热闹,山河子与王晨斗嘴的声音不断,可今天山河子竟反常的sit cross-legged 在广场上。

  居然正在cultivation 。

  其神情透着无比的凝重,更带着明显的执着,似乎是在用行动告诉所有人,他山河子是心志坚定之辈,哪怕身在牢狱,可依旧没有忘记cultivate 。

  任何地方,都可以作为他山河子磨砺自身temperament 之地。

  至于王晨,本体也从棺材里出来了,此刻正盘膝在牢笼内,表情无比严肃,双手死死的握住,仿佛正在悔过自己的错误。

  更是控制自己烟渺族的Avatar 在外持笔,于牢笼的墙壁上书写文章。

  文章洋洋洒洒,所说都是认识自身错误的言论,配合其神情,给人一种将心声书写出来,刻苦检讨之感。

  任谁看见,都会觉得他用心了。

  还有孔祥龙。

  他更是夸张,此刻虽一样盘膝在自身的牢笼里,可却面壁反思,背对着外面,口中大声传出悔过的话语。

  “night spirit ,我觉得this time 我的错误太深,Palace Lord 虽关押我一个月,但我还觉得还不够,我要责罚我自己,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

  “来,night spirit ,你代Palace Lord 打我吧,只有每天这样,我的心才会好过一些。”

  话语间,孔祥龙的表情也在变化,时而悔过,时而悲愤,时而唏嘘,时而激昂。

  这种种的情绪,将其内心痛定思过之意,表达的vividly and thoroughly 。

  night spirit 拿着一根棍子,站在孔祥dragon body 后,小脸严肃的nodded 。

  “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说明孔big brother 你成长了,孔big brother 你往日太冲动了,而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们相互批评监督。”

  说着,night spirit 将手里的棍子fiercely 的抽在孔祥龙的背部,声音极大,传遍四方。

  这一幕Xu Qing 看到后,他低着头默默走到了自己的牢笼内,取出一枚竹简以及铁签,接着又拿出枷锁很自然的套在身上。

  动作很熟练,就仿佛他每次回来都会如此去做。

  在套上枷锁后,Xu Qing 神色露出认真,拿着铁签在竹简上刻着执剑者的戒律。一遍又一遍,如同everyday all 在重复这个过程,以此来认识自己的错误。

  给人一种看似在竹简,实则刻在心神之感。

  尤其是只有他身上带着枷锁,这就越发凸显出他对自动的严格。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过去,one hour 后,coldly snorted 在这牢房内回荡。

  “一个个跟猴崽一样,蛮机灵嘛。”

  随着声音的回荡,Palace Lord 的silhouette 出现在了广场上,山河子茫然的抬头,看清了眼前的Palace Lord 后,连忙拜见,一脸悔过之意。

  王晨也是赶紧站起,在牢笼内向着Palace Lord 一拜,张开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全部化作了表情上的悔意。

  孔祥龙与night spirit 也是如此,Xu Qing 同样这般。…

  随着众人的拜见,Palace Lord 背着手,目光从他们身上one after another 扫过。

  “你们有ability 啊。”

  “完成一个接应的任务,居然追杀Black-clothed Guard 到了边界!”

  “既然精力这么旺盛,那么我给你们加加担子好了,山河子,你出狱后兼任一下执法办的活儿,去抓人吧。”

  “王晨,你不是喜欢睡棺材吗,出狱后再兼任一个夜巡。”

  “night spirit 你也是,稽查司前段时间需要人,你去兼任一下。”

  “孔祥龙,你不是记不住执剑者规定么,出去后兼任戒律殿行者,专门负责训诫那些不遵守规矩之人。”

  “还有Xu Qing ,你精力既然这么多,回头去将丁一镇压下来,兼任丙区卒子。”

  Palace Lord 淡淡开口,声音回荡牢房。

  众人低头,摆出深刻认识到错误的样子。

  “另外,再给你们一个秘密任务,你们之后出狱去调查吧。”

  “有探子传来信息,最近圣澜族内出现不少近Immortal Clan 的仙傀,怀疑近Immortal Clan 暗中与圣澜族交易战争之物,这件事比较敏感,你们几个各自用自身的办法,在郡都内秘密调查。”

  “谁能查出证据,我给他一个二等战功,外加五十万军功。”

  Xu Qing eyes immediately 一亮,孔祥龙与山河子and the others 也是这般,一个个目中rays of light 闪耀。

  五十万军功,这已经是一个极大的数额了,更不用说竟然还有战功给予!

  战功的获取极难,平时simply impossible 获得,除非是那种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的任务。

  而到现在为止,也唯有孔祥龙具备一个三等战功罢了,那还是他曾经冒死潜入圣澜族,拼了大半条命换来。

  可现在只要查到近Immortal Clan 与圣澜族交易的证据,就可获得一个二等战功,众人无不强烈心动。

  看到Xu Qing and the others 目中的rays of light ,Palace Lord slightly nodded ,不再开口,转身离去。

  在他走了后,牢房陷入安静。

  众人相互看了看,都看出彼此对于战功的渴望,随后一个个breathed deeply ,各自回到原位,继

  续打坐,继续悔过,继续刻字。

  直至又过去one hour ,孔祥龙咳嗽了一声。

  “走了。”

  山河子长舒口气,直接躺了下来。

  王晨烟渺族的Avatar 消散,本体长叹一声,装了这么久,他觉得自己表情都要僵了。

  night spirit 也收起棍子,心疼的上前给孔祥龙上药,孔祥龙没在意这点小伤,取出一坛酒喝下一大口,神色有些得意。

  “好在我反应快,不然this time 我们就倒霉了,我就猜到Palace Lord 一定会搞突袭。”

  “Xu Qing 的应变也很给力,虽然Palace Lord 也知道我们啥样,可他那人太死板,一切讲规矩,所以表面上我们还是要意思一下。”

  孔祥龙本能的看了看all around ,每次他说Palace Lord 坏话,都有点心虚。

  Xu Qing 将身上的枷锁取下,走出牢笼,looked towards 众人,心底思索关于近Immortal Clan 之事。…

  王晨也跑了过来,低声开口。

  “孔big brother ,你之前怎么知道Palace Lord 要来?”

  “我自然有自己的方法,保密。”孔祥龙laughed 。

  “保密?那算了,对了孔big brother ,近Immortal Clan 你熟吗?”王晨没太在意缘由,问起了近Immortal Clan 。

  “近Immortal Clan 不是很熟,但仙傀之事我觉得可以搞,不过此事难度不小啊。”孔祥龙摇头。

  “会不会与我们上次的任务有关,难道上次的接应任务传递回的真正情报,就是此事?”山河子爬起身,surprisedly said 。

  “It shouldn’t be 这么简单。”Xu Qing 闻言,轻声开口。

  “无论是不是情报,近Immortal Clan 都有些过了,仙傀作为战争资源,竟偷偷卖给圣澜族!”night spirit 目中露出cold glow 。

  “现在多想无用,等我们出去后,各自展开手段先调查一下。”孔祥龙思索一番,众人又商议了一下,这才各自休息。

  half a month 的时间,一晃而过。

  这一天晌午,外面苍穹昏暗,大雨倾盆,出狱的时间到了。

  随着牢房门被打开,山河子带着对外界的渴望第一个冲出,接着是王晨。

  孔祥龙和night spirit 并不着急,Xu Qing 就更是无所谓,反正这一个月,他的生活基本上没什么不同。

  “希望下次进来时,大家还能一起。”在刑狱外,孔祥龙感慨的looked towards Xu Qing 。

  Xu Qing 刚要说话,忽然looked towards 远处。

  那里有一个女子的silhouette ,正打着油纸伞站在雨幕里,一身purple 的长裙随风而动,仿佛一朵雨中的紫罗兰。带着典雅,蕴着温婉,正向Xu Qing 招手。

  是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

  注意到有人来接Xu Qing ,孔祥龙带着night spirit 离去,临走前还多看了Violet Profound 几眼,随后又望了望Xu Qing ,似乎看出了什么,于是挤眉弄眼,想要说些什么但被night spirit 拽走。

  Xu Qing 迟疑了一下,迈步走向Violet Profound ,刚一临近就有Violet Profound 身边的侍女打伞迎接,送他到了Violet Profound 的面前,持伞离去。

  “上仙。”

  Xu Qing 一拜,他知道喊senior 对方不喜,可喊名字他又觉得怪怪的,索性换了个称呼。

  油纸伞下,Violet Profound 望着Xu Qing ,温婉一笑,将手里的伞递给Xu Qing 。

  Xu Qing 接过的一瞬,Violet Profound 自然而然的向他靠近几分,使二人的silhouette ,在一把伞下。

  今日的她明显有了一些妆容,头发盘起,精致的小脸透着无暇,本就美丽的脸孔也比往日多了几分容彩,整个人看起来落落大方,valiant and formidable looking 。

  “走吧。”Violet Profound said with a smile 。

  因Violet Profound 距离太近,Xu Qing 身体本能的有些僵,他看了看天色,不知道对方要自己去哪。

  “陪我去见二个闺蜜,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吗,你忘了?”

  看出Xu Qing 的疑惑,Violet Profound 轻笑一声,beautiful eyes 带着异样之芒。

  这样的凤眼神韵,落在任何人身上,都会让人heartbeat involuntarily 的加快。

  Xu Qing 连忙低头,随着Violet Profound 向前走去。…

  伞下的二人,一个身穿紫裙,一个身穿白袍。

  颜色虽彼此各自鲜明,但偏偏在wind and rain 里,衣袂掀起重迭,似乎交织成了一幅美好的画面。

  一路远去,踏空而起,去了郡都,去了城中的杏花阁。

  杏花阁不是restaurant ,而是一处别致的私人庭院,其内亭台阁楼,池馆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中,雨幕里看去,别有一番韵味。

  更有假山怪石,花坛盆景,藤萝翠竹,点缀其间,满是别致。

  此刻庭院正中四角亭台外,数十侍女持伞而立,每一位相貌秀丽,洋溢青春气息,也将坐在亭台内的三女凸显出来。

  这三女梅兰秋菊各有千秋,具都是世间少见的绝色佳丽。

  一女身穿碧azure daoist robe ,明眸皓齿,此刻长笛靠近双唇,阵阵悠扬的笛声回荡,在这wind and rain 里飘摇,神情优美,满是自在。

  一女身穿水blue 长裙,同色绸束着青丝,映衬着冰肌玉骨,正小心的坐在旁边。

  从举止去看,似属晚辈。

  她玉指轻拨琴弦,与笛音配合,琴瑟和鸣,如埙如篪。

  还有一女,一身华丽宫装透着雍容之意,但pretty face 如莲一般洁净,神情里透着淡然,似乎于这俗世红尘中不沾染一丝尘埃。

  她坐在正位,嘴角上扬露出浅笑,此刻娥首微抬,望向远处走来的silhouette ,轻声开口。

  “Violet Profound younger sister ,long time no see 。”

  其目光尽头,油纸伞下,Violet Profound 与Xu Qing 的silhouette ,正靠近而来。

  而在那宫装女子话语传出中,其旁二女也停下奏乐,长笛daoist robe female cultivator 含笑,望向Violet Profound 时目中露出亲切。

  但那拨弄琴弦的水blue clothed woman 看到走来的二人,尤其是beautiful eyes 落在Xu Qing 身上后,神色不由浮现一抹复杂。

  她,是姚云慧。

  ……

  我还没阳,给大家报个平安。

  我想问下,有多少和我一样没阳的,大伙来报个到,我看看一走之后还剩多少。

  地址:

  移动端: 感谢您的收藏!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